炫浪网络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71|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笔墨纸砚] 大宋“高考”被掉包的牛人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6-1 06:17
  • 签到天数: 2140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8-15 16:42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从古代的科举到现在的高考、考研、公务员考试,以及各种资格、职称考试,几乎有考试的地方,就难免有作弊的可能。夹个小抄、带个耳麦等考场作弊算是小儿科的初级水平,比考场作弊更黑的是考试后的掉包、顶替等舞弊行为。我们来看看文化鼎盛时期的大宋王朝,当年“高考”那些被掉过包的牛人。

      科举制度是现行高考制度的前身。我国的科举制度渊源于汉朝,创始于隋朝,确立于唐朝,完备于宋朝,兴盛于明、清两朝,废除于清朝末年,历经隋、唐、宋、元、明、清。根据记载,从隋朝大业元年(605年)的进士科算起,到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正式废除,科举整整绵延了1300周年。科举制度完备于宋朝。宋朝继承并改良了唐朝的科举制度,确立了一套相当完备的体制,并建立了一套防止徇私舞弊的新制度。前朝唐代的科举考试,是实名制,在试卷前写有举人的姓名等。这样,想要做到公平取仕,就不那么容易了。而且唐朝盛行“投卷”,考试前先去拜码头、亮身份,混个脸熟。白居易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就是投卷诗。北宋时的科举沿袭了唐朝这种实名制,同时考生投卷也很盛行。宋太宗淳化三年,有人上疏建议在科举考试实行匿名制,即使用糊名办法,把考生的姓名盖住进行阅卷,得到宋太宗的采纳。在实行弥封制不久,又发现有人在试卷上暗作记号,有时考官还可以辨认字迹。后来,为了防止在考卷上作记号和辨认笔迹,又规定将考生的试卷另行誊录。此外,考官亲属要另行考试,称为“别头试”,以防止考官偏袒其亲属。

      这样,宋朝的科举就形成了完善的三级考试制:第一是州试,由地方政府主持,州试第一名称为解元;第二是省试,由中央政府的礼部主持,省试第一名称为会元;第三是最高级别的考试,即殿试,由皇上亲自阅卷钦点,第一名叫状元。

      再好的制度,也在于人的执行。就在大宋一朝,在科举中被“掉包”的牛人也不止一两位——


      第一冤的当数大政治家王安石。


      王安石出生于江西抚州一个小官家庭。他自幼聪明好学,读书诵经过目不忘。但在他十八岁时,王安石做小官的父亲去世了,生活就更加窘迫(后来他当了地方官后,朝廷多次召他进京任职,他都以“家庭困难”为借口谢绝了)。守孝三年后,宋仁宗庆历二年(1042年),王安石进京参加了科举考试。王安石的文章了得,当年的主考官也非常了得——宰相诗人晏殊和欧阳修。晏殊和欧阳修两位考官都力推王安石第一,其序列依次为王安石第一,王珪第二,韩绛第三,杨寘第四。王安石的江西老乡,欧阳修的学生曾巩也在这一科,却是科场失利,名落孙山。

      说起这个第四名杨寘,也是一位牛人。杨寘来自安徽合肥,青年才俊,他在州试得了个解元,在省试中又得了一个会员,也就是得了两个第一,一旦再中了状元,他就是连中三元。他不但有才,还很自信,下了考场就直奔开封最大的酒楼开庆功宴去了。当然,他的自信是有资本的。杨寘不仅自己有才,更重要的是自己上面有人:自己哥哥杨察在朝廷当官,而且是当朝宰相、主考官晏殊的乘龙快婿。杨寘的母亲大人,主考官晏殊的亲家母,考前也给这位宰相亲家公发了狠话:我儿子当不了状元,我就毁容!要说晏殊和欧阳修还真经得起考验,两人硬是没给自己的亲戚和学生开后门!杨寘只得了第四名,曾巩更是榜上无名。所以消息传到杨寘的庆功宴上,杨寘大骂:哪个驴头抢了我的状元!

      成绩出来了,还得报皇帝钦定,晏殊就把王安石的试卷递了上去。宋仁宗接过卷子一看,果然是好文章。字迹清秀端正,逻辑层次分明,论证引经据典,遣词造句文采飞扬。好文章啊,好文章!仁宗皇帝特别高兴,拿起朱笔就要点状元。可是,就在动笔之际,仁宗忽然看到一个敏感词:孺子其朋。孺子其朋出自《尚书》,它的原文是:“孺子其朋,孺子其朋,其往。”这是当年周公辅佐周成王时对成王所言,意思是说:”孩子呀孩子,你对大臣们要像朋友一样交往。” 这要放在二十年前,那时仁宗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儿皇帝,那没问题。可现在仁宗已是三十三岁,已经当了二十年的皇上了,王安石当时才二十一岁,皇帝还看到这样的字眼,能不反感么?王安石这个状元是没戏了!换第二名也不行,第二名是王珪,已经有官职在身,按当时规定在职考生不能当状元。那就换第三名吧?第三名也不行,第三名是韩绛,他也是在职考生。那就只能定第四名了。可怜的王安石就这样被第四名。而真正的第四名正是那个现在还在酒店里拍着桌子骂娘的杨寘。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又捡了一个状元。这真好像10公里竞走,他前面的三名都被裁判红牌罚下,他捡了个冠军当当。 仁宗一看第四名是杨寘,更加觉得自己的英明和正确,州试和会试都是第一,这下让他连中三元,本朝本科的一段佳话啊。 可怜的王安石就这么被仁宗皇帝给掉包了!


      第二个被黑的当数苏东坡,而且是为了”不舞弊“被掉包的。


      宋嘉祐二年(1057年),苏轼和父亲苏洵、弟弟苏辙(老苏、大苏和小苏)父子三人一起从四川眉山来到京城开封参加科举考试。父子兄弟同场考试在当时并不奇怪,还有爷孙同考的,毕竟科举很不容易啊。少年英才苏轼苏辙兄弟和父亲苏洵来到京城,立即就吸引了无数铁杆粉丝。没办法,这父子三人太有才了。老宰相张方平在苏轼少年时就断言这是国家栋梁,而后来皇帝在见到苏轼苏辙兄弟后,激动得向太后报喜:我给儿孙选了两个好宰相!这一年的科举考试群英荟萃,不但有苏家三父子,还有同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请注意,又有曾巩同学),而主考官则是大名鼎鼎的欧阳修!

      考试完毕,主考官欧阳修对一份卷子非常欣赏,有意把他定为第一。但是,欧阳修看到这份试卷,高兴之余不禁得意起来:这么好的文章,只有自己的学生曾巩写得出来呀!得意之余又在寻思:自己是考官,给自己的学生点第一,这是不是有点……?左寻思,右寻思,还是名声要紧,避嫌要紧,于是一咬牙一跺脚:曾巩呀曾巩,老夫对不不起你了,谁让你是老夫的学生呢,你就委曲当个第二吧!

      于是乎,少年天才苏轼同学,就这么莫明其妙地被掉包了!那份让欧阳修赞叹不已的文章,正是出自苏轼之手,而不是曾巩所作!不少人都说这是苏东坡考状元时候的事,其实是在省试。考试完不久,苏轼的母亲大人去世,苏洵带着两个儿子回眉山奔丧去了,再回来已经是三年后的事了。

      实际上,这一科,好比天下英雄华山论剑,可是一场超男大会!除了苏轼和曾巩这两位大家,还有不少后来的文坛大腕,比如苏轼的爸爸苏洵、苏轼的弟弟苏辙,曾巩的弟弟曾布。加上主考官是欧阳修,一次考试就拉来了唐宋八大家的五位,除了那个前面被黑的王安石,大宋朝最会写文章的都到齐了。

      除了这几位大文学家,这科还出了两位名气不在他们之下的大思想家,一位叫程颢,另一位叫张载。另外,在政坛上也是人才济济,共有九个人官至宰相,可谓黄浦系中的黄浦系,比如大名鼎鼎的吕惠卿、章惇、林希等等。



      当然,比起前面两位,被坑得最惨、得最彻底的,还是要数陆游。


      “红酥手,黄藤酒”,大家更多知道的是陆游爱情上的不幸。“早岁哪知世事艰”“家祭勿忘告乃翁”,对他仕途的不顺、报国无门,也能从他的诗里行间常常感受到。但是,如果“高考”不被黑,陆游的人生可能就得重新书写了。

      陆游从小受家庭熏陶,热爱学习,酷爱诗词歌赋。十二岁时,即能作文赋诗,并被“荫补”为正九品官员(苏轼辛苦奔波一辈子,最后的级别也只是正九品,真是学得好不如生得好啊)。在当年,陆游可是网红中的网红,他的才华世人皆知,是当时公认的状元夺冠最大热门。可惜的是,他科举时遇上了一个人最不该遇上的人——秦桧的孙子秦埙,出生比他还牛啊。

      宋高宗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陆游进京(南宋的临安,今杭州)参加锁厅考试(现任官员及恩荫子弟的进士考试,也就是专门给官二代设的科目)。尽管考前宰相秦桧多方打招呼,主考官陈子茂阅卷后,还是将陆游取为第一。因秦桧的孙子秦埙位位居陆游名下,秦桧大怒,降罪主考官(锁厅荐送第一,秦桧孙埙适居其次,桧怒,至罪主司)。

      在秦桧看来,有了这次的教训,相关部门和官员应该识相了。而对于自己孙子强有力的高考对手陆游,秦桧当时还特别给予了关照——不允许再给这小子好的名次。然而,在第二年由礼部主持的科举考试中,礼部官员并没有听从秦桧的命令,结果才高八斗玉树临风的陆游又名列前矛(明年,试礼部,主司复置游前列)
    这下秦桧就不干了,还有没有王法?眼里还有没有我宰相秦大人?他再也顾不得什么斯文、什么颜面,直接把陆游给废黜了!红牌罚下,永远取消参赛资格,直接把自己的孙子排第一名。宋高宗听说状元人选是秦桧的孙子,就大笔一挥,把他挪到了第三名,而把原来第二名点了状元。

      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宋孝宗赵昚即位,任命陆游为枢密院编修官。孝宗皇帝想起当年科举被掉包的事,就赐陆游进士出身。于是乎,陆游又被“名誉进士”了。要知道,陆游的母亲逼他休掉唐婉的第一罪名,就是说他们俩囿于闺情、不思功名!

      这位宋高宗点的状元也不是普通人,他名叫张孝祥,南宋初期最著名的豪放派大词人,上承苏东坡,下启辛弃疾,杨万里评价他:“当其得意,诗酒淋漓,醉墨纵横,思飘月外。”张孝祥不光写的词跟辛弃疾很相似,在胆略上与辛弃疾也有得一拼。辛弃疾当年单枪匹马闯入数万人的敌营,将叛徒张安国生擒出来,被世人惊为天人。而张孝祥同样有此壮举。绍兴三十年(1160年),江西临川的士兵发生暴动,时任知府的张孝祥闻讯,单枪匹马独闯大营,将暴动头子斩首示众,全营士兵如睹天神,无人敢动。

      宋孝宗乾道五年(1169年)初秋,张孝祥为抗金名将虞允文在芜湖一艘小船上设宴送行。席间,两人谈起金兵进犯与朝中主和派的所作所为,无不切齿痛恨。张孝祥本来身体就有病,再加上郁闷,酒气攻心,当天就去世了,年仅37岁。看来不当状元,也不定是坏事。

      除了陆游和张孝祥,这科还有两位大诗人:杨万里、范成大。还有一位军事家,名叫虞允文。虞允文虽然文才不足以传世,却是一位中国历史上顶级的民族英雄,曾在采石矶率两万残兵,大破60万金兵,一战灭掉了金国的南下雄心,连毛泽东都盛赞道:“伟哉虞公,千古一人。”

     (摘自:新华网  作者:谭玉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