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浪网络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69|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笔墨纸砚] 人生哪有完美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6-3 06:08
  • 签到天数: 2142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7-8-27 11:48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每个中国人心中,
    都有一个苏东坡。

    林语堂说他是个秉性难改的乐天派
    是悲天悯人的道德家
    是黎民百姓的好朋友
    是伟大的作家、画家、书法家和诗人……

    他还是个高品位的生活家、美食家
    有着广泛的兴趣和旷达的胸襟。


    然而反观他的一生,不如意事常八九,
    起起落落,屡遭贬谪,漂泊不定。
    但成就其伟大的,
    往往是最落魄时,
    就如他晚年总结自己的一生说:

    “问汝平生功业,
    黄州惠州儋州。”


    没有如意的人生,
    只有看开的生活。
    苏东坡就是从苦难里开出的一朵花,
    尽管饱经风雨,
    依旧笑对人生!

    ▲《后赤壁赋卷》宋·马和之绘
      
      
    人人都说聪明好,
    我被聪明误一生。
      
      对于苏东坡,世人喜欢用“横空出世”这个词,正如王国维所说:“这样的大天才世所罕见,要五百年甚至一千年才出一个。”

      但比起聪明一世的天才,屡遭贬谪的他却更愿意做个愚人。因为苏轼早年就在这“聪明”上面栽过大跟头。

      苏轼从小天资聪颖,志向不凡,“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他年少便名动京城,22岁中进士,得到当时大文豪欧阳修的赏识,宋仁宗更是直接将他视作未来的宰相人选。

    ▲苏东坡像

      只是好景不长。他初涉仕途便碰上新党王安石变法,没看清政治形势就直言直语上书宋神宗,指出变法弊端,结果被新党弹劾诬陷,贬为杭州通判,从此开启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没人敢否认苏轼的天才和抱负,但他的仕途却一直不顺畅,一生颠沛流离,其实回过头看,让他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又何尝不是当初的自以为是、不知变通。

      后来被贬为徐州太守的他算是看开了。每天读读闲书、寄情山水,有人问起他有何才能,就说,只愿“占得人间一味愚。”

      被贬黄州期间,他宁愿“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王朝云为他生下一个男孩,他写下《洗儿诗》,希望儿子鲁钝平凡,不要重蹈自己的覆辙:“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唯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其实,“愚且鲁”不过是外表,大智若愚才是内核。“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太锋芒毕露,往往是悲剧的主角。

      在漫长的贬谪生涯里,苏东坡决定装糊涂,他游赏奇山异水,书写锦绣文章,闻香品茗,谈佛论道,贫困时开荒犁田,逸兴至酿酒做菜。“浮名浮利,虚苦劳神”,不如作个闲人,“且陶陶、乐尽天真”。

    ▲《李太白诗仙卷》苏轼撰

    ▲《苏东坡品古图》
      
      
    竹杖芒鞋轻胜马
    一蓑烟雨任平生
      
      “乌台诗案”是苏轼政治生涯里最悲惨的一次。当时还是湖州太守的苏轼身陷文字狱,捉拿的人凶神恶煞闯进府院,“执一太守,如执鸡犬”,在被押解进京的路上,苏轼曾想投湖自杀,但求死固然容易,他还是选择了面对命运的未知。

      “乌台诗案”牵连甚广,苏轼坐了130天牢狱,深知在劫难逃写下绝命诗时,已经罢相的王安石为他求情:“岂有盛世而杀才士者?”曹太后也提醒神宗说:“当年你祖父将他当做后世子孙的宰相来培养,怎么说杀就杀?”神宗才饶他一命,将他贬到黄州。

      “乌台诗案”差点让苏轼丧命,而被贬黄州,却是苏东坡生命的起点。苏轼是蛹,苏东坡是蝶,在黄州完成蜕变。大难不死,让他更想远离朝堂,一头扎进简单而充实的生活。

      初到黄州,生活环境十分糟糕,幸好太守徐君猷为他辟了“临皋亭”;俸禄微薄,他便在黄州城外的东坡上开荒种地,建了“东坡雪堂”,自号“东坡居士”。

    ▲《双清图》苏轼画

      即使生活困顿,他还是看到了美好:“长江绕郭知鱼美,好竹连山觉笋香”,全然一副赏美景尝美食的心态。于是大才子苏东坡,当起了最会生活的美食家。

      黄州的猪肉价贱如泥土,他却买来猪肉,用慢火清炖,自创的“东坡肉”美味无比;做竹笋烧肉时,他打油道:“无竹令人俗,无肉使人瘦,不俗又不瘦,竹笋焖猪肉”,听起来就很有味道。

    ▲东坡肉

      黄州临近长江,苏东坡经常跑到江边垂钓,蒸出来的“东坡鱼”美味可口,即使是味美而有毒的河豚,他也垂涎三尺:“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苏东坡与好友乘舟游赤壁,饮清风餐明月,尝鲈鱼品美酒,挥毫写下两篇《赤壁赋》,填下了《念奴娇 · 赤壁怀古》。夜半敲门无人应,便倚杖听江声。

    生活无华便朴实,
    人间有味是清欢。
    于糟糠中见珠玉,
    在野菜里觅美食,
    简单中饱腹。
    沐浴江上之清风,
    吸收明月之光华,
    精神上知足。

    ▲《前赤壁赋》苏轼撰
      
      
    日啖荔枝三百颗
    不辞长作岭南人
      
      苏东坡颠沛流离30年,一生漂泊不定,走过多少穷山恶水,经历无数天灾人祸,最困窘的时期莫过于被贬惠州和儋州,所幸有随遇而安的心态,若是换作别人,早已身心俱疲,怨声载道。苏东坡走到哪里,哪里便是他的第二故乡。

      苏东坡到了偏远的广东惠州,遍地瘴气,瘴疠和疟疾时时威胁人命。而且每天食不果腹,实在没东西吃时,他就买没人要的羊脊骨。煮熟后用热酒淋一下,撒上盐,放在火上烧烤来吃。最悲惨的是,妻子王朝云还身染瘟疫逝世。

    ▲东坡酒煮蚝

      即便如此,他还是释然了“此心安处是吾乡”。后来他被流放到更闭塞落后的蛮荒之地海南儋州。自古被贬海南的官员无疑是被判死刑,无一生还,他索性带上一副棺材前往。儋州“食无肉,病无药,居无室,出无友,冬无碳,夏无寒泉。”对六十多岁的苏东坡来说,倍感煎熬。

    ▲ 苏轼《寒食帖》帖心全图

      但在物资匮乏、环境恶劣的情况下,他还庆幸没有岭南的瘴气:“唯有一幸,无甚瘴也。”他把儋州当成第二故乡,不仅努力学习当地方言,也在那里办学堂、搞学风,培养出了海南第一位进士。

      儋州人顿顿食薯,荤菜只有熏鼠、烧蝙蝠,他千方百计找到牡蛎,大呼味美;当地人多取咸滩积水饮用,以致常年患病,苏东坡便亲自教乡民挖井取水,疾病便少了,人们把那口井命名为“东坡井”。

    ▲《秉烛夜游图》宋· 马麟 根据苏轼的《海棠》所画

      “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当命运的风雨无情地袭来,他总能用生活中点滴的快乐,冲刷掉那些巨大的悲伤。

    生活不在别处,
    就在当下。
    只有放下过去,
    与现实握手言和,
    才能享受当下。
    对苏东坡来说,
    世事不过一场梦,
    当于静处品人生。

    ▲《东坡寒夜赋诗图》局部

    “人生如逆旅,
    我亦是行人”,
    在人生这条路上,
    苏东坡且行且珍惜,
    诗酒趁年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8-1-4 00:22
  • 签到天数: 167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沙发
    发表于 2017-8-27 16:58 来自手机 | 只看该作者
    我男神



    之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