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与聿案簿录08终结》作者:护玄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耽美·同人 >> 《因与聿案簿录系列》作者:护玄 (8部全+番外)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更多更新TXT好书请访问炫.浪小说社区,欢迎光临ncs.xvna.com

  该看到东西的地方反而看不到,
  被预期的表现却没有表达出来,
  事情并不单纯,人心更难以捉摸,
  你,准备好揭开真相了吗?

  时间渐渐推移,小聿来到虞家已经一年多了,
  与阿因相处越久,他的情感越是外放,
  但每当众人不注意时,暗暗弯起唇角的那抹笑,
  究竟隐含了什么秘密?他和方苡薰又偷偷策划着什么计谋?

  校园中偶遇的小女孩,将阿因带往了「秘密基地」,
  没想到那个充满心碎记忆的地方,竟然就是所有事件的开端!

  接踵而来的威胁、警告,是危机也是通往真相的捷径,
  故事到了最后,一切一切开始慢慢改变了。


  他沈到水里。

  男人的声音、女人的声音,吵杂像是蜘蛛网般的纠结成了一片。

  再怎样安静的空间里都无法挥之而去。

  那些声音像是诅咒一样回荡在每个可能存在的地方。



  过去,可能很美好。

  寂静的空间中缭绕烟雾,然后缓缓的从细小的窗口与排水管飞散出去。

  干呕、窒息、晕眩,甜腻的味道渗透了每一寸肌肤,没入了血管当中随着血液浸透了细胞。

  如果不爱我,为什么要找上我?

  吼声、撞门声,浓腻的血腥气息。

  由外锁上、那扇不可能再打开的门,像是封死了他任何感知。

  他静静的沉入水中。

  一切……这样就好了吧……


  --------------------------------


  楔子

  那天其实下着雨。

  短暂的、像是那个季节偶然会有的某个过程。

  「就是这间啦,一定是出事了,昨天晚上发出很大的吵架声音跟惨叫声,结果就没有看见这户人家出来。」

  顶着细雨,因为常常被吵闹声惊扰的邻居拉着管区,边细细抱怨着他们经常在打小孩打女人,有时候还发出恐怖的声音,造成附近居民不安,但是这次很异常,昨天惨叫之后,今天一天整幢屋子静到离奇,反而让他们觉得更加奇怪了。

  「警察先生,快点开门看看是怎么回事。」

  站在独立房屋门口,似乎隐约嗅到有种怪异气味的员警皱起眉,似乎也觉得不对,敲了几次们都没声音后他检查了下门窗。

  几乎都是锁着的,连细缝都没有,门下甚至看见一点点像是毛巾或是什么布料的东西,像是被里面的主人刻意堵住。

  让员警感觉到怪异的是,屋内的灯为打开的。

  下午的天空其实还算亮,但是他却从窗户毛玻璃看见了日光灯,以及印在窗上那枚已经开始变色的血手印。

  「开门!快开门!」用力的拍打大门,感觉到不对的员警立即回报了中心,然后和几个邻居用力的撞开了大门。

  瞬间,浓烈到让人头晕恶心的腥臭味扑面而来--

  那是混着血腥的汽油味道。

  一个男人全身湿漉漉的走出来,沾着血迹的面孔露出了异于常人的阴森笑容。

  他张开了有着黄色牙齿的嘴,「再见。」

  下一秒,大火从男人身上熊熊燃烧。

  ◎

  「呕--」

  虞夏冷眼看着五分钟里面吐走的第三个人。

  「要吐的给我滚出去!」看着还勉强站在里面但是脸色发青到最高点的其他人,他终于抓狂爆吼,接着真的还有两三个鼓着嘴巴的人冲出去,干呕声从外面此起彼落的传来。

  他踏在充满暗赤色的地面上。

  「唉呀,真是糟糕的现场。」从封锁线外走进来不属于他们小队的支援者,压了压帽子后他绕过了地面上烧焦痕迹与自己的兄弟并肩站在一起,「局长刚刚交代了这件事情要把媒体压下来,太过血腥。」

  看着自家连脸色都没变的兄弟,虞夏点点头。

  最靠近他们的,是一只手,『只有一只手』。

  断臂的切口处有些斑斑点点的东西,血液早已凝固,就像铺满了整个地面那些一样。

  看着八成都跑出去吐没什么用处的同僚,他再度把视线转回了现场。

  地面上掉落了几把扭曲变形的家用刀,全都沾满了血迹,而曾经被称为人类的躯体歪七扭八的躺在房子的各处,有男人、女人以及可能是孩子的年轻人,但是因为尸体有多处缺残,所以第一时间无法辨认出到底有多少人。

  「老大,自焚送去医院那个人死了。」从外面传来喊声,还在抹嘴巴的员警一看见屋内惨样,又铁青着脸转开头。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真的很难想像有这种可怕的死法。

  不管是男人女人或小孩,每张沾满血的面孔上都有着死亡那瞬间的剧烈惊恐,圆瞪的眼睛以及想要哀号而扭曲面容,像是要穿透皮肤而贲起的筋还留滞着,扩张的毛孔被开始干涸的血液给堵塞。

  早就已经不会跳动的心脏被人挖出来丢弃或者乱刀捣烂,曾经美丽的女孩身体用不自然的方式挂在破碎的沙发上,从肚子中被扯出的脏器流满一地、缠住了她的下半身。

  想要爬上楼梯逃走的男孩被切断了脚踝,另只脚的后脚筋几乎被剁碎,唯一完好的手死死抓着楼梯边的栏杆,惊愕的面孔彷佛还在感受最后的痛苦,将之一起带进地狱般。

  最小的孩子似乎还不到国中的年纪,穿着染血的可爱洋装,脑袋歪斜一半。

  屋里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砸的破碎,没有几处完好,就连梁柱都似乎被过于强悍的力道给砍出痕迹。

  而很有可能是造成这所有一切的人就在不久之前,在地方员警与民众的面前,活生生自焚死亡了。

  「唔--」

  「玖深你给我进来!」头也不回,虞夏冷冷的喊住刚来就想转头逃逸的监识人员,「你不是看过更恐怖的吗!」

  被旁边的同事推了推,苦着一张脸的玖深害怕的抓紧自己的工具箱,僵硬的转回过身,「我、我今天负责外面行不行?这种阿柳比较会做啦……」太超乎正常理解的东西他实在是没办法,尤其是这种异常杀人案件,他看见死者害怕的表情都会有种……好像自己也可以透过他们感觉到一样,真的不行。

  「玖深今天跟其他人做外组啦,带来的人手很多,屋子里就交给我们吧。」站在旁边的阿柳连忙打着圆场,在虞夏发难之前他赶紧调入了更多的监识员警进入蒐证。

  这是一件骇人听闻的事件。

  维持秩序的警方罕见的拉起了遮蔽布挡住了所有门窗,让民众与媒体无法窥见屋内景象。

  「夏,你过来看这个。」

  招呼着正在巡看现场的人,和阿柳一起蹲在客厅边厕所的虞佟用戴着手套的手轻轻叩了叩有些变形的门板,「锁很死。」

  一进门他们就发现了,这间厕所门外加了很多锁,有的装上手法工整、有的却很随便粗糙,直接就能辨认出是不同时间装上的。

  「排气口被撞坏了,看方向应该是从我们这边往内踹坏的,门上有几个鞋印。」比划着门上的异状,阿柳疑惑的眯起眼,「里面……好像有水声耶?有谁在里面吗!」后面这句他是用喊的,然后重重的拍了两下门。

  这次连站旁边的虞夏都听见了。

  细小的水流声从扭曲的门板后传来,没有停止,不停的流入排水孔的呼呼空洞声。
\本\文\由\炫\浪\网\络\社\区\为\你\提\供\下\载\与\在\线\阅\读\
  「有没有人在里面?请放心,我们是警察,已经没事了。」试着把声音放软,虞佟轻轻的拍了拍门,「我们现在就打开锁,不要害怕……」

  话还没说完,虞佟突然感觉自己被往后一扯,连旁边的阿柳都一起被拉往旁跌倒。

  「闪边!」

  说时迟那时快,轰的一声巨响让所有屋里外的员警、监识人员以及刚到的检察官全部都看向厕所……那扇飞出去撞到马桶的门板。

  「老大--不是说不要破坏现场吗--」玖深的悲嚎传进来了。

  带着锁一起飞出去的门叩咙了声发出最后的哀鸣,滑到马桶边、安息。

  无视于满室惊吓、无奈的目光,踹飞门的虞夏踏进了浴室。

  第一感觉是浴室相当的黑暗,透气的小窗外面有铁窗而窗面上被贴了黑色隔热纸,加上没有开灯,让这个空间相当的黯淡。

  细小的声音从虞夏脚下传来,他低头看见了整浴室积满了水,那些水是从旁边的浴缸满溢而出,遮住另一半空间的浴帘之后还有不断补充水的声音。

  「谁在这里!」

  唰的声,印有小小花朵的蓝色浴帘被用力扯下。

  那一秒,虞夏以为自己又看见新的尸体--

  溢满的浴缸中沉着一个人,在黑暗的浴室当中其实看不太出来是什么样子,只是形体不算大,很有可能不是成人。

  在后面的虞佟打开了电灯。

  浴室重新填满光明的那一秒,他们看见了比正常规格还要大一些的浴缸中沉着个男孩。

  「……拿个毛巾什么的过来。」按掉了水龙头,虞夏踩过了满是水的地面,慢慢在浴缸边弯下身。

  将手放进水中的那瞬间,他突然被抓住了手腕,然后一双紫色的眼睛猛然在水中睁开,带着淡淡的疑惑,隔着水望着他。

  虞夏第一次在现场遇到这种状况。

  「还活着!快点把他抱出来!」虞佟的声音惊醒了发呆中的兄弟,「这里有幸存者,快点叫救护车!」
  他们合力把沈在浴缸中的男孩给抱出来,好几个员警不断拿来跟邻居借的浴巾、毛巾包住了冰冷到像是尸体一样的唯一活口。

  四周闹哄哄的。

  毫无任何表情的男孩没有松开抓住的手,像是看着他人事情一般,任由身边的其他员警将他护着、拉着,紫色的视线落在虞夏和虞佟脸上。

  「救护车在外面了,可是……」救护人员冲进来怕破坏现场。

  员警的话没有全都说完。

  没有多想,虞夏一把抱起了裹着大毛巾的男孩就往外跑,还不忘把毛巾盖在他头上以免被记者拍到。

  「失温的很厉害,我们得马上送医。」

  和急救人员打过招呼后,虞夏正想转头叫个人一起去医院,只在那眨眼时间,他马上就发现自己的手腕还被人紧紧的抓住。

  那只冰冷异常的手执拗的不肯放开,虚弱的手指用出了最大的力气,几乎陷入他的皮肤里面。

  「虞警官?」相熟的急救人员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我跟你们一起到医院。」

  那是,一切的开始。


  1.上篇

  他从安静的睡眠中睁开眼睛。

  幽静无声的空间似乎连灰尘飘落的声音都显得过大。

  自窗帘中透进的微光在地上拉出了一条淡淡发亮的线,尽头爬上了墙边的小桌,映亮了摆在上头的物品。

  手机、书本和相框。


  夏天的时候,他们去了南部的相片;过年时候,他们去了年货大街拿气球的相片,还有不久之前,屋主们趁着天气冷以及都放假在家里召开火锅大会时候的相片。

  因为像框只有一个,所以那些更多的照片被塞在后面,随时会轮到。

  手机的时间往前跳动了一分钟,门外的走廊出现了似有若无的脚步声响,细微到几乎听不见,每天天刚亮时候就会有人清醒,从每个人的门口走过,接着下了楼、替所有人准备一日的开始。

  还有五分钟。

  闭上眼,他回到了黑暗里。

  他已经不是从冰冷的水中醒来,也不是在吵嚷中沉睡,空气中没有诡异的甘甜气味,胸口不会无时不刻涨满了几乎爆裂出来的情绪。

  半敞的窗外只带进来一点点植物的气息,那是每个人窗外都会种着的花草。

  轻轻的呼了口凉凉的空气,倏然就翻开身上的棉被,几乎会刺人的低温很快就把脑袋里剩下的睡意全部都驱逐,完全没了。

  「……啾……」

  果然还是会打喷嚏。

  舒展了下筋骨,他从柔软的床上离开,拿起了桌上看到一半的书本小心翼翼推开房门,连走廊都还在沉睡的公用区似乎还可以听到其他房间里传来的规律呼吸声。

  踏在有点冷的地毯上,他顺楼梯往下,才刚走到厨房外面就闻到了香香的味道。

  「欸?小聿?不是说冬天不要那么早起吗,也不拿件外套,小心感冒。」如同往常般正在厨房准备东西的屋主一看到他就顿了下,脱下了身上还带有些许温度的薄外套帮他穿上,「快好了,你在这边等一分钟。」

  一分钟后,他夹着书本,双手握着有热度的杯子往客厅走。

  跟着脚步摇晃的液体有着让人舒服的香味,经常都会变换,有时候是热牛奶、有时候是可可、有时候是奶茶……或是像现在一样泛着漂亮金黄色的浓汤。

  没那么早起的其他两个人可能很少尝过早上的特别饮料。

  帮大家准备早餐的屋主会给自己先冲杯什么醒神,然后才开始制作餐点,夏天时候因为太热了,他下楼还拿到了特制的碎冰水果茶,这是另外两个人没有的,连早餐的汤跟饮料都不同。

  在客厅沙发边坐下,开了电视,在跳过几个频道后停在新闻台上。

  如同平日般,萤幕上播报着各种不同的新闻,大多是清早快讯,如昨夜哪边失火哪边夜半被偷窃,或是哪边又发生飙车族砍人,哪里出现了暴力胁迫事件。

  案件逐日增多。

  他记得虞因曾经抱怨过,几年前他家两个老爸工作还没有这么紧迫,但是随着时间和现代的变化,加班几乎已经是经常的事情。

  新一代的孩子几乎难以教导,教导后又被质疑过当,逐渐劣化的环境同样腐蚀着原本就不怎样稳固的社会,于是他们的工作也开始越来越多。

  翻开一本本的档案,犯罪正在推陈出新。

  为了满足已经开始麻木的现代人类,就连媒体也越来越噬血,经过了这些影响,原本应该在学习的单纯幼稚园孩童也可以轻而易举的说出打死你喔这类的话语,或是微笑着踢打弱小动物;不知道已经将行为带给孩子的成人依旧编织着自己不切实际的梦。

  秩序在崩毁。

  脸上反映着电视的光,聿有点迷惑的半眯起眼睛。

  「一大早看太多这种会消化不良。」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到客厅的人伸长了手,把电视转到电影台,上面正在放映着喜剧片。

  他抬头,看见了不知道何时起床的虞因抓着脑袋,边打哈欠边晃进了厨房拿东西喝。

  接着,是这段时间以来几乎每天都有的早餐时间。

  身为本屋地位最高的虞佟认为一日最重要的就是早餐,除非是碰到非常糟糕的状况,否则就算加班到天亮,也都会看见他固定在这时候摆出一桌相当丰盛的晨起餐点。

  至于相当糟糕的状况,在不久之前这个家庭才经历过。

  当时重伤的虞夏直到前阵子才总算恢复了上班……不过他就算在休假还是跑去追犯人,连上司都制止不住,就算制止了,他去逛个街还是可以追到飞车抢劫把人拖下来痛扁、修理色狼外加扳倒抢银行的匪徒。

  零零总总算下来,在休假期间破获大小案件现抓犯人总计七名,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开始正式上班的虞夏同样打着哈欠,再度把电视转向新闻台,才踱步走进饭厅。

  「周末我要去外面过夜喔。」一边扒着饭,已经清醒得差不多的虞因说着:「阿方他们要下彰化一趟,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