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生而高贵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耽美·同人 >> 《生而高贵》作者:天望(HP同人,VIP完结+番外) TXT载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HP]生而高贵
  作者:天望

  楔子

  经过了三年的战斗,德拉科最终倒在了阿瓦达索命咒下,出自那个人的手杖。在一片绿光的刹那,看到波特惊恐的脸。
  “德拉科……”
  他听到他这样叫自己,然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德拉科知道自己死了,没人能在黑魔王的阿瓦达索命咒中活下来,啊,有一个例外!但那个例外永远也不会是他,他是一个马尔福,一个骄傲的,愚蠢的,盲目的食死徒,一个作茧自缚的马尔福。
  周遭一切都是晦涩虚无的,没有半点光亮,空虚的停顿让德拉科忍不住开始回忆自己短暂的一生,想起那些早被他遗忘的细节,想起那些明明不该发生的事却发生了的事,想起很多人,很多话,也慢慢的明白了自己以前自以为是和毫无意义的狂妄到底有多么愚蠢。
  浑浑噩噩中德拉科体验不到时间的流逝,也看不见空间的转移,一切都是轻飘飘的无知无觉。他无聊下的回忆前生却使得他第一次认真地看清了错误的所在,明白了错误却已经无法挽回。这就是人生,每个人只有一次选择的权利,错过了就没有回头路。然后面临了死亡,一切终结。
  他沉寂于此,安心于此,湮没于此。
  不知道什么时候,德拉科感觉到了光亮,不是一点一丝的慢慢感应,而是那么突然间,他就意识到自己坐在亮光里,突兀却自然,好像自己根本不曾陷入无边的黑暗虚无的沼泽,仿佛自己从来不曾离开。
  在还没有深究自己到底遭遇怎么一回事,他就被另一个发现牵去了所有的注意——他发现自己在哭——是哭,不是流泪,不是默默的、压抑的、极力避免让任何人看到的那种无声的啜泣,而是肆无忌惮,惊天动地的嚎啕大哭。
  这不合礼仪,当德拉科下意识的开始收敛感情的时候,下一秒,他就阻止了这个愚蠢的行为,就这么哭一次吧,他这样告诉自己,就这一次,放纵一回,他不想从生到死都不曾真正畅快淋漓的哭过一次。
  哭泣由无意识的行为转成了主动,也许德拉科只是想体验一下肆意发泄情绪的滋味,可真的一旦哭出来,感情就一发而不可收拾,父亲的苦痛,母亲的哭泣,家族的荣耀,偶像的幻灭,理想的失落……或者还有,那句让他完全不能领悟的,面对他死亡时,波特脱口而出的‘德拉科……’。
  “哦,我的小龙!”一个熟悉的声音靠近了,然后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温度,德拉科觉得自己被抱起来,被轻轻的拍着背,“德拉科,我的宝贝,做噩梦了么?”
  “妈妈……”德拉科低声喃喃,哽噎,喉咙疼得厉害,眼睛开始热得发烫。即使他已成为马尔福家主好几年,即使在记忆中他已经很久都没有接受过这样‘幼稚’的亲密行为,可被母亲抱在怀里安慰的那一刹那,他觉得安全,温暖,光明,幸福……
  他不想离开。
  不,不行!
  已经习惯战斗的德拉科条件反射一样的止住哭声,并试图把自己的脆弱武装起来——他已经是马尔福家的家主了,无论何时何地,他得站在最前面,扛起整个家族,保护所有的家人,他是个斗士,而不是让柔弱母亲保护的……这些念头在德拉科脑子里跳出来的同时,他忽然想起来了——他已经死了不是吗?黑魔王的蛇脸,他的疯狂,那道耀眼的死亡绿光,波特的大喊……他清楚记得这些。
  “宝贝?”纳西莎发现她的小龙哭着哭着突然没了声音,吓了一大跳,然后就看到德拉科呆滞惨白的一张脸,“怎么了?小龙,不要吓妈妈……卢修斯……”纳西莎慌乱得几乎顾不上仪态,抱起儿子转身找自己的丈夫,“卢修斯,快来看看我们的德拉科……”
  “怎么了?”
  “他刚刚在大哭,我以为他做了噩梦所以抱起他哄哄,可是后来……”
  德拉科从纳西纱的怀里被接到了卢修斯的怀里,一波波五颜六色的光从父亲的魔杖射出来,层层围绕在他周围,不断地变换颜色,德拉科甚至无暇像普通的孩子那样摆出吃惊或者笑脸,对奇异的光拍手叫好,他什么反应都没有,事实上,他彻底被吓住了。
  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爸爸,记忆中沉稳干练、高贵矜持,从不喜形于色的马尔福先生此刻正围着他团团转,额头沁汗、手足无措的样子简直像被斯内普教授毒液喷过的隆巴顿;
  一个年轻美丽,年龄甚至可以做自己女朋友的妈妈,娇小的她毫不费力地抱着自己;
  还有自己,好像中了缩小咒,小手小脚的,并且衣襟上还绣了一只,一点也不符合他审美观的肥嘟嘟淌口水的地中海金火龙……
  很快,家庭理疗师哈克尼被请来了。
  “看上去没什么问题,小家伙大概是被噩梦吓住了……”斑驳白发的哈克尼挥着魔杖,“噢,得了,卢修斯,德拉科才五岁,会害怕的东西当然有很多……”
  德拉科敏锐地捕捉到哈克尼的话,傻了。
  魔法界里的奥秘像个永远也探究不完的黑洞,关于生命、灵魂和时间,这三大课题更是被标为‘梅林猜想’,从来没有哪个巫师能真正的对这三个课题有突破性的研究,哪怕是霍格沃兹的四大创始人。哦,或者不要说三个,哪怕能对其中的一个问题得以窥豹一斑,那他所持有的成就都能被誉为大师,德拉科敢打赌,即使博学如邓不利多那个老疯子,或者强悍疯狂如黑魔王,都不会对他的这种匪夷所思的经历提出任何建设性的意见。
  他回到了五岁,保持着之前二十年的知识、回忆、行为准则和思维,如果这就是他后半生的暂新开始,那五岁的他到底去了哪里?他在这副身体里暂住直到某种契机,还是永远的鸠占鹊巢?如果灵魂变了,那是不是代表‘现实’也变了,毕竟上一次的五岁,可没有一个二十岁的成熟灵魂进驻在里面。
  最重要的,他……能改变未来(历史)吗?为骄傲的父亲不会再有牢狱之灾,为温柔的母亲不再日夜哭泣,为避免教父的枉死,为马尔福家的荣誉,为自己的生命和未来。
  德拉科把脸深深的埋在枕头里,不知道该感激梅林赐给他重生的机会,还是为更不确定的未来而惶惶不安。
  (作者乱入:原作里JK大婶并没有让尊敬的教授大人成为小龙的教父,但我爱死了这种同人设定。)

  思念之镜

  斯莱特林行为守则一:时刻保持优雅
  “达芙妮姨妈,您能来赏光,我很荣幸。”
  “克里夫男爵阁下,很高兴认识您,我久仰您的大名。”
  “丽莎姑妈,谢谢你的礼物,我非常喜欢。”
  “我很想念你,佩蒂表姐……”
  今天是德拉科九岁生日,他穿着礼服像个小大人一样,与父母在一起,向一波波前来道贺的客人寒暄。大家对马尔福家出了一个优秀的继承人早就略有耳闻,今日一见,羡慕和嫉妒组成了宴会气氛的主要基调。 @炫@浪@网@小@说@下@载@与@在@线@阅@读@
  “哦,卢修斯,幸运的小子,十年前你抢走了我心中的女神,十年后,你儿子把我家麦尔斯的打击到无以复加……”布莱奇家的现任家主的表情好像要吃了这个铂金学弟,“我会生个漂亮女儿把你儿子抢过来的,哦,我对梅林发誓!”
  “那你最好现在就祈祷你未来的女儿会长的像美丽的杰拉,而不像可怜的你,不然我家小龙不会满意的。”卢修斯拿着香槟愉快地调侃学长老友。
  “……做女人呢,就要像纳西莎一样,英俊多金的丈夫保你幸福前半生,优秀出色的儿子了却你后半生的担心,哦,梅林的扇子,这也简直太不公平了,德拉科聪明也就罢了,为什么还帅到人神共愤?德拉科……”盖兹比夫人对远处的晚宴小王子招招手,“过来,让姨妈亲亲。”
  “奥黛丽姨妈,您优雅的就像月亮女神,您的美丽让我手足无措……”
  德拉科表现的像个完美的绅士,唱诗般的甜言蜜语取得了所有夫人们的欢心。宴会中穿梭,在大人们的调侃中恰到好处的回应,完美的表现甚至不像一个九岁的孩子——所有亲自跟德拉科聊过的人大约心里都会有一种这样的感觉,德拉科自己也知道,何止不像个九岁的孩子,就是当年自己十七岁过成人礼时,恐怕也不会比现在做的更好。
  德拉科知道自己现在表现堪称世家中最完美的继承人典范,懂事聪明、勤奋刻苦,礼仪完美、举止优雅,并且完全缺少孩子特有的那种懒散、任性、狂妄和自以为是。哦,不是他要自己生活刻板的像个小老头,而是前一世血的教训里悟出的道理,骄傲挡不住阿瓦达索命咒,在生死利益面前,空有马尔福家的头衔其实什么也不是。
  他上辈子作了一只愚蠢骄傲的孔雀,连死都那么不体面,那么这辈子……德拉科,天龙,永远守卫自己的珍宝,神圣不容侵犯!
  与德国赫奇特家的少爷互相交换了刻着家族印记的徽章并互相道别之后,德拉科转身拿起一杯冷泉水。
  “德拉科,你真厉害,你怎么能这么厉害,刚刚你的德语一点口音都没有啊!”高尔一面眼睛里冒星星,一面胖乎乎的小手一直在往嘴里塞蛋糕。
  “学习,再学习,格瑞。”德拉科微微扬着下巴,对这个傻乎乎但忠诚本分的前世今生的朋友,德拉科真心希望高尔的脑子里多少能塞进一点能叫做‘思考’的东西,“不能因为我们还没有魔杖不能学习魔法,就放弃学习其他的东西,格瑞,你应该……”德拉科看着高尔被噎得不停的打嗝,收回了话,……唉,算了。
  “德拉科,我们去拆礼物吧。”克拉布没有跟高尔抢过最后一块奶酪蛋糕,拉着德拉科百无聊赖的建议。
  “好哦,好哦!”高尔粘乎乎的手往裤子上抹了抹。
  德拉科翻了翻眼睛,他承认,自己的涵养终究没锻炼到家!
  给马尔福家继承人的礼物,尽管这个继承人只有九岁,礼物也都是些价值不菲的东西,什么飞天扫帚,宝石手镯,什么独角兽毛的毯子,龙筋的发带……在这些叫得上名字或叫不上名字的东西里,德拉科捡起了一个绘着古花纹的银质镜子,从上面金罗滕花纹上点缀的千子果的雕花上看,参考到镜子的自然水滴状,很像中世纪的风格,七八百年的历史,即使不是什么魔法器物,也算是一个价格不菲的古董了。
  [致思念的人]
  德拉科看到背面的反刻的字,‘思念的人’……德拉科默默地念着:透过这面镜子可以看到自己思念的人,那就是双向镜吧——故作玄虚,德拉科撇撇嘴,不过,他还是低头翻了翻那一堆堆的盒子,双向镜这东西也算上佳的魔法器物,并不常见。
  德拉科终究没有找到另外一只,他暂时放弃寻找,懒洋洋的把镜子翻过来,好奇的往一片朦胧的镜子里望了望,他还没看清里面是什么,就觉得面前一道耀眼的白光,刺激的他下意识的闭上眼睛,耳边只有远远的传来高尔和克拉布的尖叫……
  德拉科就这么在白光中消失不见了,高尔和克拉布迟钝了一秒后才开始高声尖叫,争相的往外跑,尖叫和咚咚咚的脚步声传到了大厅里,让那里的家长们开始皱眉,然后在两个小胖墩语无伦次的解释中,这种皱眉深深地加重了。
  “我们正在拆礼物……”
  “我刚好看到一套巫师棋,我发誓,我什么都没做!”
  “刚刚打开包裹,然后就有一道白光……”
  “不,是面镜子,银色的镜子。”
  “德拉科自己拿着……他消失了!”
  终于说到了重点,大人们快速移步到了隔壁的起居室,那面闯了祸的镜子安静的躺在地上,什么也没有。卢修斯飞快用一块布蒙住了那面镜子,然后才拿起来仔细看。
  “是托马斯大师的手笔。”布莱奇按下焦急的男主人,非常细心的指着镜子边缘的一个隐晦的花体字P&天,这是炼金术大师费力?托马斯的缩写,就像只有斯莱特林的继承人会说蛇语一样,这个标示也代表着这位大师别无分号的作品,这是巫师界的共识。
  这位托马斯先生生平有两个巨大的成就,一,培养出史上最杰出的炼金大师尼克勒梅。二,成为一个不可救药的浪漫主义者、诗人和爱情时尚专家,如果这个东西真的是出自他的手笔,那么首先可以肯定,这东西应该没什么危险性。
  [致思念的人]
  看这话的意思,这面镜子似乎更像个门钥匙,负责传递彼此思念的人……
  可是,卢修斯和纳西莎互相看了看,眼里都写满了困惑,今天是德拉科的生日宴,可以说他认识的,关系很好的朋友、亲戚都在这里了,他的‘思念的那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
  德拉科在强光后张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室外,傍晚的凉风吹去了宴会里的嘈杂,青草的自然味道取代了令人迷醉的薰香,他站在一片草地上,草坪的质量并不好,好像得了斑秃的脑袋,坑坑洼洼的,即使在盛夏时分也能看到裸 露在外面的难看的黑黄黑黄的地面,他旁边还有一张剥了漆的木头条椅子——不是任何他熟悉的地方,他敢肯定!因为他所熟悉的地方从来都不会这么……落魄并难看。
  德拉科的视线慢慢扫过周遭,然后看到了不远处嫩粉嫩黄相间的怪异的东西——是滑梯和秋千,德拉科不太认识。这是麻瓜的世界,德拉科得出的这个结论,这让他深深皱眉,他再次环顾,看到了一个刚刚被他忽略的人影,一个黑发瘦小的……男孩?
  德拉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过去了,最起码,他需要知道那个该死的破镜子究竟把自己送到哪里来了。
  “对不起,打扰一……”
  那个男孩在哭,这个发现让德拉科有点不情愿的把后面的话吞进去了——身为成年人,并再一次用心学过礼仪课程之后,德拉科知道任何理由下的失礼行为都是不可容忍的,他压抑心中厌恶,转而改口,“你……还好吧?”
  看清了对方的可怕穿着,德拉科最终忍不住往后小退一步,这个邋遢的男孩是个愚蠢麻瓜的无限可能,双重刺激着德拉科那根名叫高贵血统的脆弱神经。好吧,反正麻瓜本来就是愚蠢、肮脏的,他们永远也不能明白什么叫高贵和品味,德拉科暗暗吸了一口气,情绪外露可不符合贵族风范,对一个根本微不足道的人,表现出任何嫌恶和轻视都是一种失败和浪费。
  “你需要帮忙么?”他矜持的开口。
  “呜呜,我不是怪物,我不是没人要的孩子……”那个男孩显然听到了德拉科的招呼,但他没有抬起头回应,而是开始低泣自语,好像终于有个人可以用来倾吐心事与委屈。
  没教养!
  德拉科咬着后槽牙,他并不想成为一个麻瓜男孩的心情垃圾桶,不过他视线所及范围内,除了这个麻瓜男孩就再没有第二个人可以问路。好吧,德拉科忍了,毕竟他如今已经不再是个不会控制情绪的九岁男孩——德拉科给自己做了一个心里建设,让自己有足够的耐心‘诱供’出这个该死地方的地址!
  他从衣兜里掏出一块巧克力——感谢高尔的贪吃和自己一时的好心,格瑞自己的衣兜装不下了,所以他也帮忙揣了一把——递给他,“这是巧克力,你吃下去可能感觉会好点。”
  那个男孩终于不再埋着头了,他看着递到他眼前的糖果,哭声顿住了,在伸手接过糖果之前,他抬起头,用那双依旧泪汪汪清澈见底的碧绿眼睛看着德拉科,很害羞的说,“谢谢。”
  德拉科被雷劈到了!
  他僵在那儿,极力忍住用见鬼的眼神盯着眼前这个穿的好像破烂摄魂怪的男孩,然后他闭上眼睛,深吸了好几口气,睁眼,微笑,伸手,像个普通陌生人那样自我介绍,“你好,请允许我自我介绍,我叫德拉科?马尔福。”
  “我,我……你好,”男孩显然对这么正式的,大人才用的礼仪方式镇住了,慌忙的把手在身上肥大的衣服用力擦了擦,然后握住对方,结结巴巴的,“我叫哈利,哈利?波特,很……很高兴认识你。”说到最后,明显的,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变成了一个红彤彤的小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