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娃的恶作剧(完 番外)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耽美·同人 >> 《媚娃的恶作剧》作者:未玄机(HP同人,VIP完结)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炫浪网络社区 ncs.xvna.com 提供下载与在线阅读  
  媚娃的恶作剧--HP 作者:未玄机

  媚娃的声音

  吾之后世子孙,必继承吾之血脉遗愿,汝之血管中不得掺杂外族的血统,不论是巫师,龙,或是妖精,甚至精灵。
  使吾媚娃之美貌得以在每一个后代中体现,不论是巫师,龙,或是妖精,甚至精灵都无法逃脱,这是你的财富,同时也是你的束缚。
  若汝违背了吾之遗愿,汝将为此得到惩罚,失去吾族天生的力量,失去吾族最宝贵的资格。
  但吾终究仁慈,留下取回汝所失去的希望,除非汝之契约伴侣与汝血脉相承,汝血脉相承之契约伴侣为汝。
  ######少年卢修斯放下马尔福家族流传下来的羊皮纸,挑起一个讽刺的笑:“血脉相承的媚娃永远不可能成为彼此的契约伴侣,这个‘希望’只是一个恶作剧而已!即使遇到灵魂伴侣也不知道又怎样,马尔福家从不缺少爱人!”随手将这张羊皮纸扔回他原来呆的地方,拥有媚娃血统的铂金世家小继承人踩着优雅的步伐离开了。
  但,亲爱的,这真的只是恶作剧吗?
  1980年12月 24日
  天空昏昏暗暗的低沉一片,伦敦的雾气弥漫,几乎连在眼前5米内的东西都看不清楚。阴沉的气氛让人心里压制至极,路上已经极少有行人,这一切看起来都平常的很,伦敦冬天几乎大部分的天气都是像今天这样的。
  伊丽莎白大街也像往常一样,稀少的人群,漂亮的建筑,伦敦又名的富人区。然而,就在这接近午夜12点的时刻,清脆的马蹄声诡异的在这迷蒙的雾气中有节奏的响起。那看起来是一辆及其华丽漂亮的马车,八匹毛色油亮漆黑的马看起来神气十足,车厢的做工极其考究,尊贵而不张扬,银绿色蟒蛇的家徽印在马车的车身上。虽然在这地段有钱的人很多,但能拥有这样规格马车的富人也绝对少之又少。然而,这些都不是最奇怪的,最为神奇的地方是,这辆马车的路线一直是一条直线,任何他前方的障碍物全部像是受到什么惊吓的小动物一样,扭曲着身体跳开了,直到马车经过之后才恢复了正常----这其中甚至包含了几个正在睡觉的流浪汉,他们对此一无所觉。
  马蹄声渐渐远去,伊丽莎白大街又恢复了夜晚应有的宁静。要说有什么不同的地方,那就是在这条大街上的某处房子中,有一户人家将彻夜难眠。
  这是一处庄园,规模最大的那种,温暖如夏的温度显示了他的不寻常,可惜的是,在这里住着的人们绝大部分都不知道这里还有这么一处风景美丽的堪比皇室成员住处的房子,因为他们大部分人都看不见他。而此时,这处华美庄园的主人却皱着眉头坐在书房中无法入眠。
  美丽的少妇轻轻的推门进来,与男主人一般皱着眉头,步伐缓慢,圆滚滚的肚子昭示着她是一名孕妇,而且是一名快要生产的孕妇,此时因为怀孕而看起来温柔娴静的女主人担心的望着他俊美无俦的丈夫。
  “卢修斯,主人来是为了那件事吗?主人他真的相信那个预言?”
  “纳西莎,主人的心意不是我们可以揣测的。倒是你,现在你应该呆在床上而不是出现在这里。”卢修斯·马尔福,巫师界大贵族马尔福家族的掌舵者站起身来快步将他快要生产的妻子搀扶到柔软的沙发上。抽出一只细长的魔杖对着壁炉随意的一指,熊熊的火焰瞬间在壁炉里跳动着。他转过身来轻轻拍了拍手,一个肮脏丑陋的家养小精灵快速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去拿些点心和红茶。”随后他才转身专心的听他夫人讲话。
  美丽的少妇紧紧的抓住他丈夫的胳膊,凝神看着那让她迷恋的容颜:“卢修斯,我实在是不放心,主人今天说了什么吗?”
  “不,”卢修斯·马尔福快速的否认,并试图不留痕迹的遮住纳西莎通往书桌的视线,孕妇的情绪最好不要起伏太大,然而他晚了一步,在他能遮住之前,纳西莎就已经看见了书桌上躺着什么,她发出一声短促的惊慌的尖叫,脸色开始发白,“那件东西,那件东西……主人他……放回来了……”
  他俊美的丈夫轻柔的将他吓坏了的妻子揽进怀里,轻轻摇晃,安抚她的心情:“不要怕,只是暂时放在这里,主人会拿回去的。”
  显然的,女主人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不禁为自己的失态感到羞愧,她小心的抬头看来一眼自己的丈夫,确定他脸上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情绪之后,主动的站起来走向那个黑色的,外表看起来毫不起眼就是一本普通学生用的笔记本,然后小心的伸手将它拿了起来,转身像证明什么似的对她的丈夫说:“卢修斯,这个就让我解决吧……我会将它妥善的保管的。”
  自她怀孕后就非常迁就他的丈夫略微停顿了一下还是从他手里拿走了这本黑色的笔记本:“纳西莎,这个东西兹事体大,还是由我来处理比较好。”他看了一眼脸色有些黯然的妻子,补充了一下,“也许你愿意同我一起将他放起来?”
  神色开始雀跃的纳西莎并没有看见他丈夫漂亮的银灰色眼睛深处的冷酷以及轻微的嘲讽,只顾这沉醉在她爱人的信任中,紧紧的抓着那本黑色笔记本,纳西莎跟着他的丈夫准备向着马尔福家族的密道走去,然而,就在他们快要走到入口的时候,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袭击了马尔福家族的女主人,她不禁捧着肚子大声呻吟:“啊!卢修斯,我痛!可……可能……要生了……好痛啊……卢修斯救救我,好痛……”
  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并没有让我们的大贵族惊慌,他冷静的抱起妻子快速而平稳的奔跑起来,同时叫喊马尔福家的家养小精灵:“多比,以最快的速度将司若斯医生赶到我们的卧室,告诉他女主人要生了。”
  随即这个铂金贵族低头轻声安慰他痛的冒冷汗的妻子:“纳西莎,坚持住,为了我,和我们马尔福家族的继承者,医生马上就会来,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将纳西莎放在床上平稳的躺好,铂金贵族非常知道他妻子的弱点,这个女人很爱他,同样的也很虚荣,他和马尔福家族的继承者能成为她最大的支柱。
  果然,纳西莎的脸色变的稍微好了一点,她的眼睛中有了光彩,一眨不眨的痴迷的看着她丈夫近乎完美的脸庞,右手紧紧的握住铂金贵族的手努力的忍着剧痛,左手几乎要把那本笔记本捏碎,当然的,铂金贵族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他眼中冷光一闪,却没有任何动作,现在不是让纳西莎注意到这个让她害怕的东西的时候,他的孩子不能有任何损失!
  医生很快就来了,马尔福家的女主人也痛的几乎神智不清,然而她却坚持着不在她的丈夫面前显露出她的胆小和娇弱,于是,为了不让她用去太多力气在这上面的医生客气的将铂金贵族请到了门外。
  房门在他面前被关上,至今为止仍然保持的冷静的铂金贵族瞪着那扇门不由的咒骂了一声:“该死的女人!”居然蠢到为了脸面把生孩子的力气用在忍受疼痛上!不懂得审时度势,马尔福家族的继承者绝对不能交给她抚养,当然,这女人必经是为他辛苦的生下继承人,也不能亏待了她。
  纳西莎的大声呻吟透过门缝一声声的撞击着铂金贵族的耳膜,让他一向平静的心不由得烦躁起来,还有那件东西……
  应该不会有事的吧……毕竟以前那件东西在的时候并没有出什么事情,铂金贵族皱着眉头努力忽略心里的不安感。
  “啊……啊……好痛!痛死了……”马尔福家的女主人躺在床上嘶声力竭的哀嚎着,“卢修斯,救救我,好痛啊……”
  “马尔福夫人,请您用力,再坚持一下,努力,孩子就快要出来了……”医生在一旁努力的安抚着孕妇的心情,犹豫受到刺激儿早产,加上这家女主人的身体较虚弱,在之前浪费了太多的力气,这使得生产变得更加困难。
  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被马尔福家的女主人紧紧握在手里的黑色笔记本开始微微的发出黑色的光芒,并开始顺着女人的双手向上蔓延,隐秘的,一点点的,渐渐接近了女人的腹部。
  从门外得到铂金贵族口信的护士悄悄的俯身在医生耳边说了一句话,医生眼中怜悯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即不再估计女人的生命,直接拿出魔杖---
  “哇哇哇----”属于婴孩的大声哭叫划破了整个马尔福家族庄园,守候在外面的铂金贵族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进去,只一眼就看到了在护士怀抱里乖乖躺着的小小婴孩,医生对他微微一笑:“是马尔福家族的小少爷,母子平安,只是夫人的身体可能会变得虚弱一点。”
  铂金贵族有礼的对他点了一下头,完美的保持了他的贵族风范,然而他眼中的急切仍然被医生看来出来,示意护士将婴儿递给他,并示范应该要怎么抱。
  可是,就在铂金贵族接到婴儿的那一霎那,巨大的魔压从铂金贵族的身上爆发出来,这些温和的,巨大的,没有任何破坏力的魔压紧紧的将铂金贵族和小铂金贵族包围在一起,马尔福家的掌舵者逐渐有了变化,他漂亮的铂金色发丝飞快的生长,俊美的脸庞被一中若有若无的气质包围起来,整个房间的生物,包括家养小精灵全部开始精神恍惚,有的甚至开始向铂金贵族扑去---
  而此时的铂金贵族却只是满眼惊骇的看着在他怀里抓着他头发睡得安然的小婴儿,他的媚娃血统居然因为他的儿子觉醒了!!!
  优秀的战斗技巧让他灵敏的感受到身旁人的动静,利落的抽出魔杖,将扑向他的两个护士发射魔咒,然后铂金贵族的眼中惊讶的神情一闪而过---他的魔咒威力至少提高了一倍!
  “一忘皆空!”几道光芒射中了在场的所有人,抿着唇,铂金贵族抱着他的儿子大步的走出了这间房间,从头至尾也没有看一眼躺在床上昏迷的女人,马尔福家族只喜欢强者!这些医生和护士……
  预言家日报为你报道:1980年12月30日,魔法部调查了一起医疗事故,由于大意致使博撒子爵死亡的司若斯医生以及他的专属护士被判死刑。
  卢修斯·马尔福,被英国巫师贵族界称赞为铂金贵族,不仅仅是因为他闻名于巫师界的俊美容貌,也是称赞马尔福家族的世家渊源----巫师界数一数二的古老纯血家族,更是因为这位贵族不论什么时候(除了在那个人面前)都完美无缺的贵族作风。
  而现在,这位刚刚成为父亲的铂金贵族脸色上一片铁青,完全忘记在脸上挂上贵族特有矜持疏远,铂金贵族家的仆人并不少,其中不乏魔力不差的巫师,刚刚那阵完全没有遮掩的巨大魔压使得许多人谨慎的抽出魔杖向着魔压出现的方向潜行。当第一个潜行者被卢修斯发现的时候,那人已经看到了他主人的最新形象,非常迅速的,那位男性巫师的脸上露出了痴迷的色迷迷神情。
  铂金贵族被这种赤 裸裸的恶心神情打量了一下,脸上显露出了明显的杀意,但他抑制住了,这个人的魔力还算不错,留着他可能还会有用,花了大力气止住了自己的杀气,铂金贵族冷冷的瞪了他一眼,抽出魔杖指着自己的喉咙----声音洪亮!
  “所有人回到自己的房间,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现!”尽管主人怒气这么明显的声音让他们很诧异,但所有人人就无条件的照做了,出来探查的人全部收拾了自己的魔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然而,已经沉迷在媚娃的魔性中的男性巫师也有了动静,当然已经迷失了神智的巫师自然不是乖乖的回到房间,这个颇有战斗潜力的男巫非常迅速的扑了上来,试图压在铂金贵族身上。注意到他动静的铂金贵族再也不想压制从刚刚到现在一直压抑着的怒火和气闷,从魔杖中喷射而出的绿色光芒笔直的向着男巫射去----阿瓦达索命!
  巨大的冲击力将男巫的身体撞飞到几米远的地上,巨大的声响过后,那个倒霉的男巫躺在冰凉的地板上一动不动了。
  缓和了一下心中的荒谬感和不安,铂金贵族迅速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略微思索了一下,他开口: “带上医生找几个人去照顾夫人,转告她我近来非常忙碌。将我所需要的日常用品提前准备好,如果我有特殊的要求,会告诉你们,平时不需要你们的侍候了。现在,记住最重要的一条:郑重的警告你们,所有人不得在我面前出现,除非有我的传唤!”
  铂金贵族的命令通过‘声音洪亮’传递给了马尔福家族的每一个人,在这间等级森严的庄园里,主人的命令任何人都会无条件的听从,铂金贵族一点也不担心会出现因为有人看见他而产生的麻烦事情。事实上要是真的有人看见了他也不在乎,阿兹卡班的位置多的是!
  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铂金贵族差不多也恢复了平时的平静冷酷,他低头看了看那个导致他媚娃血统觉醒的婴孩---铂金色的胎毛是马尔福家的标志,雪白的皮肤,刚刚出生的婴儿实在是算不上漂亮,紧闭的双眼昭示着这个惹了麻烦的小家伙正在熟睡当中。
  这是他的儿子!这一点铂金贵族确定的很,马尔福家的防御体系已经承认了他,可是就是这一点让他觉得荒谬无比---他们这一支脉的媚娃血脉之间绝对不会成为彼此的命定伴侣的。当然这并不是最糟糕的,事实上马尔福家族的掌舵者也不是什么循规蹈矩的好人,在不是很重视伦理的巫师界贵族中,为了保持血统近亲结婚也不是什么大事,父子为伴侣这样的事情铂金贵族也是能接受的----虽然是有些离谱。卢修斯·马尔福真正在意的是马尔福家族的传承,对于家族的忠诚是贵族们的天性!但,事实上他已经确定自己无法在碰除了伴侣之外的任何人了,当然也就没办法为马尔福家族增添成员---媚娃对于伴侣的忠诚与守护和独占都是出了名的!也就是麻烦的所在,他的独占欲会让他对于伴侣亲近的人产生一种于理智之外的毁灭感!更加更加麻烦的是,媚娃的敏感,毕竟是一种魔法生物,他们对于伴侣的气息敏感到了令人发质的状态,伴侣的气息沾染到别人是他们几乎不能忍受的事情!这也就意味着他不可能忍受有任何人与伴侣发生什么关系。马尔福家族的传承很有可能就此断绝,当然男男生子不是不可能,但这样的先例在伴侣同为媚娃的情况中从来未出现过。
  头痛的皱着眉头,铂金贵族简直要疯了!麻烦,天大的麻烦!带着些孩子气的迁怒,卢修斯忍不住瞪了怀里的小小婴孩一样,然而他却惊恐的察觉到,当那充满烦躁的视线落在小婴儿的脸上时,已经柔和的快要滴出水来,他甚至能幻想出来自己脸上的柔柔笑容!
  他娘的梅林!铂金贵族几乎是有些惊恐了---为这婴儿对自己的影响力!威胁!绝对是大大的威胁!这个软软的,弱弱的小家伙绝对是他的大弱点!
  卢修斯·马尔福以为自己会对这个小小的孩子泛出杀意,但他没有!媚娃的天性让他除了守护的念头以外什么念头都没有了!直直的看着那个用上好的材质包裹住的襁褓,马尔福家族的掌舵人开始郁闷……
  梅林一定是没了胡子,怎么会整出来一个这样的大麻烦,这么个小东西,小小的,看起来脆弱至极的……还是马尔福家的未来继承者怎么就成了自己的伴侣?!
  话说,这小家伙睡觉的样子还真是挺可爱的……小小的红润嘴唇,挺挺的小鼻子,睡得香香的样子,太可爱了……真的真的太……
  等等……等等……我在想什么?!可爱?!刚出身的小猴子?!铂金贵族挫败的捂住自己的脸,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型的‘清泉如水’,没救了,简直是没救了!
  费了很大的力气,铂金贵族才抑制住媚娃的本能,将小马尔福放在了舒适的床上,然后用了最迅速的方式给挚友魔药大师西弗勒思·斯内普一封信---用了最高警戒的规格---
  亲爱的西弗:
  如果方便的话,请立即以最快的速度来马尔福庄园一趟!另外,您最好在出飞路系统带上眼罩。
  您需要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