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暴力事件簿番外全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耽美·同人 >> 《少年暴力事件簿》(番外)作者:柳满坡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少年暴力事件簿番外全
  作者:柳满坡


  少年暴力事件簿Ⅴ

  番外.彼时相识(一)

  当得知父亲要结婚的时候,他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母亲病逝这麽久,父亲都未再娶,并不代表这个时间不会到来,父亲的年纪还这麽轻,应该会有一个更好的女人来陪伴他。
  只是当真见到的时候,那个对象与想象中的却有了点小小的出入。
  虽然他从来不以什麽上层子弟自居,但以父亲的条件选择这样一个人的确有点出乎了他的预料。
  父亲领著那个一脸青春眉眼灵动的笑的和小女生一样的女人对他道。
  “杉,这位是颜阿姨。”
  陵尹杉心里思量,面上则礼貌的对她点头,微微弯腰打了一个招呼,然後把目光转向了她身边的人。
  那里站著一个与自己差不多大的男生,脸面白白净净,眼神却很清明。见自己看著他,有些紧张的别开了眼,片刻复又故作淡然的转了回来,向自己不太自然的点了点头。
  “啊,这个是我的儿子,他叫秦竹,今年十五岁。”颜小萍一把将那个男生扯到身边,揉著他的头发道。
  陵尹竹当下没有对“为什麽对方这麽年轻却有了这麽大一个儿子”发表看法,只是老成的沈默以对。
  “这是我的儿子,陵尹杉,正好比阿竹小一岁,以後两个人可以做个伴。”陵尹牧笑道。
  叫秦竹的男生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了陵尹牧,同样没有做声,只是在面向颜小萍的时候露出了安抚的笑容。
  “觉得怎麽样?”陵尹牧牵过颜小萍的手,细细的问道。
  颜小萍转头四顾了一圈,脸上的笑容有些恹恹的。
  “房子太大了。”
  又瞄著站在两边的佣人,“人太多了。”
  陵尹杉抬眉,看著那个女人拉著她的儿子理直气壮道,“我和阿竹只喜欢住小房子。”说著还用手在大别墅的客厅里比了比,选择了其中一角道,“这样大就够了。”
  陵尹牧哭笑不得,颜小萍瞪他,“不行吗?”
  陵尹牧摊手,“我没意见。”一边转过头道,“杉呢?”
  陵尹杉见到全全面向自己的三张脸,父亲请求的表情,女人坚定的表情,还有那个初看没什麽表情,但其实眼眸里含著期待的男生的表情。
  陵尹杉将目光定到最後一张脸上,嘴巴比意识还要快上几秒的说出了答应的答案。
  於是,莫名其妙的,陵尹父子就这样放弃了宽敞豪华的别墅与细心伺候的佣人,随同新来的小妈妈小儿子一同搬到了不远处一座不大不小的公寓内,开始了陵尹家主的新婚生活。
  陵尹杉没什麽不适应,老实说,这两母子还是很识时务的,没了佣人之後,颜小萍反倒乐此不疲的研究著各种各样的菜色来荼毒他的爸爸,而那个总是默不作声没什麽存在感的儿子,却提出了要离开P城去往外地读书的要求。
  “为什麽?现在你可以转到和杉一样的学校,等到明年毕业之後还可以进入四大联校就读。”陵尹牧企图说服他。
  叫秦竹的男生摇摇头,他说话慢慢的,声音很清淡,一字一句道,“我想选择住校,锻炼一下独立生活的能力。”
  陵尹杉有点想冷笑,这是乖宝宝想长大的意思吗?
  陵尹牧凝眉,转而看著妻子。颜小萍则认真的看了儿子半晌道,“你决定了吗?”
  “嗯!”坚定的点头。
  “好,就这样吧。”颜小萍道,说完一把冲上去抱住他,“要是受了欺负就告诉妈妈。”
  陵尹杉清楚的看见秦竹眼角抽了抽,但手还是安慰的拍著女人的背。
  “那让杉送他去吧,也好放心。”陵尹牧突然道。
  “会不会麻烦?”颜小萍也看过来。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去。”
  杉正想说学校最近比较忙时,秦竹倒先慌张的反对起来。陵尹杉对上他不自在的甚至有些排斥的眼睛,勾起唇道,“好,反正我没事。”
  坐在车里,陵尹杉拿起学校的宣传手册,忍不住道,“湘篾啊,怎麽去那里?”
  秦竹似乎不太常和人打交道,偏偏还要装作一副很淡定的表情,双手在膝盖上交握了两次後才镇定道,“嗯,听说那里不错。”
  “不错?呵,谁告诉你的?”陵尹竹看著这个名义上的新哥哥,眼含讽意。
  秦竹当然是不知道的,只好闭了嘴巴,低下头去。
  一路无话,陵尹杉偷偷打量了他一阵就闭上眼去了。
  到临城不过三四个小时的车程,下午时分,车子就在湘篾门口停下了。
  ──────────────────
  中秋快乐……!!!
  选在这一天发番外来
  第一篇是杉的故事哟……
  嘿嘿,知道大家比较喜欢他啦作家的话:这个东东还没用过呢,就在我完结之後就出现啦~嘿嘿,以後感谢礼物的话就放在这里喽……谢谢square6966625和残的大大爱心水晶……谢谢流印向日葵和七夕竹、冷月狐、雪夜秋枫、pecj44大的礼物盒、蓝藻大的巧克力、小翠的催文小人和冰块、阿冽大的奥丁之眼、虎克弯钩、防干燥秘药、绷带、异国香料、派派的小冰块和巧克力、x77221大的小冰块、古装男子和冰沙annie6173大的向日葵、礼物盒、★夜殒殇大的巧克力、仁姬和冰城亚雪大的爱情花束Notaku大的冰块、lally大的星星罐、席瑟大的珊瑚树XWAY032和yybily大的未来眼镜、心慧、嵬风、annievsarashi和小w的柚子……谢谢大家……square6966625和残的大大爱心水晶……谢谢

  番外.彼时相识(二)

  陵尹杉没有打算真的来客串校园导游,目的地一到,把人放下了就要离开,没想到走前却被叫住了。
  “等等……”声音有些弱弱的,明显底气不足。
  陵尹杉回过头,看著秦竹背著大大的行李包,里面装满了颜小萍给他带的各种用得到用不到的废物用品,纤细瘦弱的肩膀都有些塌了下来。
  “可不可以,请你帮个忙?”大概是很少求人的关系,秦竹说这一句话足足用了一分锺的时间,直到陵尹杉面露不耐才一口气喊了出来。
  陵尹杉叉著手,“什麽忙?”原来是想说,“凭什麽认为我会帮你?”但话到嘴边还是收了回去。
  秦竹把包往上提了提,额头因为重量压出了一层细汗。对面的少年明明只比自己小了才一岁,可是话语间的气势却让他有些吃不太消,因为是所谓的“家人”所以不能像对待外人一样冷眼相对,这让本就不太会和陌生人相处的秦竹很是忐忑。
  “你能不能……替我打听一个人?”
  “哦?”陵尹杉来了点兴趣,“谁?”
  “一个……叫秦笙的人,我只想知道他现在生活的好不好就行了。”秦竹仿佛怕後悔一样,急急的脱口而出道。
  “秦笙……?”陵尹杉咀嚼这个名字,“也姓秦?”
  秦竹脸色一白,支吾著不说话了。
  “我知道了。”陵尹杉没再问下去,反身坐进了车里,吩咐司机离开。
  待到车启动了几步,陵尹杉想了想还是回过头去,车外的少年怔怔的站在原地,见到自己回头看他了,忙低下头去,片刻还是抬了起来,僵硬的向自己挥了挥手。
  陵尹杉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这个身影站在那里有些孤单,随著距离的拉远,慢慢融进了灰蒙蒙的路面中。
  回到P城後,陵尹杉前几天还是偶尔会想起这个人,当然被托付的事情也没有忘记。他就读的是P城几家很不错的初中之一,随便找几个朋友打听一下,不久应该就能得到消息了。而後来几天,风生水起的学校生活,便让陵尹杉渐渐将这个新哥哥抛到了脑後。
  直到两三个月後,又一次从父亲那里得到探视的吩咐时,才慢慢又记起这个没什麽存在感的家庭成员。
  听说秦竹之前是不知道什麽原因休学了半年,这次没有再补读初三,而是直接上了高中一年级。而湘篾中学这个地方,陵尹杉是耳闻过不少事迹的。之前也有难得好心的向他提了一下这里的不简单,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放在心上就是了。
  时值周五的下午,因为快到周末,很多学生已经背了书包蠢蠢欲动的逃课离开了。陵尹杉虽然离十五岁生日还差一个月,但是他手长脚长,比同龄人要高大半个头,走在人群里一点都不像是初中生,反而比很多高中生还要有气势些,一路上很多女生都回头看他。
  原本想直接去宿舍找人的陵尹杉,无意中瞥到了操场的某一角,良好的视线和直觉让他放弃了原来的方向,慢慢转了脚步向那里走去。
  越接近就越看清被一圈人围在中间躺倒在地的身影很是眼熟。周边的家夥们似乎打的非常来劲,拳脚不停的落在那个人的身上。
  只是打的人喊得呼哧呼哧的响,中间那个人却从头到尾都没有出过声。 ②炫②浪②网②小②说②下②载②与②在②线②阅②读②
  陵尹杉看著摔倒在地的那个人,他黄绿色的湘篾制服已经一团污浊,白净的皮肤也沾满了灰尘,此刻被迫抬起的脸上没什麽痛苦的表情,只紧紧皱眉咬牙,预示著心里正奋力的忍耐著什麽。
  这和之前那个淡漠的少年又有了不同,陵尹杉没想到他会是这样倔强的一个人,那垂下的眼睫中不屑的眼神、紧抿的唇角,都再再的表达了他对於施暴者行为的蔑视。
  仿佛在说,你也就这点本事而已?!
  带头的男生见此似乎火了,一把揪起那人的头发狠厉道,“给我把他的眼睛挖出来!”
  周围的学生一愣,无人上前。
  男生吼道,“怕什麽!玩死了轮不到你们顶!”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陵尹杉发现秦竹抬起眼,瞳仁慢慢转了过去,眉眼依旧清澈,只是这里面一簇簇的跳动著不服输的炫目光亮。
  陵尹杉有被那眼神扎到的感觉,而那男生显然也被扎了。他气的原地跳起就打算自己动手。
  而陵尹杉终於慢慢眯起眼,看不下去的上前了一步。
  男生和一群人发现来人都愣了愣,正想发飙叫嚣,却在看清陵尹杉身上的制服时怯了脚步。
  那时P城十分出名的初中,一般孩子进不去的地方,而且看对方气质就知道不像普通人。
  众人想了想,还是把人丢下,全部在短时间内就做了鸟兽散。
  ────────────
  嗯,这个番外就是阐述高高在上的杉会长怎麽会成为二十四孝弟弟的XD
  也是展示别人眼里的阿竹是个什麽摸样啦~作家的话:谢谢pecj44和annie6173大的礼物盒、annho大的钢琴、阿冽大的银盾、natsumeryoma大的月饼、小w和小夜的柚子、sizuki7616和御飞大的未来眼镜、christy595大的孔雀……谢谢大家……

  番外.彼时相识(三)

  “打不过的话就不该逞强。”
  陵尹杉记得自己走过去对著地上的人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谢谢指教。”
  陵尹杉看著鼻青眼肿却依然故作不咸不淡的表情的人,那睫毛垂下掩住了眼中的神色,突然很是好奇起来。
  “为什麽不说?”
  “说什麽?”
  还能说什麽?陵尹杉似笑非笑的与他对视。
  对方从他的瞳仁里目视到了自己的惨象,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这勉强算作是笑容的表情里含了说不出的讽刺意味,至於讽刺的对象是他,还是秦竹自己,陵尹杉不明白。
  是觉得说了也没用?还是觉得这是他自己的事情,与他们没什麽关系?
  恐怕……是後者吧。
  陵尹杉心情有点微妙。
  秦竹撑了几下都没站起,陵尹杉向他伸出手,秦竹搭了一把後摇摇晃晃的站稳了身体,不过才想走一步却又因为牵扯到了伤处而趔趄了一下,幸亏陵尹杉从背後扶住了他。
  “谢谢……”
  他皱起眉不好意思的抬了一眼,片刻又低下头去。
  这人倒有意思,之前被这样狠揍都面无表情,现在不过是小小接触一下他却不自在起来。
  从陵尹杉的角度正好对著秦竹的侧脸,他的鬓发已经有些湿透,细细的黏在脸上。白净的皮肤有著一小块一小块沾到的草灰污浊。原该是很狼狈的面庞,不知何故倒让陵尹杉看著比之前顺眼很多。
  “你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人?”想到之前秦竹让他去查的某件事和後来得到的消息,陵尹杉语带深意。
  没想到秦竹只是笑著摇摇头,不置可否。
  “不想知道?”陵尹杉有点意外。
  “知道了又怎麽样?”秦竹离开他的依靠,一个人站好。
  “看来你知道了。”陵尹杉肯定。
  秦竹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蹒跚著慢慢走远。
  陵尹杉对著他的背影,心里再一次起了探究的意味。看来他这位“哥哥”似乎心里藏了很多事啊……
  一个月後,陵尹杉又去了湘篾。
  正被欺负的没办法进教室的秦竹靠在二楼的栏杆边对於这麽快又看见这个弟弟也是小小的吃了一惊。
  陵尹杉抬头望了过来,秦竹再躲已经来不及了,只是他还是努力的挺直了背脊,让自己看上去不至於太可怜。
  才一会儿,二楼就传来了脚步声。
  陵尹杉正向他们班级走来。
  尽管秦竹这些日子以来有些凄惨,但他还是想过的越低调越好,於是快走了两步,将陵尹杉拦在了楼梯口。
  陵尹杉从下往上的看著他。
  “你怎麽来了?”秦竹道。
  陵尹杉瞥了一眼他迅速藏到身後的手,“颜阿姨给你带了点东西。”
  秦竹点点头,嘴巴张了张最後却什麽也没说。
  “现在是上课时间吧。”陵尹杉道。“你干嘛站在外面?”
  秦竹眼睛眨了眨,“没什麽,我拉肚子,要去厕所。”他的手指小幅度的拉拽著身後的衣摆,但是动静大到陵尹杉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还没见过撒个谎会局促成这样的人。陵尹杉忍不住想。
  “身体不好?”
  秦竹有点惊讶的抬起头,似乎非常不明白为什麽今天陵尹杉的耐心这样的好,一个问题接著一个问题。
  “没……大概中午吃坏东西了。”天知道他昨天半夜就被踢出宿舍,早饭没吃,中饭没吃,估计晚饭也很难吃到了,哪里来的东西可以拉。
  陵尹杉听他胡编乱造著,眼睛瞄到走廊边从秦竹班级里探出的几个头,那些人大概是还嫌折腾的不够,本来是想跟出来接著欺负的,没想到见到陵尹杉在,一个个马上又缩了回去。
  “你手怎麽了?”陵尹杉镇定的转回了视线,忽然道。
  原来秦竹拉著衣服的时候用力过猛,将湘篾的制服上染上了一道颜色,鲜红加上黄绿混在一起很是丰富多彩。
  秦竹一怔,知道手上的伤口被发现了,不由道,“没什麽,摔了一跤。”
  陵尹杉不知为何心里涌起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明明事实都在眼前,怎麽都是瞒不过的,而眼前的人就是宁愿用一个个拙劣的谎言去填补这越来越大的漏洞。
  究竟是他的自尊心太高,还是他陵尹杉真的这麽可怕冷血,人站在他面前他都不愿意向自己显露一点点服软的可能。
  陵尹杉竟然破天荒的有点小小的不忿,他们的关系还比不上陌生人?
  然而转瞬间却又对自己的想法有点愣住。
  他们……是什麽关系?
  ──────────
  弟弟的心理微妙的转变过程
  原来真的不想写的这麽细的……可是打的时候又忍不住了……囧作家的话:谢谢残的好运签……啃啃……爱你谢谢阿冽大的精灵之粉、小夜的虎克弯钩、小w的异国香料、蓝藻大的蝴蝶、舞天谚大的巧克力……谢谢大家……

  番外.彼时相识(四)

  最终,陵尹杉还是没有拆穿他,他对自己说的理由是,既然他不需要关心,那我就不用多此一举了,但是这里面却含著一点他自己也不愿意承认的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