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四夫》作者:莫悠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一女四夫》BY莫悠(VIP2013.05.20完结+番外)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 
=================
书名:一女四夫
作者:莫悠

文案

付宁在想,若那时她死守着心结不肯回来,
也就不会乱了这一池的春水,
造成了一女四夫的古今奇观。

奴隶男权时代,
女主与正太弟弟、忠犬奴隶、轮椅美男、变态太子之间的JQ


1.此文NP,情节重口,入坑需谨慎
2.结局绝壁是HE,先谈情,后吃肉!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青梅竹马 不伦之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付宁 ┃ 配角: ┃ 其它:NP,重口
==================

☆、回府(修

  
  “嗯....嗯....阿姐.....痛.....”
  
  付宁觉着很是头疼,刚才睡下,怎么耳边就传来了这般的叫声,听着着实有些,淫靡。转身看到她身边躺着一个裸身的少年,面容精致,浑身肌肤如玉般光滑细腻,此刻,少年正撅嘴不满地抱怨着望着她。
  
  不过一段时间不见,阿烨倒长大了许多,眉宇之间的稚气退尽,渐渐展现出了少年人的气息,唇红齿白,肌肤如雪,俊俏可人,连她都觉得漂亮得有些过分了,若不是知道他是自个儿的亲弟,还真的以为是哪家的小姐呢。
  
  她抚着发涨的额头,心思慢慢抽回,是了,她现在是已经回府了,早已不在冬城那个苦寒之地了。瞥了眼他眼泪汪汪的模样,无奈地问道:“怎么了?”
  
  “阿姐,你压到了我的小/鸡/鸡了。”
  
  掀开被子一看,可不正是,她的臀正压在了他的那根小萝卜上。他痛苦地捂着腿间的东西,脸红红的,跐溜一下坐在床上。薄薄的被子从他的肩上缓缓落下,无比诱人,他抬起朦胧的双眼,嘴巴吧唧吧唧的,好似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了。
  
  若是付宁第一天认识这家伙,倒是真的要被他的好皮相给骗了。
  
  挑眉,用力地按住了他捂着的双手:“怎么,还痛啊?”
  
  “痛,可痛死了,阿姐要给我上药。”他一个劲地点头,命守夜的女奴把药拿来,亲自取过交到付宁的手上,微微抬起下巴,那意思分明在说,阿姐是罪魁祸首,就应该自己处理才对。
  
  付宁叹气,想着他还小,就不作多想,就取过了药水,不想她还没掀开被子,这家伙已经笑嘻嘻地自己钻了出来,毫无廉耻地分开了双腿。他还好心地指了指那根稍稍有点肿了的小萝卜,生怕她这个作姐姐的不认识这东西。
  
  因他是自己亲弟,也就没有顾及这么多,她面色如常地帮着他上药。
  
  “额....好凉....”
  
  “呀,阿姐,轻点。”
  
  “额....重了重了,你弄/痛我了。”
  
  虽说他还小,可这些话也实在有些听不下去了,付宁干脆坐起身来,唤来了奴隶帮他上药以及穿好衣物,自己则走下床去,看着屋内挖出的大池子,怔怔发愣。池子四周的几个蛇形出水口不停地吐着温水,正汩汩地冒着热气,周围摆满了雕刻精美的筑台,一排排的,她能想象出这些蜡烛全部点燃时,氤氲温泉,烛光微动,该是如何得旖旎万分。
  
  半响,他也下床跟着过来,软趴趴的身子就这般没骨头似的粘了过来:“阿姐,这次不要再走了,阿姐走了,都没人陪我了。”他可怜兮兮地说着。
  
  她轻叹了叹,拍拍他的手:“好,我依你就是了。”
  
  他兴奋地睁大眼睛,又蹭了蹭,好似乖巧的小兽:“阿姐可答应了?那就不能反悔了。”而后眸中的星点慢慢淡去,他越发加大了手中的劲道,紧紧地圈住她的腰,“那阿姐我们回去睡觉啊,今晚我讲故事给你听,好不好?”
  
  如今他也十三了,一用力来连付宁都有些吃不住了,赶忙应下了,想着这小祖宗正在兴头上,说不准过了会儿就忘了也不一定。虽说男女有别,可他从小就爱粘着她,是走到哪儿就跟着他这个尾巴,想甩都不行,付夫人念着家中再无子女,就让他们多多亲近些,所以直至她十岁了,两人还睡在同一张床上。
  
  “好,不过你可不能再闹小孩子脾气了。”
  
  以前,他总是像条小蛇似地缠着她,安静地躺在一边,瞪着好奇的眼睛听着故事,讲得稍有不对的地方,他是两条细腿可会用力撒泼地夹着她的脚,说什么阿姐根本不喜欢他之类的酸话,弄得她只好挖空心思地想着那些个民间故事。现下想来倒很是有趣,可那时这个毛病可头疼坏了付宁。
  
  他放开了双手,小脸不满地扬起:“哼,现在我长大了,才不会如此,阿姐你总是小看我。”
  
  两人回到了床上,见他作势又要脱衣了,付宁连忙阻止。
  
  “为何?阿姐知道我都是不穿衣物睡觉的。”他眨眨眼经,丝毫不觉得在阿姐面前□着身子睡觉有什么不妥的。
  
  “你若是脱了,我便不再听你讲故事了。”
  
  这个宝贝弟弟是被家中人宠坏了,寻常人说的话他是半句不听,不知怎的就是听她这个作姐姐的。
  
  “嗯,那好,我开始讲了哦。”付烨笑嘻嘻地蜷缩起身子,软软地靠在他怀里。付家子嗣单薄,唯有他们姐弟俩,从小便是粘在一起的,所以这小家伙很是依赖付宁这个姐姐,觉得比起母亲来,还是姐姐好,姐姐会温柔地对他说话,姐姐会一心一意地照顾他,总之,姐姐的一切都好。
  
  唔,姐姐很漂亮,和他一样漂亮,所以这也算是其中的原因了。
  
  “好啊。”
  
  虽然很累了,但想着这家伙在兴头上,若直接打断了,倒伤了他的一番好意。
  
  他刚讲了个寻常不过的开头,屋内有女奴轻声通报,说是她要的东西已经送来了,付宁嗯了声,命人抬进来。他好奇地从床上支起身子,看着几个身材强壮的男奴抬着一个大箱子进来,快速地从床上奔下,他咦了下,呵斥着男奴把东西打开,等箱子被打开之后,他只觉满眼得诧异和错愕。
  
  就连付宁也是略略皱眉不解,她不过吩咐了让人好好办,怎就变成了这样?听闻母亲病重,她风尘仆仆地赶回君临,经过驿站时,见到了一个年迈的风尘女子勾着长腿,笑意盈盈地看着被两个强壮男奴按住的少年奴隶。那老女人半托着下巴,不怀好意地上下打量着,一笑,勾起了面上层层的皱纹,若是年轻些还是个清秀的,可现下只觉着她散发着腐朽而淫/靡的味道。
  
  老女人的手指轻划过她袒露着的高耸胸/部,那伺候的意思,也就昭然若揭了。那少年奴隶倔强地不吭声,面无表情地低垂着头,看着自己被镣铐扣住的脚踝。
  
  “好,既然不从,那你们就给我好好让他爽/爽!”一个男奴要是不能在床笫之间伺候好女主人,那留着还有何用?
  
  “是!”两个男奴淫/笑着对视一眼,显然不在意那少年的性别,男奴寻常都是用手解决欲/望,今日主人赐给了他们这般可人的少年,还不叫他们血脉贲张吗?两人商量了会儿,决定一人用口,一人用下边的玩意儿,强行把少年按到在地,粗鲁地撕裂了他的衣服。 ③本③作③品③由③炫③浪③网③络③社③区③收③集③整③理③
  
  便是在此时,付宁救下了那个险些被男奴强/暴的少年奴隶,箱子里的不是什么名贵东西,正是那个少年奴隶,浑身□地躺在其中。
  
  她颇为无奈地笑了,怪她当时只随意吩咐了一句带走他,那些侍卫就认定了她是想把这少年当作自己的娈/童了。
  
  少年大约十七八岁光景,四肢被绑,口面被覆,唯有一双眼眸能泄露他此时的心情。他浑身如玉般白皙幼嫩,蜷缩在狭小的箱内显得柔弱无害,如一只迷路的羔羊,可走近些便能看到他颈间粗重的项圈,勒得他的肌肤都印出了几道鲜红的血迹。付烨冷哼一声,粗鲁地掀开了他的面罩,似是牵扯到了他的痛楚,他低头闷声了下,声音不大,却有股耐人寻味的感觉。
  
  “阿姐,这是谁?”
  
  付烨毫不客气地捏起他的下巴,仔仔细细地打量起来。
  
  第一眼看时,只觉是个清秀可人的男奴,可再看时,便觉得挪不开眼,他很安静,眉宇之间竟无半点奴隶该有的卑微感,一双眼眸看着付烨来是毫不闪躲,仿佛眼前的根本就不是能主宰他生死的主人。这样的眼睛,黑白分明,太过澄澈,好似一道幽幽清泉,不张不扬,细细看着,倒觉得有股有着几分暖意。
  
  这个奴隶,的确是个美人,哼,不过比起自己来,他至多算是能看吧。
  
  “我路上救下的奴隶。”转头看着付烨用力掐着那奴隶的手势,她无奈地问了,“怎么了,他可是惹到你了?”
  
  “哼,这奴隶能把阿姐的注意都转移了过去,我可不是要生气了?”
  
  “真是孩子气,以后他是我的,可不准你伤他。”淡淡道来,虽是笑着的,可付烨能听得出这语气中的不容抗拒。
  
  “既然是奴隶,还不死出来?”
  
  付烨使了个眼色,一旁几个高大的男奴合力把人从箱子里提了出来。
  
  许是勒到了那人的脖子,少年奴隶的呼吸很是不顺,连面色都有些泛红了,可一路被提到付宁面前,他竟是半分也不发出声音来。他低垂着脑袋,缓缓走来,丝毫不因他赤/裸的身子而感到一分不适,直至他的眼睛看到了一双华贵的鞋子,他才抬起头来。
  
  轻勾起他的下巴,付宁莞尔勾唇,在他死寂一般的眼眸中倒影出了自己唇边绽放出的笑容:“你该叫我,主人,从今天开始,你的一切都属于我。”
  
  
作者有话要说:湿太疯了。。。此文,NP重口,背景是无节操奴隶时代。。。然后,你懂的请不要用正常眼光来看啊啊啊啊友情提示啊此文估计要突破我肉的巅峰了。。。汗颜,瓦要属性全开,向着重口的大门。。一去不复返了-----啊啊啊,瓦开坑了后总觉得不妥,修了下




☆、回府

  少年奴隶低垂的头稍稍抬起,纤长的睫毛轻颤,漂亮无双的眼眸是一片望不到底的深渊,他很安静,隔着如此近的距离,几乎不能听闻他的呼吸。付宁扣住了他的下巴,慢慢收敛了笑意,当初若不是她伸出援手救下了这个奴隶,此刻他早就被那些强壮的男奴给侮辱了,轻轻甩开,她勾起薄唇,也不多说什么。
  
  付宁是个大美人,尤其那双狭长的丹凤眼,流转之间好似能把人的魂都勾了去,可她盯着那少年奴隶时,在付烨看来总觉着似看非看,那目光辽远,别有深意。
  
  “阿姐,别管这个奴隶了。”他粘乎乎地贴了上去,“故事还没有讲完呢。”
  
  “你啊。”
  
  推开他沉重的脑袋,她宠溺地笑了,随后吩咐奴隶带着那人下去,顺道安排了他的住处。付烨一听老大不乐意了,区区一个奴隶,阿姐居然这般关心,还特意吩咐了府上的奴隶不准动那人分毫,这简直是闻所未闻的!付烨使起了小性子,轻蔑地哼着,走到那奴隶身前,狠狠地扯着他的项圈,脖间的一块好地是连皮带肉的没了,看着鲜血顺着他白皙的脖颈慢慢流下,付烨眨眨眼,笑得纯洁而美好。
  
  “阿烨,够了。”她赶紧呵斥。
  
  “阿姐,你凶我。”他倒好,干脆眼泪汪汪地告状了。
  
  付宁只好命奴隶快些带他下去,这才阻止了宝贝弟弟折磨奴隶的游戏。
  
  君临城中,不少权贵以玩弄奴隶为乐,花样百出,手段残忍,甚至有钱的平民、商人,也开始加入其中,这股虐人的势头是越演越烈。不少平民实在不堪忍受饥饿便卖身为奴,自然更多的是来自囚犯或者战俘,对于权贵而言,这些奴隶的命还比不上他们饲养的一条狗,打骂和肆虐更是家常便饭了。
  
  揉揉他的发,从来奴隶在主人眼中就不是人,她今日居然拂了他的面子,也难怪他觉着委屈了。
  
  其实换作他人,付宁连眼都不会眨下,可这个奴隶不同。
  
  看着他受了莫大委屈似的站在床边一动也不动,付宁也只好温和地劝着:“好了好了,快来睡吧。”小家伙这才撅嘴慢慢爬上了床,还倔强地故意远远地睡在一旁,摆明是要她哄他,可是付宁赶了几天的路也着实累了,也就懒得理他,只说,“再不好好睡,别怪我踢你下去。”
  
  “阿姐....”他扭动了身子,讨好地蹭了过来,乖乖地圈着她的腰,巴眨着眼睛,“阿姐,你这次回来就不要再走了好不好?”拍拍他的脑袋,轻声应了下,就转身睡去了,等母亲的病好些了她自然是要回去的,君临这个伤心地,她是一刻都不想回来的。
  
  付烨到底是个半大的孩子,还是不改半夜踢被子的习惯,从前有奴隶为他守夜的,会帮着他盖好被子,可今日不同,他踢了后觉着浑身发冷,便一个劲地圈着她的腰,生生地把熟睡中的她给勒醒了。
  
  这一夜她都没睡。
  
  反倒是他,第二日醒来是神清气爽的,伸伸懒腰,满脸的笑容,直至看到男奴引着昨夜的那个少年奴隶进来时,他的脸色就垮了下去。
  
  那人今日穿着一身白衣,和寻常奴隶并无两样,可他身上,却觉得那一抹白色竟然鲜活了起来,纯净、清澈、安宁,每一分感觉都在他寂静的双眸中,不经意地演绎了出来。
  
  “走,去用膳吧。”
  
  “可是这人!”付烨拿下墙上的鞭子,唰唰唰在地上甩了几下,眼看着就要往那人的脸上挥去了,下一瞬,他便错愕地瞪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付宁,“阿姐你....”他知道这一记的力道有多重,她居然为了个奴隶,徒手接下了他挥来的鞭子。他赶紧松开了鞭子,可是她的手上还是受伤了。轻轻地摊开她的手,呼呼地吹了几口气,吩咐了奴隶快去找个大夫来,“阿姐,你为什么.....”
  
  顺着她看向那个奴隶的目光,他忽然明白了什么。
  
  重重按了她的手,他哼哼了几下:“阿姐,我再也不喜欢你了!”转身就跑了出去。
  
  付宁抚着额,颇为头疼,这弟弟从小就被她宠坏了,养成了现在这样的脾气,其实他本性不坏,至少她在府里时从未见过他要虐待哪个奴隶。挥手,先让那个男奴先下去了,左右她要去看望娘的,那小子定然也会在那里,就不多想了。
  
  然后,屋内就剩下她和这个少年。
  
  走近了些,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血腥味。脖间结了层薄薄的痂,只要他稍稍动作,就能牵扯到,再次流血。付宁轻柔地抚过他的项圈,望着他的眼睛,依旧是毫无生气,正如那日他被几个男奴压倒在地,也是这幅表情。
  
  “你叫什么名字?”
  
  他睫毛微颤,好半天才吐出几字:“无名,无姓。”
  
  “我既是在冬城遇到了你,今后,你就叫冬城吧。”之后,他也再不说话了,付宁凝神盯着他那张似曾相似的脸,她的嘴角泛起苦涩的笑意,即便想象又如何,他到底不是那人。可当时见到他的刹那,自己还是鬼使神差地被吸引了过去,若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也不会后悔,即便不是那人,放到眼前做个念想也是好的。
  
  随后在冬城的陪伴下用了早膳,他一如既往地沉默,这一顿下来倒也安安静静。这时,昨晚她叮嘱过的女奴今日来回了话,说是夫人已经起来了,她立刻起身,还特意带着冬城一块儿去了娘的院子。
  
  今日天气不错,付夫人难得出了院子晒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