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和年下攻GL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百合·蕾丝 >> 《女王和年下攻》作者:御皇神樂(GL/第一部完结)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本作品由炫浪TXT小说收集整理。欢迎光临炫浪网络社区 http://ncs.xvna.com



序章

  源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甚至连「源」这个名字也是收养她的白爸爸、白妈妈改的。是的,源是一个孤儿,在五岁以前,一直都在孤儿院渡过。孤儿院是善心人士开设收养孤苦无依的小孩子的,但里面做工的不一定就是善心人士,而源从小就是个极度孤僻高傲的主,不讨其它小朋友的喜欢,所以在孤儿院的日子里,她一直吃不饱,穿不暖,身上的瘀黑的伤痕总是夹七杂八的,因为其它的小孩子都爱喜欢她。食物被抢走,缺乏营养,长不大,不够力气守护自己的东西,然后又被抢走……周而复始,陷入永无止境的恶性循环里。这种情况直至白爸爸和白妈妈的出现。
  
  白爸爸和白妈妈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富豪,难得的是白爸爸既不像其它商人吃得肚满肠肥,白妈妈也不像其它贵妇热爱颐指气使,这样的一对璧人还特爱参与慈善活动,每年总要捐个十亿八亿给各类慈善事业,而安幼孤儿院——源待着的那间孤儿院正是其中之一。
  
  孤儿院迎来白爸爸和白妈妈这两尊大佛,因为安幼孤儿院就是二人开设的。孤儿院的职工热切的招呼着这两尊大佛,兴许是年底到了,盼着能出花红和双粮。白爸爸和白妈妈看着一片刻意装出来的温暖境象,觉得真该让待在家里的小公主多出来见见和感受。两个在商场上精明得像狐狸的人竟从未怀疑过这幅名为「我虚伪的温馨的家」的画布的真实性有多少,只能说人高兴的时候只会看到自己希望看到的景象。
  
  职工没想过一场加薪美梦会毁在一个小不点的身上。白爸爸和白妈妈听着介绍走到庭院的时候,看见的是年小的源被一群大上三四岁的小鬼按在地上揪打着。小朋友打人基本上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会非常的痛,不过那也只是基本而言。而很不幸的,长期营养不足外加长期身体遭受不停程度的损伤,源在接触到那两个如天使般的男女时昏过去了,然后小鬼们散了,接着职工的面铁青了,最后白爸爸抱起源走了,白妈妈把职工开除了。
  
  源醒来的时候看见一个白色的天花板,不像孤儿院那种暗黄斑驳,是像雪一样的纯白色。身上盖着一条棉被,暖暖的。源转动着她的头,这个房间很大啊,足有孤儿院的大厅一样大了。
  
  「妳醒来啦。」清冷又带着稚气的童音响起,源将视线投向声音来源,好一个漂丽的姐姐!源惊为天人,以致没看到白漟雨脸上明显的厌恶。
  
  源与白漟雨的第一次相遇,源五岁,白漟雨九岁。
  
  白漟雨有强烈的自我土地保护意识,而源的到来,从理性角度上讨论,白漟雨觉得自己的界域被入侵了,尤其是当白爸爸和白妈妈用一种颇为喜欢的目光看着这小鬼。
  
  「妳可以叫我白叔叔,妳叫甚么名字?」没有架子的白爸爸抱着了白漟雨,同时拍了拍身旁的位置示意源坐下。
  
  「……我没有名字。」源局促不安。孤儿院的孩子很多都是父母死后才接收过去的,唯独自己从出生就被抛弃,孤儿院的职工也没多注意,所以源是没有名字的。
  
  「这样啊……」
  
  「先喝杯水吧。」温柔动人的白妈妈在源的面上放下一杯水。家庭医生已经来看过源,证实只是有些营养不良虚脱罢了,不碍事,多吃多喝就好很快。
  
  「谢谢……」源小声的道谢。悄悄的打量着这两夫妇,在孤儿院里从没有人对她这样好……嗯,有一个小女孩除外。
  
  「老公啊,我看她以前被欺负得有够惨的,连名字都没有啊,不如我们收养她吧,这样漟漟也有个玩伴啊。」白妈妈这样说。
  
  「嗯,这样也好,」白爸爸揽过结婚十多年依然恩爱无比的妻子,完全同意:「我待会就交待老周把手续给办妥,我们先给她起个名字如何?」老周就是白家的律师。
  
  「叫她源如何?我们从此以后就是她的源了。」白妈妈想了想,笑得愉快。
  
  「为夫一切全听亲亲老婆的。」白爸爸笑着。
  
  笨蛋闪光夫妇完全忽略自家女儿那不甚好看的表情。白漟雨看着这个小鬼,心里老大不乐意。九岁的白漟雨人小鬼大,从小就特聪明,从爸爸妈妈的话里就知道这小鬼要住下。你问为甚么她不反对白爸爸和白妈妈?因为白漟雨知道反对也没啥好结果,爸爸妈妈虽然宠她宠到无法无天,然一旦牵涉到与她有关的事情时就铁一不二没话说——源是要给白漟雨做伴的。
  
  「看我以后怎样整妳!」白漟雨狠狠的瞪了源一眼,源被这么厉害的视线瞪得老大不安的望着白漟雨,有点像被欺负的小狗狗。以前在孤儿院有人这样瞪她的时候她都会打回去,但这个粉雕玉琢的女孩子可以打吗?答案当然是不能。
  
  「我们以后叫妳小源好不好?小源想不想跟叔叔姨姨一起住?」白爸爸慈爱的看着源,问道。
  
  突如其来的问话又吓得源一大跳,她看着白爸爸和白妈妈,过了很久才小声问道:「跟叔叔姨姨一起住就可以不回去了吗?」
  
  白爸爸和白妈妈对视一眼,均从对方读到怜惜之意,这孩子才这么小就被吓坏了吗?孤儿院真该换人管管了,不过那不是目前的重点:「对啊,小源可以不用回去啊。」
  
  「不用回去」这四个字如同古时皇帝大赦天下一样珍贵,引来源满眶眼泪,然后迟钝的小鬼注意到一个问题:「你们叫我小源?」
  
  「嗯,妳以后就叫小源好不好?喜不喜欢这个名字?」白妈妈觉得真难为这小孩子了,怎么一直像只惊弓之鸟的。这两夫妇,也不想想自己的热情吓着人家小孩子。
  
  自己的名字……源一直介怀的事,就是自己的名字。因为没名字,孤儿院里的小鬼们都欺负她,笑她是野孩子……终于有自己的名字的感觉真好!「喜欢!我喜欢这名字!我要跟叔叔姨姨一起住!」
  
  白爸爸和白妈妈笑了。
  
  白家人口统计表:
  白爸爸:白展风,36岁
  白妈妈:林思奈:35岁
  白家长女:白漟雨,9岁
  白家次女:白源,5岁
  

作者有话要说:君子那邊沒啥念頭,這邊當紓緩頭痛壓力的藥品吧




第一章

  「姐姐。」稚嫩而倔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别叫我姐姐!」白漟雨转身,瞪着两年前住进自己家的小鬼。7岁的白源很倔,11岁的白漟雨很无情。说白漟雨不喜欢白源吧,肯定不是的,因为白源刚进白家的时候认识的字没几个还是白漟雨后来手把手的教她的;说白漟雨喜欢白源吧,肯定不是的,因为只要有一秒可以不用和白源在一起白漟雨都欢天喜地。连白爸爸和白妈妈都对咱家两个小孩毫无办法。
  
  「爸爸和妈妈说妳是我的姐姐!」白源很倔,倔得让拥有IQ300超天才脑袋的白漟雨也感到头痛。同时不由得不痛恨起自己的父母来,要表现爱心的话平常多捐点钱给慈善机构不就好了么,为啥又要收养这个小鬼。还要让小鬼叫她姐姐……白漟雨觉得自己原本世上只有的地位被人硬生生剜起了一半。
  
  所以她不喜欢白源,但白源这个倔强之极的7岁小鬼却极听她的话,甚至有时还会无视白爸爸和白妈妈,看着父母吃瘪这种感觉真好。所以白漟雨尚未完全厌弃白源。两人的关系就卡在友好度不足,厌弃度不足的中等位置。
   ○全○本○小○说○下○载○由○炫○浪○网○络○社○区○提○供○
  「小雨,这就是妳妹妹啊。」一直看着白家姐妹的姐妹闹剧的A女、B女、C女和D女纷纷出笼。两年前就听白漟雨说过她家多了个烦人的小鬼,原来这个小鬼长这样子啊,样貌普普通通不算出众,可那却脾气又硬又倔。
  
  「她不是我妹妹。」白家长女不忘纠正同学的称谓。
  
  「姐姐!」白源不依不挠。
  
  不过白漟雨可是行动派。今天难得支开了司机发叔,怎说她也要跟同学们去玩,这个计划绝对不会因为白源这个计划以外的因素而暂停!只见白漟雨左手拉着A女,右手执起B女,然后就往前奔去,C女D女看见后也不甘落后,直接追了上去。可怜白源人小脚短,追不上,只能望着五名青春少艾的背影轻叹。也难怪,这五人都是女子4X400M接力队的队员,平常训练有素啊……
  
  「我说小雨啊,这样撇下妳家妹妹好吗?」A女问道,这个牵着自己的女孩,还真一点也不关心自家妹妹的死活呢。一个7岁的小女孩被遗弃路边可是会招来怪叔叔的啊……
  
  「不用担心,死不了的。」这就是白漟雨,多么无情的话。别人不知还以为她说着哪个恨之入骨的主……
  
  A女和B女互望,白漟雨个性像极了白爸爸,都是说一不二的,这下只能为白家小妹祈祷了。
  
  「哼,她会死得掉才是怪事。」白漟雨哼了一声。事实上,小鬼啥都不会,成绩一塌糊涂,中文不行、英文不行、数理也不行,两年来大大小小的测验考试哪次不需占用白漟雨保贵的时间帮她补习?惟独是打架这件事上小鬼乐此不疲。「白家的继承人魄力断不可少!」白爸爸的一句话,白漟雨自小习武,可惜IQ300的天才的运动神经并不怎么样,甚么招式甚么技巧一概不懂,最多只是因为长期运动的关系身体比较好。可是白源不知是否被人欺负得多,发了狠劲的去学,竟然考了个空手道黄带,基本没人可以欺负她。
  
  可惜,技巧再厉害,白源也只是个7岁小鬼,7岁的小鬼打人不痛也不伤。所谓的基本没人是针对同龄人士,而面对成年人,抱歉,白源小鬼还是欠奉对抗实力,即使超人上身也一样。
  
  「喂,小雨,我刚才好像见到有几个男的围着妳家的妹妹啊……」追上来的C女和D女如是道。
  
  白漟雨一惊——当然不是冲上去当英雄,她怕死——掏出手机拨通司机发叔和警察局的电话。
  
  「发叔,我是小雨,源源被人调戏了。」
  
  「警察局吗?我叫白漟雨,我妹妹被人绑架了,在XX路XX号的XX。」
  
  看,她多好的一个孩子,有遵照电视教育,先处理好自己的安危再去救人的,又不是脑残动画的脑残主角干嘛要脑残的冲上去然后被人一起绑了。
  
  一分钟后,发叔带同一帮黑衣保镖赶到。
  
  五分钟后,大队警察荷枪实弹赶到。
  
  然后白漟雨成功救回自家妹妹。「发叔,麻烦你照顾源源了。」把自家妹妹一把塞进黑色加长轿车里,白漟雨边催促发叔发动车子,边拉着A女B女C女D女走远。再一次把背影留给白源。
  
  「发叔,姐姐是讨厌我吗?」白源的注意点从来与其它人不同。人家的小孩会被绑架吓怕,她不会;白源的注意力从来只在「如何使姐姐不讨厌自己」这一点上。不得不说,这孩子的神经线很粗很强大。
  
  发叔呆住了,这小主子的问题怎么这样难答呢?在发叔看来,白漟雨确实很讨厌白源。但这样的答案,怎忍心对7岁的孩子说出口?「发叔,回去后让张导师跟我练习。」发叔呆着的当儿,白源无意识的说着。她知道,她甚么都知道,成绩不好不等于脑袋瓜不聪明,白源知道刚才一定是白漟雨救了她。怎么每一次都要姐姐来救自己,多么希望变强,这样就不会麻烦到姐姐,姐姐就不会讨厌她了。
  
  白源聪明归聪明,却一点也没意识到白漟雨对她的那一份讨厌不是源于她的麻烦,而是源于白源分薄了父母对自己的爱。小孩子都是爱撒娇的,即使是IQ300的天才也不例外,何况白漟雨还只是个11岁的小孩,从身份证上来说是百分之一百的小孩子!
  
  从此,白源弃文从武,每年到了期末考之时就是白爸爸和白妈妈头痛之时。白源的成绩像过山车似的刺激,体育永远是当然第一,课外活动也得了个超勤奖,可惜那些主科的成绩一年惨过一年,一年糟糕过一年。白源11岁,白爸爸和白妈妈不得不花大钱把白源送上私立学校,这才让她不至于要留级重读。
  
  「源源,爸爸求妳了,好好读书好不好?」白爸爸满眼泪花。白爸爸不会打孩子,但会对着孩子哭得唏哩哇啦。
  
  「源源,就听妳爸爸吧,好好读书。」白妈妈拿出小手帕拭眼泪。白妈妈同样不会打孩子,但一脸哀伤会让最无懈可击的孩子也生出内疚感。
  
  「源源……我求妳了,妳乖乖读书好不好!」白漟雨的怒火在话里表露无遗。就是这个小鬼,才会把她所有的时间都占掉。凭甚么这个与她们家毫无关系(乐:她是妳妹妹……)的小鬼可以把她所有的时间都占掉来为她补课!为啥不请家庭教师?还不是白二小姐把请来的家庭教师都打跑了?!这小鬼唯一不打的就只有自己这个姐姐。
  
  「喔……我读。」白源没有理会过白漟雨的语气,她只听到白漟雨的一声「求」……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直接繁體上陣,你愛看不看,我不會再管了




第二章

  白氏集团一年一度的宴会总是能够邀请到不少城中名人参与。所有人都知道白氏集团的总裁白展风家有二宝,分别是长女白漟雨和次女白源。白漟雨固然是白爸爸和白妈妈的宝贝,可白源却是个天生的活宝。话说这年,白漟雨18岁,白源则刚好14岁。
  
  「这位小哥……」某集团的太子爷看见长桌旁边站了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小子,直觉是这里的保镖,便想打听一下刚才看到的那位美女姓甚名谁。
  
  可还说不了几个字,便见「那位小哥」一脸凶狠的盯着自己:「老子是女的!你他妈的瞎了眼哪里看到老子是男的!」集团小开被这位小哥的样子吓着了,嗫嗫嚅嚅的走开,换上两个黑衣保镖男上场瞪着那位小哥。
  
  若果小开是个经常参与这种宴会的正常人,就知这种场合最好任事情不了了之;可惜他是个脑残的,还要是第一次参与,于是在招来两个保镖男正想把那位小哥痛打一身时,女王现身。
  
  只见女王大人一个优雅的微笑,一个冷酷的瞪眼,就让三位男士额上冒冷汗,身下撑帐篷。女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白源!妳还真把自己当作个公的了吧!」甚么叫姐姐的气势,这就是了。「还有你们三个,白源是我家的,谁想动她我让谁死得很难看!」有些人就是丽质天生,即使威胁着人的时候也这般漂亮。
  
  白源,白家二千金,那个号称上流社会的混帐,贵族的耻辱的白源,愿来就是「那位小哥」。脑残小开忽然开窍了,穿那个样子,跟个保镖没两样,难怪被称作耻辱了……
  
  白漟雨看见脑残小开的样子就知道这公的心里在想甚么,同时把硬迫自家妹妹穿西装的白妈妈骂了个遍。对,西装是白妈妈强逼白源穿的没错。
  
  「怎么回事了。」九年过去依旧很帅的白爸爸看到自家女儿发飙骂人了好心过来关心一下……大女儿已经在公司实习了,IQ300的白漟雨在商场上耍尽手段,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敬她怕她的送她个「女王」外号,憎她恨她的背后骂她是「妖怪」。所以白爸爸很有兴趣知道是谁没长眼睛有胆子惹自家宝贝的气。
  
  「对了,漟漟,怎么发这样大的脾气?」九年过去依旧很美丽的白妈妈挽着白爸爸的手出场,羡煞了多少名媛贵妇公子大爷,又惹来多少名媛贵妇公子大爷的怨恨。
  
  「没甚么,不过有人动了我的所有物。」白漟雨冷冷的道。
  
  所有物,这全个白家上下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