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月下卿和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网王--月下卿和》作者:掌上舞(新增4番外)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更多更新TXT好书请关注炫浪小说社区,请访问ncs.xvna.com /

《网王——月下卿和》 作者:掌上舞



第一章:宴会
  
  日本是个樱花的王国,这一点毋庸置疑。
  四月的东京下起了樱花雨,粉色的花瓣飘飘洒洒。
  身着和服的三岁少女那清脆的笑声,穿透日本还有些清冷的空气,传到了廊下另一个三岁少女的耳朵里,无比清晰。
  “二小姐……我们还是先回屋吧,当心又感冒了……”女仆小岛川夏有些怜惜的拂过少女黑亮如锻的长发,明知道她根本不会回答她……
  被叫做二小姐的三岁小女孩从那个在樱花树下肆意飞舞的身影上收回视线,淡金色的瞳孔透露出不符合年纪的淡漠。随即轻轻地点了一下头,那黑色的,长长的,柔顺的发丝,像是被赋予生命般,在四月的空气里,轻舞飞扬……
  一时间,小岛川夏看呆了。
  她看了看依旧在庭院樱花树下飞舞的身影,粉色的和服更是衬托得她像是樱花精灵。明明……明明是一样的容颜啊?只不过是发色和瞳色不一样而已,为什么……却差了那么远呢?
  *
  月下卿和像是木偶般,愣愣地任由仆人们在她的身上穿来套去。本来为了喜庆而选择的红色和粉色的和服却根本不符合她的气质,最后折腾了四个小时,才终于在宴会前,换好了和服。
  女仆们擦擦汗,真是一项浩大的工程!不过这样穿的话,应该……没什么关系的吧?
  在日本,没有人不知道月下家的。
  月下家是一个古老的家族,这一点可以和真田家相比。月下家在政界和商界同样有着不可忽视的实力。然而这些都不是让月下家最为骄傲的事,毕竟再好的东西看久了,听久了也是会麻木的。就好像那根本就是客观存在的东西,完全没有必要大惊小怪。
  那么现在让月下家骄傲的事究竟是什么呢?答案就在今天晚上揭晓。
  踏着木屐,循着仆人们的引导,月下卿和小步小步地走向今晚宴会的所在。
  宴会!就是那些有钱人表现他们虚伪和看着别人虚伪的地方,真是很讨厌啊!
  三岁的卿和穿着纯白色的和服,长长的,如同上好丝绸般的黑色发丝随意披散,纯洁得像是天使。淡金色的瞳孔平淡无波,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人们也不会认为她是在想些什么。
  很好!
  卿和从楼梯的拐角处出现的时候,觥筹交错的大厅里出现了一秒钟的静默。
  那个身着纯白色和服的少女,淡金色的瞳孔淡淡扫过大厅的众人,随即是一阵阵的抽气声。
  她就那样站在那里,像是误入人间的天使,与这个充满腐败的宴会格格不入。
  而我们宴会的真正主角,这下子有些不乐意了。
  月下卿柔贝齿轻咬下唇,眼里闪过一丝不爽,居然被抢了风头了!她轻轻拉了拉爷爷的袖子,大大的紫色眸子充盈着水汽,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战略,装嫩!
  来到这个世界上,变成一个小屁孩儿,月下卿柔发现,装嫩,装可爱,是永远都不会失败的一招,无论是对谁。当然,这要排除她那个孪生妹妹月下卿和。
  提到月下卿和,月下卿柔就恨得牙痒痒,这个人是她到这里三年来遭受的最大失败。
  出生没多久,她就从多方面了解到,自己是穿越到网王的世界了。这真是一个让人振奋的消息!而且有一个有钱的家庭,父母都是美女帅哥,可想而知以后她也不会差。这根本就是让她来当女主的嘛!
  当然,有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妹妹不再计划中,但这也不妨碍她对网王女主的热情。首先要做好一个女主,肯定要善良。为了表现她的善良,月下卿柔曾今有一段时间经常逗弄她的妹妹,想着在她还小的时候建立她对自己的无上崇拜感,这也是以后见到王子后可以证明她善良的必杀技。
  可是让她悲愤的是,无论她怎么做,她的妹妹根本就不甩她!她只是用那双淡金色的瞳孔淡淡地盯着她,让她莫名其妙地心虚起来。诶~话说她心虚个鬼啊?后来她就再也提不起兴趣去建立什么良好的姐妹崇拜关系了。
  也是后来,月下卿和直到三岁都不怎么说话。家庭医生诊断说是有轻微的自闭症,还说双胞胎一般都会出现一个非常聪明,而另一个相对来说智商会偏低的情况。
  说来说去就是说月下卿和有可能是个白痴!
  这下月下卿柔心里平衡了,原来不是我万能女主的魅力无法发挥,原来她根本就是个白痴!她的出生就是为了衬托我的优秀的!
  可是这下这个白痴妹妹居然抢了她的风头?这下她心头不爽了!酝酿了一下感情,巴掌大的小脸上全是委屈的神色,看得那个政界商界元老级别的老人一阵心疼。
  “咳咳~~~大家继续,这位是我的另一位孙女。”月下正一沉下脸,清咳一声,简单地说明了来者身份,连名字都没有说,潜台词就是,大家该干嘛干嘛吧,这人根本不重要!
  当然,能被月下家请来参加孙女三岁生日宴会的人,都是比较有身份地位的人,哪个不会察言观色?月下家的那点儿事又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可惜了这么清灵的小女孩居然是个白痴!
  转眼大厅就恢复了原本的热闹,大家该干嘛干嘛,好像刚刚的那幕插曲根本就不存在。
  月下卿和低着头,迷离的灯光下,那张樱桃般的小嘴突兀地牵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讽刺!
  那个表情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了,月下卿和双手交叠在身前,低着头,一副标准的紧张样。只是那个一闪而逝的表情却巧合地被另外几只闪亮的小孩捕捉到了,或许命运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眨眼见,注定了结局。
  “各位,今天是我,月下正一的孙女三周岁的生日,欢迎大家能够抽空前来,在这里,表示由衷的感谢!这位就是我的孙女,月下卿柔!”月下正一站在台上,风光无限,想他政界商界叱咤风云,如今老来又得了一个天才孙女,怎么能不让他得意?
  “恭喜月下老爷了,令孙女可是远近闻名的天才啊!”
  “是啊,才三岁而已,已经精通汉语、英语、德语三门语言,钢琴上的天赋也是无人能及啊!”
  “小小年纪,前途不可限量,看这老天都这么眷顾你们月下家,那像我家那个臭小子!”
  ……
  月下正一的话音刚落,迎接他的就是一连串的恭维,这些溜须拍马的话,要是平时的话,他肯定不屑一顾,可是现在是怎么听怎么顺耳。明明开心得不得了,还要勉强谦虚两声哪里哪里。
  聚光灯下,月下卿柔穿着粉色的和服,银白色的发丝闪着光泽,她骄傲地扬起头,公主一样迎接着众人羡慕的目光。突然,几个人影进入她的视线,月下卿柔的眼睛倏而亮了起来。
  王子啊!果然出现了么?迹部景吾,手冢国光,真田弦一郎,幸村精市!真是华丽的初遇啊!
  月下卿柔心里激动到不行,只是面上还保持着优雅的微笑,第一映像是非常重要的!她朝着那几个人的方向微微点了一下头,算是招呼,不意外地接到了同样的回礼。虽然只是短短的视线交汇了,月下卿柔相信,未来,他们有的是时间。
  而本该是宴会的另一个主角的月下卿和,却是坐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安静得仿佛不存在。是啊,连月下正一都理所当然地无视了她,作为外人的他们,又有什么立场来质疑呢?
  月下卿和坐在宴会角落的沙发上,有些无聊。四周都是交谈声和碰杯声,小小的她只能看见那些高大的人影穿来插去,脸上带着完美的面具。而她的姐姐,正在和另外的几只和她同样闪亮的生物交谈,巴掌大的小脸上,此刻带着天真和纯洁的笑颜,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她想,月下卿柔或许天生就是属于豪门的,而她,不是。
  这场宴会什么时候结束呢?月下卿和有些期待,那时候,她的判决也该下来了吧?
  低着头的她,没有看见,有个想要朝她走过来的小孩,被他的祖父带到了公主的身边…… ┇炫┇浪┇网┇小┇说┇下┇载┇与┇在┇线┇阅┇读┇

第二章:对峙

  月下卿和跪在和室下首已经半个小时了。
  她低着头,忍住想揉膝盖的冲动。
  其实月下卿和挺佩服日本人的,动不动就鞠躬,吃个饭都要席地跪坐。她想,就这样日本女生的膝盖居然没变形,还敢穿那么短的裙子,该怎么么说呢?嗯,知道了,原来日本女生喜欢穿短裙,就是为了炫耀她们那怎么跪也不会变形的膝盖啊~~
  月下卿和自娱自乐,她觉得这些上位者真的很无聊,动不动就喜欢给你来点下马威,放点气势出来吓吓你。即使她不抬头,也知道那上位上坐着的那个名为她祖父的老头子肯定目不斜视地在看书,等啥时候他觉得爽了,再漫不经心地抬起头,哟,原来这里还有个人啊,真是对不起,实在是你存在感太弱了,我不是故意无视你的啊这样的意思~~
  哎~~何必呢!
  要不要顺着他的意思表现点害怕得发抖呢?或许干脆点晕过去?不行不行!要真晕过去了她的目的不全泡汤了?
  好吧!其实根本就不用她装了。连续跪了半个多小时的她,膝盖已经麻木了,毕竟只有三岁,三岁啊,哪里经得住这样子的折腾?
  她已经浑身发抖了!当然不是被吓的。
  “卿和——”上位那个老头子似乎觉得可以了,拉长了声调。小卿和浑身一抖,终于倒了下去……
  “哼!作为月下家族的子孙,连这点考验都接受不了,吓成这样,真是连你姐姐的百分之一都不如!”老头子冷哼一声,似乎很不满,好吧,他对她从来都没满意过。不过是三岁正式介绍给其它家族,终于不能再无视她的存在了而已。
  小卿和其实很无辜,实在是老头子那拉长的声音让她想起了那啥,中国古代伟大的太监,本来膝盖就已经给弄没知觉了,还浑身酸疼,哪里还经得起这样的刺激?于是,似乎就造成了这样的误会。
  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还是在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呢?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可是还没等她研究出答案呢,老头子似乎很不耐烦了。
  “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平民生出来的孩子,果然成不了大气!”只听得砰的一声响,茶几上的杯子爬起来跳了一圈圆舞曲,然后一个失足成千古恨,和大地妈妈来了个亲密接触。
  好大的动静啊!
  浑身酸软得根本就使不上一点儿劲的小卿和干脆不动了,果然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躺下才是王道!反正她在他们的眼中也就一白痴。
  噗嗤的一声,和室的门被拉开。
  还是不用看,小卿和也知道进来的人是谁。
  ——除了她的那位天才姐姐,还有谁敢在老狮子发威的时候,顶风作案呢?
  “爷爷~~~”三岁的小女孩跌跌撞撞地跑进来,一脸的委屈。
  软糯清脆的童音一下子就将室内一触一发的怒火浇灭了,果真比灭火器还管用!
  “哟~~小卿柔啊,爷爷的小心肝儿~~怎么到这里来了?”老头子瞬间完成由狮子到绵羊的转变,慈祥得连卿和都忍不住感动了一把。
  不过话说回来这区别待遇可真明显!
  “刚刚人家听到爷爷的声音好大啊~~医生爷爷说生气对身体不好,爷爷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月下卿柔的声音中带着点点小心翼翼,好像生怕他会拒绝一样,看得月下正一一阵心疼。
  “好好好~~爷爷不生气,有小卿柔在,爷爷怎么会生气呢?”月下正一爱怜地在孙女的脸上一吻,没有看见她眼底那一闪而逝的恶心厌恶。
  真是好一副爷慈孙孝祖孙和谐的天伦之图啊!不过喂~话说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啊?
  “爷爷~~妹妹好像很累的样子……”月下卿柔漫不经心地提起,真想知道她会被送到哪里去啊~~
  躺在地上快要睡着的小女孩,突然一个激灵。
  “咳咳~~这点考验都经不住,没有资格做我们月下家族的子孙!”老头子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我们月下家族这一代本家承认的大小姐只有你一个!卿柔啊,爷爷知道你很善良,但是在我们这样的家族,没有能力的人,只能被抛弃!”月下正一的话很残酷,更像是在提醒,让月下卿柔也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大家族就是这样,有能力的是棋子,没有能力的就是弃子。
  “水莲——”
  “是,父亲大人。”随着老头子一声呼叫,和室外的走进来一个女人,恭敬地道。
  仔细看来,她有着一头黑亮的头发和金色的眼瞳,连面容都和躺在地上的女孩有着五分的相似。
  “把你的女儿带下去吧,送她到中国,你的母家。听说中国有很多的偏方。”老头子漫不经心,像是在说今天晚上我要吃鳗鱼茶这种毫不重要的事情。
  女人浑身一震,却是轻声应道,“是,父亲大人!”说完抱起地上已经被冻得浑身僵硬的女儿,恭敬的退了出去。
  失去意识前,月下卿和还在想,偏方?是想说把她的白痴病治好了再回来么?果然是被放逐了啊!希望再也不用回来了……

第三章:往事
 
  四月的东京还很冷,月下卿和在和室冰冷的地板上跪了半个多小时,再加上身体本身就不是很好,于是病了的话,也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吧。
  月下卿和一家人其实并不住在东京本家,而是住在神奈川。这次回东京本家,主要是要把本家长孙女介绍给其他的家族,深受欢迎的天才姐姐自然留在了东京继续祖孙天伦之乐,而我们的小卿和却在神奈川的房间里,意识迷糊。
  三年了呢,到这里已经三年了呢!
  月下卿和还记得刚醒来的时候,看着四周陌生的一切,她的心里竟然异常地平静,连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然后回想起前世的自己,半梦半醒之间,觉得自己果然是作了一个长长的梦。
  前世的月下卿和还不叫月下卿和,当然这是废话,哪有中国人起了个如此怪异的名字的?
  当她还被叫做苏卿和的时候,她也有着一个非常有钱的家庭,爸爸妈妈各自忙着自己的事业,而她也有着古筝天才的称号,再加上姣好的容貌,在上流社会也算是男生心目中的完美女神吧?嗯,这个是她唯一的死党蒋晓珊说的。
  和蒋晓珊的初识比较戏剧化,怎么说呢?蒋晓珊家境不怎么样,有点轻微的仇富心理,这点是可以理解的,于是和我们的富家小姐苏卿和的冲突也就一点也不奇怪了。可是后来冲突却变成了两人友谊的开始,当然这是后话,这里我们也不深讲了。
  苏卿和其实是一个很通透的人,这点也可以用蒋晓珊的话来证明。蒋晓珊曾今用一种很是复杂的眼神看着她,然后说,苏卿和,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仇富了,我觉得他们都很可怜……
  至于为什么她会这么说,这个后面解释。
  苏卿和对于上流社会那点龌龊的事儿,是很有觉悟的,所以当她听说她家老妈二话不说就把她许配给了一个肥头大耳,据说是一家相当大的集团的二世祖之后,她完全没有一点意外,倒是把蒋晓珊气得哇哇大叫。
  苏卿和的妈妈在她结婚的前一段时间一直陪着她,有时候她都有些想笑,从出生一直到她二十一岁结婚,记忆中她的父母都没怎么陪在她的身边过,反倒是现在这么的殷勤,欲言又止的,难道是怕她后悔么逃婚么?
  切!她才没兴趣让自己成为全上流社会茶余饭后的笑谈,恐怕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她家母亲大人和父亲大人,即使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挖出来毁尸灭迹的吧?
  所以当她结婚的那天被人一不小心从台上推下去之后,她是真的很淡定,周围混乱的尖叫声她自动屏蔽了,脑子里开始回放她那短暂得一生,然后很是悲催地发现,除了蒋晓珊,她的二十一年的生命居然没有任何能让她留恋的东西。
  再次醒来,月下卿和发现自己似乎变成了一个婴儿,旁边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