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啊!我不要儿子啊!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耽美·同人 >> 《[综漫]啊!我不要儿子啊!》作者: luomei(完结)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
书名:《[综漫]啊!我不要儿子啊!》
作者:luomei
文案:向添,风流不羁的大叔一枚。
有朝一日,父亲大人忽然下达命令,
去寻找自己这些年在外面洒落的精子们,
于是,向添就踏上了??有神的寻儿之路!
只是为什么?
老天要如此对待他,
第一个儿子,死了。。。
第二个儿子,失踪了。。。。
第三个儿子,是?谑值场!!!???
第四个儿子,我擦,竟然是刚才在夜店把自己开|苞的金发牛郎!
第五个儿儿子。。。。。。
够了! 向添仰天长吼,他年轻的时候不就是风流了吗?至于这么折磨他,至于吗?这搞什么啊!死了的儿子再复活,失踪的儿子成了国际sss级罪犯,成为黑手党的儿子把他揍了一顿,还有那个爆|了|他|菊|花的。。。。。。。
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啦!!!
注,L君木有下限,节操掉满地!所以这篇文是np,总受文,主角是有点呆,有点没心没肺,有点傲娇【主角没设定中没有这个属性,此乃作者属性!因为可能一不小心传染给主角!】有点没节操的大叔受!珍惜生命,谨慎跳坑!不喜误入!
========================



☆、向添

  他的名字叫向添,他是一个二世祖,家里有钱又有权。向添是又吃又喝又花心。好吧!向添说,那不叫花心,那叫风流。作者问,这有什么区别吗?向添答曰,这样好听,有气质有内涵,作者默!由此可以看出,向添这个孩子有点二。
  言归正传,我们来继续说向添。向添呢,今天36岁,中年大叔一枚,但是也不知道是老天爷看这孩子太二了,活了36年还这样还是向添家的基因好,反正他是外表看起来还是像17、8的少年。允许作者在这里小小的嫉妒一下。对此向添这个二货的表示是,他这是长期生活在女人的滋润下的结果。恩,又跑题了,接着讲,外表是少年其实内在已经是大叔的向添正抱着一个□看起来比他大实际上比他的小的美女招摇过市的时候,一个电话来了。从此,向添的好日子到头了,我们的故事开始了,作者君退场了。
  “喂!谁啊!”掏出手机,按下接通键,向添也不看是谁,放在耳边懒洋洋的问了一句。
  “是我。”沉默威严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向天一个激灵坐直了身子,刚才的散淡气质消失不见,向添小心翼翼的应了一句,“爸!”
  “限你1个小时之内回家。”不理会向添的战战兢兢,威严的声音冷酷的下达着自己的命令,然后嘟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擦!”听着电话里的盲音,向添非常没有气质的暗骂了一声,但是动作上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毫不怜香惜玉的推开要粘在自己身上的美女,向添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名牌跑车。
  “添,我们不去玩去啦~”女子见向天借了一个电话就完全不理她了,心中有些惊讶,难道是向添其他相好的。那可不行,这向添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掉上大鱼。拔腿追了上去,美女跨住了向添的胳膊。
  “去,上一边去。”为自家老爸召唤伤脑筋的向添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现在的他可没有心情去玩。
  “添~”拉长了嗓音,女子向添撒娇。
  向添淡淡的瞥了一眼美女,“傻叫啥呢?上一边去。”甩开自己手边的女子,向添打开自己的车门。自己坐进驾驶座,然后插入钥匙,开火!
  女子见向添这架势,傻眼了,连忙说道,“向添,你给我开开车门。”
  向添不耐烦的扫了的看了女子一眼,踩油门,“你自己打车回去吧!”
  银灰色的跑车一溜烟跑了,徒留女子一人在原地气呼呼的干瞪眼。
  
  向添的心里是有些有些忐忑的,不明白自己的父亲大人为什么忽然召唤自己回去,莫不是又要找自己算账,细细的回想自己最近有没有惹什么祸,向添的心稍定下来。
  
  其实说实话,向添那么大了,36岁了,怕爸爸!这件事怎么都说不出口。尤其是这个爸爸还和自己差不多大。囧~说起向添这个爸爸,所有人都会扼腕,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这鲜花不是他的母亲,而是他的父亲,向添的母上大人是向添亲母亲,算算,向添如今36他的母亲说什么也得50多了,而向添的父亲大人只比他大个2、3岁,这么算一算所有人都会惊讶的发现,向添的母亲和他的父亲相差十几岁呢。是的,正如你们所想的那样,向添不是他父亲亲生的。对向添来说,虽然嘴上说是父亲,但更多的是像哥哥吧!
  
  向添的父亲叫迹部景吾。向添的母亲叫向日葵。是一个中国人。据自家父亲大人的朋友忍足侑士说,迹部景吾对自己的母亲一见钟情,不顾家人的反对,硬要将自己已经病入膏肓的母亲娶回家。而让向添有些疑惑的是,忍足侑士说这些话的时候自己的父亲大人脸有些黑。难道是因为自己的恋情被儿子发现了。向添猜测。说实话,向添还是感谢迹部的,虽然一个比自己大2、3爸爸让自己有些难堪,但是他让自己的母亲走的安然,也负责了自己所有的生活。所以向添认同迹部,认同迹部是自己的父亲,因为他担得起。
  
  带着已经跑到天边的思绪,向添回到了迹部宅。
  
  带着还怀念的看着迹部宅,向添记得自己几乎所有的日子都在迹部宅度过的。这里盛满了自己青春时期的回忆。虽然自己长大以后就从这里搬出来了。
  
  跟着严肃的管家,向添来到了迹部的书房。
  
  咚咚、咚咚、、、、
  
  管家敲着木制的门,听说这门是什么很名贵的木材做的,向添不认识,只是觉得这门很好看。有一股淡淡的香气。这也是为什么向添对迹部宅怀念的原因。因为迹部宅的每一样东西都合极了自己的胃口。
  
  “少爷,我带向添少爷来了。”管家轻轻地说道,听着房中的动静。
  
  许久,
  
  “进来。”
  
  管家让开了身子,对向添说道,“向添少爷,少爷让您进去。”
  
  向添翻了翻白眼,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迹部被称为少爷,自己也被称为少爷。岂不是乱辈了。难道迹部不想叫老爷的原因是不想自己显老。
  
  带着已经走神的脑袋,向添缓缓走进了自家老爸的书房。
  
  一进了书房,向添的精神就紧张了起来。
  
  迹部景吾的眼神很冷!=自家的老爸很生气。
  
  不由自主的站直了身子,向添的眼神没敢看向迹部。
  
  “哼!” 迹部看见向添的表现,冷哼了一声。 越发忍不住自己的怒气,情绪几乎不受控制的,迹部把自己手中的文件扔到了向添的身上。“这是什么?”
  
  “什么?”拿起掉落在地上的文件,向添轻轻地翻开。随口说道,“哦!这是我的在医院的输精管绝育手术单。”
  
  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迹部压抑着自己的怒火。
  
  “你还有脸说啊!为什么跑去做什么输精管绝育手术,难道你想让迹部家绝后吗?”
  
  “我又不是迹部家的人。”小声的反驳,向添并没有多在意。觉得这个手术做的好啊!以后和美女上床就不用带什么避|孕|套了,也不用担心留下了后代怎么办。省钱有省力,当然,除了做手术的时候难受了些。
  
  “你说什么?”锐利的眼神扫过向添,迹部对自己刚才听到的话有些不可置信。
   ·全·本·小·说·下·载·由·炫·浪·网·络·社·区·提·供·
  向添看到迹部这个模样,再傻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闭嘴,向添保持沉默是金的准则。
  
  在深吸一口气,迹部压下心中的那汹涌而来的怒气以及。。。心酸。“你怎么忽然想着跑去去做这种手术。”眼神直直的看着向添,迹部良好的观察力告诉他这件事绝对不会是那么简单。
  
  在迹部的眼神下杜绝了向添说谎的可能性。向添面对迹部直接而来的怒气也不敢撒谎,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家小老爸的神色,向添小声的开口道:“是忍足。。叔叔说的。。。他说做了这种手术就不用担心留下。。祸患了。”这是向添最憋屈的地方,自己叫迹部老爸也就算了,但是因为辈分关系,所有与他老爸有关的人而且是和他差不多年龄的人他都要叫叔叔什么的,真讨厌!默默地吐槽着无关的事情,向添这傻孩子又走神了。
  
  “侑士。。”震惊的说出话来,迹部不敢置信竟然是忍足侑士自己从小的好友唆使向添做了这种手术。
  
  书房的气氛渐渐地沉寂下来了。
  
  迹部想了想也就明白了好友的想法。只是这样做。。。侑士啊侑士啊!你从来不会明白我的。无力的叹了一口气,迹部没有办法责怪好友,毕竟他是为了自己着想。
  
  “向添。”淡淡的唤道,迹部又恢复了他掌控全局的高傲神色。
  “是。”偷偷地看着迹部恢复的神色,向添恭敬地应道。
  
  “你这些年在外面鬼混,应该留下了不少·····”顿了顿,迹部似乎不知怎么形容了。“不少后患吧!”
  
  明白自家老爸讲的‘后患’是何物,向添的心里有些忐忑,父亲大人这是打算秋后算账。
  
  向添没有说话,迹部也知道,向添这是心里踹踹的了。冷哼了一声,迹部压下心中已经熟悉到极点的情绪,继续说道,“我不是来找你算账的,你既然做了那种手术也没有办法,但是迹部家不能绝后。从今天起你要把你以前丢掉的‘后患给我找回来’。”
  
  向添惊讶的看着迹部,不明白迹部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其实不仅是忍足的建议和唆使,他自己也有这样的想法,他已经欠迹部够多的了,他不允许迹部的后代都变成自己的孩子,所以·······
  
  “父亲大人自己要孩子的话,可以自己生一个。找个继母什么的,我是完全不会在意的!再说··················”神情迫切的说道,向添真的很希望迹部能走出自己母亲带来的影响,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够了!”向添的话还有没有说完,迹部就打断了他的话。神情冷冽,用一种向添不懂的复杂眼神看着他,缓慢而又坚定的对他说道,“我是永远不可能会有第二个儿子啊。”
  
  向添垂眸,神色复杂不已。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呢?迹部真的记那么爱自己的母亲吗?爱到几十年如一日的为她守身如玉。(L君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不过向添真的很感动,此刻他的心里溢满了满满的对迹部的汝慕之情。虽然他有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害怕敬畏这个父亲,与他并不亲近,但是他对自己的好是无法磨灭的。
  
  郑重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父亲,我一定会找到的。”向添决定好好的完成父亲大人交给他的任务。好好地寻找被自己扔掉的‘后患’迹部疲惫的挥了挥手,“你先下去吧!今天就在这里睡吧!过两天我会把收集的资料给你。你要好好给我找。”
  
  “恩。”点了点头,向添没敢看迹部得神色,转身打开门出去了。
=======================================
作者有话要说:L的新坑,亲们多支持哦!




☆、第一个儿子

  在迹部宅呆了两天,向添叶老师了两天,没有再出去惹什么花花草草,也没有带女人回家,因为他知道他的小老爸不喜欢你他那样。在第三天,向添等到了迹部传过来的资料。
  自己的第一个儿子的资料。
  自己的第一个儿子,这已经是20年前的事情了。也就是在向添16岁发生的事情了。
  看着资料上的年龄,向添默!
  没想到他那些么笑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孩子啊!真是厉害。
  孩子的母亲叫蓝染忽美子。孩子的名字叫蓝染忽右介!向添看着这个熟悉的人名陷入了沉思。
  他记得那个是时候是自己的母亲嫁入迹部家的第一年,自己因为不满母亲竟然嫁给迹部这个只比自己大3岁的少爷,所以一直叛逆,跟一群不良少年鬼混,也就是那个时候,他认识了蓝染忽美子。美子长得很漂亮,这里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因为向添这个风流少爷只要美女。但是,与其他女人不同的是,蓝染忽美子很聪明。因为向添有过这么多的女人,只有蓝染忽美子,只有她让向添爱上了她。而且她还是向添的初恋。没想到美子竟然为自己生了一个儿子。向添看到这份资料,不禁唏嘘不已。
  
  一开始见到蓝染忽美子的时候向添很不喜欢她,就算她笑的温柔,让所有人都喜欢上她,但是莫名的他就讨厌蓝染忽美子,但是后来,后来怎么回事呢?他也不知道,或许是那个女人不经意间的对自己的温柔,灿烂到诱惑自己的笑容,体贴入微的一举一动,对那个时候的向添,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向添把自己的心给丢了。
  
  将资料盖在脸上,向添的身子向后仰去倚在椅背上。不想去见蓝染忽美子。明明是她对不起自己,可是在这里烦恼却是自己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抓狂!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忽然响起!
  “向添你在里面吗?”
  是小老爸的声音!听出来人是谁?向添一骨碌从椅子上起来。“在,我在。”连忙应道,向添站了起来走向大门。
  打开门,迹部穿着合身的西服,一副整装待发的模样。侧了侧身子,向添让迹部进来。
  “父亲,这幅摸样。。。?”
  走进屋中,坐在刚才向添做的椅子上,迹部淡淡的扫了向添一眼,“我陪你过去。”
  向添关上门闻言心中=皿=
  小心翼翼的转身看了一眼迹部,向添试探般的说道,“其实我一个去就行了。”
  “恩?”淡淡的应了一声,迹部银灰色的眼眸静静的看着他。
  向添无力,“好吧!”
  
  来到蓝染忽美子的家,向添从车中下来,静静的注视着美子近年来生活的地方,心中复杂不已。日本常见的普通房屋,青翠的的植物生机勃勃的长在庭院,外面还挂着刚刚洗好的衣服。这是美子洗的吗?想当初,她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啊!什么时候受过这种苦,但是为什么呢?就是受这种苦,他也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暗暗地握拳,向添垂下了眼眸,不去看眼前这栋充满了不华丽却温馨的房屋。
  
  “怎么了”迹部走下车,看着神色不对的向添淡淡的问道。
  “不,没有。”抬眸,向添冲迹部勉强的笑了笑。
  迹部静静的注视着向添的笑容,忽然说道,“不想笑就不要笑。”
  冷淡讽刺的话一下子就让向添僵硬了嘴角。半响,向添听到自己应了一句,“是。”
  没有看向向添,迹部缓缓地走向了蓝染忽美子的家。
  
  “黑竹宅吗?”轻轻地念道牌子上的字,迹部招了招手。后面立马有一个黑衣人替他推开了大门。
  迹部回头看着向添,眉头微微的皱起,神情中充满了不耐,“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紧紧地绷紧了神经,迹部发誓,如果不是因为向添做了那种手术,他一辈子都不会让向添见到那个女人。
  向添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恩。”轻轻地点头。向添走了过去,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感觉今天的小老爸心情有些不好.
  
  “叮咚,叮咚········”门铃缓缓地响起,向添心中充满了紧张。
  沉默的气氛在门铃的响起的环境下越发显得沉闷。
  忽然,门咔的一声打开了。
  “欢迎光············”女人的话愣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几乎不可能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