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页_长凤倾颜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百合·蕾丝 >> 《长凤倾颜》 作者: 桑鲤 (正文完)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来。
  
  秋猎之时,在场众人都将以那些狩猎到的野味入食,这也是传下来的一贯传统。当然,有些女眷因心有不忍,也会额外准备些素食,由带出来的御厨烧了。只是毕竟在野外,相对而言食物做得不会那般精致,却重在其乐融融的氛围。虽然方才发生了令人这种事,然大多数人仍热衷于讨论这离奇的情况。很多人都知晓许令文与沈连城虽然认识,却也不是十分熟稔,为何会愿意帮助他做下这等欺君之事来?这不能不说是分外令人好奇的。
  而锦麟等人自然是入了临时搭建的帐内。
  
  “皇姐,你怎会怀疑到的?”锦麟皱着眉,他怎么都没有想明白,只好虚心求教。
  锦颜神色淡然,只瞥了眼面色沉稳的锦祈,然后解答道:“许令文武功如何我也是知晓一些的,怎会轻易被惊起的马摔下而崴伤脚?纵是如此,照理也不影响骑射,二十余只猎物,实在是太少了些。而沈连城……”锦颜冷笑一声,“五十余只猎物,他虽有能耐,几斤几两我却是清楚的,连当初青烈都未满五十,他稍逊于青烈,怎会只过了一年便进步至此?而若有心注意下,便会发现如果将两人的数目合起来分摊,恰恰也是两人正常发挥的数值。”
  锦麟恍然,连连点头。
  锦颜没有提到的是,她无意注意到沈连城初闻名次时眼底闪过的惊讶,显然自己也没有料到会有这般多。她隐隐觉得,沈连城不过是一枚被利用的棋子,却也没有丝毫提醒锦麟的打算。
  “我有事先出去下。”锦颜望了望帐外,忽然说道。
  “嗯?”锦麟疑惑地望向锦颜。
  “有些事要处理下,不用等我用膳了。”锦颜说完,便往外走去。
  锦麟无奈地耸耸肩。
  好吧,他早知道这个皇姐神神秘秘,心思深沉。可是……三哥的小舅子被朕抓了,这是单独和他相处,朕也很尴尬啊……
  锦麟的视线余光瞟过脸色有些阴郁的锦祈,默默想道。
  
作者有话要说:唔,有没有人事先猜到这是场阴谋,有人针对锦颜与青若的阴谋~~ ^。^
血拼之后,愧疚感大增,努力码字码字码字————
so,应该下午还有个二更!不过要先写完两篇新闻稿作业,所以大概是傍晚16点之前更吧,尽量早些更完发上来~~
快表扬作者君吧!!!以后请叫我勤劳的小蜜蜂!!!
ps:和闺蜜丁丁聊天,问我为什么不去写BG,或者BL,市场行情会好很多。作者君还不是作者君的时候也是从小BG看到大高二才开始涉猎百合的。其实我也纳闷为什么看耽美的那么多可是看百合的这么少。丁丁也是看BG和BL但是基本不看GL的。我只能说我相信百合小说是潜力股未来发展趋势不可限量迟早会有壮大的一天!好吧这其实是我的宏愿……作者君的宏愿便是在百合小说界混出点名声来~~ ^。^




☆、秋猎(五)

  
  秋猎时,女眷们一般都各自有自己的帐篷,青若此刻自然是同云凤殿中的人分在一处。
  这次出来,锦颜只带了墨雨和紫雷。墨雨方才因锦颜的吩咐去看住许令文并保护其在牢中不被杀人灭口,因此现在帐内只剩下紫雷与青若。
  青若心情低落,坐在帐篷中的椅子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紫雷过去另一边椅子坐了下,将将撑着头,斜望着青若,唇角带笑道:“青若姑娘可是在为你的连城表哥难过?”
  青若听到紫雷说话,有些诧异地抬起头,半晌才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咬了咬唇,才挤出没有两个字来。
  紫雷却忽然换了话题,道:“青若姑娘听闻过公主以前的事吗?”
  “嗯?”青若疑惑地望向紫雷,不明白为何对方忽然提及这个。
  紫雷的眉眼垂下来,似乎是陷入了回忆当中,连声音也变得轻飘了些:“三年之前,那时公主还只有十四,我仍能记得那日的场景。天和殿的地面被暗红色的鲜血浸得发黑,到处是侍卫的尸体。有些血渍甚至溅到公主的白色衣角上,赫然触目。我从未见过公主那样的神色,你也许无法想象一个十四岁少女眼底出现的疼痛与坚忍交织,面上却冰冷得没有一丝缝隙。然而我自公主七岁便陪伴公主,再了解她不过。虽然那背脊挺直,背在身后的手却分明是在颤抖,指甲深陷进肉里,掐的手心通红,不过是为了维持身体的镇定。我看着她亲口下令,声音沉稳狠绝,那些叛乱的人便被早已准备好的侍卫拿下,并将两位皇子……将她的四哥与七弟,当场斩杀于殿前。”紫雷抬起眼,神色因回忆变得有些沉重,她认真地望着有些怔住的青若,接着道,“两位皇子被刀贯入身体的那一刻,不甘愤恨地望着公主,那目光,让当时的我都有些寒颤。公主却并不避让地承受着那样的目光。她知晓她必须在那一刻足够强大到能震慑到殿中所有的人,她不能退。当两位皇子倒下之时,公主仍久久的站立在害怕地缩在一旁的年幼的皇上前。后来我想,许是那时,公主根本无法动罢。一动,那所有的坚强便会出现裂缝,然后溃败下来。所以,她只能让自己挺直地站来殿前,看着那些尸首被拖下去,血痕一路延伸。”
  。青若早已被震撼所替代,脑中浮现出那个一身白衣强迫自己挺直站立在逐渐空旷的殿中的女子,只觉得心口酸酸地疼。她虽听人提及过这段长凤公主的传奇经历,却从未知晓真实情况。世人总将那女子冠上坚忍卓越的光环,却忘了再如何坚忍卓越,毕竟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女。
  半晌。紫雷的唇边重新带了笑,将那丝沉重都扫了过,只问道:“青若姑娘,不管愿不愿意,公主的手上的的确确皆是沾满了鲜血。公主一向待你温柔,可也只是待你。在其他人眼中,长凤公主冷漠狠厉,动如雷霆,不能招惹。否则你道为何公主绝色之姿,仰慕之人众多,却除了青烈将军一人外无人向皇上提过亲?不过是因为不敢而已。在我看来,世间无一男子得以匹配得上公主。而如今,纵是她杀了你的连城表哥,我也毫不诧异。为了这个皇朝,公主早已抛却了许多。然你,青若姑娘你,是否真的能接受这样的公主?”
  青若听到最后时,不由身子一颤,眼中神色复杂,沉默下来未及回答,帐帘便被掀了开,帐篷内一下子明亮起来。
  青若转头望去,正巧看见锦颜微微倾身,踏步进了帐中,整个人的轮廓被外面的日光染得极亮,神色却隐在逆光之处瞧不清楚。只一眨眼,那人便放下了帐帘,重新站直了身子。
  那人长身玉立。面目在明亮的光线隐入的一瞬清晰地出现在青若眼前。
  眉目似天般辽阔轻灵,唇角有温柔的笑意。那双漂亮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望着她,眼底分明有着丝丝缕缕的担心与欣然。
  然后那人慢步朝她走来。
  
  紫雷不声不响地默默退了出去。
  
  锦颜缓步走近。
  青若眼底神色晃动,忽然便扑至锦颜身前,双手环抱住锦颜的腰。
  锦颜显然也没有料到青若突如其来的举动,身子被撞得微微趔趄了一下,右脚退后一步缓冲了趋势。索性两人距离本便不长,冲劲倒也不至于太大。
  只一怔,锦颜便回过神来,也不着恼,抬起手抚上青若的背,眼底波光闪烁,语气温和道:“怎么了?”
  青若深吸一口气,摇了摇头。入鼻皆是馥郁芳香,原先烦乱的心神便神奇地被缓缓抚了平。
  锦颜也不再开口,顺从地拥住了怀中的青若。
  两人便这般站立着,安静拥抱。
  
  良久。
  青若心底的情绪终于平静下来,这才有些红着脸松开了锦颜。
  锦颜唇角含笑,抬手将青若耳际散乱的发丝拨到耳后,然后才开了口问道:“心情不好?”
  青若抿了抿唇,然后点点头。 ■炫■浪■网■小■说■下■载■与■在■线■阅■读■
  锦颜拉着青若走到椅子上坐了下来,仔细打量了青若的神色一番,斟酌着道:“方才……我很欢喜。”
  青若抬头望着锦颜,果然见她眼底笑意欢愉,浅浅地映在自己眼前。心中忽然有些释然。
  锦颜注视着青若,继续道:“我知若儿心里难受。委屈若儿了。”
  青若鼻子一酸,摇头道:“不委屈。锦颜为我所做的,何止这般。这些不过是我应当担的。”
  锦颜忽然伸出手覆住了青若放在桌上的手。
  “傻若儿,没有什么是应当不应当的,你做得已经很好了。”
  青若沉默了会,神色有些踟蹰地道:“锦颜……那连城表哥会有事吗?”
  锦颜眼底一顿,然后才道:“这事皇上会明察的。若是不关他的事,自然会无事。”
  青若观察着锦颜的表情,却没看出什么端倪,一时也不知锦颜的态度。然而之前锦颜气压极低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道:“我这么伤害连城表哥……只希望他不会有事。否则……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说到后来,声音渐渐低下去,青若又小心地看了锦颜一眼,问道,“你不会……生他气吧?”
  “不会。”锦颜淡淡道。
  “这便好。”青若喃喃道。然虽听到锦颜这般说了,青若心里却对方才紫雷的话耿耿于怀,却也不敢再问什么,怕锦颜生气。
  锦颜垂下眼,表情从容,眼底却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神色。
  “好了,若儿也不要再多想。”锦颜拍拍青若的手背道。
  “嗯。”青若点头,让自己绽开一个笑容。
  锦颜眉眼柔和起来。
  
  两人又扯着秋猎的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不一会,烹饪好的野味便陆续上来了。紫雷也被锦颜留下来用餐,三人围坐在桌前,气氛倒是颇为融洽。
  待三人用完餐,便又出了帐篷。外面天气极好,离下午的较量还有半个时辰,锦颜便带着青若往旁走去。这片围场早被侍卫团团包住,安全问题自是不用担心,何况两人也并未走远,只是饭后随意走走罢了。
  秋草丰茂。不过才入秋,树木也依旧葱茏。锦颜与青若并肩站着,眺望着远方。从这里能望见远处天空下皇城的繁华景象。因正是午膳时,有些屋上飘散着淡淡的白色炊烟,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在两人眼中只剩下星星点点的模样。而再远一些,便是红墙碧瓦气势巍峨的皇宫。然纵是再如何气势巍峨,此刻望去也渺小了许多。
  青若眼角余光瞟了锦颜一眼,瞧见那人侧脸线条优雅,一身白袍在微风吹拂中如水波般晃荡,目光却放得极远,不知在望些什么。
  青若心里不知怎得便觉得此刻近在咫尺的锦颜仿佛随时都会消失。那样不食人间烟火飘如谪仙一般的人儿,瞧得青若心里有些慌乱,下意识地便伸出左手握住了那人的指尖。
  锦颜感受到指尖的触感,收回视线,偏过头来望向青若。琉璃般的眼睛通透了然。
  她浅浅笑了笑,然后翻转右手,与青若的左手十指相扣。
  紧贴的手心。温暖令人眷恋。
  青若仿佛被看穿一般,有些害羞地将视线偏转,也跟着眺望向远方。
  
  “其实沈连城说得没错。若儿的确不适合皇宫呢。”
  锦颜的声音忽然响起,引得青若重新转了头。
  那人的视线依旧停留在极远之处。话语仿若喃喃,飘落在空中。
  “若儿心思单纯良善,如今虽变得愈发坚强,我欣慰之余,有时却又不免想,是否是我做错了。也许若儿……本来可以单纯良善地,幸福着。”
  锦颜说完,才侧头望向青若。那云淡风轻的脸上,染了些许叹息怅然。
  青若认真地望着锦颜,左手却收紧了些,轻轻道:“因为锦颜,我已经很幸福了。”
  “那,这样的自己,若儿可会遗憾怨怼?欺瞒他人。辜负他人。也许有一天……”锦颜神色一滞,缓缓道,“要对抗他人。”
  “我知道。”
  “那些人……或许是若儿关心着的亲人。”
  青若略微一顿,眼底也跟着染了叹息,声音却依旧掷地有声:“我知道。”
  锦颜闻言,重新恢复了淡然墨阳,眼底却是满满的缱绻情意。
  “若是有一日,待一切尘埃落定,锦颜便带若儿离开那里罢。”锦颜的视线落在那个远处的皇宫上。
  “嗯。我等你。”青若漆黑纯净的瞳孔里闪着光彩,似乎也有些期待。
  她相信锦颜所说的一切。包括她此刻似乎是清清淡淡的话语。她一直知道,锦颜始终在为她们的未来努力着。
  所以,她也必须更加努力。
  
  身后,沉闷的鼓声响起,如波涛般蔓延开来。
  “回去罢。”锦颜转过身,牵着青若往回走去。
  视线错过的那一瞬,青若分明看到,锦颜琥珀色的瞳孔上晕染开来的波光,以及唇角灿然笑意。
  
作者有话要说:在最后一分钟及时发了出来!给表扬作者君~~~~




☆、秋猎(六)

  鼓声阵阵。锦颜和青若回到原地之时,众人已经从帐篷里出了来,而锦麟换下了皇袍,穿着一身红黑相间的衣服,正靠坐在椅子上。见锦颜过了来,不由笑道:“皇姐,可准备好了?”
  锦颜不置可否地勾了勾唇角。
  不远处的箭靶早已安放在三十步开外。每个箭靶间隔五步的样子,一字排开,总共是十个。圆心一点红格外鲜艳欲滴。
  下午是皇室之人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