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页_长凤倾颜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百合·蕾丝 >> 《长凤倾颜》 作者: 桑鲤 (正文完)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同归于尽!”
  话落,整个人如猎豹般扑过去。
  锦颜在沈连城一动的瞬间,连忙将身旁的锦麟猛地推开,自己则利用这一推之力,也跟着往身旁倒去。
  沈连城的剑落在墙上,割断了锦颜来不及垂落的几根青丝。见她往旁边躲去,哼了一声,便就势将剑重新刺向锦颜。
  锦颜甫一落地,便下意识地往旁滚了两圈,正巧躲开那剑尖。只是沈连城动作太快,还是被划到了手臂。红色的喜袍顿时破裂开来。
  沈连城还要追,已经重新爬起来的永喜吃力地冲向他。
  沈连城腿上失力,被永喜一撞便撞到了墙上,与此同时手中的剑上扬,正刺中永喜的腹部。
  永喜死死抓着沈连城,腹部的血沿着剑缓缓滴下来,不多时便染红了地面。
  “永喜!”
  锦麟在一旁看得双目圆瞪。
  作者有话要说:算了算,大概再两三章就能完结了~~~~~~^。^


☆、落幕

  沈连城喘着气,将永喜的尸体推倒在地,脚步迟缓地朝锦颜迈开了一步。
  锦颜沉默地站在远处,冷静地望着沈连城泛红的眼眶。左边的肩膀疼痛欲裂,手臂也被划开了一道口子,有鲜血渐渐染红了那道裂缝,却被锦颜视而不见。
  “可是不甘心?”锦颜缓缓开口朝沈连城道。
  沈连城勉强用手撑着墙,努力不让自己倒下去。眼神依旧狠戾地注视着锦颜:“就算我死了,这皇宫,也非破不可。哈哈。”言罢,大声笑起来。
  锦颜不动声色地安静注视着大笑着的沈连城,神色上带了丝怜悯。
  “不要用那样的表情看我!”沈连城怒吼道。
  锦颜望着沈连城,缓缓开口道:“你还没赢,我们也没输。你不要忘了,青烈到底不是你与平安侯的人。”
  沈连城闻言脸色一变。
  锦颜轻轻叹了口气:“我让人去劝服他之时,便已下了死令。我派去的人身上有炸药。若是无法劝得青烈,便就地引爆。我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的。”说完,抬头望着沈连城。
  沈连城脸色顿时一片灰败,腿上失力更多,只得身子往后靠着墙,勉强让自己不倒下去。
  “你怎会知晓他在哪里?”沈连城不甘道。
  “这是皇家的情报秘密,我只能告诉你,只要他入了长安城,我想找他出来并不难,何况他并不是一个人,还有三万精兵。”
  说话间,那些暗卫已经将人全数灭口,站在了门口守着。
  沈连城目光里带了恨意,不再说话,只是望着锦颜。
  “我知你恨我,那时在苏州便感觉到了。其实,你也是喜欢若儿的罢?”锦颜微微摇了摇头,“只是方式从一开始便错了。”
  “都是你!都是你!一步步把若儿害成这样!”沈连城忽然气极反笑,“她不会幸福的。你以为别人会接受你们两这样变态的事?我告诉你,就是你,把她害的与父母决裂!亲人反目!”
  锦颜的目光沉下来,顿了顿,方道:“我会替她去求原谅的。无需你操心。而这,你也看不到了。”
  沈连城冷笑起来:“成王败寇,你也不必得意。不过命一条,予你便是。”言罢,举起自己手中的剑,反隔在肩上,狠狠一划,鲜血顿时喷涌而出,染红了所有人的视线。
  锦颜淡然地望着这一切,并未阻止。
  锦麟往前走了几步,来到永喜面前,蹲□去,轻轻将永喜的眼皮给阖上了。
  “皇姐,你说这些都会过去吗?”忽然,锦麟转头,望向身后的锦颜,神色有些茫然。
  锦颜缓缓点了头:“都会过去的。”
  言罢,偏头望向门外的火光,一时也有些怔神。
  门外的骚动声愈发响。
  “禀皇上,青烈,青烈将军的士兵到了。”一个侍卫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汇报。一进门,便望见龙翔殿内大片大片的血迹与十余个尸首,一时倒怔在原地,忘了行礼。
  锦麟闻言皱了皱眉。
  倒是锦颜,猛地抬起头,问道:“是来作甚的?”
  那个侍卫有些不解,挠了挠头,答道:“自然是来剿灭叛贼的。”
  锦颜的神色终于松懈下来:“我知道了,出去罢。”
  “青烈,是来帮我们的?”锦麟反应过来刚才侍卫的话,有些不敢相信。
  “嗯。”锦颜点点头,“应该是……说服了罢。”
  话虽是这么说着,锦颜的眼神却有些空茫,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般。
  锦麟舒了口气,然而当望见门外的茫茫火光时,又在一瞬间陷入了不可名状的情绪当中。似是失落,似是难过。他悄悄望向侧对着他的锦颜,见到皇姐仰头望着门外,目光不知落在何处,半边的脸被火光映亮,散发出暖意的红光来,倒是暗自抚平了自己内心。他往锦颜旁边小声地挪动了一步,站在了锦颜身旁,也跟着望向天边。深蓝色的天幕温柔之至,那火舌不断舔舐着天幕的边缘,两者在烟雾中渐渐融合在一处。
  今晚一过,在世上的亲人,又要少了。
  最是皇家太冷情。
  第二日。清晨。
  长安城里的人们,睡了一觉,然后醒来,重新投入繁忙平凡的生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有几个消息灵通的人听说这晚皇宫发生了大火灾。
  之后,每晚敲更人的“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之声便又响了几分。
  而那场火灾里,死了很多人。
  渐渐地,越来越多人知道了。那场盛大的火灾里,死了很多人。
  甚至有好几个大来头的。比如平安侯,比如长凤公主。
  虽然有人不解,为何平安侯会出现在皇宫的大火里,但是也只是以为有什么事被召唤过去,一时倒霉而已。
  听说,焚烧物事的烟雾缭绕长安整整三日,而一座座墓碑,也悄悄被竖了起来。
  很长一段日子里,这场大火成为了长安城最大的饭后余资。很多人纷纷叹息长凤公主年方不过十七便香消玉殒。
  不久后,平安侯府也发生了一场大火,将所有都烧了个干干净净。
  据看到的人说,那场大火起得诡异,仿佛只一眨眼便已有了冲天火势。而府内,无一人幸免于难。
  一百零三口性命。皆死于火灾。
  自那之后,很多人提起火仍是不免色变。家家户户必在睡前小心熄了火烛,确定不会有丝毫火星可起。
  果然,秋日天干,太易起火,需要小心。
  长安城外的郊区。两辆马车静静停在那里。
  车夫安静地坐在车辙上,马儿则放松地吃着地上的草,不时响一下鼻。 ↙本↙书↙下↙载↙于↙炫↙浪↙小↙说↙社↙区↙
  “不等了,走罢。”一个青衣女子放下撩着的车帘,轻轻叹了口气,神色中忍不住便有些失望。
  “还是再等等罢。不碍事。”对面的白衣女子开口道,神色柔和。
  似乎是纠结了一番,青衣女子还是点了点头。
  片刻。地平线上出现一个端庄的妇女。身着水蓝色衣裙,匆匆往马车处赶来。
  青衣女子一眼便瞧见了对方,眼中闪过惊喜,一声“娘”已迫不及待地从口中蹦出来。与此同时,也从马车里跑出来,跳到了地面。
  白衣女子也不阻止,噙着笑望着对方投向那个水蓝色的怀抱,神色也有些放松。
  青衣女子,正是青若。而方赶来的,则是沈芸。
  “若儿。”沈芸拥住扑过来的青若,爱恋地摸了摸她的头。
  “我以为娘不会原谅若儿了……”青若鼻子一酸,便滴下泪来。
  “哎。你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女儿,我怎么忍心。”沈芸轻轻替青若擦着泪,安抚道,“都这般大的人儿了,还哭鼻子。”
  “若儿害怕……”青若望着沈芸道。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怕什么。”沈芸点了点青若的鼻子,道。
  “爹爹他们……”青若小心翼翼地问沈芸。
  沈芸神色一暗,随即又展开笑容,劝慰道:“你也知你爹固执,多给他点时间。至于你二哥,让我同你说声谢谢。”沈芸的目光飘向锦颜,口中道,“幸好你劝住了你哥,否则……怕便会赴了平安侯的路啊。”
  “娘……”青若忍不住又红了眼眶。
  “好了好了,你们还赶着出发罢?到洛阳了便多来些书信。”沈芸叮嘱道,“难为公主……也为了你放弃了荣华富贵,我才姑且信你们一回。外面总比皇宫来得好。”
  “嗯。”青若点点头,“若是得空,我便回来瞧你们。”
  “嗯,一路小心,天气冷起来了,记得多穿些。”沈芸细细嘱咐着。
  青若连连点头应着。
  “好了,又不是不见了,哭什么。当时逃婚的勇气去哪里了?记得一到洛阳便寄信回来。”
  “嗯,我知道了,娘。”
  “我们可以经常回来长安。”锦颜递给青若一块锦帕,开口道。
  “我知道。”青若将身子依偎进身后的锦颜怀里,闻着鼻间散发着的熟悉香气,道,“我只是觉得有些恍惚,好像一切都很不真实。明明昨晚我还在二哥那里求他,今天已经和你出现在皇宫之外了。”
  “嗯。”锦颜轻轻应了声,双手将青若搂得紧了些,“在你二哥那里,受了委屈罢。”
  青若摇摇头,抿了抿唇,道:“我知道二哥只是气不过。他……他爱你,我知道。”青若悄悄抬头望了锦颜一眼,只瞧见对方完美的下颔弧度,只好将头重新低回来,接着道,“当时紫雷同我说了利益关系后,我便明白,我一定要为了大家将二哥劝回来。否则……便是一场悲剧。”
  “嗯。若儿做得很好。”
  青若忽然轻轻哼了声,从锦颜怀里挣脱出来,伸出手指指着锦颜,同时怒视着她责备道:“我还没找你算账!你竟然让白风打晕我!我……”
  锦颜伸手轻轻握住了青若的手指,嗳了一声,道:“我错了我错了。你要怎么罚我都好。”
  “真的?”青若狐疑地打量了锦颜一眼。
  “真的。”锦颜手一扯,青若便面对面重新落入锦颜怀里。锦颜的额头抵着青若的额头,带着笑意道,“若儿想怎么罚锦颜?罚我亲你可好?”
  话音方落,便轻轻在青若唇上啄了一口。
  “你!……”青若脸一红,便身子往后仰。
  锦颜跟着将脸凑近:“若儿不要罚这个啊,那要罚什么,罚我为若儿暖床,可好?”
  青若红着脸啐了一口:“你想得美。我还没想好,你先欠着!”
  “好吧。”锦颜状似可惜地耸耸肩。
  青若重新坐回了远处,忽然笑道:“皇上时不时很气呀?”
  “是呀,气死了。估计在怪我这个皇姐不负责罢。”锦颜淡淡笑着,脸上挂着暖煦的柔情。
  皇宫。
  “气死朕了!竟然只给朕留了一封书信便溜了?!”锦麟按捺住想要跳脚的冲动。
  “皇上息怒,皇上息怒。”太监低下头惶恐道。
  锦麟恨恨地将手中薄薄的一张纸拍在书案上。
  “关键是告别不是该说些体己话么!竟然只说什么喜宴上的人毒已找人解了,事情也压下来了,而后续事情会让白风暂时留在皇城处理完毕再与她汇合,让朕不用操心!这算是什么告别信!”锦麟怒道,“白风呢!”
  “禀皇上,白风姑娘也走了……”
  “什么!只一天就处理完了?怎么可能!”锦麟不可置信地道。
  “白风姑娘给奴才信时,便说……平安侯与长凤公主出殡一事她一个下人无法插手,只能由皇上处理。至于其他,不过是一些琐碎,紫雷姑娘帮她一起解决完了。”跪在地上的太监哆哆嗦嗦地说着。
  “真是个不负责任的皇姐。”锦麟咬牙切齿道。
  四日后。
  两辆马车悠闲地入了洛阳,来到了一处庄园外。
  “吁——”车夫牵着马绳止了马,跳下车来。
  “小姐,到了。”
  “嗯。”轻轻的应声从车内传来。不多时,一双白皙的手已经撩开了车帘,然后浅浅笑了笑,迈下车来。
  “咚咚。咚咚。”
  一个管家模样的开了门,疑惑地望着眼前几个漂亮的女子,道:“不知姑娘们何事?”
  “我是你们主人的旧识,特意过来投奔。”锦颜淡淡道。
  那管家瞧出眼前几人气质不凡,也不敢怠慢,只道了一句稍等,便进门汇报去了。
  不过盏茶工夫,匆匆的脚步声已传到耳边,门重新吱呀一声被打了开。
  花瑶只在里衣上披了一件外衣,望着眼前的锦颜惊讶地瞪大了眼。
  锦颜上下打量了花瑶一番,见她一副“昨夜很销魂”的姿容,忍不住打趣道:“想来你在洛阳过得很是滋润嘛。”
  “你们怎么来了!”花瑶也不管锦颜说什么,只是自顾自问道。方才听管家说有友人到访,已很是诧异。又听管家描述了一番来人的容颜,顿时猜到是锦颜与青若。只是本应在皇宫的人,怎会出现在洛阳!
  “自然是穷途末路,想来你过得不错,便来投奔你了。”锦颜脸上绽开一个柔软的笑容,倒映在花瑶瞪大的眼里。
  秋意凉爽,微风阵阵。吹拂着眼前几人的衣袂,一时飘飘欲仙。
  而日光正好,来日又方长,所有的幸福才刚刚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了……好像做梦一样……
  基本都交代清楚了。删掉了原先写得青烈和平安侯的战事,觉得反而太累赘,改成了现在一点而过的形式。七织没有提到下场,但大家应该也明白是和平安侯的下场一样。
  接下去会写番外,大家想看哪对CP的啊?我最多写两对CP也就是两章番外这篇文就正式结束了~~可以专心攻新文《鬼医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