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凤倾颜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百合·蕾丝 >> 《长凤倾颜》 作者: 桑鲤 (正文完)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书名:长凤倾颜(GL)
作者:桑鲤


☆、青家有女

  身为长安青家的长女,青若从未被看好过。
  若只是生在寻常人家,所求不过温柔贤淑,青若倒不至落得被家族忽视的情景。然在家世显赫的青家,文有青成之才辅佐幼帝稳固江山,武有青烈之能开疆拓土,仅是女子便出过两任皇后,如今青若的堂姐青彩宁亦是当今深受隆恩的贵妃。即便是小上青若三岁的妹妹青翎,也是三岁识字,五岁成诗,七岁文章惊采绝艳,被年幼的皇上赏识宣为伴读。而反观青若,倒是平庸得紧了,甚至连伶俐都算不上,小时行事便笨手笨脚,说话含糊吞吐,以致后来更是少言寡语,缺少存在感。
  是以,从小,家族就对青若不抱什么大期望。虽衣食住行并未亏待于她,毕竟以青家的势力,予她十世荣华都没有问题。然大家都忙于各自事物,唯有她无所事事,倒也显得几分冷清来。
  青若自小羞赧,常人道她怯懦,倒也偏颇。她因自知愚钝不及弟兄姊妹,便也渐渐学会隐蔽自身存在而不致招人失望。她不想看到爹娘的脸上出现失望,这种时候总让她觉得心里难受。像小时候背不出老师要求的诗文,或者写的文章稚嫩平淡,说话做事不如人意。每每当此,爹娘总是在之后发出叹息。他们以为她小便不懂,虽然她那时的确不懂为什么,但也或多或少知晓是自己做得不够好,心里总是歉疚,想要做得更好。她花费更多的时间看书习字,她知道自己身体从小便弱不可习武,便将希望寄托在才学上。然时间一久,她也渐渐明白有些事不可强求。而至青翎出生直至展露才华,她更是仿佛冥冥之中悟出了什么,不再做无用的尝试,而是试图掩盖自己的存在。不想起,不希望,便也不会让人失望了吧。她想。也许她注定不属于这个光芒万丈的青家。也因此,世人少知青家青若之名。
  时年,青若十四岁。若一切按照寻常发展,青若似乎能预见往后的岁月。再一两年,待父母斟酌之后为自己觅得好夫郎,夫妻相敬如宾。然后再生个孩子。若丈夫喜欢,多几个也无妨,她并不是很在意这些。日子如同现在这般淡淡的便好。闲时可以种些花草。她想到这不禁轻轻笑了笑。想来自己还真是个无趣的人,连爱好都这么贫乏,或者说好像根本没什么爱好可言。不过这样也好,没有希望也不会有失望,对于未来生活的美满,得也罢不得也罢,总归是可以过的。虽然这样子的自己所想还真不像一个少女的心思。
  然盛极必受挟制。天和十三年,青若因一道圣旨重新浮出历史的水面。天和帝宣称长凤公主身体不适,特邀青家长女入宫陪伴。圣旨一出,青家上下震惊疑虑。然圣命不可违,青家家主也是上任武臣之首青宇深深叹了口气,看着这个乖巧的长女,只能嘱咐青若宫讳深重,帝家多猜疑,需得低调行事,万万保重。其母林芸更是不禁落下泪来,担心女儿机灵不够,虽无甚作为,但以前只望平安一世。然如今竟要入了那宫门去,当真是福祸难测。青若只微微笑了应着嘱咐以示安慰,心中仍暖暖地流过一丝动容。即便再愚钝,也能猜得皇家的一些心思,然并不担忧。心中本无甚光景希冀,便是横生枝节也见之拆之再说。反正以青家的忠义而言,自己并无性命之危。在哪里,又有什么要紧。
  彼时,青若尚不知,等待她的,是从此截然不同的命运。这一切,都将因那个人而彻彻底底地脱离原本的轨道,走向悖逆世俗的一端。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次在晋江发文,挺忐忑的。你们的支持是我写文的最大动力!




☆、进宫生涯

  长凤公主,对于帝国而言,不可不谓一个传奇的存在。
  先帝在世时,华妃降一女,天生祥瑞,有一凤状彩云悬于殿顶,故赐号长凤,同时赐宫殿一座,命名云凤宫。八岁便以一言平祸乱,十岁已能伏使者。行事果决细密,尤甚男子。待先帝驾崩,不过十四年华,竟以一己之力连合前武臣之首青宇镇压叛乱,说动前文臣之首柳易年力扶年仅十岁的太子锦麟上位。又斩叛贼四皇子与七皇子于殿前。之后更于混乱之中以雷霆手段稳固动荡形势,进行朝中势力打清洗。青成与青烈便是之后被提拔而上的。一年后青宇急流勇退,吩咐两个儿子辅佐幼帝。长凤公主亦退至幕后。然大家都心知肚明其在朝廷里的权力,年轻的皇帝更是亲近于这个处事沉稳的姐姐,几近有求必应,遇到大事也与其商讨,故无人怀疑长凤公主的地位。可以说,没有长凤公主,就没有帝国的如今。
  而青若心里仅有的一丝忐忑,也不过是因为要去见的这个人太过丰富的传奇色彩。简直是——与自己完完全全两个世界的人啊。
  彼时,青若十四,长凤公主十六。
  几日后,青若便由宫内专人接到了皇宫。很快,就被牵引到了皇上平日处理政事的龙翔殿。如今的皇上年满十三,初初褪了稚气,已有一国之君的风采出来,也许是与长凤公主相处甚多,又得其辅佐,其行事风格也与长风公主相近。各臣子对于这点倒是欣慰,并相信不久的将来帝国便能由天和帝一力撑起来。
  “青姑娘,这边请。”皇上身边随侍的太监永喜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将得到传讯的青若领进了龙翔殿的门。
  “民女青若见过皇上。”只一瞬间瞥见正低头执笔,贵气逼人坐在上方的皇上,青若便依着礼数低下头去。
  闻言锦麟微微抬起头来,放下笔,脸上已挂上一副亲近的笑容道:“青若不用客气。诶,想是皇姐也念你念得紧,昨日便过来嘱咐朕,不可留你留得太长。倒让朕失了与青若你的相处了。”
  青若只是低眉道:“青若惶恐。”
  听闻这,锦麟脸上的笑忽然变得有些狡黠来:“青若你也知,朕最是尊敬佩服皇姐不过。皇姐适小就不爱与人亲近。如今朕愈发繁忙,还望你能多多陪伴。不过,你这柔顺的样子,咳咳,少不得要受些担待。便多包容下皇姐吧。”
  青若的眼皮忽地跳了跳,口中却还是应道:“这是青若应该的。”
  “嗯。时候不早了,那你便去吧,正也可以赶上叫皇姐起床。就说我找她有事”锦麟瞧了瞧天色,眼中却暗自划过一道光芒,很快便掩了去,只是道,“永喜,你带青若下去见皇姐吧。”说完便继续低头批阅奏折了。自去年生日后,皇姐就不再经管这些奏折,说什么毕竟以礼来看她不可干政,要不然那群迂腐的大臣就要有意见了。哼,弄得自己现在这么忙!当真是无趣啊无趣。
  青若见状,便起身告退,随着永喜退出了龙翔殿。
  也不知,这样的生活,会持续多久。青若心里默默想道。
  




☆、美人睡卧

  “青姑娘,云凤宫离龙翔宫不远,待到了那里,所注事项自会有人说明。长凤公主忌讳颇多,虽平时沉稳过人,但也千万别触了逆鳞。所幸观姑娘礼数周全行事低调,倒也应该无碍。小的言尽于此。姑娘,云凤宫到了,小的先告退了。”眼见云凤宫的字样出现在眼前。宫殿并不似龙翔殿那般雄伟震人,却也是高贵大气。并不待青若好好观察,永喜已径直领着青若进门直到一扇门前停下,那门前站着两个女子,其中一个端着脸盆。永喜朝青若点了点头示意,上前与站立在门口的女子低声说了些什么,便退了下去。
  青若立在门口,似乎有点不知接下去要做什么。
  门前站立的其中一位在此时迎了上来。“青姑娘来得正好。永公公说您是皇上特地找来陪伴长凤公主的。小的白风,那一位是墨雨,我们是公主的贴身丫鬟,紫雷和赤电有事出门了,待她们来了再介绍你认识。”
  青若听到这四个名字不禁有些吃惊,只是面上并无表现。风雨雷电,这公主……当真与寻常女子不同。
  再看眼前女子,俏丽清雅,实在算得上个中翘首。
  待白风说完,青若才开了口:“皇上说找长凤公主有事,让我催下公主起床。请问,公主还在熟睡么?”
  “嗯?……”此时墨雨端着脸盆正也过了来,与白雨迅速地交换了眼神。青若不难看出其中一闪而过的惊讶与为难,然后又迅速有了了然的神色。倒是弄得青若一头雾水。
  “想是皇上的吩咐……这也无法。只是我两因为身份低微不敢当此重任,还有劳青姑娘了。”墨雨沉吟了片刻道。边说边将手中脸盆递了上来,“这是公主洗漱用的清水,衣物已在房里备好,就在西南方向的衣柜上端,那件月牙白的衫裙,你一见便知。我等在外面守候,有事吩咐无需客气。”
  青若闻言忽然觉得眼皮跳得更厉害了,但也不知原因,只是依稀觉得这似乎不是个好差事。不过人家都这么说了也无法,只得接了过来,应了一声往里走去。
  门吱呀一声被白雨推开,又吱呀一声被关上。青若的眼前一时暗了下来,待片刻后方才适应过来。
  门外的两人轻轻舒了一口气。心里不由地念着皇上又使坏作弄人了。
  门内的青若可不知自身情况,刚适应光线的她第一眼便看到了眼前的屏风。屏风上龙飞凤舞地写着一篇文章,字体非常漂亮,勾折之间更是犀利霸道,有磅礴气势浸透纸张迎面扑来,一点都不符女子的闺房氛围。而大床,隐隐从屏风后露出边角来。 本 文 由 炫 浪 网 络 社 区 为 你 提 供 下 载 与 在 线 阅 读
  青若把脸盆放在屏风左侧墙边的架上,绕过屏风走近床边。
  白而薄的帐子在略暗的房间里格外显眼。从门口灌进来的微风轻轻吹拂着柔软的帐子,白色的边缘柔柔地拂过正半露出在帐外的一只手。那手比帐更白,仿佛在暗处散发着莹莹的光。手指自然地垂成一个舒适的弧度,修长美丽。指甲并不像一般女子养得很长,而是与边缘齐平,修剪得格外细致,更显得圆润剔透。这时,白帐在拂动中依稀露出皓白纤细的手腕来。
  青若竟然有些发了愣。
  片刻后,青若回过神来,脸上略微发了热。站立在一旁唤着:“公主!公主该起身了。”
  并无动静。
  青若只得加大了叫唤的声音。
  床边的玉手略微动了动,然后,缩了进去。青若释然地停了呼唤。
  然而,半响没有动静。
  门外传来墨雨略微低沉的叮咛:“公主不易醒转,你需摇醒她。”
  青若听闻讶然地微张了嘴。
  这,似乎与想象里,雷厉风行的长凤公主……不符啊。摇醒……青若忽的便有些头疼。公主会恼么?
  然这站着也不是办法。青若深深吸了口气壮胆,轻轻撩开了白纱。
  那是,怎样的一幅光景。
  光洁的额下眉如远山,长长的睫毛在莹白的脸上投下阴影,挺直的鼻梁,却又有着小巧的鼻头。唇色浅淡,透着淡淡的粉色。似乎能听到那浅浅的呼吸声。漆黑的长发披散落在象牙白的中衣上,黑与白的对衬让人的视觉受着强烈的冲击。整个人几乎要与那纯白的床单融为一体。不,那雪肌玉肤比中衣更白。也许是因了辗转的睡姿,左侧的中衣略微松开了些,从青若这个角度能望见清瘦的锁骨婉转成一道完美的弧线直抵那圆润的肩头。有几缕发丝搭在了散开的衣领里,显得缱绻温存。更有一抹□般的嫩黄从中衣下显出来,想来应是女子的抹胸。
  青若感觉有股热气从脚底一路窜上来,火烧火燎地烧到脖颈,烧到耳背,烧到脸颊。她已经好久没这么害羞过了。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害羞。也许是因了这一时无限接近美好的事物吧。
  只是……好像还是不得不去打破这般的美好。
  
作者有话要说:处女作,若有不足则改进。若诸位还算满意,便多多支持,收藏之~~~




☆、撩人

  青若特地避开左肩,把手轻轻搭在了对方的右肩上,边摇边唤着公主。
  一声无意识的叮咛从那薄唇中溢出,分外撩人得很。
  青若只得一狠心,想着脱离这个折磨,加大了摇晃的力度。
  一只手瞬间攀爬上来,在青若还未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搭上她的肩膀,似乎试图推开她。只是不巧,或者说是太巧,在用了一道力之后那手便失去了所有力道,一路软软地滑将下来。于是,滑过青若的左肩,左胸,左腹,滑落在床沿,正贴着她的左边的大腿。
  青若只觉得自己左边的身体真正事着了火般的滚烫起来。那柔软的力度与微微的热气都透过春日的薄衫透进来,熨帖着自己的肌肤。尤其是……此刻的左腿。
  她瞬间便趔趄地退了开去。
  这下子脸不只是发烫,是真的红了。如那枝头的红花,娇颤颤地绽开。
  青若羞恼地咬着下嘴唇,心里叫苦不迭。
  只是,人还没醒。意味着,事情还没结束。
  青若打定主意,宁可被责备,也不该再顾惜美人。她绕过那双罪魁祸首的右手,哼哼一笑,伸出右手捏住了对方的鼻子。
  这是青若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此刻她似乎忘记了对方是传奇的长风公主,只是一味恼怒着对方无意识的侵犯。
  似乎感觉到了呼吸的困难,对方伸出手来拨弄那只作恶的手,想要求得空气。然青若只是一味无视,咬着牙任由那手不住往上延伸拍打,略微扯散了自己左肩的衣领,露出纤细的锁骨来。
  终于无法再忍耐。对方张开了粉色的唇加重了呼吸,同时睫毛也开始颤动起来。下一刻,打开了眼。
  与此同时,青若迅速地收回了自己的右手。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站立在床边唤着:“公主,该起身了。”
  那长长睫毛掩盖的眸,第一次出现在青若眼前。有水汽漫上来,遮掩着比常人都显得浅色的瞳孔,只觉得水润润得动人。更甭提那眼中出现的迷茫,困顿。
  锦颜看似吃力地用手试图撑起上身。
  青若见状俯□扶持,乌发滑落至对方白色的中衣上,与那同样漆黑的发梢缠绕在一起。
  待青若再起身时,对方的眼神已经完全不同。
  沉静,却又犀利。还带着一丝清冷的眼光,落在了青若身上。虽然,此时床上的人儿左肩衣领依旧微微敞开着,露出性感的肌肤来。然这时的对方,已然不敢让人直视。
  “公主。”青若识相地低下头,心里划过一丝感慨,果然还是刚才的公主可爱。
  锦颜的眼光滑过青若被扯乱的左肩,心下了然,眼中滑过一丝笑意,然低着头的青若并未看到,因此仍旧觉得惶恐。回想起刚才捏着公主鼻子的右手,此刻似乎也热了起来。
  锦颜径直站立起来,恢复清醒的公主气势惊人。她长身直立,道:“更衣吧。”声音清清凉凉,十分舒服。
  青若回过神来,应了一声是,小跑着来到衣柜前,取出之前墨雨叮嘱的月白色外套,来到公主身后。
  可以说,这是青若第一次伺候人穿衣。在之前,至多只自己自力更生穿过。更何况公主随着醒转压力剧增,青若更是觉得不由来得紧张,给她套着衣袖的时候手不小心碰到那皓白的手腕,指间更是一颤。到了来到身前系带的时候,鼻端更是隐隐传来一股冷香。那是不同于一般女子的脂粉香。那香气隐约淡然,如同公主声音一般清清凉凉,却又让人觉得心驰荡漾。念及此,青若的手脚愈发不麻利,只觉得整个人仿佛被那香气拥抱一般,手脚发软,越紧张越出错,连额迹都要冒出汗来。
  头上隐隐传来一声闷笑。一只突如其来的手忽然便握住了青若紧张的手指,然后扯了开去。青若只觉得一抹雪色在眼前一闪而过,明明那手温度清冷,自己的手却热得发烫。
  “还是我自己来吧。想来青家长女也没有照顾过人。倒是委屈你了。”
  青若只觉自己果然不够伶俐,要不然别说穿衣,甚至此刻也不会说不出话来。
  下一刻,那手却摸到了青若的肩膀,整理那散乱的衣领。锦颜边理边道:“想是我起床难伺候,累了青若你。也是我的不是了。”
  青若只得摇了摇头,略显尴尬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