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页_(网王)弟弟对不起,姐错了!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网王)弟弟对不起,姐错了!》(完整版)作者:源明慧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渣,贱人,识相的就滚出立海大,滚出源君身边!”
  “……”
  原本打算反击的袁殷,听了那几个女生辱骂的话,停止了挣扎,双手紧紧握拳的倒在地上承受来自身体上的疼痛。
  她知道这些错误不该由自己来承担的,但是心中的内疚,疼惜,愧对却一直徘徊不去。袁殷一直以来其实都很自责,虽然嘴巴上没说,但是心里面总有个声音在说:是你害死球球的!是你害他被车撞的,是你!
  “要是把凹凸曼给球球就好了,他就不会死……”诸如此类的想法在袁殷心头出现过无数次,但是她自己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袁园的死早已成定局。于是她就更加的后悔,却又无能为力。
  穿越之后,看见跟袁园长得一摸一样的源园,甚至连名字都那么相似,她把这当作老天给她的一次新的机会,让她重新拥有弟弟,让她有机会尽到姐姐的责任,她很感激。
  虽然源殷的遭遇的确很可怜,但是她虐待源园那么多年,可恨早就超过了可怜。袁殷自己心里也对前主人的所作所为十分愤怒,她可爱的球球被人打的浑身是伤,而打他的那个人还跟自己长那么像!想想就觉得生气。可是,如今自己接管了源园的身体,就等于要担当她所犯下的错,虽然不太甘心,但是想到是源殷让她才有机会拥有源园,这么想也就平衡了。
  既然是错,那受到惩罚也是应该的,如今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拳脚,她全当是偿还,偿还前世袁殷的错,因为上辈子她没有尽到做姐姐的责任,没有保护好弟弟;偿还这辈子源殷的错,因为这个姐姐更加可恨,非但没有保护反而还欺负弟弟!
  身体上挨了一脚又一脚,那些女生仿佛还觉得不够,一把扯住她的头发,抬起她的脸,狠狠的甩了几巴掌!
  “像你这种人,打死了都不会有人同情,哼,揍你我都觉得脏了我的手,恶心!”
  “那还真是抱歉了……”袁殷扯了扯破了皮的嘴角。
  “你!”那名女生似乎更加愤怒了,举起右手想再给她一个耳光。
  就在这时候,一个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了这个动作……
  “喂,你们一群围在这里干什么!放学了还不回家,嗯?!可恶,女生就是闲的没事做,烦死了!”
  抓着袁殷头发的女生惊愕中松了手,于是袁殷又重新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
  “啊……切原同学,我们马上走!马上走!”
  “嗯,对……对不起!”
  “……”
  众女生如受惊的鸟儿一般,四散而开,连还躺在地上的袁殷都无视了。
  “喂,你要不要紧啊……”切原随口问道,其实他只是路过而已啦,哪想到正好遇上校园暴力事件,女生打女生最无聊了,肯定又是后援团那帮女的搞的鬼,啧啧,这女的被打得真惨。
  “没事,谢谢.”袁殷慢慢的起身,抬起头看了看拯救她于水深火热中的男生,这么一看,她惊了,对面的男生也惊了。
  袁殷惊了是因为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王子了,这个人还是传说中的‘球场恶魔’切原赤也。
  切原赤也惊了,同样是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碰上袁殷了,当他缓过神来之后,那表情叫一个丰富啊!厌恶,愤怒,后悔,不断在脸上变化着……
  切原颤抖着指着袁殷大叫:“原来是你这个疯女人!可恶,早知道就不理你了,让那帮女生打死你好了!我警告你,要是再欺负阿园我就要你好看!否则阿园放过你,我切原赤也绝对要揍扁你!”
  袁殷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被草丛后由远及近的男音打断了……
  “赤也,你在那边做什么,再不快点的话又要被真田前辈罚了。”
  转角处,隐隐约约出现一个纤细的身影,在将要露出脸的刹那,切原赤也‘唰’的一下转身抓住那人的手腕就往外跑。
  “阿园你快点,我不要被罚啊!”风中传来赤也惊慌的大叫声。
  袁殷顿时僵住,脚步焦急踉跄的走到转角处,远远的看见两条背影,跑在后面的那个,身材纤细瘦小,有着一头淡粉色的发……
  “球球……”袁殷呢喃着,呆呆的看着那两道背影消失在前方,眼泪不自觉的划过脸颊,经过受伤的皮肤,火辣辣的疼……
  不知道是如何回到家的,不知道是怎么帮自己处理伤口的,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伤,袁殷倒在床上狠狠的哭了一场,然后睡去……
  虽然袁殷坚持对自己说这是因为身上的伤口太疼的缘故,但是这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袁殷不怕疼,这可以表现在前世她割自己手腕的时候连眉头都没皱一下,那两刀子下的够快够狠够深!好像割的不是腕,是木头一样。如果袁殷怕疼,那自杀就不会选择割腕,而是吞安眠药了。
  袁殷同学你坦白承认是因为看见球球同学太激动的缘故吧!
  半夜醒来,喉咙干燥的仿佛要着火一般,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疼的,袁殷抚上自己滚烫的额头,支撑着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并吞下一片药,然后再次躺回床上。也许是烧糊涂了,袁殷竟然发出了一阵低低的笑声……
  “呐,从明天起,我就是源殷了……”她对自己说道。

  第四章 我是你姐!

  “源园,我是你姐,跟我回家!”
  熙熙攘攘的立海大网球场瞬时安静下来,因为半个月前曾当众对网球部经理源园辱骂施暴,疑似神经病的恶姐姐源殷竟再次把经理大人拦住并气势汹汹的喊出了上面那句话。
  网球场里里外外,男男女女,花花草草,都沉默了,有的是惊诧,有的是呆愣,有的是在看好戏,总之全场的目光都聚焦在网球场铁丝网门口的一男一女身上。其实仔细看看,这两人长得挺像的,相似的发色,同样高挺的鼻梁。只不过这两个人现在的表情实在相差太大,以至形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只见源殷睁大了那双细长的凤眼,抬头坚定的看着身前的少年,脸颊红红的,双手握拳,带点激动的语气。她鼓足勇气冲出人群,像表白一样的吼出了这几天一直酝酿在心中的话。其实吼出来以后源殷就有点后悔了,她应该更温柔的对亲爱的球球说啊,怎么整的现在跟吵架似地……
  但是现在吼都吼了,只希望球球可以感觉到她心中对他的歉意和疼惜。
  而另一边的源园,上身的白衬衫没有塞进裤子,双手随意的插在藏青色的校服裤兜中,清清冷冷的视线在前方游移,没有丝毫情绪波动,脸上一派悠闲与不在意。似乎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少女不是他姐姐,不是虐待他多年的人,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甲,一个陌生人。
  陌生人……
  源殷也从源园的眼睛里读到了这个词,他看见她,没有愤怒,没有恐惧,甚至没有恨,什么也没有,完完全全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的样子。源殷忽然感觉到脚底一阵冰冷,那股寒气一直蔓延到她心里。这种情况比她想象中的还要糟糕,其实她宁愿源园恨她,气她,那至少还代表着他在意她!可如今这种仿若无视的态度,瞬间浇灭了源殷的满腔热血。
  要放弃么?
  怎么可能!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她思念了整整九年的弟弟出现在眼前,好不容易见到了分离九年的弟弟,怎么可以这样就放弃了!她源殷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更何况,有错在先的是她,是她欠源园的。既然错了,那就要有承担错误的勇气!
  于是源殷颤抖着跨出了一步,就这么一步,似乎使所有人都回过神来了。网球部的正选率先向这边走来,周围又吵闹起来,但是大多是谩骂的。可是源殷的下一个动作又使一切定格。
  她,深深的弯下腰,对着她愧对多年的亲弟弟,充满歉意的弯下了腰。
  “对不起,我知道我没资格说这三个字,我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道歉就可以挽回的。可是,我真的真的不愿放弃这段亲情!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对不起,那么多年我没有尽到做姐姐的责任,对不起,让你受了那么大的伤害,球……园园,请你原谅我,给我一个机会,别……别装作……不认识我……你是我唯一的亲人啊。”
  源殷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她就像一个待判决的犯人,等待着源园的裁决。 ☉本☉文☉由☉炫☉浪☉网☉络☉社☉区☉为☉你☉提☉供☉下☉载☉与☉在☉线☉阅☉读☉
  许久,耳边才响起少年略低沉的嗓音,他轻轻缓缓的声音却像一把利刃,狠狠的割裂了她的心。
  他说:“当年,是你亲口说你没有我这个弟弟,叫我最好永远不要出现在你眼前的啊。我欠你的,过去九年已经还清了,如果你真的感觉抱歉的话,那就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
  少年轻巧的转过身,对站在身后的网球部众人露出一个笑脸,拍拍手,“好了,大家继续训练吧!”然后无比自然的走进球场。
  幸村精市看着仍旧弯着腰的少女有些疑惑,他在球场上被人称为“神之子”,而在日常生活中,他的第六感也比其他人强的多。刚才源殷说的话,他可以确定是出于肺腑的。可半个月前,也是眼前这个人对自己弟弟极尽侮辱之能事,那时她看自己弟弟的眼神仿佛是看着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一般的厌恶。所以一时之间他有些疑惑,短短十几天时间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态度怎么能转变那么快?
  不过这也不关他的事,他只要确保自己的部员正常的训练生活不受影响,然后带领他们拿下全国大赛的冠军奖杯,立海大三连霸没有死角!至于部员的私生活,他没兴趣去了解。
  幸村露出一个美丽的微笑扶起僵在原地的源殷,看似温和的说:“这位同学,如果没有事,请不要打扰我们训练好嘛?”接着又回头对似乎想要冲上来的切原赤也和皱着眉注视源殷的柳生等人笑眯眯的说:“看来大家很闲啊,都有空看热闹了呢,你说呢,弦一郎?”
  真田弦一郎自然的接过好友递来的眼色,压了压帽子,黑着脸说:“全员训练翻倍!马上回去做基础练习!”
  于是很快,只剩下源殷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原地。她的脑海里不断回响着源园的话,以至于完全没注意到柳生那意味不明的眼神,而周围传来对她的嘲笑声更是没有反应。
  源殷的眼睛像是定了坐标一样,没有焦距,却一直盯着铁丝网那边的瘦削身影。那是她弟弟,那是她不知道改如何挽回的弟弟,那是她死都不愿放开的弟弟,那是她存在在这个世界唯一的意义。
  ***
  等到网球部训练结束,已经是夕阳西下了,整个校园都宁静了下来。正选队员们嬉闹着走出校门,似乎已经把源殷出现的事给忘了。
  “那么大家明天见了!”
  “啊,明天见!”
  “明天见!辛苦了!”
  “不要松懈。”
  柳生和源园挥别了朋友们,踏上了回家的路。
  “前辈,我在外面找到一套合适的房子了,下星期就能搬进去了。”迎着柔和的暖风,源园轻松的说道。
  柳生皱了皱眉,“小园,你不用那么着急,就是一直住在我家也没关系,父亲母亲都很喜欢你。”
  “呵呵,都打扰一年了也不算着急啊~”
  “小园,你是不是因为今天源殷的关系,所以……”犹豫了一下,柳生还是说了出来。
  “没有。”源园没有任何停顿的回答,“搬出去是我早就决定的事,前辈能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收留我,我已经很感激了,不能一直麻烦前辈。”
  柳生有些无奈,他这个学弟,看似好说话,人长得本身就有点弱不禁风,但事实上倔的很,也骄傲的很。如今他决定搬出去,那么再怎么劝也没用。
  “那周末的时候我陪你去看看房子。”柳生扶了扶眼镜。
  “嗯,那就麻烦柳生前辈了。”
  柳生比吕士斜眼看着身旁的少年,白皙甚至是苍白的脸庞在夕阳的晕染下微微泛红,瘦削的身材令人心疼。在所有人眼里,源园一直都是一个乖巧的男孩,虽然有点早熟,有点不是这个年纪该有的忧郁,可是这个孩子那么聪明,那么干净,以至于大家都不敢相信他是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一个从4岁起就被自己亲姐姐虐待的孩子。
  柳生曾问过源园,“恨你姐姐吗?”
  他说,曾经恨过,后来是疑惑,再然后是释然,她也是个可怜人,我没必要去恨她。
  那么好的一个孩子,柳生想不通,怎么会有人狠得下心折磨了这个纯白的孩子整整九年!所以他开始厌恶那个源园的姐姐,尽可能的避开与她接触,也尽可能的隔开源园与她的接触。可是他没想到,那个女人已经疯狂到了这个地步,竟然在学校里公然对源园拳脚相加,口出恶语。
  “贱货!你去死你去死你去死,你为什么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凭什么那么开心,你应该日日被折磨,日日恐惧,活在最阴暗的角落赎罪,生不如死啊!哈哈哈哈哈哈!!!”
  柳生震惊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姐姐,为什么源园面无表情的不反抗,为什么世界上还有这种人,可以对自己的血亲做出这样狠毒的行为!
  于是柳生愤怒了,非常的愤怒,没有征求源园的意见,直接带着家庭律师冲到源园所谓的‘家’,找那个所谓的‘姐姐’,要求她断绝与源园的亲属关系,甚至说出了“像你这种人,活在世界上又有什么意义!只会讨人厌!”这种绝不符合他绅士风格的话。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源园的那个姐姐非常坚持与源园的姐弟关系,即使是上法庭也不愿意断绝,但奇怪的是从那个拥有与源园相同的粉色头发的女生眼睛中柳生却看不到半点亲情。
  今天,源园的那个姐姐,不,应该是源殷,她的举动令他疑惑了。那双碧绿色眼睛中充斥的受伤,痛苦,悲伤是假装不来的,那么,她是真的为所做的一切悔过了嘛?可是,单单一句对不起就把过去的九年一笔勾销,那也太不公平了。
  不过,不管源殷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一旦她再伤害源园,他的朋友,那么他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第五章 与狼共舞

  “如果你真的感觉抱歉的话,那就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
  源殷的大脑里充斥着这么一句话,突然之间,一种孤独感油然而生,仿佛整个世界再也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一般。球场内的那个人再也没有看过她一眼,她觉得很害怕,手足无措。
  源殷之前有想过好多可能,源园朝她发火的情况,对她冷嘲热讽的情况,对她不理不睬的情况等等,她都已经想好了应付的办法。可是,这种场面,是她始料未及的,又或许,她其实是不敢去猜测这种情况。“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恐怕,源园是从心底里想要离开她这个姐姐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
  她不知道……
  显然,源殷的身体先大脑一步做出了反应——用尽此生最快的速度逃离了这个地方,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跑着,依照着本能驱使身体的行动,以至于自己上了什么车都不知道……
  等源殷缓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而大大的站牌上写着两个大大的字——东京。
  但这并没有太打击到她,你说为什么?
  那是因为我们的源殷同学现在正处于人生低谷状态,浑身充满了灰色气息,如此沮丧的感觉自从上辈子那场由凹凸曼引发的悲剧发生后就从来没有过了。所以,原本对未来充满希望,对姐弟两感情的恢复充满信心,并且极具阿Q精神的源殷同学因为源园小朋友的话,心灵受到了巨大打击。因此,仅仅是乘错车,来到人生地不熟的东京这点小事,已经无法撼动她的神经了。
  最重要的是,对于前世土生土长于中国的源殷来说,神奈川跟东京是同样陌生的地方,区别仅在于神奈川的路她比较有印象,不会迷路而已。
  于是,依然消沉的源殷继续漫无目的的游荡于东京街头,天色渐沉,周围路过的人个个形色匆匆,只有她慢慢的移着脚步,直到……
  “嗨,美丽的小姐,有没有兴趣陪我进去喝一杯呢?”富有磁性,极具诱惑又带着关西特色的嗓音在源殷耳边响起。而突然出现,挡在她身前的这个人明显吓了她一跳。
  把视线抬高,源殷看到了一头藏蓝色的发,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