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花无迹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耽美·同人 >> 《怜花无迹》作者:端木遥(网王 VIP完结)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ncs.xvna.com
本文由炫浪TXT社区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http://ncs.xvna.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第一章 初来乍到

  
  世界上有一种人,你无论将他放在哪个地方,哪怕是冰山沙漠里,他也能好好的活下去。
  
  还有一种人,无论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知识技能,只要他想学,偏又能全部精通。
  
  前一种是不是太过坚韧就是太过变态。
  
  后一种,那是彻彻底底的天赋问题。
  
  如果这两种人偏又生得倾国倾城风流倜傥,那简直就是好命得天怒人怨。
  
  偏偏王怜花就属于这种变态与天赋通通符合却又俊美得惊天地泣鬼神的人,所以当他还是洛阳王公子的时候,一双妙手,便已让世上所有的人惊恐嫉妒。
  
  然而也许真的是太过完美太过惊世骇俗了,所以终于有一天,上帝与佛祖聊天喝茶时发现了自己造人失误,王怜花一转眼,便被卷入了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彻底的……呆住了!
  
  *
  
  王怜花站在大街上,莫名其妙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一切,只觉四野景物光怪陆离,宛若梦中。
  
  恍然间回忆起就在不久前他还在自己的船上躺在甲板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自从沈浪与朱七七两人喜结连理之后,三人一同去了海外,在中原东部的某个小岛上流连了几年后,他终于有些耐不住寂寞,便弄了只船,抛了沈浪两夫妻独自去往中原,然而却是行至中途遇到了暴风,当他被卷入风中醒来之后,便站在这个从来就未见到过的地方。
  
  王怜花抬头望了望眼前高耸入云端的房屋,路上来来往往的铁盒子一样的东西,耳边盘旋着自己半听得懂办听不懂的东瀛鸟语……眨了眨眼睛,再眨了眨眼睛。
  
  眼没花,他还是在这个陌生的古怪之地。
  
  于是,当他第三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终于明白,自己是彻底的离开了自己生活的地方。
  
  于是我们可怜的王公子果然不愧为曾经名噪一时,之后势力依然不减的洛阳王公子,认清了形势的眨眼间,脑中转眼盘旋起自己的生计问题。
  
  人要吃喝拉撒,王公子自然也要吃喝拉撒,如今他被莫名其妙的抛到了这个乱七八糟的地方,突然一下子失去了以往的富贵与势力,形势逼人强,为生计,迫不得已王怜花开始筹谋要如何才能在这里好好的活下去。
  
  首先,自然是要吃饭。
  
  王怜花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似乎从船遇到暴风开始,他就没有吃饭,此刻自然是饿了。
  
  忽然一阵刺耳的响声从耳边传来,王怜花终于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看着那个坐在铁盒子里的男人伸出头对他大吼道:“站在马路干什么……让开……也不怕车撞死……”中间有一些话和后面的话他没有听懂,但却不妨碍他理解其中的意思。
  
  王怜花蹙了蹙眉头,冷眼扫了那男人一眼,阳光冷冽,煞气逼人,那男人脖子一冷打了个罗嗦,声音一下子柔了起来:“你站在……路上……挡住路了。”那男人笑道:“你可不可以让车子过去。”
  
  王怜花凝着那铁盒子,原来这东西叫做……车?
  
  大概跟马车差不多吧。
  
  也不说话,转身退到了路边。
  
  那男人见他什么都没有说的让了路,似乎松了口气,开着车“唰” 的一下奔走了,然而在即将消失的时候,王怜花听到那人似乎大大咧咧的骂了一句:“晦气!遇到个穿得怪模怪样的疯子!不过那身上的东西挺值钱……如果是人温柔点老/子绝对去抢,可惜太吓人了!”
  
  王怜花这才注意起自己的衣裳,明黄色的宽袖大袍,明珠为饰,金玉为带,足下一双云纹软底鞋,整一个翩翩浊世佳公子,然而与这周围的人的衣裳一对比,实在是说不出来的怪异。
  
  王怜花叹了口气。
  
  那人刚才说他这一身挺值钱?不知……能值多少银子。
  
  “哥哥是中国人吗?”忽然一个脆生生的女声传入了耳中,王怜花顺着声音看过去,他旁边站了一个小女孩,正睁着一双好奇的水汪汪的眼睛盯着她,那眼珠子黑而透亮,闪着兴奋的光。
  
  “中国人……”王怜花顺着她的话重复了一遍。
  
  小女孩兴奋的点点头:“恩。我以前在图书馆看过,只有古代的中国人才穿这种服装,哥哥是中国人吧,穿成这样是要去参加动漫周的cosplay么?哥哥要cose什么呢?”
  
  “cosplay……书?对了,书!”王怜花有重复了一遍,脑中转了转,转瞬笑眯眯的摸着小女孩的脑袋,用生涩的东瀛鸟语道:“小妹妹,你能告诉我哪里有书肆么?”
  
  “书肆?”那小女孩眼珠子转了一下,想了想便明白了王怜花的意思,见大哥哥笑起来仿佛跟天人一般,脸不由得红了,羞涩的往前面一指:“大哥哥要书么?顺着这边走往右拐走50米就能看到卖书的店了,不远的。”
  
  王怜花静静的听着小姑娘说话,他自然听不懂什么50米这十分现代化的计量单位,但是这完全不妨碍他知道前面不远有书店,于是再次对着小姑娘笑了笑,转瞬走开了。
  
  书店的书很多,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他看得懂的,看不懂的,五花八门,然而,更让他意外的是,他竟然在这个陌生到诡异的地方见到了自己熟悉的字体,不由的伸手拿了下来。
  
  只见这书上写着:“《资治通鉴》司马光,北宋原文,繁简对照版。”
  
  王怜花愣了一下。
  
  “你看得懂这本书啊?很深奥的哦……我从小在这里买书已经五六年了,从来就没有见人碰个这本书,你是第一个呢……好像有趣哦。”忽然一个声音穿插而来。
  
  说话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子,金棕色的碎发,笑起来眉眼弯弯,几乎看不到眼睛里面的瞳仁,然而,这个人虽然笑得一副牲畜无害的模样,却是让王怜花本能的觉得,此人绝非他表现出来那般无辜。
  
  “你手上的书的字体难道跟我不一样?”王怜花笑。虽然这人手中的书的字体跟他手中的稍微有些差别,但凭王怜花那聪明的脑袋,显然猜测那绝对是一种字体。
  
  不二周助轻轻的“啊”了一下,视线扫了一眼自己手中的中文版《小王子》,微微一笑:“啊,虽然简繁体不同,但终归都是中文字……也算一样吧,好像很有趣呐。”说着问王怜花道:“你是中国人么?”
  
  王怜花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大概是吧。”他说:“作为见面礼,要不你把这本书送给我如何?”
  
  反正他方才看到有人卖书的钱绝对跟他身上揣着的银子银票不一样,现在身无分文,自然不在乎脸皮厚,而我们的洛阳王公子从来不认为自己脸皮厚的,所以他十分友好的看着不二周助,笑吟吟的道:“我今天第一次来这里便遇到你了,我们很有缘呢。”
  
  “很有……缘么?”不二周助冰蓝色的眼睛微微张开,转瞬又眯了起来,笑道:“如果是其他的书我倒是没问题,这本书因为版本珍贵,店里的老板为了作为纪念留在这里,从不卖的,你要看的话可以每天到店里来看。”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将手中的书合上:“我叫不二周助。你可以叫我不二,也可以称呼我周助,虽然我不能帮你买这本书,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不妨请你去吃饭,河村哪里的寿司很不错的,你要去么?”
  
  吃饭……
  
  王怜花听到吃饭两个字,心里转念着这本书自己随时来拿都不成问题,温饱问题是目前最紧迫的事,不由得笑了起来。
   ◆本◆文◆由◆炫◆浪◆网◆络◆社◆区◆为◆你◆提◆供◆下◆载◆与◆在◆线◆阅◆读◆
  “好。”一瞬间,他的声音温柔得可以滴出水来。
  
  不二周助背脊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然而面上笑眼弯弯,仍旧不动声色。
  
  这个人……真是有趣呢。
  
  只是……这个有趣……好像遇到了了不得的人。
  
  到底要不要与他多多交流,再观察一下呢?
  
  好奇心与本能的警觉性忽然同一时间冒了出来,不二周助暗中纠结着,两人一同前往河村家业寿司店。
  




第二章 女王迹部

  
  此刻已经是正午时分,寿司店内的人不少,不二周助扫了扫,河村正站在转盘内忙忙碌碌的做寿司,桃城正在抢越前的寿司,被越前一个“还不够水准”甩了白眼,正在座位上大大咧咧的叫唤,忽然看见站在门口的不二周助,连忙朝着他招手。
  
  越前龙马听到了桃城的招呼声,回头看了门口两人一眼,视线最终定在了王怜花的身上,似乎对他的穿着感到惊奇,却只是不着痕迹的拉了拉自己的帽子:“切!”
  
  不二周助眯着眼睛微笑,笑眯眯的对着两人打了招呼,忽然小声的对王怜花道:“很热闹呢,对不对?”
  
  王怜花笑笑,接着道:“可是我很讨厌这么热闹,很吵。”
  
  于是不二周助回过头诧异的看了懒洋洋的靠在门上的王怜花一眼,“不会啊。”他说:“很有趣不是么?”
  
  话虽如此,但是他还是很伶俐的在对吃饭的两人打了招呼之后,坐在了桃城与越前的旁边,桃城似乎对不二周助没有跟他们坐在一起很惊讶,大大咧咧的跳过去,盯着不二道:“不二你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呢?”说话间目光在王怜花的身上兜兜转转,似乎也对他一身打扮十分好奇,终于忍不住的问了出来:“不二,这是你朋友?跟你一起吃饭一定是你朋友对不对,阿勒阿勒,你有长这么好看的朋友你都没有给我说,你朋友好漂亮,这衣裳好奇怪,看起来好精致,这上面的纽扣好像镶的是珍珠……这腰带上的饰物……”
  
  “是玉。”
  
  面对着桃城一边咬着寿司一边在旁边指手画脚大声叫嚷,不二周助笑眯眯的打断了桃城武的话,一边对王怜花解释:“这是我同年级的桃城武桃城君,跟他在一起的那位小不点是一年级的越前龙马,开着家店的是河村,我们都是青学网球部的,所以很熟。”随即对桃城武道:“这是王怜花。”
  
  “王怜花?是中国人么?”桃城武一口将手中的寿司塞进嘴里,咕噜咕噜吞咽完毕,对王怜花伸出手道:“你好。我是青学二年级的桃城武。请多多指教。”
  
  王怜花看着桃城武伸出来的手,桃城武的皮肤不白,手指修长,掌心与虎口处磨了厚厚的茧子,那是常年练习某种东西所留下来的,然而凭王怜花多年练武的经验来看,这茧子绝对不是剑或者什么其他的利器所造成。
  
  王怜花笑吟吟的看着面前笑得大大咧咧的人,他听不懂什么青学,自然也不知道二年级是什么东西,但是他到不二周助说他们都是青学网球部的,而不二周助与越前龙马的手上相同部位同样被茧子磨损得厚厚一层,于是微微一笑,伸出手,道:“青学网球部……网球么?”他用的是一个陈述句,然而却或多或少有一种疑问在里面,这种疑问不是一问三不知需要让人解释,而是似乎对其他方面抱着怀疑。
  
  桃城武因为王怜花的对网球疑问的口气忽然一下子爆发了起来,“唰”的一下跳起来,用网球拍指着王怜花道:“我要跟你挑战,挑战,我们打一场吧!”越前龙马却是“切”一声白了猴子似的桃城武一眼,继续吃自己的寿司:“MADAMADADANE.”
  
  不二周助听到王怜花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眸微微睁开了一下,转瞬微笑起来:“怜花君会打网球么?”他笑着问。
  
  王怜花将众人一干表情收在眼里:“不会。”他同样笑眯眯的道,看着桃城手中的网球拍。
  
  原来这个东西就是所谓的网球啊。
  
  终于明白了。
  
  他勾唇笑了笑,学着其他客人一样从转盘上端起一盘寿司,漫不经心的吃了起来:“味道不错。”
  
  桃城武似乎被王怜花一句“不会。”彻底打击到了,愣愣的盯着这个在一边吃的优雅含蓄一派斯文的人,张大了嘴,半天反应不过来。
  
  不二周助笑眯眯的看了王怜花一眼,也跟着从转盘上端了一盘寿司,开始吃起来。
  
  桃城武似乎被这两人的模样刺激到了,终于大声嚷嚷起来:“你不会!你居然不会!那你刚才那个口气是什么意思,你不会是耍我吧!我要挑战你,挑战!跟我打一场吧!”
  
  王怜花听他闹了一阵,柔声截口:“桃城君。抱歉,我不会打网球,另外……我刚才有什么不好的口气么?”
  
  脸色纯真,没有半点虚伪的表情。
  
  桃城武忽然就跟吃了一百个苍蝇似的哑口无言,挫败的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你是没有什么不好的口气,只是很欠扁很想让人用网球把你打得心服口服而已。
  
  郁闷之下,桃城抓起越前龙马盘子里的寿司迅速的喂进嘴里,他气闷,需要吃东西压制超级旺盛的精力。
  
  越前龙马白了桃城武一眼,连忙护住自己的寿司,于是两人毫无意外的又打了起来。
  
  不二周助与王怜花的面前已经堆了一叠的盘子,忽然不二周助问王怜花:“怜花君,你是第一次来日本么?”
  
  王怜花想了一下:“是第一次来这里。”
  
  不二周助道:“那么怜花君今次前来是为了什么呢?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怜花君身上穿的似乎是中国古代的服装吧,难道怜花君是来参加动漫周的活动。”
  
  不二周助问话的时候,王怜花恰好把盘子中的寿司吃完,随即又端了一盘,忽然侧耳听了一下,问:“劳斯莱斯量产版?”
  
  不二周助侧脸看着电视机,里面的正在播放汽车新闻。
  
  劳斯莱斯量产版,全球发行限量发行五十辆,昔日一出产便以订购完毕,今日正在日本售完最后一辆,交到货主手里……
  
  “很奢侈的车呢。”不二周助看王怜花也在看电视上面的车,不由笑道:“这款劳斯莱斯是宝马集团为了纪念公司成立100周年而特别订制的,其“贵族化”与性能与一般劳斯莱斯车型不同,家里买得起这款奢侈品的,非富即贵,不是一般平民能够拥有的。”话语平淡,口气中却没有一点羡慕意思。
  
  王怜花静静地看着那个不知道是什么方盒子里露出来的车的样子,眼中微微闪过一丝笑意:“非富即贵么?看起来很不错呢。”说着对不二周助道:“你说呢?”
  
  “恩……好像很有趣啊。”不二周助笑着,两人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吃寿司,隔了一会儿,电视里开始安室奈美惠的歌来,王怜花虽然很好奇那所谓的“电视”究竟为何会这么神奇的冒出来许多东西,但以他平素不动声色的功夫以及狡猾的性格,此刻自然不可能毫无风度的冲上去将其大卸八块,于是吃晚饭,与不二周助等人便告辞了。
  
  *
  
  王怜花从河村的寿司店里出来,便重新担心起自己的生计问题,从自己来到现在差不多已经三个时辰,三个时辰内让他毫不怀疑的认识道,或许他真的来了某个不知名的地方,或者……是一个时代,因为那《资治通鉴》首章上面的绪论说,那书的年限似乎与现在已经相隔一千多年。
  
  一千多年是什么概念?
  
  那就是一个人从出生到死到再出生再死生生世世好几代。
  
  那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