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女穿越:冷王的替身妃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剩女穿越:冷王的替身妃》作者:悠小淘(VIP完结)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本文由炫浪小说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http://ncs.xvna.com/

男友结婚了,新娘不是我①

阳光明媚的周末,恰逢卓清清的三十岁生日,朋友们在靠海的豪湘府邸大酒店六楼的中餐厅订了一桌酒席为她庆祝,到了这个年纪朋友大多都已成家,有几个死党还抱着她们满地乱跑的儿子女儿一起来,小孩子们很快便熟络嬉闹成一团。


死党小丽问清清道,“你看看我儿子都能打酱油了,你和伟豪什么时候结婚啊?”


清清宛然一笑道,“等他把手头的事情忙完了,我们就结婚,到时候让你儿子和珠珠的女儿来给我当花童花女啊!”清清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她跟伟豪是大学同学,相恋十年可谓情比金坚,伟豪勤奋努力现在已经是一家跨国公司的分公司副总十分受领导器重可谓前途无量。清清现在是一家贸易公司的普通职员,工作稳定。似乎提起他们的人,无不羡慕这恩爱的一对。


珠珠说道,“你今天过三十岁的生日伟豪怎么没来”。


清清笑着解释道,“他最近公司有一个大客户已经谈了三个月了,这不上个月去谈合约了,好像挺麻烦的他说要下星期才能回来。”这三个月来清清很少能见到伟豪,他整日忙于应酬,上个月他说要去谈合约这一走又是近一个月,清清知道他工作辛苦也是为了他们的未来能更幸福一些,所以清清从来不埋怨他,给他更多的是默默的支持。


珠珠提醒道,“清清啊,这男人没有不偷腥的,你可要看好了。”


一旁的小丽道,“那怎么可能,人家清清和伟豪在一起都十年了,再说清清那么漂亮出去看看顶多像是个大学刚毕业的,谁相信她今年三十岁了啊!还有,谁说男人都偷腥,我老公就没有,你孩子他爹偷吗?”


珠珠笑道,“那都是因为没钱,你看《蜗居》里的那个宋思明不就是有钱有势了才找的小三。”


小丽一向心直口快道,“你也说那是电视剧了,不过说真的那《蜗居》里面演的那个房价可真写实,你就说我想买的那个学区房吧,我怀着我家宝宝的时候还是五千一平,今年我去看就一万二了。”两个女人从男人偷腥的话题转移到了买房孩子上学。


说到孩子上学的问题珠珠顿时眼里放光道,“对对,就是这房子跟打了激素一样蹭蹭的涨,我想好了到时候多交点赞助费也让我家琦琦上市重点小学,打好基础对孩子很重要。”


两个人便开始议论起全市这几所又名的小学的师资力量。


清清望着她们俩谈的热火朝天。对她们的谈话插不上嘴。


突然,小丽像想起什么说道,“我儿子和你女儿呢!”


珠珠道,“你刚才去洗手间,他们俩一起去楼下玩了。”


小丽看了看楼下的院子,铺着大红地毯,有粉红色和紫色绑成的气球门,这时候一拍气势的车队开了进来,接着便是那炮竹声震耳欲聋,小丽收回头对姐妹们道,“这结婚的头车是兰博基尼跑车,当年我就特别向往有这么辆跑车打头。可我老公非说租金太贵了,只租了辆宝马。”


清清道,“结婚最重要的是幸福,排场我觉得没那么重要。”


正在这个时候,珠珠的五岁宝贝女儿琦琦手里拿着粉色的气球,兴高采烈的跑进来扑进珠珠的怀里道,“妈妈,下面有结婚的那个新娘可漂亮了,星星哥哥说将来跟我结婚也要这样有很多漂亮的气球。”说着还不忘看着小丽六岁的儿子。


倒是小丽的儿子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小丽笑着说,“这感情好青梅竹马啊!”


琦琦继续兴高采烈的道,“妈妈,那个新娘子穿着白色的婚纱带着皇冠好像个公主,那里还有个好大的横幅写着‘恭贺方伟豪先生,朱莉小姐新婚大喜’将来我结婚的横幅上是不是要写‘星星先生琦琦小姐啊’!?”琦琦天真而稚气的问着妈妈。


珠珠宠溺的摸着女儿的头道,“横幅上的字你都能看懂了。”


琦琦点头,“有几个字我不认识,是星星哥哥告诉我的!”俨然她现在十分崇拜星星。


只是听到“方伟豪和朱莉”几个字的时候,卓清清已经僵在了那里,她端着的茶杯的手不停的颤抖,将茶水洒了一片,脸色苍白。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她的男朋友也叫方伟豪,而他的女秘书就叫朱莉。




男友结婚了,新娘不是我②

她还记得半个月前,她来到方伟豪公司楼下,正巧看到朱莉上了他的车,后来她打电话问伟豪这是怎么会事情,他只说晚上有一个商务应酬所以就跟朱莉一起去了,她就那样顺理成章的不带任何怀疑的相信了。


她颤抖的拿出手机拨通方伟豪的电话,电话接通对面很喧闹,却不是方伟豪接的电话,一个男声传来道,“你好,方先生正在举行婚礼不方便接听电话。”


清清手机砰然落地,她颤抖的冲向电梯间。


那豪华的婚礼现场人头攒动,那如宫殿一般的奢华布置长长的红地毯两旁装饰满了鲜花,那清香馥郁的冲进鼻翼,她看到了台上深情挽着新娘手的方伟豪,今天的他笔挺的西服那样帅气,清清曾经无数次幻想着他们结婚的场景,只是这一天,新娘却不是她。


司仪让两人交换戒指,那明晃晃的钻戒闪烁着刺眼的光芒,清清颤抖的冲上前去,一巴掌狠狠打在方伟豪的脸上,方伟豪愣愣的望着她,他没想到今天她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台下众人唏嘘不已,清清的姐妹们也都赶来了,方伟豪十分抱歉的对清清说,“一直都想找机会跟你说,其实我们不合适,我一直都想跟你说,可是……对不起。”方伟豪最后只是轻轻落下对不起三个字。


可是这三个字那样讽刺的狠狠刺痛着卓清清,她含着泪颤抖的说,“我们在一起十年,今天你才发现不合适?”


一旁的茱莉却是不含好语气的道,“我们已经登记结婚了,你不要缠着我老公了!”


这个时候小丽冲了过来道,“他们本来都要结婚了!一定是你这个狐狸精勾引的!”


茱莉本是打着雪白粉底的脸这个时候透着气恼的红晕道,“这年代婚姻自由,你不要再这里乱说!”


方伟豪宠溺的将她揽入怀里,郑重的对卓清清说道,“我真的跟你没有感觉了,对不起,你真的不合适我,请你走吧!不要破坏我的婚礼,我谢谢你!也希望你能幸福!”


十年的感情,一句不合适,对不起!就像海市蜃楼一般,烟消云散了。


清清狠狠的一抽那象征着幸福的香槟塔的一角,只听到稀里哗啦玻璃落地粉碎的声音,清清转身离去,她似乎也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好友们努力的安慰着她,并动员了七大姑八大姨的力量要为她相亲。


周一,清清像霜打了的茄子一般继续到公司上班,隔壁办公室二十五岁的小曹便将那红彤彤的婚礼喜帖递到了清清的面前,并且还邀请她和男朋友一起去,她牵强的笑着接过。


打开电脑,习惯的打开MSN,看到一个好友的个性签名:毛主席语录第三十八章第五节第二十七句: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若在往常她会呵呵一笑,但今天她却是大口喝了一口那刚冲的没加糖没加奶的咖啡,那苦涩在口腔里蔓延,她被人流氓了,这一流氓就是十年,她人生最美好的华年。


她拨通了小丽的电话,让她帮她安排相亲。


从周一晚上开始见面挨着一个,却没有一个能让清清满意的。




酒醉后的XXOO①

周五的晚上颓然的清清拿着啤酒坐在海边的礁石上,为什么越去相亲,往事种种就越清晰的浮现在眼前,方伟豪曾经宠溺的微笑,紧张的神情,她沦陷了,沦陷在了永远不可能回去的过往之中。


她的思绪渐渐分不清眼前的景象。


她好像轻轻飘起又重重落下,那温热的身体紧紧拥住她那样的温暖,她微微睁开眼睛,眼前漆黑只有那温热的身体紧紧抱着她,暖了她已经冰凉的心。 ⊕本⊕作⊕品⊕由⊕炫⊕浪⊕社⊕区⊕提⊕供⊕下⊕载⊕与⊕在⊕线⊕阅⊕读⊕


那男子吻上她的唇,唇相合,一股甜腻的芬芳渗穿她的舌尖,他们缓缓的辗转着,卓清清只觉得体内无数燥热的分子好像一下被激活了,跃跃欲动。唇齿又似本能的去迎合,舌尖似开满了一朵朵妖娆而美丽的花朵,陷入一片旖旎的幻境。


卓清清觉得那种甜腻的感觉好像是她跟方伟豪的初吻,她还记得那个星光璀璨的夜晚周边的小树林里开满了梨花。也是这种甜腻的让人沉醉的味道。


他们的吻越发的激烈,她闭上了双眼,去感受那吻仿佛又带着朵朵梨花清新的芬芳……


那吻带着芬芳纠缠的迟迟不肯消却,一切仿佛都停止只剩下他们两个,幸福的感觉胀满了整个心口。


她神志不清的想,他回来了,原来,他也是不舍这十年的感情的。


卓清清感觉到他下身的坚挺,虽然隔着衣物却是顶在她的小腹下,不觉的脸上感觉更烫,心底莫名升起一丝期待,却又与那羞涩纠缠在了一起。


他身上的香味很特别,不是方伟豪身上那熟悉的古龙香水,他是谁,他身上的温暖让人那样眷恋,卓清清已经被酒精麻痹了的思维混沌不堪的想着,反正现在自己是自由的了,就让她沉陷在这温暖中吧。


她紧紧的挽住他的脖子,那吻越来越深,呼吸越来越急促仿佛时间就此停止。
~~
还请大家多多收藏投票支持~~~




酒醉后的XXOO②

一切都似水到渠成一般,再没有思想里的挣扎与反抗,两具火热的身躯贴合在一起,那一瞬,她感到身体有那撕裂的痛,他顿了一下,她却是更加奋力的拥吻着他,她的思绪飘飘荡荡被快乐的感觉充斥。


他们紧紧相拥,仿佛再没有彼此,融和成了一体,仿佛置身于繁花之中,每一个吻都似金灿的阳光暖洋洋的打下来。


那起伏跌宕的感觉持续了许久才渐渐隐退,两个人依旧沉浸在欢快之中。


她感觉那男子轻轻亲吻着她的发丝柔和而富有磁性的声音道,“我爱你!”然后用被子将卓清清裹得严严实实像抱着花一般揽入怀中。


卓清清只觉得浑身瘫软,那样舒适的紧紧靠在那个胸膛上睡着了。


————


第二天,清晨她是被那一声惊呼惊醒的,“你是谁!”那声音带着诧异跟愤怒。


卓清清揉了揉眼睛,满眼刺眼的红色,窗子外斜倚进来的朝阳打在这个俊美轮廓男人的脸上,卓清清长这么大都没有见过长的这么俊美的男人,脸上刚毅的线条,五官却是俊美的,但是这种俊美多一分则显得女气,而他却是那种恰到好处的英俊,只是他脸上的表情很生气。


卓清清揉了揉很疼的头这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这里,她的反应便是大声的尖叫,猛的抓起也是那红艳艳的被子将自己裹得像一个粽子。


那男人却是恶狠狠的好像跟她有莫大仇恨的道,“沐雪去哪里了?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


卓清清这才模模糊糊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果然酒后乱性,自己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跟人一夜情了,她只觉得头顶一排黑线落下。


等等,这梨花木的螺床,还有这男子一头的长发和身上匆匆穿上的长衫,怎么越看越像是古装电视剧里的场景。


这到底是怎么会事情?清清试探性的问道,“请问,你是演员吗?”


她有个不好的预感自己和这男人这个样子,难道是拍那种片子的片场?




醒来后的惊诧

男人似乎被她的挑衅彻底激怒了,他猛的伸手去掐住清清的脖子道,“你不要跟本王装傻!本王再问你一次沐雪去哪里了?”


卓清清被眼前的景象搞的晕极了,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也没有装傻,我莫名其妙的就在你的床上了,我记得昨晚上我在海边喝酒的!”她只觉得脖子上的这只手不断在用力,快要不能呼吸了。


男人猛的将她往床边一扔冷冷的道,“莫名其妙的就来到本王的洞房了?你的托词未免也太荒唐了吧?”这个女人就是昨夜跟他洞房花烛夜的女人,可却不是他心爱的人,他的洞房花烛完全被这个女人给搅乱了。


卓清清大口的吸了几口气有些愤然的道,“我为什么要骗你,我莫名其妙的跟你没有了第一次!我为什么还要骗你!”


她只觉得眼中有晶莹的液体就要涌出,但是她强忍住了,她的男友跟别的女人结婚了,而她的第一次又莫名奇妙的跟这个男人没有了。她只觉得命运一直在作弄他。


而这个立在他面前的男子,正是昌国的昭王爷慕容锦。


他的皇兄慕容旭现在是昌国的皇帝,慕容锦便将母妃接出皇宫,住在了宫外的王府,这个昭王爷年过三十虽然有几位侧妃,却一直没有册立正室。


而昨天他终于他迎娶到他喜欢了十二年的医药世家的女儿尚沐雪,这些年来他一直等待她长大,却不想洞房之后却发现是这个女人。


这个时候,慕容锦发现那盖着大红金线绣龙凤桌布的八仙桌上有一封信,那端正的小楷写着“昭王爷亲启”,慕容锦迫不及待的将信打开。


清清仔细的环顾着四周,她所在的这个床,悬着红纱帐,绣褥重茵,榻上铺着鸳绮鹤绫,锦簇珠光,生辉焕彩。而雕花长窗上贴着烫金的喜字,清清的脑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莫不是自己穿越了?




他在洞房花烛夜被人放了鸽子

只听慕容锦低沉的道,“怎么可以这样,说走就要走!”


他愤恨的将信一丢,看的出他现在的脸色很不好。


清清斜瞟过去,那带着淡蓝色纹路的信笺上末了清秀的小字写着,“沐雪还是决定去西域采集那珍贵的药材,就此一别……”


虽然没看全内容,但是清清算明白了,他那新娘子在洞房之时留书走了。


她抬头望着这个自始至终就没笑过的冷酷王爷,紧紧绷着的脸透着铅云密布。


这个时候有两个丫鬟端着铜盆进来,恭敬的道,“奴婢前来伺候王爷和王妃梳洗,到时辰该去给太妃敬茶了。”


那句王妃猛的刺激到了慕容锦的神经,慕容锦猛的一挥手将那铜盆打翻。


哗啦一声水洒了一地,那两个丫鬟战战兢兢的在一旁发抖,生怕再说错什么做错什么,惹怒他。


他怒喝一声,“你们给我滚出去。”


那两个丫鬟像得了特赦一般,低着头恭敬却是快速的退出了房间。


慕容锦怒声对卓清清道,“听不懂我的话吗?滚出去!”


他的眼神里带着一种不容人违背的力量,那种霸气让卓清清感觉好像被什么力量紧紧压迫着说不出话来,她几分颤抖的裹着那像粽子一样的红锦缎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