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字拼图1~6册全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综漫]无字拼图(1-6册)》作者:风魂(完结)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无字拼图
  作者:风魂

  愿望,实……实现了?!

  “我想要一口井,叫做食骨井;我想要泡一次温泉,叫做男溺泉;我想要一个青梅竹马的邻居,叫做上杉达也……”
  我双手合什,闭着眼,面对生日蛋糕上的蜡烛在心里默念。
  有一个声音冷不丁的在我脑海中闪了一下,说你也太贪心了吧?
  太贪心了吗?
  “好吧,那么最后一个愿望,我想要一个万事如意的法宝让我坐拥动漫世界的诸多帅哥美女。”
  唔,许完愿了,吹蜡烛。
  呼。
  一片黑暗。
  我,欧阳桀,女,十八年前生于一个普通的家庭。老妈是一个三流杂志的编辑,业余时间写点小说赚外快顺便欺骗纯情的少男少女。老爸是名海军军官,长年驻扎在某座传说中的小岛上,结果在我们看来,连他自己也几乎要成为一个传说中的人物。还有个孪生弟弟叫欧阳骜,表面上看来是个品学兼优的乖宝宝,其实是一个无比恶劣的家伙,背地里对我使的那些坏呀,简直罄竹难书。
  嗯,言归正传,继续介绍我自己。
  我目前是刚刚升上高三的高中生,成绩一般,但是人缘很不错。爱好是动漫。这个是要加着重号,外带画两道红线的,对我来说,饭可以不吃,动画不能不看,所谓秀色可餐,光看到一堆帅哥美女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就可以令我废寝忘食了。特长是涂鸦、做白日梦、以及武术。
  说起武术,一开始真的只是个误会。我很小的时候,老妈为了培养我完成她没有完成的梦想,坚持给我报了个什么音乐培训班。我才不想去,那种时候玩还来不及,所以就趁当年性别特征还不明显,逼着阿骜穿上我的衣服,扮成我被老妈带去上音乐班,谁知道我还没得意的笑完,老妈折回来就顺道把我扔去一个什么武术院的幼儿班了,说是作为家里唯一的男生,应该要代替正在保家卫国的老爸保卫我们一家人,所以学点武术是必须的。
  看,知道什么叫阴差阳错了吧?
  后来阿骜那胆小鬼,看到我从武术班回来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就怎么也不肯跟我换回来,加之后来我觉得学过武术之后,欺负起人来特别容易,也就没有坚持,结果就造成了今天阿骜钢琴小提琴大小奖杯捧回无数,而我则打遍城西无敌手的情况。
  所以说,这是命运的安排,有些人天生就应该去做某些事而不应该去做另一些事。
  生日过后的第二天早上我是被阿骜叫醒来的。
  准确的说,是被他踢门的声音弄醒来的。
  我心不甘情不愿的爬起来吼了一句“醒来了。”他那边才没有再踢,脚步声踢踢踏踏的下了楼。
  我伸了个懒腰,这才发现手里握着个东西,摊开来一看,是个玉如意,也就只巴掌大,晶莹剔透,触手冰凉,而且做工也精细,连我这种对玉完全不懂的人也看得出来,肯定价值不菲。
  是送我的礼物么?
  谁这么大手笔?
  我把那个玉如意举到眼前,眯起眼来看,还没等看出个什么名堂来,阿骜那臭小子的声音隔着千山万水一般吼了过来,“喂,欧阳桀,你要磨到什么时候?上学要迟到了。”
  看,我说他乖宝宝的样子是表像吧?他甚至从来不曾叫我姐姐,至少是从我记事起就没叫过。心情好的时候只叫我的名字,心情不好就连名带姓的一起吼。虽然说我只比他大那么一两个小时,但大就是大呀。一点尊重长辈的意思都没有。
  我连忙把如意收到床头柜的小抽屉里,起床,穿衣,洗漱,以最快的速度冲下楼。
  阿骜站在楼梯口,系着条围裙,左手叉腰,右手拿着个炒菜的铲子,翻着三白眼,斜斜的看向我。
  虽然每天都看到他这样打扮,可我还是忍不住对着身高一八零作家庭主妇状的阿骜笑出声来,走过去,伸手摸摸他的头,“唔,今天也很可爱呀。”
  阿骜重重的哼了一声,铲子顺手就挥过来,我往斜里一跳避开了,坐到餐桌旁,“今天早上吃什么?”
  “煎蛋。”他走去厨房把我的早餐端出来,重重的放在桌上,然后把围裙扯下来,去拿了自己的书包就出了门,连再见也不说一句。
  真是没礼貌。
  我摇摇头,吃完了弟弟做的美味早餐,也就拎着自己的包包,推着自行车上学去。
  天气大好,蓝天白云,初升的太阳照在人行道的法国梧桐青绿的叶子上,反射出令人心旷神怡的色彩。
  时间还早,我一面慢慢踩着自行车,一面看着两旁的景色。
  这里新开了家咖啡吧,昨天还没有呢。我扫了一眼那个半新不旧的招牌,愣了一下,南风?我没记错的话,浅仓南她们家的咖啡吧貌似就叫这个吧?唔,下午放学有空的话,要去看一下,老板是不是同好。
  红灯,我停下车子,无聊的打了个呵欠,每天去上学的时候都是这么的无聊呀,为什么动画里的学生们生活就那么精彩呢?动不动就能跳进井里空越时空,跳进书里大泡帅哥,至少也会弄个高中生侦探啥的当当呀。
  我念头才转到这里,目光就被身边一群小学生扯过去。
  三男两女,怎么看怎么像柯南里的少年侦探罗莉正太五人组呀。
  是COS吗?我伸过手去,想扯扯就在我身边的那个像极灰原哀的小女孩子的头发,看看是不是假的,这么小年纪的话,应该没有哪个妈妈会准她染成这种颜色吧?
  她动作比我敏捷,一下子闪开去,挑起一双冷峻的眼来盯着我。其余的几个也用看人贩子或者变态杀人狂的眼神看着我。
  我眨眨眼,笑起来,“呀呀,我没有恶意的,只是看你们很可爱呀。”
  这句话令他们集体退了一步,眼神更为戒备,为首的那个细手细脚顶着个大脑袋戴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还留着个可爱的小辫子的小正太还抬起手,用他的手表对准我。
  适得其反吗?
  我搔了搔头,“啊,我是说,你们看起来很像那个少年侦探团呀。”
  有三个小鬼立马雀跃起来,一个小罗莉兴奋的拖着眼镜小正太叫,“柯南,你听到没有,我们已经很出名了耶。”
  “柯南?!”我怔住,指向他,“江户川柯南?”
  小正太上前一步,看着我,目光炯炯,“你认识我?”
  哇,这个表情COS得还真是到位。我双眼闪成星星状,这是哪家的小孩呀,家长这么有远见,这么小就培养他cosplay?
  小正太眼里有精芒一闪,这个时候绿灯已经亮了,我连忙用他挥挥手,“继续发扬,下次见面姐姐请你吃糖。”然后就冲进了过马路的人流中。
  虽然罗莉正太也很养眼,但我还是更喜欢年纪稍微再大一点的帅哥美女呀。
  到了教室里我才觉得不对。
  退回去看了看学校的校牌,没错呀,是我的学校。再看看班级,也没错呀,是我的班级。一路走来都熟门熟路的呀,为什么会有一堆我不认识的人在这里?
  也不能说不认识。
  窗口坐的那个叫毛利兰,和她聊天那个叫园子。再过来一点被几个女生围住的那个男生是山田太郎,后面那个红头发的不消说是樱木花道,而他旁边的女生是凌波丽。
  再往下数我大概会抽筋的,这教室里集中了几十个动漫人物呀。今天是化装舞会么?为什么没有人通知我?
  我眨了眨眼,戳戳我前面的男生的背,本想问问这是怎么回事的,结果他转过来我就愣住了,这,这,这分明是南野秀一呀。
  很温柔的一笑,秀一问我,“有什么事吗?欧阳同学?”
  我继续眨眼,“今天什么日子?为什么大家都在COS?还COS得这么像?你本来是谁呀?这样子我都认不出来啊。”
  他反而被我问得一愣,“今天九月十七号星期一呀,COS是什么?欧阳同学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我是南野呀,南野秀一。”
  “骗人!”我惊得大叫了一声,抓抓他的头发,是真的,长在头上的,又翻开他的眼皮来看,也是真的,没带隐形。这代表着什么??
  我前面坐着妖狐藏马本人?
  我不敢相信的又抓过刚好露过我身边的宫泽雪野检查了一下,居然也是真的,雪野一张脸都被我捏红,愤愤的打开我的手,板着脸盯着我,“欧阳同学,你这是做什么?”
  我愣在那里,近乎石化。
  这满屋子里的人都是真的?
  也就是说,我进入了动漫的世界?或者说动漫人物进入了我的世界?
  然后我就狠狠的捏了我的同桌一把,那个本来正趴在桌上睡觉的男生痛得跳起来惨叫,一双眉打着节,瞪起本就不小的眼睛,“欧阳桀,你做什么?” ⑩全⑩本⑩小⑩说⑩下⑩载⑩由⑩炫⑩浪⑩网⑩络⑩社⑩区⑩提⑩供⑩
  我也瞪着他,“我只是想知道我是不是在做梦。没有认错的话,你难道是上杉达也?”
  他看了我半晌,然后伸出手来,放在我额头上,“没发烧吧?大白天说梦话?你住我隔壁好像也有十几年了,什么叫没认错的话?”
  我瞟了一眼他的手,没有要打开的意思,“你的邻居不是浅仓南吗?”
  他翻了个白眼给我看,“人有左右两只手,住家也有个左邻右舍的好吧?她家住在我家的东边。”
  我又怔了一下,想起我昨天晚上吃蛋糕之前许的愿。
  难道是,我的愿望,实现了?
  ……
  请原谅我要用一排省略号来代表我此时的心情。
  因为除了那个符号之外,我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够代表我此时的心情。
  神啊,如果这是梦,就永远不要让我醒来吧。
  想想看,我即将在这样的世界里生活。同桌是上杉达也,前面坐着南野秀一,后面是宫泽雪野,斜眼看过去,就能看到流川枫的睡脸,开个小差也能从窗户看到坐在逃生梯的花泽类,而讲台上面的那个老师的脸上分明打着鬼冢英吉的注册商标。
  于是,我就很没出息的晕了过去。
  还是用鼻血四溅仰天一倒这种最丢脸的方式。

  上杉达也爱浅仓南

  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
  我叹了口气。刚刚那个,果然是梦么?
  等下,不对。
  空气里弥漫着药水的味道,我皱了皱眉,坐起来,觉得呼吸有点不畅,发现自己的鼻子还塞着棉花,顺手拨了下来。
  还好,没有再流鼻血。
  而且,会有这个就证明,我没有做梦呀。
  于是我又开始兴奋的左看右看,这间房子怎么看都像个医务室,这里两张病床,隔着个白屏风外面是张桌子,有个大柜子靠墙放着,里面都是些瓶瓶罐罐,有个穿白大褂的人正在那里摆弄,听到我这边的声音回过头来,微笑。“醒啦?”
  很温柔的笑容,很英俊的医生。但我下意识的往床角一缩,指向他,几乎连牙齿都在打颤,“你——你——”
  他走过来,脸上的笑容很温柔,“我怎么了?你这么害怕校医的吗?”
  我不怕校医,可你是星史郎呀。
  我指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不是兽医来的吗?”
  他脸色稍微变了一下,推了推眼镜,露出还是正常的一双乌黑的眼,继续微笑,“你从哪里听说的?”
  “呃,道听途说,道听途说而已。”我连忙穿了自己的鞋,匆匆的跑出去。
  “喂,你不用跑那么急,小心又流血呀,鼻粘膜脆弱自己要注意点。”
  “啊,谢谢医生。”
  原来我只是因为鼻粘膜脆弱才流鼻血的呀,还以为是被帅哥美女们刺激到,还真是丢脸呐。我回过头去向他挥手致谢,却冷不丁撞到一个人身上。
  是达也,他扶住我,“能跑能跳的,看来没事了。”
  我眨眨眼,他已抓了抓本来就很乱的头发,眼睛瞟向别的地方,“我不是特意来看你的呀,我只是准备去棒球部时路过这里而已。”
  “是吗?去棒球部呀?”绕了大半个校园来路过呢,果然不是特意的呀。我笑,眼睛都眯起来,顺手就挽住了他的手臂,感觉真好,老早就想这么做看看呀。
  达也怔了一下,瞳仁斜到眼角来看我一眼,然后又飞速的移开,红着脸,又搔了搔头,却并没有将我的手甩开,只呐呐说了一句,“喂,我说,你这样我不好走路了呀。”
  我稍微放开了一点,笑眯眯的,“我可以去看你们练习吗?”
  “那个,也不是不行,可是……”他又斜过眼来看我一眼,“你今天很奇怪呀。”
  “咦?哪里奇怪?”
  “你以前分明只会跟我打架。”他露了个很无奈的笑容,
  “啊,大概是喜欢的人才会想去欺负吧。”
  就好像很多小男生都会故意去扯小女生的辫子,或者抓毛毛虫吓她之类,其实不过是因为喜欢她吧。
  这样说起来,我岂不是很BT?智力退化得像小学生一样,而且还是男生。真是丢人呀。
  我怔了一下,发现他比我怔得更厉害,我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么?回顾一下,不过也就是句喜欢的人嘛,我真的很喜欢达也呀,而且我一向很诚实。
  达也摆出一张没什么表情的脸来说,“风好大,都听不清你说的话了,我赶着去棒球部练习,你想看就自己去看吧。”然后就甩开我的手,自己跑掉了。
  我推开走廊的窗户看向外面纹丝不动的树叶,喃喃道:“呀,真是好大的风呢。”
  去棒球部的时候,经过体育馆。有一堆男生挤在窗前偷看,于是我也挤过去,里面是艺术体操部的女生们在练习。
  正中那一个,叫做浅仓南。
  身材一流,脸蛋漂亮,性格温柔,魅力四射的浅仓南。
  我看着那个球在她手上滚来滚去,轻轻的叹了口气。
  原来风是从这里吹过去的。
  “上杉达也爱浅仓南,比任何人都爱”么?
  果然是好大的风。
  以前看漫画的时候,也觉得他们们两个蛮配的,但是我刚刚亲自确确实实的搂过达也的手臂,现在手心里都还有他的温度,就觉得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
  但是,我又叹了口气,我和浅仓南比的话,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在,都是不用思考就可以选择出结果吧。
  我讪讪的从人群里退出来,棒球部也不想去了,回教室拎了书包就要回家。
  书包带被人扯住,我没好气的转过头,吼,“干嘛?心情不好,不要惹我。”
  抓我书包那个人根本不怕我,空手道部的主将毛利兰很灿烂的笑,“桀,你真的不考虑参加空手道部?以你的身手,拿冠军不成问题的。”
  “不考虑。”我一秒钟都没想就回答。我身手了得,我自己知道,可那和比赛啥的没关系,除非空手道比赛准我用螳螂拳。
  “不参加社团的话,每天这么早回家你不会无聊么?”
  “不会啊。”我又不像你,有个男朋友在身边变得没自己的腰高,老爹除了喝酒哈女明星啥都不会,搞得自己宁愿每天泡学校打沙包也不愿回家。我可是有个很可爱的弟弟在家里等着被我虐待呀,怎么能在外面浪费大好时光。
  “唔。”小兰讪讪的松了手,脸上的表情一时间很是哀怨,忧伤得动人心弦。
  我差点就忍不住想要告诉她真相了,但是想想告诉她也没什么好处,她信不信辜且不说,让她对着一个比自己小十岁身高没自己腿长的新一又有什么幸福可言?所以还是忍了,拎着包走出去,推了自行车就往家里骑。
  九月里的空气,还是有些闷热,偶尔几只错过时令的蝉犹自伏在树上哀怨的鸣叫。
  我突然想起我每个月都买的动漫杂志应该这个时候差不多上市了,不知道动漫人物都挤到我身边来了,那些杂志还有没有得卖。想着车就拐到有书店的路上去了,一路遇上好几个书报亭,漫画都是N年前的连载,而且我身边有的人漫画统统没有,资讯都是N年前的旧闻。想来也是吧,如果还是能看到以他们为主角的动漫,那这世界岂不是要乱了套?
  一圈转下来的结论是,我是这世界的异数。
  比如我知道柯南就是新一,比如我知道秀一其实是只妖狐,比如我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