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鱼的歌声(网王)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美人鱼的歌声》BY月罪魔(网王同人,穿越)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淡墨

  我在沙滩划个圆圈
  属于我们安逸的世界
  不用和别人连线
  我不管你来自己深渊
  也不在乎身上的鳞片
  爱情能超越一切
  只要你在我身边
  所有蜚语流言
  完全视而不见
  请不要匆匆一面
  一转身就沉入海平线
  传说中你为爱甘心被搁浅
  我也可以为你潜入海里面
  怎么忍心断绝
  忘记我不变的誓言
  我眼泪断了线
  现实里有了我对你的眷恋
  我愿意化作雕像等你出现
  再见再也不见
  心碎了飘荡在海边
  你抬头就看见
  
  一间贴着哆来A梦图标的房门里,传来一首林俊杰的《美人鱼》,然后中间又开始夹杂着几句日语。
  
  “墨儿呀,你都24岁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看这些动画片呀?还是边听中文歌边看,什么怪习惯?”墨妈妈,满脸不解的望着不远处女儿的身影。
  
  淡墨懒洋洋的躺在自己特意花一个月工资买来特意定做的单人沙发上,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电脑上正在播放的动画片,对刚进门母亲的话充耳不闻。
  
  “你这孩子,跟你说话呢?”墨妈妈受不了的走上前,轻拍了下淡墨的头,满脸的无奈。显然墨妈妈对这个任性又有些孩子气的女儿没有任何办法。
  
  淡墨转过头,有些不爽的挥开了墨妈妈的手,然后又语带撒娇的冲墨妈妈说道:“哎呀,妈妈,别吵,正在重要关头啦!”说完便又转过头专心的看着画面上的内容。
  
  墨妈妈见状,只得叹息,坐在了淡墨身边,唠叨的开口说道:“不要再一天到晚的看这些动画片了,昨天你姑婆说是给你介绍一个小伙子,家里办厂的,男方个人条件也不错,大学毕业呢,还说以后结婚了你就只要呆在家里不用出去上班了。”
  
  “……”淡墨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的眨了下眼睛,然后继续沉默。
  
  “我知道你还不想结婚,但是现在先谈谈恋爱起呀,过几年再结也不迟,你再不着急就找不到老公了呀!”墨妈妈见淡墨仍是没什么表情,有些着急的加大了声音劝道。
  
  淡墨在心里叹了口气,知道母亲的性格,无奈的用鼠标点了电脑里面的暂停,把画面停留在“网球王子” 全国大赛众人集合的那一幕后,才转头望向唠叨中的墨妈妈。
  “妈妈,你知道的,我不是自命清高的表妹,虽然不会反对在婚后有必要时为家庭牺牲自己喜欢的工作,来照顾家人,但是那也绝对是到没有办法的时候才会做的,如果一个男人在还没结婚就告诉你,婚后不许工作,在家天天带孩子就可以的男人的话,我想,我做不到,那么,为了我以后婚姻幸福,请妈妈你不要再说这个话题了,行吗?”
  
  墨妈妈没有理会淡墨的话,仍是坚持自己的意见,说道:“婚后不工作有什么不好?你要是怕无聊的话,我保证你肯定不会这么觉得,以后你生了孩子,忙都忙死了,还会有这种心情出去工作?就算让你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工作吧,到时候你家庭工作里面两头忙,不要说身体吃不吃得消,就精力上,你肯定受不了,到时候就会做错事情也不一定呀!”
  
  “妈妈,你觉得我们现在讨论这不太早了点吗?我还没说要嫁人呀!”对墨妈妈一向没什么办法的淡墨,最终败下阵下,有些慌乱的转移着话题。
  
  知女莫若母的墨妈妈明白淡墨的小心思,怕说得太过,引起她的反感,只得收敛,点头道:“好了,知道了,准备吃饭吧!你爸一会回来了。”
  
  说着便离开了女儿的房间,顺便把门也带了上,隔绝了淡墨房里一室的清静。
  
  “终于走了,真有些受不了呀!”拍了下头,淡墨再一次庆幸逃离了墨妈妈的魔掌。
  
  “轰隆……”一声声阵天的雷声,惊起了阵阵风雨,伴随着响雷,绵绵的细雨也开始落下,在群雷下,还有一道特别显眼的紫色雷电,如王者般闪耀在那片乌云密布的云层中,时不时闪过一道诱人的亮度,美丽的景色让坐在窗边的淡墨不知不觉有些看呆了。
  
  “墨儿,打雷了,快点把电脑关掉,等下又被雷打掉了。”墨妈妈担心的声音从房外传来,淡墨却好象没有听见似的愣愣的望着那前面还在远处现在却好似在自己身边的雷电。
  
  “墨儿?怎么还没出来?”墨妈妈把菜都端到桌上后才发现喊了半天的女儿却仍是没什么反应,知道她肯定是又看入迷了,只得没办法的再次推门催促道。
  
  “妈妈……”淡墨尖锐的喊声惊得墨妈妈不由的得加快脚步冲了进来,却惊恐的发现,女儿一幅推开窗户的姿势,身体却渐渐被一道诡异的紫色雷电卷了进去,那速度看似缓慢,但却不是墨妈妈的速度能够跟上的。
  
  所以,当墨妈妈爆发出平时绝对不会出现的速度冲到淡墨身边的时候,只看到淡墨与那紫色的雷电消失在窗外,远去,然后消失在天空尽头不见踪影。
  
  “不,墨儿……”墨妈妈哭喊着远去的女儿,满脸泪水,不知所措,在窗边一米处的距离,电脑上仍旧是先前被淡墨暂停在那的画面,全国大赛众人集合的场景。
  
  窗外的细雨也不再下,雷电更是不见踪影,似乎刚才的一切只不过是海市蜃楼般,只是消失的淡墨与窗边伤心欲绝的墨妈妈提醒着,这一切的真实性。
  
  “为什么要伤害她?”尖锐而声嘶力竭的质问声惊醒了躲在床上的人,但她却象什么也不明白似的望着不知何时房间内多出来的众人。
  
  “喂,你装什么傻?”因为她的迷惘表情,被点燃的一位冲动少年不顾一切的冲上前,推着床上的少女,满脸的气愤与恨意。
  
  “丑陋而卑鄙的你,怎么可能让我们喜欢?”原本与少年一起呆少女床前的少年们一个个走上前,居高临下的望着渐渐清醒的少女。
  
  “你太让我失望了!”低沉而又失望的语气,显示出主人对她的失望与心痛。
  
  “你真是一个自私又任性的人!”原本温柔的少年,此刻吐出的话,却让少女睁大了无神的双眼。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仍旧是一个冲动的少年,死死的瞪着大眼睛气极的问道。
  
  终于清醒的少女,没有太过注意自己的变化,耳边不断传来众少年的话,让她想起住院前发生的事情,下意识的为自己辩解道:
  
  “我,我不是故意的呀!这是意外,意外呀,而且我也受伤了,我也受伤了呀!”似乎想为自己也寻求同情的少女,凭着感觉,摸索着想拉开自己那受伤小腿上被包扎好的伤口,给少年们证实自己的话。
  
  “小泉都亲眼看到了,你还不承认?你真的非常让人讨厌。”
  
  少年们没有理会少女的行动,也没有注意到少女那显得过份笨拙的动作,只是忧心另一病房那让人心疼的人,众人只觉得眼前的少女让人无比的厌恶。
  
  “不,不,她撒谎,她撒谎,我没有,没有做,真的,请你们相信我,相信我呀!”少女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吼道。
  
  “樱,她醒了”门外,传来一个冷然的声音,打断了正在责问少女的众少年。
   ⊕本⊕作⊕品⊕由⊕炫⊕浪⊕网⊕络⊕社⊕区⊕收⊕集⊕整⊕理⊕
  “我们走。” 没有再理会那发狂的少女,众少年头也不回的便转身离去。
  
  “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喜欢你们,你们这样对我,我真的没有做呀!”
  
  少女凄厉的哭喊声只换来一个少年冷冷的回答:“因为,你很惹人厌”随着少年的话语与随后的关门声,少女的心,渐渐冷却。
  
  那奔流的眼泪也好似被冻住般不再出现,不是少女不伤心,只是因为太过伤心,泪水已不足以表达她此时的心情。
  
  “讨厌吗?我是个讨厌的人吗?那么,我这个讨厌的人死去就好了对吗?何况,现在被讨厌的还是一个瞎子。”经过刚才,少女终于发现自己的视线内漆黑一片,陷入黑暗当中,这一切,无不显示着少女已经瞎了。
  
  “死掉就不会再被讨厌了吧?死了就解脱了吧!”心里想着这些话,少女原本显得无神的眼睛突然变得晶亮,象那璀璨的星星般,明亮。
  
  “轰隆……”一阵雷声,渐渐在少女耳边响起,失去视力的少女听觉变得非常的敏锐,当雷声近在少女耳边时,她只有一个想法,如果能和这雷一起慢慢消失在这天地间多好?
  
  然后,空无一人的病房内,就看见那道紫色的雷电,如灵蛇一般卷起少女的身体,少女的身体内覆满了不时闪光的紫色雷电,诡异而又神秘。
  
  就在少女被雷电覆盖全身的那一时间,也是另一空间的淡墨被那诡异的紫色雷电卷走消失的时间,然后两个毫无关系的时空,好象重合一般,相叠在一起,两个时空的时间也开始慢慢重合,就象一个漏斗在换方向一般,慢慢的游走着,然后又开始回归原位。
  
  病房内被雷电缠身的少女已然沉睡,那纠缠着的紫色雷电也消失无踪,一如淡墨消失时那般平静。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在车上,我头脑发热的想到一个情节,然后一时冲动就又开坑了。




织子

  “唔!”淡墨抚着头痛欲裂的头,她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个很久的梦,虽然那梦是那么的真实。
  
  闭眼休息了会,淡墨突然想到自己昏迷前遇到的匪夷所思的事情,不由得睁大眼睛喊道:“啊,对了,雷,雷,妈妈……”
  
  想着急着起身的淡墨,却惊慌的发现,眼睛一片漆黑,她,什么也看不到了,不敢置信的伸出手,在眼前晃动着,眼前仍旧是一片漆黑,恐惧一瞬间布满她的全身。
  
  “不,不会的,一定是因为现在天黑了才会这样,开灯,对,开灯就好了!”慌乱又无措的伸手抚摸着身边所有可以按到的按钮,淡墨疯狂的冲下床来,跌跌撞撞的摸索着四周的墙壁。
  
  “怎么回事?小歌,你这是怎么了?”随着一道温柔的女声,一个轻柔而又饱含着心疼的拥抱围住了慌乱中的淡墨。
  
  处在黑暗中的淡墨害怕的抓紧身边的人,问道:“你是谁?我妈妈呢?我在哪里?这里哪里?我怎么,我怎么看不到了?啊……”突口而出的日语却没能让慌乱中的淡墨注意,她的心此刻已然害怕得让她无暇顾及其他,突如其来的黑暗已让她失了心。
  
  “小歌,我就是妈妈呀,你怎么了?医生?医生?”织子一边拥抱住害怕的淡墨一边尖叫的冲门外喊道,满脸的担心。
  
  “妈妈,妈妈,我看不到了,看不到了,妈妈,救我……”没有理会身边女人的话,淡墨哭喊着想要逃出去,逃开这一片黑暗,逃开这一切她不熟悉的一切,她呼喊着远在另一时空的母亲,尖叫着晕了过去。
  
  “小歌……”织子惨白着脸,扶着倒下去的淡墨,无助的喊道。
  
  “快,快把病人扶到床上去!”刚赶到的医生与护士们扶着淡墨又开始一连串的检查,病床边织子的脸色紧张的望着。
  
  等医生解下听诊器,织子才敢问道:“医生?小歌她?她怎么样了?为什么她一醒来就说她看不到了?不是说没有问题的吗?为什么她看不到了?”
  
  “早先就跟你说过,丰臣她因为意外而撞到头部,可能因为这样才使得视网膜神经受压迫而失明,而且刚才我发现,病人的视网膜有脱落的现象,可能会致使她完全失明。”
  中年医生有些不忍的望了眼病床上正值青春年少的淡墨,仍是咬牙残忍的对织子说出真相。
  
  “什么?小歌她,小歌她失明了?怎么会?你不是说她好好的吗?怎么会这样?”织子不敢置信的捂住嘴唇,摇着头,不愿相信自己刚刚所听到的话。
  
  “丰臣太太……”中年医生望着悲痛的织子,安慰道:“现在最重要的是照顾好你女儿,小歌,她现在一个人在黑暗中一定很害怕,您如果倒下了,她怎么办?而且现在技术很发达,只要照顾她小歌,总有一天,她会痊愈的。”虽然明知道病床上小女孩治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医生仍是说出了这些话。
  
  “对,小歌她不会有事的,她怎么能有事,我马上叫政也去国外,大不了我们去国外,再不行换视网膜。”织子振作的抚了抚有些乱掉的发型,冲医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谢谢你医生,我现在去联系小歌的爸爸,请你们照顾好小歌。”
  
  “没关系,你去吧,丰臣太太,小歌她现在还要昏睡一段时间,暂时不会清醒,你们好好准备下东西,尽快过来照顾她。”年轻的小护士同情的捏了下淡墨的被子,听到织子的话,忙转头冲织子说道。
  
  “谢谢!”织子点了点头,便消失在病房内。
  
  “医生,这个孩子真的没办法了吗?”刚学校毕业的年轻护士还没有习惯医院里的种种无奈与心酸,同情的望着昏睡的淡墨说道。
  
  “唉,我是没有办法了,不过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我们只能希望这孩子能坚持,并且好好活下去。”中年医生叹了口气,无奈的回答,只是在心里,他自己也明白,才十几岁的孩子突然失去光明,要如何的困难才能坚持下来。“你好好照顾她吧,我再去查查资料。”
  
  “好的,医生,我会的,但愿她能挺过来。”摸了摸淡墨柔软的长发,年轻护士满脸心疼的眼神让中年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病房。
  
  年轻护士在检查了下淡墨没有任何问题后也转身离开病房,没有回头的她未发现床上的淡墨正无声的流泪,全身如弯曲的虾一般卷曲在一起,痉孪着,处在无声的病房,显得那么脆弱与渺小。
  
  “妈妈,知道吗?我看不到了?我瞎了,而且我好象还不是我了,而且我现在也不在中国,我该怎么办?妈妈。”呜咽着,淡墨抱着自己无声的哭泣着。
  
  早已清醒的淡墨听到医生和织子的对话,已经知道自己复明无望,而且还发现,他们说得一直是日语,就是说,她现在处在日本,一个愤青最为讨厌的国家。
  
  春暖花开总是能让人心情舒畅,早上,听着窗外小鸟的叫声,医院里一些孩子嬉戏的声音,闻着空气中散发出的阵阵花香味,淡墨的心平静了下来。已不再象在上一家医院清醒时那么暴乱了。
  
  或许所有失明的人听力都是特别的好,当织子推开病房的时候就发现淡墨已然安静的坐在病床上等她。
  
  “小歌?今天还好吗?”因为后来了解女儿受伤的始末,怕女儿再受刺激的丰臣织子在得知淡墨失明后马上联系了这家有些远离市区的医院,希望安静清醒的环境能让淡墨的心情好一点。
  
  “嗯!”点了点头,虽然知道自己看不到,淡墨的眼睛还是习惯性的追逐着声音的来源望去,结果还是一片黑暗,徒惹伤心。
  
  注意到淡墨暗然的神色,织子心疼的上前摸了摸淡墨的头道:“医生说你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到时候再休息几天就可以上学了,我们还是去原来的青春读?还是转到你最喜欢的冰帝读好呢?”注视着窗边的窗帘,织子努力挑起淡墨喜欢的话题来说。
  
  青学?冰帝?网球王子?听到这些熟悉的字眼,淡墨再一次慌了,难道自己到了网球王子的世界?那妈妈,妈妈不是永远也看不到了?淡墨的心,因为这两个学校犹如五雷轰顶。然后又想到刚清醒时做的那个长长的梦,顷刻间,泪流满面。
  
  “怎么了?小歌?”终于发现淡墨哭泣的脸,织子担心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