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作剧3吻之有你的完美(已完结)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有你的完美》BY紫雨(恶作剧之吻三)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恶作剧3吻之有你的完美(已完结)
作者:紫雨

☆、第一章真的怀孕了

  直树和湘琴检查完从医院回家
  刚进门,江妈妈、爸爸、才叔就迎了上来。
  江妈妈扶着湘琴深怕湘琴有什么闪失,问直树:“哥哥,结果怎么样这回是真的么?”
  直树也上来扶着湘琴说:“妈这回如你所愿了。”
  江家三个大人开心的欢呼着,直树一脸的无奈,虽然自己心里也很高兴,但是想到上次假怀孕的事表情又变得冷酷起来,怕妈妈他们那些可怕的行为。
  并很小心的扶着湘琴上楼回屋休息,怕湘琴这个冒失鬼和家里的三个大人一起欢呼。
  一进屋湘琴就坐在床上看着一路上拍的记录开心的笑着,直树的脸上也露除了笑容。
  湘琴一个人走到自己的秘密基地。
  在秘密基地里默默地看着可爱的小熊,嘴角的笑容和痴迷的眼神暴露出她的幻想:生了,生了,宇宙无敌小帅哥,跟直树一样帅得无可救药,而花痴的湘琴左边依偎着小鸟依人的直树,右手牵着酷酷的小帅哥,三人穿着花俏的小熊维尼亲子装,路上夹道的是两排嫉妒得发疯的女人,在那里叫嚷:“这个可爱的女生是谁呀,让我们绝望了”“不会啊,那个小的也很不错噢”……“你们干什么啦,别打我老公和我儿子的主意!”湘琴嘟着嘴回到现实世界。一转头,竟然碰到直树的鼻子。
  “吃饭了,妈妈准备了夸张的满汉全席噢”直树空前温柔的抚着湘琴的头发,嘴角上翘着流露出促狭的笑意:“还有,她要你立刻换上这个”。湘琴迷恋的眼光从直树无可挑剔的脸上慢慢移到他无可挑剔的手上。“嗯,这是什么?”湘琴呆住了。江妈妈特别准备的可爱孕妇装——粉色蕾丝是必不可少的,黄色小鸭子图案也是满可爱的,可是……上面居然还绣上了几个大字:“江家伟大的妈妈”湘琴既觉得幸福,又觉得无奈,对直树甜蜜的笑笑,撒娇说:“你可不可以先试穿给我看看”直树恢复酷酷的样子说:“没得商量,笨蛋,快下去啦。”说完不顾湘琴苦苦的哀求,径直下楼去了。
  湘琴立刻追着直树跑下楼,吓得江妈妈大声尖叫:“哥哥!你怎么能不抱着你可爱的娇妻下楼呢!她现在可是很脆弱的哦,需要贴身保护呢!”
  “妈,你不要那么夸张好不好,笨蛋的生命力很顽强的啦。”裕树明明难掩做叔叔的喜色,却还是习惯奚落湘琴。
  “对啊,我就是一颗生命力顽强的杂草好不好?”湘琴白了裕树一眼,不忘顺便把旁边文静的好美往裕树身边推。
  “我觉得啊,你们应该马上来一次再度蜜月之旅,完结你们的二人世界哦!”江妈妈拿着那部熟悉的DV又在幻想这次该如何伪装。
  “妈,我1点钟有台大手术,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吃。”直树完全不理会江妈妈无限向往的表情
  “可是,直树,不,不行啊,你不吃饭,哪有力气动手术!不然,我跟你一起去!”湘琴嘟囔着,又不忘偷偷瞄一眼满桌的美味,尤其是那道咖喱鸡,直树喜欢,所以湘琴也喜欢。
  直树看了一眼可爱的娇妻,又看了一眼手表,无可奈何的坐下,眼里那一抹宠溺的表情被江妈妈咔嚓的闪光灯捕捉到。




☆、第二章

  医院内
  护士站,湘琴被油腻腻的清水狠狠的瞪着,三秒钟过去了,居然都没眨眼。“阿……阿长,我,我不是故意翘班的啦。我是因为,是因为……”
  “因为什么?不管是因为什么,都不是理由!你负责的A15病房的病人昨天情况危急,抢救了三次,你在哪里?告诉我,你在哪里?”
  “对不起啦,我本来,本来想打电话请假的……可是,可是,我……”湘琴脸都吓白了,可是愧疚又让她立刻涨红了脸。
  “你要知道,你现在的工作是关乎生命的工作,是背负着南丁格尔誓言的工作,是不可以任性的工作!不要以为江医师来帮你解释就可以帮到你!今天,你负责换整层楼的床单!还有,写检查,三千字以上!”清水毫不留情的训斥着。湘琴低着头不停的点头认罪,觉得自己确实太荒唐了,怎麽一伤心,一害怕就忘记自己的职责呢?不等清水说第二遍,赶紧去病房里开始工作。
  怀孕真的会让人很容易累哦,以前精力无限的湘琴居然才换了两床床单就已经觉得很累。“湘琴,恭喜哦!”智仪温柔的脸还是那么可爱。湘琴回头一看,还有干干、妮娜、启泰个个都有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本来想说,你一失踪,我就有机会了,没想到,居然等来的是更大的绝望。”妮娜撅着嘴,故作失望状:“不知道你有了江直树的小孩,会不会变聪明一点呢哦?”
  “我还想说这下子你负责的那些病人会举办一个狂欢party庆祝你的失踪,没想到你这麽快就回来了。”干干永远不忘损湘琴。
  “切,我才懒得理你们,我还有好多事要做,要赶在下班以前做好,好和直树一起回家。”湘琴忘记了刚刚才被训得狼狈不堪,又开始喜形于色。
  “你一个人怎么能干得完哦,而且你还是孕妇。还是我们帮你吧。”启泰自从“移情别恋”后,就不再骂湘琴了,反而是关切的说:“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哦,看在宝宝的份上,我不会和你计较的!”
  “不用啦,阿长吩咐我自己做的,而且也是我自己罪有应得嘛,不用帮忙啦。你们去忙就好了。”湘琴的笑容依然那么活力四射。
  “不用怕阿长哦。是她叫我们要多关照你哦!你知道的,她那个人其实还蛮好心的啦。”智仪扑闪着大眼睛说。
  “真的吗?”湘琴觉得好幸福哦,怎么所有的人都对她那么好,宝宝,你知道吗,妈妈要带你来的这个世界是一个充满爱的世界哦!
  “湘琴,湘琴”一个护士跑过来:“A15房的病人找你哦,你快去吧。”
  湘琴答应着赶快跑进A15病房。
  “阿馨,有哪里不舒服了吗?”湘琴着急的问眼前这个脸色苍白的秀气女孩儿,心里还在为昨天的失职愧疚。
  “没有。湘琴,你坐,我想和你聊聊。”阿馨虚弱的向湘琴笑笑,勉强支撑着想要坐起来,湘琴赶紧帮她垫高一点。
  “湘琴,昨天医生告诉我,我有了宝宝。”阿馨脸上是平静的幸福表情。
  “真的哦!恭喜啊,真的太好了,宝宝一定会很可爱的!”湘琴果然是头脑简单,兴奋得脸上放光,大叫起来。
  “但是,医生告诉我像我这样先天性心脏病患者不应该怀孕……”阿馨的眼神暗淡下去。
  “是哦,”湘琴这才想起来阿馨的病情已经十分严重,本来正在等待修补心脏瓣膜,现在,好像真的是很危险呢。“那怎么办啊?对了,直树,直树是你的主治医师,他有没有告诉你有什么办法?他一定会有办法的,你放心哦!”
  “我还没见到江医师,”阿馨小声的说,湘琴又不好意思起来,因为自己,竟然也耽误了直树的工作,“听说他们正在开会研究我的情况。”阿馨说话有点吃力,湘琴赶紧递过一杯水。 │本│作│品│由│炫│浪│社│区│提│供│下│载│与│在│线│阅│读│
  “湘琴,你知道吗,我的孩子没有爸爸。”阿馨的眼睛没有看湘琴,却好像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我和他相识的时候,他是导演,我是模特儿,他很有才华。我不经意的就爱上他,无可自拔。他曾经说过我是他一生的夜明珠,会让他的人生没有黑夜。




☆、第三章

  湘琴看着她脸上沉醉的表情,仿佛看到自己对直树的迷恋。
  “我们在一起大概有三年吧。我其实一直都感觉到他不止我一个女人,可是我却不停的欺骗自己,我告诉自己他对我是真心的。直到最近,媒体曝光了我们的关系,我开始找不到他。没几天,所有的报纸杂志都是写我为了星途发展去攀附他,而他不承认我的存在。”说到这里,阿馨的眼里没有恨,却有着隐忍的泪光。“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爱是单向的,他从来没有真正爱过我。”
  “这……这怎么会呢,你们在一起有三年呢!会不会有误会啊,会不会明天他就来看你?你有没有找过他啊”湘琴能够感觉到阿馨心里的痛,仿佛是她自己的心在痛一样。
  “不会的。从他手机停机开始我就知道我们之间已经完结了。他最不喜欢拖泥带水,我不会烦他,也不会找他。我想好好的生活,忘记过去,我想我应该开始寻找没有他的快乐。”阿馨似乎并没有把自己严重的疾病放在心上,湘琴不由得想,阿馨好棒好坚强哦,如果换做自己,恐怕连呼吸的勇气都没有了。
  “可是,我却有了他的小孩。难道这是上天给我的安慰吗?让我的爱情也有一个结果。”阿馨自言自语:“湘琴,听说你也要做妈妈了,我想你会明白我的心情的吧?”
  “当然,当然啦。”湘琴有些心虚,毕竟这个女孩儿的不幸她无法体会,她的直树那么好,那么完美,她对肚子里的宝宝当然没有那些复杂的感觉,而只有爱而已。
  “那你可不可以答应我,帮我一个忙?”阿馨期待的看着湘琴,“你可不可以帮我跟江医师说,我一定要这个小孩,我一定要做一个母亲?”
  湘琴看着阿馨坚定的眼神,不经大脑的就说:“好,没问题,直树那么棒,一定没有问题的!”
  正说着,直树和其他的医生护士一起走进来了,阿馨柔弱的眼光期待的看着直树。
  “阿馨,今天有没有好点?”直树对待病人永远是那样温柔有礼。
  “江医师,我感觉很好。”阿馨很坚定的看着直树。
  “那么,我们就要来研究一下你的病情。可以吗?”直树看见阿馨点了点头,便严肃的说道:“目前你的心脏已经无法负荷你和胎儿的需要,严格来说,它能运行到现在已经是奇迹,我跟你以前在加拿大的家庭医生联系过,他说他曾经在你14岁的时候已经告诉你非手术不可。我们根据昨天的检查结果,认为你必须立刻接受手术。同时,我们建议你终止妊娠。”
  “什么?不可以,那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不要宝宝?”湘琴居然比阿馨还要激动,完全忘记了自己护士的身份。
  “湘琴!”清水护士长着急的制止她。这个湘琴真是令人头疼。本来病人的情绪已经不好,怎么经得住她火上浇油?
  “你们知不知道这个宝宝对于阿馨有多重要啊!怎么可以说不要就不要?宝宝也是生命好不好?”湘琴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她看见阿馨感激的眼神。
  “袁湘琴,如果你忘记你护士的身份,请你离开这里,作为医生,我们知道怎样才是对病人最有利,而你,没有资格来参与讨论。”直树严厉的眼神令湘琴有一点点害怕。
  “江医师,我拜托你,我是宝宝的妈妈,我怎麽能牺牲他来保全自己?”阿馨痛苦的眼神令每个在场的人都动容。
  “阿馨,请你明白,作为医生,我们试图拯救每一个生命,但是,你的情况实在是太危险,你的心脏根本无法承担怀孕所带来的负荷,再不做手术,你的生命就会非常危险。而在治疗过程中,势必会对胎儿的健康造成威胁,即便侥幸能提前施手术取出胎儿,也有很大可能会是不健康的。那么,你忍心让他到这个充满歧视的世界里来承担这些痛苦吗?”直树无视湘琴的反应,继续着他的劝说工作。此刻在他心目中,拯救病患应该是最重要的吧!
  “你忍心让他到这个充满歧视的世界里来承担这些痛苦吗?”这句话仿佛一记闷拳击在湘琴的心中,直树他是这样想的吗?之前他不是说不担心吗?之前不是说孩子健康或不健康都不重要吗?原来直树还是会这样想的,直树让我不要害怕,那么他是不是也在害怕呢?
  湘琴一下子似乎全身的力气都泄掉了。她赶紧靠向墙,让自己能够不显得那么虚弱。泪水却不知不觉的淌了下来。
  所有的人都在注视着阿馨的反应,没有人注意湘琴,除了他。直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话对湘琴的伤害。他深深的看了湘琴一眼,心里沉甸甸的都是担心,知道她不能明白自己在不同角色间的挣扎与坚持。




☆、第四章

  医生护士们都离开了,只剩下湘琴和阿馨相视无言。
  医院的楼顶上,湘琴一个人默默的发着呆,她不知道哪个直树说的是真心话,是那个拥抱着她,告诉她孩子的健康是否完美不重要,让她不要害怕,让她相信他的直树,还是那个劝阿馨不要宝宝的直树。湘琴觉得自己真的好笨,本来她以为她已经可以看进直树的心里,看见直树对她满满的爱,看见他们无比幸福的将来,可是,现在她却又不确定了。直树是因为责任感才说那些话吗?其实他心里还是很担心有一个不健康的小孩吧?湘琴觉得自己的头快爆掉,她拼命甩着自己的头,仿佛可以把那些烦恼都甩掉。
  “你在做什么?”湘琴感到一双有力的臂膀圈住了自己,直树的气息在耳边想起。
  “没有啦,没有,人家只是有点累,想上来偷懒而已。”湘琴掩饰着自己的不安,她觉得自己没有勇气问清楚直树内心的真实想法。
  “是吗?很辛苦吗?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现在应该还没有孕吐吧,嗯?”直树分外温存的贴着湘琴的脸说。湘琴有些意外,因为直树从来没有穿着白袍和他这么亲近过。刚才还冷冰冰的直树现在仿佛就像暖暖的晨光,让湘琴全身都暖和起来。
  “不辛苦,一点都不辛苦。干干他们都很照顾我。你不要管我了,快下去吧,说不定又有病人需要你呢!我也下去了。”湘琴努力撑起笑容,可是很难看。她居然想要躲开直树,她忘了她老公可是天才,她的心思怎麽能瞒得住他?
  一下午湘琴都像是行尸走肉,脑子里面两个直树在吵架,而她自己就瑟缩在一边为那个温情的直树默默加油,可是又觉得理智的直树好像声音更大些。自己真的有带给直树幸福吗?还是一连串的灾难?
  转眼到了下班时间。湘琴准备像往日一样准时守候在直树的办公室,等待和直树一起回家,虽然今天真的没有甜蜜的心情。
  “湘琴,走。”直树?居然今天是他到护士站找她?迷茫的湘琴连忙收拾东西,想起妈妈刚才来的电话,跟直树说:“直树,妈妈说今天要去幸福小馆,好像又要全家人庆祝一番,因为那天我爸爸在乡下没有参加我们的满汉全席。”
  “好,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先去一个地方。”直树神秘的对湘琴眨眨眼睛,嘴角扬起电力十足的微笑,不光湘琴又看呆了,连过道上的护士和女病患们因为没有看过直树这样的笑,而集体驻足观赏兼陶醉幻想。
  走出医院大门,直树拿出一条准备好的丝巾,湘琴以为是送她的礼物,傻笑着大叫说:“好漂亮哦,直树,你真是的,没事又送人家礼物。”
  “这不是送你的,是老妈的,我只是借用一下而已。早上出门的时候匆忙准备的。来。”直树从背后蒙上湘琴的眼睛。湘琴摸不透直树想干什么,傻傻的任由他牵着往前走。“直树,直,直树,你要带我去哪里啊?”
  “你别管,放心,我牵着你的手,死也不会放,你不要害怕,相信我。”直树暖暖的话语再一次在湘琴耳边响起,湘琴本来因为看不见的不适应一下子就被厚厚的安全感所代替,是的,只要直树牵着她的手,去哪里,怎么去,都不重要,只要有直树,看不看得见也不重要。
  直树的手牢牢的抓着湘琴的手,无论上下都会轻声提醒,湘琴觉得好安心,好像走了有十多分钟吧,也可能是一生一世,“到了”直树拉着湘琴的手坐下。湘琴觉得好像进了一间屋子,更黑了一点,偎在直树胸前,似乎能听到他踏实的心跳。
  “张开嘴”直树命令道。
  “咦,好甜哦,是草莓蛋糕?”湘琴心里在想,今天是我的生日?好像不对啊,还有四个月啊,直树搞错了?
  “告诉我,它是什么颜色?”直树的声音真有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