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页_儿子们,太闷骚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儿子们,太闷骚》作者: 冷优然( VIP2012-07-02完结+番外,NP宠文,高干,女强)TX ...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具,力道适中地箍住了她的下巴,防止她自杀。
  在见到齐优真貌的时候,邵东海也只是微微惊艳后,便恢复了平静,女人,越美越有毒。
  齐优唇角微微勾起,笑道:“我的规矩,失手一次便放过目标。”
  “哈哈,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邵东海手上的匕首微动,一道血痕便出现在了齐优雪白的脖颈上:“你的命就在我手里,识相的,就说出来!”
  “你的手镇定一点,别再弄伤我的脖子,不然我可保证不了你的下场会是怎样。”也只有齐优这样的人,能在人家抵着匕首在她脖子上的时候,还说出这么命令语气的话来。
  这么一来,邵东海倒是有了兴致,这个女人长得不赖,也很嚣张,不过这不足以成为他邵东海温柔对待她的理由,温柔?他海砂帮当家邵东海从来没有!
  “女人,只要我刀下动一动,你就死得不能在死了,最后一次,说!”
  邵东海长得很美,微微挑起的桃花眼,比女人还滋润的双唇,和两道不算太浓的剑眉,是那种中性化的美丽,对于这样一个阴柔的美人却是南区三大黑帮之一的当家,可想而知,他的手段有多变态了。
  “夜残的杀手,不可能知道买家是谁。”齐优顿了顿,揶揄道:“邵当家想要做什么,直说便是。”齐优不笨,应该说在生活方面虽然白痴了一点,但是作为王位继承人的她,权术阴谋还不是手到擒来?以前的失败,只是她从没想过要用而已,因为她的哥哥、叔婶们演技太好,让她以为她活在一个没有黑暗的世界里,忘记了自己本身就是黑暗的存在。而邵东海的阴狠是出了名的,这一次却还愿意再问一遍,肯定是另有所谋。
  邵东海更为有兴趣了,笑道:“不错,你刺杀我,我可以放过你,但是你要帮我做一件事。”
  “我为什么要答应?”齐优看了看脖子上的匕首,嗤笑:“你认为就一把匕首能要了我的命?”即使他邵东海的身手诡异又不错,但是她齐优可不会丧生在一把小匕首上面。
  邵东海看了看齐优,然后放下了匕首,坐回了大床上,微微抬头看着她:“齐优,A市市长齐傲、军区首长齐桀,齐氏集团齐寻之母。”
  齐优美眸一眯,想不到小小的海砂帮,内藏乾坤啊。
  “说吧,什么事。”齐优不希望齐傲三人知道自己的事情,怕他们追问,然后知道了她的身份,徒增担忧。
  “去死水城,救出一个人。”
  “死水城在哪里?”齐优皱眉,她没听说过,不会很远吧?
  “华夏国在A市的秘密监狱,今晚就去。”
  “不行,我晚上不能出门。”
  “由不得你!”
  “呵!”齐优在沙发上坐下,修长的美腿交叠,唇角微斜,看着邵东海:“邵当家,你威胁我的筹码就是我不希望我的儿子们知道我的事情,现在你要我晚上行动,岂不是更加暴露了?”
  邵东海皱眉,然后又说道:“我以你男友的身份,接你出门。”
  “可以,但是也得后天晚上。”
  “齐优,你不要不知好歹!”邵东海怒了,从他踏着自己亲兄弟的尸骨走上海砂帮当家之位以后,还没有这么心平气和过!这个女人太得寸进尺!
  “那也是你自己做的错事!”齐优可不会害怕所谓的气势,比气势,她三百年的纯血贵族威仪可不是吹的!“我的脖子被你伤了,今晚小傲他们就回家,我还要费一番功夫解释这个,你认为今晚你能带走我!?”
  “那明晚!”邵东海一下子泄气,这个死女人怎么这么难弄!要不是她正好是齐桀的妈,救人的事情让她做最合适,他才不受这鸟气!等人救出来,哼!有她好受的!
  “你要调查别人也请彻底一点!明天我儿子生日!”齐优撇撇嘴,天大地大,儿子最大好不好!
  邵东海郁闷地将床边的枕头一扔,儿子儿子!死女人脑子里就知道儿子!又不是亲生的!这个时候的邵东海还没有意识到,他不爽的理由变成了这个,只能说,齐优,你有祸害了一个大好青年!
  齐优站起身开门,突然又回头问道:“你应该不会见过我,为什么肯定我是齐优。”齐桀将她保护得很好,照片什么的,不可能外露,而且她可以肯定这个人本来是满身杀气要杀了她的,但是在看到自己后,杀气一下子没有了,那时候,她还带着面具!
  “你额头的创可贴。”邵东海看着齐优嘴角抽了抽,走出了房间,眼眸中一丝自己都未察觉到的笑意一闪而过。
  他记得昨天晚上,自己的妹妹硬是拉着他去买衣服,在一家“星座小铺”门口,见到了正和齐寻逛街的她,一番猜测之下,也就知道了,这正是被齐家三兄弟明里暗里护着的他们名义上的母亲齐优了。
  那个一手捂着自己额头,一脸娇笑的女人,就这样住进了他的心底,只是,邵东海本人还没有发现而已。
  而邵东海决定让她去救人,并不是真的觉得她能成功,只是认为救出来最好,死了倒也罢,毕竟华夏国的秘密监狱,可不是那么好闯的。
  齐优轻轻敲了敲自己的额头,郁闷地撇撇嘴,决定了,她要很讨厌很讨厌那个冷沐和萧云昊!啊啊,她怎么会忘记把额头的创可贴给处理了呢!
  正郁闷地想撞墙的齐优甩着自己的包包,走出电梯,却一个没注意撞到了一堵黑色的墙。
  “你怎么在这里?”一道温柔之后夹杂着冷冽暴风雨的声音从齐优的头顶响起,令她一阵毛骨悚然,啊!流年不利!怎么会在这里碰上!?
019◆ 儿童节的生日
  齐傲看着齐优低着头不敢抬起来的小模样,忍不住轻轻笑了笑,自己的声音有这么可怕么?
  齐优嘀嘀咕咕,嘟嘟嘴,抬眼向上看去,只见齐傲脸色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便又胆子大了起来,一把抱住了齐傲的腰,拿着小脸蹭了蹭,撒娇起来:“小傲,妈咪迷路了。”
  “……”好假的借口,齐傲黑线,正要说话,眼角却是瞥见了齐优脖子上的血痕,顿时脸色阴沉起来,她额头上的伤昨晚上齐寻已经告诉过了,可是这脖子上的明显是新伤!!没看错的话,还是刀伤!
  齐傲伸手将齐优拽出了电梯,往酒店门外走去。
  完全被两人忽视的齐傲的特助周启发看着和女人亲密无间的市长,瞪得眼珠子都出来了,谁不知道A市新上任的市长最不喜欢女人对他动手动脚?有女人靠近他一米之内,他都会不适地皱眉!而也因为这个画面太过震撼,他没注意到齐优的用词--“妈咪”。
  周特助属于最高级别的S级助理,自然不会愣神太久,马上就将自认为的前因后果理清楚了,市长不是排斥女人,而是排斥自己不爱的女人,而那个无比可爱纯美的女人就是市长的爱人。又见自家市长往门口走去,身兼司机的他忙快步上前。
  齐傲抿着薄唇,将齐优抱进了车子里,见到周特助也钻进了车子里,冷声下令:“去医院!” ┇本┇文┇由┇炫┇浪┇网┇络┇社┇区┇为┇你┇提┇供┇下┇载┇与┇在┇线┇阅┇读┇
  周特助闻言,浑身冰冷,却也手上不停地启动了车子,老天,市长虽然对人疏离,但是表面上也是温柔有礼的,何时有过这么冻死人不偿命的声音?美丽的小姐,祝您好……周特助心里为齐优默哀。
  齐优咽了咽口水,她知道错了,不说自己无缘无故出现在皇都酒店,自己脖子上的伤也因为走的急而忘记处理了,现在肿么办啊,小傲好像很生气,后果好像很严重。
  “解释!”齐傲双眸阴沉,铁臂紧紧抱着齐优的肩膀和腰部,使她不因为车子而震动一丝一毫。
  齐优低着头,眼珠子转了转,然后拿出了她屡试不爽的大绝招--泪眼朦胧:“我想去月河街买做蛋糕的材料啊,可是迷路了呢,我同事就在皇都酒店附近啊,然后就来找她了,这个伤,嗯,是自己不小心割到的……”她声音越说越低,因为齐傲的眼睛似乎能喷出火来了,显然不信自己的说辞……
  “很好!”齐傲的话语中透着薄怒,修长的手指细细地摩擦着齐优下巴上淡淡的红痕,想要说什么,但是看着齐优怯怯的眼神,半响,终究是叹了口气,小心地避开了她脖子上的伤口,抱住她的身体,轻轻说道:“不要再让自己受伤,我心疼。”他知道她在隐瞒着什么,这么多年一直知道,只是他会等,一直等到她愿意和他述说从前为止。
  齐优抿了抿唇,会抱住了齐傲的腰际,微微点头,唇角微微勾起,这种被无条件信任的感觉真好,心中充满了温暖,这就是家的感觉么?她会好好维护这种感觉。
  前面的周特助一边开着车,一边大叹这位美人的神奇,竟然能让市长的脾气一下子消失不说,还带着满满的妥协和一些讨好,太神奇了!以后,他绝对要好好巴结这位未来的市长夫人!
  齐傲带着齐优去医院包扎了伤口,然后转道月河街买了材料,又坐着车,直接让周特助开回了家。
  “小傲,你怎么会在皇都的?”齐优好了伤疤忘了痛,提起了让齐傲恼火的皇都酒店,而她也是后知后觉。
  “夫人,市长是去见F国的大使。”周特助开着车,还要帮着自己的主子说话,算是尽心尽力了。
  齐傲丢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这称呼叫得不错!
  不过齐优却是撇撇嘴,不喜欢“夫人”这个词,不过刚刚自己惹了齐傲不快,现在还是乖乖闭嘴得好。
  “小傲,明天下午你和小桀一起回家帮我做蛋糕好不好?”齐优说道。
  齐傲点点头,他当然知道,哪一次齐寻那臭小子生日的时候,这妞不是忙前忙后的?自己和小桀生日的时候就不见她这么兴奋的!
  于是,我们的一号闷骚男华丽丽地再一次吃醋鸟……
  开到门口,齐傲让齐优先进家门,自己则是有事情和周特助交代。
  “小周。”齐傲面无表情,说道。
  周特助面上一肃,知道今天市长第一次让自己开着车来到他家,应该算是自己已经一只脚踏入了他的领域当中。
  “市长请吩咐。”
  “你跟我的时间不短了。”
  “是的市长,小周将会继续为市长做事,尽心尽力。”齐傲对他有恩,仅仅是这一点,他就会甘愿为他工作一辈子!
  “我要的就是这一句,我不接受背叛。”齐傲打开车门,又说道:“我不介意告诉你,刚刚那个女人,是我的挚爱,是我的弱点。”
  知道齐傲走进门,周特助才捂着自己的心脏,咽了咽口水,他当然知道齐傲这一句话的意思,那就是,那个女人出了什么事情,他也不会好过就是了。不过这另一方面也说明了齐傲将他看成了自己人。
  “市长,是您将我从堕落的地方解救出来,让我没有失去老婆孩子,我的命就是您的。”周启发轻轻说着,带着恭敬的笑容,而他的这一个觉悟,也让他从此走上了一条光辉的政治道路。
  第二天清晨,也就是周一,齐优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吃完早餐就和齐傲一起出门了,由于出过车祸,那辆卡罗拉也被齐寻一个泄愤扔进了海里,齐优被勒令三个月之内不准碰车子。
  “中午我来接你回家,那之前不准乱跑。”齐傲微微伸出了脑袋,对着甩着小包包,因为没能开车而闹性子的齐优笑道。
  齐优委屈地撇撇嘴,自己的爱好不多,开车就是其中一个,现在竟然不让她碰车子,太过分了!哼!不理你了!想着,她转头就走。
  齐傲无奈一笑,注视着她走上电梯,才手下温暖的笑容,换上了平时的温柔的面具。
  齐优是要去顶楼的,但是到三楼的时候,却被两双手拽出了电梯,看着两张邪笑的脸,她抖了抖,怎么总觉得脊背发凉?
  贾玲眼睛一眯,抱胸说道:“说!刚刚楼下那个男人是谁?”
  何美马上花痴地说道:“那辆法拉利超级炫了!里面的男人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吧?”这什么逻辑?
  齐优抚额,原来她们从三楼的窗户看到了啊。
  “我可是特意问过经理了哦,齐氏集团的规模是A市排得上号的大集团,总裁齐寻是你儿子,那你老公不会就是刚刚那个吧?”
  “就像是演电视剧一样!好梦幻啊!”何美一脸恶心的陶醉样。
  齐优嘴角抽了抽,手搭上了何美的肩膀,语重心长,“以后,你们就会知道了。”那个日子不会远,只要等F国的事情告一段落,他们齐家的事情就会公之于众,不过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只是让人更加忌惮一些罢了。而她不会让人伤害到三人就是了,诶,虽然辛苦点,不过谁让她是妈咪呢?
020◆ 儿童节的生日
  “叮”一声,顶楼到了,齐优踏出电梯后,只觉得偌大的楼层式办公室竟然充满玫瑰香气,不禁皱眉,因为她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一个身穿纯白色绣金边衬衫的家伙打开了总裁办公室,靠在门框上,对着齐优邪邪笑道:“早啊齐老夫人。”
  齐优眼角一抽,听到这“齐老夫人”四个字,突然发现自己的血压似乎都升高不少,特别是有了昨天的事情后,一连窜效应下,只觉得眼前这个笑得无比闷骚加轻挑的男人要多碍眼就有多碍眼!
  “你可以叫我齐优,或者齐秘书!”齐优皱皱小鼻子,瞪了冷沐一眼,转身走进总裁办公室一旁的秘书办公室,整理起了文件,这份工作,估计不会做很久了。
  冷沐秉持着不屈不挠的顽强精神,走到齐优办公室门口,继续着他伟大的骚扰事业。
  “呵呵,齐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