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页_儿子们,太闷骚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儿子们,太闷骚》作者: 冷优然( VIP2012-07-02完结+番外,NP宠文,高干,女强)TX ...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有巧克力的味道?”
  齐傲嘴角一抽,整了整心情,以一种打不死的小强他爸的慷慨就义的情怀,“柔声”道:“没有。”
  对于这表面温软实际包藏阴冷的话语,齐优很没骨气地抖了抖,窝在了齐桀宽阔的胸膛里,装出了一脸受伤不轻的可怜样子,仰头道:“小桀,你大哥他,他,他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齐桀憋着将要涌出的笑声,将齐优的身体往自己怀里揽了揽,带着略微的挑衅看向另两人。
  “那为什么他吃不出巧克力的味道?”齐优依旧很小白兔……
  于是,屋内的另三人黑线,彻底沉默了……
  大厅里缤纷的装饰,似乎也在摇摇欲坠,很是萧瑟。
  齐寻只有一个想法:哪个王八羔子开的窗!
  吃完蛋糕,齐优拍着小肚子躺在了齐桀的胸膛上,嗯,虽然硬硬的,但是很温暖了。
  齐寻叹口气,认命地收拾起了碗筷,谁让自己做错事了……
  齐傲盯着齐桀一会,微微挑眉,又对着齐优笑道:“小寻的游戏公司出了一款游戏,优想不想要?”
  齐优眼睛一亮,点点头。
  “我房间的电脑有。”齐傲对着齐桀笑了笑,起身往房间走去齐桀阴郁地放开了齐优的小腰,看着她欢快地走进了房间。
  “二哥!帮我洗碗!”厨房里,齐寻伸出头,幸灾乐祸地嘿嘿笑。
  齐桀站起身,冷眼扫了一下,丢下一句“皮痒的话,我们就比试一下”便走进了自己房间。
  齐寻脸一僵,哼了哼,不就是修为比他高么,了不起吗?我比你们小好不好!
  “啊,快,快!”房间里传来齐优的声音。
  “别急,慢慢来。”齐傲倒是很淡定。
  “不行!慢了会痛!”
  于是,齐桀和齐寻迅速冲到门口,两人一人一脚踹开了房门,却见到齐优趴在床上,玩着笔记本,不亦乐乎,还一边叫着:“快点啊!啊!咬到屁屁了!痛!呜呜呜,又输了!”笔记本的画面上,是一个红帽小女孩被怪兽咬到了屁屁,死翘翘了……
  而齐傲则是站在一边,抱胸,戏谑地看着焦急的两人。
  两人黑线,她被咬到屁屁,关你什么事,你喊什么痛,害他们以为……
022◆ 死水城
  斜阳西挂,一辆黑色兰博基尼滑过幽暗的弧度,稳稳地停在了齐家别墅的草坪前。
  齐傲打开车门,等齐优走出来后,将手揽在了她的肩膀上,挑眉看了眼一旁的黑色宾利慕尚,眼眸底处滑过寒流,却只是稍纵即逝,就好像没有出现过一般。
  推开门,齐优皱眉,气氛很凝重!
  只见三个高大的男人各自霸占了一个沙发,其中两个冷眼看着另一个,就像是三只争夺地盘的野兽,在撕咬战斗之前的慵懒无声。
  邵东海侧头就见到齐优和齐傲走了进来,忽而笑道:“优,怎么才回来?”
  齐优眨眨眼,疑惑一下。
  邵东海嘴角一抽,这个女人要是敢告诉他她忘记了,他就掐死她!
  “优,我们走吧。”邵东海笑着走向了齐优,伸手将她的腰搂住,带出了齐傲的胸怀。
  “啊!我想起来了!”要去死水城……齐优突然绽放了一朵美丽的笑颜,因为想起了一件被遗忘的事情。
  邵东海脸一黑,正要说话,却听到齐傲问道:“你是谁?”
  “我是优的男友。”说着,还占有性地搂紧了齐优的腰际。
  “优?”齐傲没有像齐寻一般愤怒,也没有像齐桀一般冷酷阴沉,只是和平时无异地微笑着看着齐优。
  但是齐优还是没骨气地抖了抖,和邵东海的大手挣扎了一番,跑到了齐傲面前,拉着他的手晃悠,还编谎:“小傲别误会啊,实在是妈咪看他可怜,才答应和他约会一次的,要是这一次还是对他没好感的话,他就放弃了的。”
  “妈!”齐寻轰然站起身,皱着眉,一把拉过了齐优的手,一使劲,将她带进了自己的怀里,吼道:“什么他可怜!你知不知道她是谁!”
  对于这出戏,邵东海只是靠墙看着齐优,谁让你竟然忘记的,休想我出马解围。这时候的他依旧没有发现自己行为上的幼稚。
  齐优眨眨眼,眼神乱瞄,屁话,我当然知道他是谁,曾经的他,是我的猎杀目标啊喂……
  见齐优的眼神,齐寻也知道她是知道的,但是这样,他更加生气,“他是南区的黑帮老大!”
  齐优身子一抖,小寻干嘛这么生气?眼睛都跟兔子一样了,早知道这种方式不行,她就乖乖睡觉,然后晚上再偷偷爬出去算了……
  齐桀将齐优拉了过来,对着齐寻皱眉:“你吓到她了!”
  齐寻看着齐优嘟嘴,深深地吸了口气,“我不管了!”说完便往房间走去,顺便狠狠地关上了房门,于是,小儿子,闹变扭了……不过,还是好可爱啊……
  “小桀……”齐优戳戳手指,眨着比星辰还美丽璀璨的眼睛。
  “不要受伤,安全回来。”齐桀能说什么?他只知道,齐优这次是真的想出门了,他阻止不了。
  “小傲……”齐优故技重施,只是眼睛里闪了泪光,尼玛,对付齐傲,一定要重磅,加猛料的啊!幸亏她的哭技已经出神入化,无人能敌!
  “好吧,早点回来。”齐傲终是点了点头,他知道,即使这个时候不让她出门,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依旧会偷偷出去的。这么多年,他们一直都知道,齐优有事瞒着他们,只是他们不问,他们怕这一问,齐优便会离他们远去,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她的凭空出现一样。
  齐优欢呼一声,就拉着邵东海迅速转移,冲出家门就上了他那辆难看的黑色宾利慕尚,啧啧,齐优拍拍座椅,老气横秋的,不过给黑帮老大当坐骑,倒是相衬了。
  “走了?”齐寻“咔嚓”一声,打开了房门,英俊的脸上充满着不愉,板着脸问道。
  齐傲和齐桀纷纷坐了下来,点点头。
  “你们确定他的身份没有?”齐寻也坐了下来,问道。
  “邵东海,二十四岁,海砂帮前当家的外孙,林家二代林意深的私生子,他还有个同胞妹妹邵东香,相差一岁。”齐桀回忆了一下,面无表情地说道,只是眼底闪着狠厉的光芒。
  齐傲闭目靠在沙发上,没有说话,修长美丽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扶手,带着一点冰封刺骨的寒意。
  许久,他才深吸一口气,睁开了已经满是寒霜的黑眸,里面充斥着仇恨,十八年了,他们的复仇计划正在一步步接上轨道,林家、萧家、玉家,你们要为当年所做的事情,付出惨痛的代价!
  “如果优不反感邵东海,那么,就放过他。”齐傲能说出这句话,心里是经过了多少次的压制啊,他要的,其实是他们三家满门灭族!
  齐寻点点头:“我们失去了太多,而她,是我们唯一不能再失去的。”所以若是为了她,即使留下一个仇人的血脉,也是无妨。 //本//文//由//炫//浪//网//络//社//区//为//你//提//供//下//载//与//在//线//阅//读//
  齐桀不语,只是用坚定的眼神表明了,复仇是他们的目标,但是齐优才是他们的一辈子!
  “小桀,二叔有下落了吗?”齐傲换了个话题,虽然也不是什么欢快的话题,但是至少会轻松一些。
  齐桀点点头,沉声道:“在F国,我查到了有与二叔相似样貌的人的入境记录。”
  “那我立刻派人去查!”齐寻急切地说道。
  这个二叔,是除了他们三兄弟以外,唯一存活下来的族人,是最清楚当年事情的人,齐傲和齐桀因为经历的灭门事件太过深刻而没有忘记这件事情,但是也不能清楚,为什么那三家人要将他们家族杀个干净。
  原来,齐寻并不是齐傲和齐桀的同胞兄弟,齐傲和齐桀是二代大少爷的两个儿子,而齐寻则是二代三少的儿子,刚刚脱离母亲的怀抱,便落了个家破人亡!
  “我只送你到死水城。”开着车,邵东海说道,而他也不知道是怎么鬼迷心窍了,竟然又问了一句:“最后一次确定,你真的要去死水城?”
  齐优翻了个白眼,这不是你这个魂淡威胁我的么?
  刚说出口的邵东海就在心里给了自己一拳,要你多事!陆涛的命,他必须救回来!而这个齐桀的妈,就是最好的利用对象!
  “先去一个地方,然后我们再去死水城。”齐优出声。
  邵东海挑了挑眉,“什么地方?”
  “我要和另一个人一起行动。”齐优舒服地靠在座椅上,似乎前去的死水城不是一个监狱,而只是一个旅游胜地。
  破天荒的,一向说一不二的海砂帮当家邵东海再一次为了这个小女人改变了自己原定的计划,按照她说的地址,开了过去,知道调转了车头,他才又开始懊恼。
023◆ 死水城
  黑色的宾利慕尚以媲美流线的完美弧度转过几个弯,然后骤然停在了一幢白色欧式别墅门前。
  齐优推开门,下了车走向那漆黑的大门,邵东海快步跟上,他总觉得这幢别墅有些诡异,但又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感觉。
  按了按门铃,没过十秒钟,大门便被打开。
  一名穿着黑色丝绸衬衫的男人打开了大门,剑眉下的眼睛似乎并不是纯色的黑亮,和齐优一样,闪烁着暗冶的微光,妖异华美的俊脸在看到出现在门口的齐优后,微微赧然。
  “扑哧--”齐优忍不住,咯咯地笑起来,在瑞克斯的不明所以中上前,去解开他的上衣扣子。
  瑞克斯的胸膛被齐优沁凉的手指接触到,他的眼睛微微一睁,又快速地平复下来,安静地等着齐优做完她要做的事情,即使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不过,就算是被刺穿心脏,只要她想,他便愿意。
  “瑞克斯,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你第一次扣错了扣子。”齐优伸着手指一颗颗解开对方的衬衫扣子,然后又整齐地扣好,话语里依旧是止不住的笑意,一向冷静自持的瑞克斯,竟然有一天会因为自己的突临而衣衫不整。
  闻言,瑞克斯本来白皙的俊脸上出现了谈谈的红晕,令恰好看到的齐优啧啧称奇,原来逗弄瑞克斯,也是件很好玩的事情。
  瑞克斯微微张口,想到还有陌生人在,终究是欲言又止,低垂的眸子不知道闪过怎样的光芒。
  邵东海沉着脸,看着两个和谐相处的人,心里的不爽那不是一点半点!在自己面前就是一副谁也不搭理的冷酷样子,到了这个男人这里就笑得花枝乱颤,什么意思啊!不就是他长得帅了一点嘛,小白脸!
  走进大门,内里就是纯粹的黑色,黑色的墙壁,黑色的家具,黑色的水晶地板,身处其中,邵东海微微皱眉,很压抑,很稳重,似乎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岁的男人早已经褪去了年少轻狂,独留下满身内敛的气势。
  “小P呢?”齐优环视一周,没见到小P。
  小P是齐优以前养的一只猫,有着绿宝石一般的美丽瞳孔,披着一身纯黑色的毛皮,走起路来优雅而高贵,除了对齐优和瑞克斯以外,都是一副不屑的样子。当年逃出来的时候,齐优没能带上它,觉得思念极了,还好瑞克斯找来的时候,是带上了小P的。
  瑞克斯等齐优坐下来后,将一块用白狐毛皮做成的小毯子盖在了她的腿上,他至今不能忘记,当年叛乱的时候,齐优为了拖延时间让他逃出生天而冻伤了一双脚的事情,总有一天,他会让那些混蛋也尝一尝双脚没入寒水当中的滋味!
  “小P在地下室。”瑞克斯说道:“我去叫它。”
  虽然房间里的气息很压抑人心,但是邵东海也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子,微微调息,便做在了齐优对面。
  “不用了,瑞克斯,他是邵东海。”齐优接过一杯红茶,简单介绍。
  “你好。”瑞克斯微微点头,没记错的话,这个邵东海就是上次主人的任务目标,现在他活着,说明中间是出了什么事情的。
  “你好。”邵东海也只是淡淡回应。
  “瑞克斯,我等下要去死水城,你和我一起去。”
  “好。”瑞克斯对于齐优的命令,从来不带一丝犹豫,除了那一天,她命令了三次,让自己逃离,他才咬牙离开了。
  死水城就在A市远郊区,那里有几座连绵在一起的群山,最适合建造秘密基地,连齐优自己在那里都有三处基底。
  齐优的基底是专门经过了反感应防护的,只要不是专项查探,在基底之中使用力量,欧洲那些人就不可能察觉,这些地方也是齐优训练自己能力恢复的地方。
  “死水城是华夏国的秘密监狱,里面的罪犯都是一级罪犯,防护措施也不容小觑。”邵东海开着车,冷声道,阴柔的脸上,带着一些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犹豫。死水城的严密程度,已经到了他派出去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地步,现在这个女人只带了一个人进去,会活着回来吗?算了,不想了,活着回来怎样,不活着回来又怎样,她的死活不关他的事情,他只是想要物尽其用罢了!是的,只是这样!
  “废话很多,还不是没有地图?”齐优翻了个白眼,靠在座椅上闭目。
  邵东海嘴角一抽,叫自己嘴贱,人家还不领情!要是有地图,我要你一个女人干嘛!
  车子从环形高速开过,一直开到了山路当中,几个转弯后便豁然开朗起来,只见一座将近二十公里的铁索桥横在了两座上之间的长河之上,也许是齐优的错觉,她总觉得当车子开过桥面的时候,她的身后便已经是一片火海,狰狞地燃烧着,势要摧毁世间一切。
  等终于开过了铁索桥,邵东海的心才微微放下来,虽然来这里不是第一次,但还是被这里的幻术所震慑,那身后虚幻出来的一片片火海,真的很悚人。
  只是,当他从后视镜里面看到齐优闭着眼睛宁静地靠在瑞克斯肩膀上的时候,顿时一口气提不上来,他在前面受到幻境影响,这个女人竟然给他呼呼大睡!不过,这个叫瑞克斯的,他回去必须好好查查,在这种幻术面前,竟然还能这般从容淡定,这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强了!
  而邵东海不知道的是,在瑞克斯面前,这样一个小小的幻术根本起不了作用,也就是说,别说是火海,他压根连火星都没看到!
  又是七拐八拐,车子终于在一片树林之外停了下来。
  “死水城,就在树林的另一侧。”邵东海没有下车,对着已经站在了车外的齐优两人说道。
  “陆涛?”齐优看了眼手中的照片,就随手将照片弧形地飞回了邵东海的车里,和瑞克斯往树林走去。
  “等等!”邵东海喊出声,这下子,他算是发现了,碰上这个女人以后,他就开始优柔寡断了,以前的阴狠也淡去。就在刚才,看着女人走向树林的背影,他竟然担心起了这个女人的安危,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现象。
  齐优转身,见邵东海没说话,挑了挑眉:“还有事?”而瑞克斯只是安静地站在她的身侧,以一种绝对的保护姿态站立着,一高一矮的身影那样和谐,似乎从古至今,从未变过。
  “咳!这是东方古国的秘密,也是华夏国的最高军事机密。”邵东海顿了顿,决定说出来:“在我国东南侧海岸的另一边,存在着一批人,他们叫做武者,拥有强悍的内力,而在死水城之中,这些人肯定会有。”他没说的是,他们除了内力,还会一种幻术,以阵法的方式搭建的幻阵。谁让这女人竟然敢在他突破幻术的时候睡觉的!就该让她也去尝尝这滋味!于是,我们的邵东海,阴险加小肚鸡肠了……
  武者?齐优微微蹙眉,邵东海说的应该就是东方古武学,和他们的西方魔幻是一样的,是一种被上天眷顾的超自然力量,她在意的倒不是什么强悍的内力之说,而是他口中的“东南侧海岸的另一边”,华夏国东南侧,不就是齐优捡到齐傲三人的地方吗?那么,他们和这些武者有什么联系?
  直到看不见齐优两人的身影,邵东海才微微出声:“若是你能安全回来,也许我可以顺着自己的心,试着与你交往。”说完这话,他的俊脸上闪过微微的粉红,活了二十四年,似乎还没有和女人交往过……
024◆ 死水城
  “瑞克斯。”齐优从靴子处拿出了匕首,身上的一身装备都是瑞克斯那里换上的,封印了力量的她,这些防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