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页_[网王]春风起,柳絮飞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网王]春风起,柳絮飞》 作者:红鱼儿 (柳 BG) TXT 下载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青春期叛逆?”
  “以下克上。”
  “BLABLABLA。”冰帝的一众八卦着他们部长大人的故事。
  整个社团活动都完全不在状态的五十岚弦歌心想,忍足侑士他……他是不是看出了什么?毕竟那天去冰帝,自己问了太多关于清水的问题。他没看出来最好,要是……我要不要承认呢?
  就算是承认了,他也没办法吧!要是不承认……会不会让他觉的我是故意装的呢?
  这群该死的王子,一个比一个精明!前面真是小看他们了!弦歌用社团里的小铲子,死命的挖着面前花盆里的土。不行,打死也不能承认和我有关。不然只会让自己陷入被动!谁知道忍足侑士打的什么鬼主意!不过……像他那么精明的一个人,就算猜到些什么,也绝对不可能到处乱说吧!
  五十岚弦歌收拾好社团活动的各种小铲子,放好刚刚移植到新花盆的一株叫不上名字的植物,洗了洗手后,便朝网球部走去。已经多久没来这里了?上次从东京回来就不再过来了!啊,1个月了!她看着场上肆意挥洒汗水的男孩们,苦涩的笑了笑!真好,他们真好!平静又快乐的生活着。无忧无虑毫无烦恼!只要向着自己的梦想进发就好了。可我呢,完全没有梦想那种东西。到现在都没查出来爷爷布的暗桩是谁。龙一也说不知道,其实……他是不想说吧。
  莲……!弦歌站在球场外,抱着双臂看向场上的那个男孩,摇了摇头。我们两个……永远都不可能了!
  其实爷爷的一些计划我能明白,他虽然当时的用词是希望,但他绝对是想让我和真田家的某个男孩结婚!巩固住这层关系!为以后组织的发展添砖加瓦!呵呵,自己也是个逃不过命运的人么?
  五十岚弦歌看到忍足侑士朝自己走来便迎了上去。她淡淡的问:“结束了?”
  “啊,走吧!”
  “恩,学校门前就有个咖啡馆,就那里聊吧。”
  “嘛!没问题。”说着话,忍足侑士又把手搭上了弦歌的肩膀,两人并肩朝校门口走去。
  切原看到弦歌和冰帝的忍足一起勾肩搭背的走了,便凑到柳莲二的身边:“前辈,你姐姐果然还是喜欢那家伙!”
  “……”柳莲二不动声色的看着两人走出自己视线。真一她……她最近对自己的躲避,再加上今天和冰帝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一起,难道……不对,上次她不也否认了!可……
  “什么叫那家伙,我们学校光想和侑士说句话的女生就能从东京排队排到神奈川!”向日岳人得意洋洋的说。在他看来,能让自家搭档看上,是那个人的荣幸!
  “够了!都给本大爷闭嘴!”
  这种情况下,根本没人理会迹部的声音,切原赤也用带有鄙夷的眼神看着向日:“哦?我都不知道你们学校有那么多人。”
  切原的话让向日一下子炸了毛:“比喻!什么叫比喻你懂不懂?你简直是个白痴!”
  “什么?哎呦!”切原赤也刚想回嘴,就被人打了一巴掌。他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家副部长,想不明白,副部长怎么又打人!自己是在为了学校的名誉而战!
  真田弦一郎黑着脸盯着切原:“精力留到等下青学来再用。不能松懈!”下周就是暑假了,而开学后,全国大会就要开始了。这次关东大赛竟然输给青学!真是……!虽说关东大赛的失利已经过了大半个月,可想到这里,真田弦一郎的脸更黑了。
  “文太,那边好像吵起来了。”吃着好朋友给的甜点,芥川慈郎望了望球场边的一群人。
  “不要管他们,慈郎,再尝尝这个!今天知道你来,我早起了整整1小时排队买来的哦。”
  慈郎马上接了过来,咬了一口后,满眼冒着星星的说:“好吃好吃!文太,你真好!”
  坐在装修精美的咖啡馆里,五十岚弦歌和忍足侑士却只聊着无关的话题。不是说说天气,就是说说快要到来的全国大赛。弦歌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忍足侑士,你既然有这个耐心,我也有!
  在忍足也喝了口咖啡后,他甩出了一句话:“那么……美丽的真一,要不要和我交往来看看呢?”
  “?”五十岚弦歌愣住了,他没事吧?原来忍足侑士真的是这种人啊,见到个女人就想要?
  “啊,对了,还没谈清水那件事,这样的话,真一无法相信我吧。”忍足侑士笑着说。
  “呵呵。”弦歌也清淡的笑了一下!这个臭小子!“那么侑士说说看。什么清水?我不大懂呢。”
  忍足侑士玩味的看着面前的女孩:“清水玲子啊。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来打听了一下后……她就死了呢?”
  “啊拉,讨厌啊!侑士。”这个人精!他果然猜到了什么!“你这么说就好像我杀掉她一样。”
  忍足没有看对面的女孩,他用小勺搅拌着杯中的咖啡,随意的问:“不是么?”
  “……”弦歌眯了眯眼睛。他既然猜到了,那也没办法硬说不是!可自己当然不能承认。似是而非的回答才对自己比较有利吧?五十岚弦歌半真半假的把话题抛回:“侑士这么想还真是奇怪啊!我都搞不清楚你在说什么!”
  忍足侑士笑着纵了纵肩:“啊,那看来我误会了!还以为你和清水组有什么纠葛呢。”
  “……”清水组?他怎么知道的。五十岚弦歌一肚子的疑问,不过她还是继续笑着问道:“什么清水组?”
  “呵呵,嘛,清水玲子的父亲是清水组的组长,这个恐怕全冰帝只有我知道哦。”
  “哦?”弦歌拖着长腔,表示出了自己的疑问。他到底是什么目的?
  “因为啊……我和清水玲子交往过。”
  “啊?”五十岚弦歌不禁在心里吃惊了一把!他胆子是不是太大了?交往后甩掉黑社会组长的女儿?应该是他甩掉的吧!不过……他为什么告诉我?难道他们的交往有什么内幕?
  “嘛,真一,你不会听到我这么说害怕了吧。”
  “怎么会。”
  “那么,答案呢?和我交往看看吧。”
  “呵呵。”弦歌抿嘴笑了笑后点头道:“好啊。”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不管如何,反正要试着忘记柳,不如就找个最会恋爱的,来试试看吧。“不过,侑士,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今天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呢?”
  “嘛嘛,好吧。”忍足侑士翘起了二郎腿,靠在椅背上看着弦歌:“还记得你上次来冰帝么?”
  “恩。”五十岚弦歌点着头。
  忍足侑士推了推他那副平光眼镜:“影响很糟糕呢!你一走,冰帝就开始疯传我喜欢男人!”
  “……”
  “所以呢……真一,让我们交往一周,然后我就会甩了你的。” ⑩本⑩作⑩品⑩由⑩炫⑩浪⑩社⑩区⑩提⑩供⑩下⑩载⑩与⑩在⑩线⑩阅⑩读⑩
  “……”这个臭小子!弦歌翻了个白眼。他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不答应,就要把关于清水的一些话放出去?“知道了!”
  回到家,和爸妈吃过晚饭,五十岚弦歌就开始坐在沙发上胡乱的换着电视台。柳莲二还没有回来,估计是今天训练量比较大吧!毕竟前段时间输了关东大赛的决赛!真田那家伙恐怕会使劲的操练他们!听说幸村快出院了!嘿嘿,那小子以后就是我的小弟了!
  今天忍足侑士那匹关西狼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可能么?虽说有这种可能性,可是……干嘛要交往一周呢?直接带我去冰帝校门口,上演一出甩了我的好戏不就得了!搞这么复杂?
  他到底怀着什么目的呢?
  就在弦歌不断的猜测忍足接近自己的真正目的时,大门被打开了。弦歌的视线向门口撇了撇,一瞬间僵硬了自己的身体。手里的遥控器也掉到了地上。
  遭了!五十岚弦歌很想找个地方躲躲!越前龙马为什么跟在莲二的后面?

  越前

  《[网王]春风起,柳絮飞》红鱼儿 ˇ越前ˇ 越前
  五十岚弦歌急速的收回眼神,默默的向着沙发的深处滑动,企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她打得这个如意算盘,却被门口柳的一句话击溃。
  “真一!你最好过来一下。越前同学找的应该是你。”站在玄关处的柳莲二朝着沙发方向喊了一句。柳现在很郁闷,今天和青学的练习赛本来好好的,自己也一直在统计着各种数据和资料,但开场没一会,竟然……自己竟然被这个号称青学最厉害的一年级生缠住了!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啊,我想起你这张脸了!当自己正好奇时,这个叫越前龙马的青学一年级生紧接着就气呼呼的来了一句:我要找你姐姐或者妹妹算账!
  当时自己第一个反应就是……真一又在外面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而在自己耐心的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时,越前龙马这个家伙竟然红着脸支支吾吾的,半天没说出一个字!不过……他气得腮帮子都鼓了起来,看来……应该是什么大事!最后的最后,他就一路上沉默着跟自己回家。
  越前龙马看到身边的柳喊了一句后,沙发那边的女孩探了探头,忽然,他指着弦歌大喊:“啊,就是你!”
  五十岚弦歌决定抵赖,索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喂,什么就是我啊,我根本不认识你。”
  越前龙马冲到弦歌面前:“你……你……”他已经气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因为……龙马想起了这段时间自己所过的那地狱般的生活,完全是拜面前的这个人所赐!那天和无良老爸下楼后,她已经不在了。菜菜子姐姐一看到自己竟然摇头的掉起了眼泪,说什么人家女孩一点都不怪你,要自己生下孩子。还说什么是自己活生生的害了人家女孩,让她回家可怎么交代!我们越前家怎么会出了你这样的小孩。
  家里的老头子当天就把他视作珍宝的成人书刊全都撕毁了,边撕边叹气的说:“是爸爸害了你啊!”一夜之间就好像老了10岁!最后在自己迷茫的快爆发时,他们终于说出了事情经过。来的那个人竟然说……说怀了我的孩子!老天,我才国一啊!
  从那天开始,地狱般的生活就伴随着自己。家里人只要看到自己就摇头叹气,要求我说出女孩的身份,好带着礼品去赔礼道歉!说我让越前家的脸面丢到太平洋了!问题是……我根本不知道那是谁!只是当时觉得有些眼熟罢了!家里的那个无良老爸还下了最后通牒:“要是找不到我的孙子,我和你没完!没完!”现在……现在的家里面,只有卡鲁宾还能给自己点好脸色!
  越前龙马气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你……你为什么?!”她为什么要对自己家里人那么说?为什么?
  “啊?”五十岚弦歌眨了眨眼睛,装作迷惑的小声问站在旁边的柳:“莲二,他和你说了什么?”
  “他什么也不说,光是臭屁的脸红。”
  “怎么了怎么了?”在厨房洗碗的柳美惠也被声音吸引,赶紧过来看看。她看到的是一个小个子男孩站在自家女儿面前,气的发抖!
  “妈妈,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弦歌在听了柳的话后,理直气壮了起来。小龙马,你可是犯了大错了!竟然到现在什么都没说过!
  “你……”越前龙马快疯了,忽然他想起了刚才跟着柳刚到他们家门口时和自己父亲的通话,自己告诉老爸,人应该是找到了,地址也说了,但自己根本就没有……话没说完,无良老头喊了一句,别轻举妄动,等我!就挂了电话。想到这里,越前深吸了一口气:“我家老头子快来了!”
  “什么?!”五十岚弦歌瞬间瞪起了眼睛。有没有搞错?越前南次郎那家伙要来?
  柳彻平也被声音从他书房吸引了出来:“发生了什么事?”
  “厄……”弦歌飞速的转动头脑:“那个……这样,你们别管,越前,我们到外面说。”
  “不要!”越前龙马愤恨的拒绝着。
  这个小兔崽子!弦歌冲他大吼:“越前龙马!别耍小孩子脾气,你也不想丢人吧!”
  “我根本……”
  五十岚弦歌根本就不能容许越前在这时说出什么话:“快点!你这个死小孩。”弦歌抓起越前就往外拖。老天,可不能让爸妈和越前南次郎见面,那样天会塌的。
  “喂……你……!”
  弦歌瞪视着越前龙马:“别说什么MADAMADADANE,我恨那句话。”
  “啊,你果然认识我。”
  五十岚弦歌咬着牙:“赶紧跟我出来。”
  在家门口,弦歌望了望窗口处闪动的人影,就知道屋里的三个人很是在乎现在门外的情况。五十岚弦歌抱着双臂看着面前的越前龙马,这个死小孩,真是的,竟然找到家里来了!不就是逗了逗你么!至于嘛!“说吧,你爸爸什么时候到。”
  “……”越前拽拽的瞪了弦歌一眼,一言不发。
  敢不理我?这个死小孩!弦歌插着腰大吼一声:“说话!”
  越前龙马也不甘示弱:“快了!”
  五十岚弦歌伸出手指,鄙夷的指着面前比自己矮一点的男孩:“你都多大了?遇到事情还找家长啊?”
  “你……我没有!”明明是那个无良老头子非要逼着自己找人,还说找到了就第一时间通知他。不然……!
  “啧啧!”弦歌眯着眼睛瞟了瞟越前:“说说看,你爸爸是怎么过来?电车么?”
  “恩。”
  “那还不快走!堵住他。你还真想让他和我父母见面啊。”
  “……”
  五十岚弦歌和越前龙马站在离家不远的电车站。等着那个名叫越前南次郎的男人。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现在的自己就是!为了逞一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