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页_[网王]春风起,柳絮飞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网王]春风起,柳絮飞》 作者:红鱼儿 (柳 BG) TXT 下载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点头附和着:“真的可以么?太感谢你了。可那样对你……太不公平了,毕竟你也喜欢他。”
  “我已经不喜欢了。真的。”夏目尚子解释着:“本来是蛮喜欢他的,可这一个多月的时间,让我彻底冷静下来了,也就发现自己似乎也没那么喜欢他。”
  五十岚弦歌拉起夏目尚子的手,感动的说:“那……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什么感谢?”柳莲二取了些资料后,走向客厅。
  “没什么,柳君,我们快开始吧。”夏目冲柳微微一笑,她并不想提刚才和弦歌的话题。
  “恩。”柳莲二点头答应,坐到沙发旁,递给了夏目一本会计学的书。“先看看这个。”
  “你们忙,你们忙,我去厨房给你们拿点饮料切点水果什么的。”五十岚弦歌说着便走向厨房。夏目同学,我可是给你制造了说话的好机会哦,你可一定要威胁威胁我的莲二。
  看到五十岚弦歌走出客厅,夏目尚子把手里的会计书放到一边,看着柳莲二的眼睛,有些恨恨的说:“柳君,这样会毁掉你。”
  “……”柳莲二楞了一下后用他那一贯平板的声音说:“我不明白夏目桑的意思。”
  “不明白?”夏目嘲讽的看着柳:“你和你的亲姐姐都做了什么?还不明白。”
  柳莲二打量着面前的夏目,皱起眉头有些厌烦的问:“你想怎样?”
  夏目尚子抬起下巴,高傲的看着这个自己喜欢的男孩:“和我复合!”
  “不可能。我不喜欢你。”柳果断的拒绝。
  “那你当时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夏目质问着。如果不喜欢自己,他为什么要答应自己的告白?为什么要给自己希望?
  柳低下头,不看面前生气的女孩:“那时……那时对不起了。”
  “一句对不起就完了?我多么喜欢你你不会不知道。”夏目愤恨的咬着牙:“你要是不和我交往,我就把这件事抖出去!”
  “你……!”柳莲二抬起头盯着夏目看。她什么时候是这样的人了?用这种东西来威胁我?记忆里的夏目桑是个很温柔善良的女孩啊!看来自己的资料还是不全面。
  夏目尚子咄咄逼人:“怎么样?”
  “好!”柳莲二又恢复了他一贯的冷静:“但只到国中毕业。”柳心里清楚,如果不规定个时间,那……事情很可能往糟糕的方向发展。而现在稳住面前的女孩才最重要。
  “柳君,你现在可没资格和我谈条件。”
  “……”
  “先告辞了。”说着,夏目便站了起来,在拉开房门后转头冲柳笑了笑:“明早记得来我家接我上学。”
  五十岚弦歌从拉开的厨房门缝里目睹了所有的一切。看到夏目很拽的出了家门,她轻轻的关上了厨房的门,继续在里面切起了水果。夏目尚子啊夏目尚子,你可真可爱。都按照姐姐的想法来做呢!到时候我要怎么感谢你呢?
  “真相只有一个,我是柯南,……”弦歌的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她看了看来电显示,有些无奈而讨厌的接起:“喂喂。又有什么事,老头子。”
  “弦歌啊,爷爷我想了想,现在就让你们订婚确实早了点,再等等吧。”
  “……”五十岚弦歌听到这句话,激动极了:“爷爷!谢谢你!”
  “呵呵,爷爷问你一句话,你老实说。”
  “恩恩,你问。”弦歌激动的赶紧点头。也顾不上自己现在是拿着电话,而爷爷他根本就看不到。
  “你为了那个弟弟会不顾一切么?”五十岚弘峰在电话里的声音严肃而认真。
  “……”弦歌愣住了,她突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说是?那会不会激怒老头子?说不是?不行,凭我的道行,马上就能被听出撒谎了,我的心思可比不上老头。想到这,弦歌只说了一个字,声音里却包满了温柔:“是。”
  “知道了。”
  “爷爷……”弦歌着急的赶紧接着说:“不要杀他。”
  “我什么时候说要杀掉他了?”五十岚弘峰的话语里充满了鄙视:“那个小崽子还不至于让我出手。放心,别人也不会出手。”
  “爷爷,谢谢你。”弦歌激动的手都在颤抖,她知道,有了这句话,爷爷就不会对莲二下手了。只要自己做的不过分就行!虽说他还是没同意,但……爷爷,你真的很宠我!
  “不用谢我。”五十岚弘峰的声音里似乎能感觉到一丝悲伤:“我就你一个孙女。”说完,他便挂了电话。
  “他……同意了?”柳莲二声音略微嘶哑的问,他早就拉开了厨房的门,只不过弦歌因为激动一直没有注意到。柳现在的声音里满是激动和不确定。
  弦歌转身,看着面前这个和自己拥有几乎一样相貌却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男孩:“没,但爷爷不会对你怎么样了。”说完,她给了柳一个大大的笑脸。
  “……”柳抱住弦歌,用下巴抵着她的头,轻声的说:“谢谢……真一,对不起,你这么争取,我却……却要和夏目复合。”
  “……”五十岚弦歌抬起头诧异的看着柳。他告诉我了?还以为他会怕我嫉妒而隐瞒着。
  柳莲二看到女孩那张询问的脸,以为她怀疑自己变心了,赶紧解释:“别误会,她威胁我说,如果不和她交往,就……就把今天看到的抖出去。”
  “……”五十岚弦歌低下头,在柳的胸前蹭了蹭:“没事的,反正在外面我们也没办法怎么样,你就……”
  “对不起!”
  弦歌抬起头,微笑着看柳:“真傻,我知道你也没办法,莲,我心里清清楚楚的知道,你喜欢的只有我一个。”
  看着弦歌给了自己一个坚定的信任眼神,柳的心里一阵安慰。他用唇轻而快速的碰了女孩的额头一下后说:“当然。”
  “那不就好了。”

  生死 §炫§浪§网§小§说§下§载§与§在§线§阅§读§

  《[网王]春风起,柳絮飞》红鱼儿 ˇ生死ˇ 生死
  从那天送走夏目尚子后,弦歌的日子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着,暑假里天又热,人也容易疲惫。五十岚弦歌在自己房间里无聊的喝了口杯子里的冰咖啡。
  这几天柳莲二和立海大网球部的正选们应邀去轻井泽进行三校合宿了。听说夏目那个贱人也非要跟着,还美其名曰是去照顾立海大的饮食。哼,真是恶心啊,谁不知道迹部家已经把一切都安排的好好的了。不过,自己可是一点也不担心那个死女人能有本事抢走莲,因为……她在我五十岚弦歌眼中已经是个死人了。但还要再等等,开学前让她死掉比较好。不能像以前一样莽撞毛躁了,直接的暗杀这种方法以后不能再用,还是车祸或别的意外事故比较好。
  弦歌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拿起桌上的一本漫画书,翻了翻又扔了回去。真是无聊死了!大热天的,去哪里都不舒服,就在家里吹吹空调还不错。可爸爸妈妈去上班了,莲也跑避暑胜地合宿了,就剩自己一个!无聊啊!无聊!五十岚弦歌在心里大叫着。
  也不知道爷爷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现在可是月底了,那边……正关键吧!不管了,我只要好好的享受这平淡的生活便好了。想到这里,弦歌倒在床上准备给自己来个午觉。
  “叮咚。叮咚。叮咚……”柳宅的门铃急促的响了起来。外面按门铃的人似乎急不可耐,一刻不停歇的使劲按着。
  五十岚弦歌从床上跳起来,边喊着:“来了,来了。”边走向客厅的大门。弦歌有点纳闷,这是谁来了?门铃按得怎么这么着急。打开大门,弦歌扫射了一下站在门口的三个男人,只见他们全都穿着黑西装,这明显和现在天上的大太阳矛盾。弦歌下意识的就感觉不妙,她左手立刻准备关门,而右手直接摸向裙底,准备掏出裙子里的枪。
  “别动。”离弦歌最近的一个男人拥有和他面孔一样的冷漠声音,他现在正用枪顶着弦歌的侧腰。
  “你们是什么人?”五十岚弦歌面无表情的问。还好家里现在就我一个人,不然……他们全都要遭殃。
  “别问那么多,乖乖跟我们走。”
  “好。”五十岚弦歌点头后被夹在三人中间,走向家门口的一辆白色面包车。弦歌明白的很,既然被人家制住了,不要反抗比较好。如果自己没猜错,应该是山口组的吧。绑架么?爷爷派到我身边的暗桩不知道是叛变了,还是被干掉了。如果被干掉了还好说,组里联系不上他,马上就会意识到自己出事了。可……要是叛变了……就不好办了!要怎么留下线索,让人知道自己被控制了呢?
  “别打歪主意!”用枪狠戳了弦歌一下后,一个男人冷酷的说。他似乎看出了弦歌的想法。
  一上车,弦歌就被刚刚拿手枪戳自己的那个男人缴了械,并用绳子紧紧的捆住了手脚,然后便把她扔到车后座,不在理会。他们三人则一路上一言不发。
  五十岚弦歌的眼睛在不停的看着窗外,拼命的辨认着路线,想看出他们是往哪个方向开。可马上就发觉到,这3个男人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行为,这个举动让刚才还保持着冷静的弦歌皱起了眉头。没给自己蒙上眼睛,对我记线路也毫不顾忌。难道……弦歌想到这里打了个冷颤。他们是要直接灭了我!
  太大意了!这段时间的平静生活,已经把我的警惕心磨没了!以为爷爷可以保护好自己,保护好一切!可……现在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怎么办?怎么办?
  弦歌小心的用那双被绑起来的手在身后摸索着,却压根什么利器都摸不到!是啊,他们三人一看就是专业的,怎么可能像电视里的坏人一样,还留有割断绳子的利器在车上呢!
  五十岚弦歌又看了看窗外,发现车已经开出市区,朝着丹泽山地进发。他们果然是想直接杀掉我啊!是想挖个坑把我直接埋了么?弦歌闭上眼睛,盘算着要怎么办才好。没一会她睁开双眼,冷冷的问:“你们是要直接杀了我吧。”车上的三个男子依然是一句话不说。
  弦歌愤恨的喊着:“给我一句痛快话,说说看,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让我路上做个明白鬼!”
  副驾驶座位上的男人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弦歌后说:“山口组。”
  五十岚弦歌大笑了起来,山口组!刚刚自己也以为是山口组,可你们现在这么明目张胆的说出来,却太引人怀疑了!不对!绝对不是山口组!不然他们不会不把自己抓回去。因为那样用我来威胁爷爷才是最有利的!弦歌嘲讽的笑了笑:“山口组?不对吧,是清水组的余孽吧。”
  “……”三个男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副驾驶座上的男子又开口了:“你很聪明。但你快死了。”
  弦歌颓丧的叹了口气,自己聪明个P啊。当时就应该给清水玲子搞个意外死亡,而不是想着把脏水泼到别人身上。现在,报应来了吧!虽然这么想,但弦歌却不甘示弱的问:“你们就不怕我爷爷报复?”
  “他已经搞得我们组快活不下去了,这次,组长可是倾尽全力才查到你的住处,只要能给我们小姐报仇,别的也就不用说了。”
  弦歌咬着牙愤恨的说:“好!等会给个痛快吧。”
  三个男人听了弦歌的话却都笑了起来,副驾驶座上的那个男人嘲讽般的用手摸了摸胡茬:“呵,那不是太对不起你那一枪了。”
  “二哥,看看后面。”开车的人有点紧张的对副驾驶座上的男人说。看来,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人正是这三人中领头的。
  五十岚弦歌赶紧透过车后窗也向后看去,只见一辆黑色小轿车紧紧的跟着自己这辆。太好了!弦歌在心里大喊,暗桩没背叛,那他一定会在跟着的同时通知爷爷!
  “甩掉他们,办完事我们就赶紧撤。”
  “恩。”点了点头后,驾驶员猛的一踩油门,向左打了下方向盘,白色面包车便在车流中飞快的来回穿梭。
  白色面包车一阵疾驰后开进了丹泽山那荒无人烟的腹地,三个黑西装的男人都下了车,只留弦歌一个人在车上。弦歌看到他们从座位底下拿出了很多密封的小桶,拧了开来。一股刺鼻的汽油味扑面而来。弦歌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咬着嘴唇,整个人也不住的颤抖起来。他们……想烧死我!
  刚刚三人中那个领头的人,一把抓起弦歌的头发,使劲的把她拖下汽车。五十岚弦歌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声,不让自己懦弱怕疼的一面被这些狂徒看到。可……眼泪却充满眼眶,真TMD太疼了!她感觉自己的头皮似乎都要脱落,被拖着的身体与地面上细碎的石子和如刀般锋利的草叶相互摩擦,只一会,裸/露的腿部皮肤便满目疮痍。弦歌足足被拖行了20多米后才停了下来。她弓曲着自己的身体,紧绷着肌肉,试图来缓解疼痛!
  三个黑衣男子拿起汽油桶,往弦歌身上和周围撒满了汽油后,刚才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个领头人掏出了打火机点上了一只烟,吸了一口后冷漠的看着离脚边不远的地上咬牙切齿的女孩:“上路吧。”说完,便要把香烟扔向了延伸到自己脚边的汽油。
  “碰!”的一声,那个领头人被枪击中了拿着香烟的手臂,他一下子瘫倒在地,其他的两个人立马慌张的看向后方。
  一颗大树后闪出来一个身穿白色T恤大花短裤的男人,大约30多岁,长的就像是一个猥琐的大叔,枪口处还冒着烟:“放了她,不然你们全死。”
  五十岚弦歌抬起眼睛看了看来者,却发现不认识。这人……是谁?是爷爷布在我身边的暗桩么?怎么都没见过?
  “哈哈哈哈,放?哈哈哈哈。”刚刚被打伤手臂的男人大笑了起来:“既然接了这个任务,我们也没打算活着,死也要她陪葬!”说完,他一个翻身便用没受伤的手捡起烟头,扔向汽油!只听一声枪响,他便被打中,可……香烟已经仍了出去。
  弦歌看到被引燃的汽油卷起一股火舌,只觉得一阵浓烟和热浪向自己扑来,她赶紧转身,紧缩身体抱成婴儿状,减少自己身体的对外接触面积,只瞬间,就猛然感觉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席卷后背。她大叫着,满地打滚,想用滚动来压灭油火,可刚一动,却一下子感觉到自己的前面也全是火焰,左脸一阵炙疼!弦歌觉得自己疼的受不了了,突然一阵凉意,好像有人对着自己喷什么东西。可……她的意识却越来越模糊。脑中也开始闪过一个个画面。从前世懦弱的自己,到这辈子在五十岚组里和爷爷的生活,还有柳莲二那张带着清淡笑容的脸。最后,伴随着朦胧的红色火光,五十岚弦歌似乎又看到了那天小小花火下,莲二带着微笑的红色脸庞。烟火为什么美丽,是因为那多样的粉末交汇在一起,燃烧、困顿,而终于爆发于一刹那吧!
  出身始终是一个人命运的最强有力的因素,这是命定的,很难摆脱!今生这样身份的我,被人杀死也是命定的吧!可……不要,我不要死!我还没和莲幸福呢。还没和他……莲……对不起了,我要死了!最终像那小小花火一样的燃烧,也……不错吧!你要记得我啊!虽只和你相处了半年,只燃过一瞬,却是耀眼的瞬间吧!不要忘记我,我……
  柳莲二和立海大的所有正选队员一起坐在迹部景吾家的轻井泽别墅里,正在享用着他家这次派来的五位仆人和2位厨师所提供的营养丰富又极其华丽的晚餐。
  “尝尝这个。”夏目尚子给柳莲二夹了一块三文鱼寿司:“这个是我刚才做的哦。人家可是做了一下午呢!”
  “……”柳什么也没说,只是把出现在盘子里的寿司又夹了出来,放到桌边。
  “前辈,夏目学姐对你可真好,你干嘛不吃?”切原赤也有些看不过去。从昨天合宿知道柳和夏目又复合后,切原就发现夏目学姐对自家的柳前辈不是一般的好。训练时递水递毛巾,吃饭时绝对不用前辈自己动手。可前辈似乎一点也不在意,每次都是像现在这样,从来不吃。明明就是前辈自己对不起夏目学姐,既然都已经复合了,怎么他还这样?
  “……”夏目尚子听到切原的话后抿了抿嘴,好似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柳莲二看了切原一眼后平静的说:“我不想吃别人筷子动过的东西。”
  “莲二还是有洁癖呢。但夏目桑不是你的女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