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页_狼性坏坏老公:只疼迷糊小甜妻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狼性坏坏老公:只疼迷糊小甜妻》(全本+番外)作者: 一夜绯色( VIP2012-06-21完结)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凌南歌转过身来,看见一个美艳绝伦的女人,那火辣的身材,让任何雄性动物都为之动心。 
  
  
  可是吸引他的不是她的外表,而是她的那句“大神”。 
  
  
  没想到除了那小东西之外,还会有人这样喊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有一种亲切感。 
  
  
  虽然他以为她也是和刚刚那个想要得到他电话号码的富家名媛一样,也想来要他的电话号码,又或者是像再之前那个小明星那样,想要和他合照。 
  
  
  看见他讶异的目光,喻浅年猜到他的想法,美艳精致的脸孔浮起淡淡的笑意,眼神闪烁着清冷的光芒。 
  
  
  昊宇在角落里,早就注意到这个女人。 
  
  
  那么的美,美得像火一般灼目,目光却是很清冷,冰与火的存在,很矛盾的混合体。 
  
  
  他认得她。 
  
  
  一个小电视台的主持人,一直红不起来,却也不跳槽。 
  
  
  他们这一行,本来就是充满了潜规则,可是她似乎很清高,也很骄傲,不会为了调到收视率高,人气高的电视节目而讨好自己的上司,或者走捷径。 
  
  
  三个月前,他们曾经打过交道。 
  
  
  她接到了任务,要采访城中富豪的成功史,而他是其中一个,当时闹得很僵,他告诉了她什么是潜规则,若想成功,就要付出代价。 
  
  
  也就是说,想要采访他的电视台很多,可他却不轻易接受采访,若是要例外,那么就要用东□□交换。


第1卷 第85章:总裁大人的惩罚


结果,她狠狠地掴了他一个耳光,跑掉了。 
  
  
  之后,她也不再找他,相反找到了和他一样,背景差不多,样子却差了他许多的好朋友上了那节目。 
  
  
  他当时极愤怒,自己在女人堆里那么吃香,别说他会不会追别的女人,就算不主动的话,也有女人主动爬到他的□□,那个女人自以为有几分姿色在他面前装什么清高。 
  
  
  从来没有女人敢对他这样,也从来没有女人敢这么大胆掴他的耳光。 
  
  
  他昊宇用自己的脑袋发誓,一定要报复这个女人,让她知道什么是害怕,让她跪在自己的面前哀求他放过她。 
  
  
  一怒之下,他收购了那家小电视台,外界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喻浅年出现在这里,当然也是他安排的。 
  
  
  他就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本事,可以邀请到最红的歌星上她的节目,这是他存心的为难。 
  
  
  他很明白,那个女人的节目放在最没人看的时段,没有任何的效益,当时他故意给了压力他的上司,如果收视率再不提高,就要取消属于她的节目。 
  
  
  薄辰风注意到昊宇出神,走过来,狠狠地拍了他一下:“在想什么?南歌成了你的摇钱树,你不会单纯地安排一个女人给他就算了吧?” 
  
  
  昊宇疑惑,顺着薄辰风的目光望过去,恍悟,原来他指的是喻浅年。 
  
  
  妖冶的俊脸黯淡了一下,轻哼:“那种水准,你以为我会给南歌么?” 
  
  
  薄辰风讶异:“这种水准不错呀,比在场的女人都好看多了,什么时候找到了小明星,你打算捧她?” 
  
  
  他的目光放肆地打量着喻浅年,五官,打扮,三围,连举止都很完美,恰到好处,不明白昊宇为什么对她很不满意。 
  
  
  不知道为什么,昊宇非常的不喜欢薄辰风这样的眼光,仿佛在看产品一样,太赤果果,太那个,让他感到不舒服。 
  
  
  哼,那女人也是,在这种场合穿得那么少干嘛,存心挑|逗所有男人。 
  
  
  他不着痕迹地用身体阻挡了辰风的视线,装作漫不经心地说:“她不是我公司的人,你今晚如果觉得空虚的话,就找别的女人吧,刚刚当红玉女杨明玉不是约了你春宵一刻了吗?”


第1卷 第86章:女人都只是床伴而已


薄辰风淡淡地说:“只是床伴而已,你应该知道我的,从来不喜欢女人在我的床|上过夜。” 
  
  
  不知道为何,他的脑海里闪过了一张清丽乖巧的脸孔,那双茫然的略带笨呆的眼眸。 
  
  
  该死,那女人那么平凡,想她做什么。 
  
  
  继而忍不住想,她不会是真的做完才下班吧?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她还是笨得可以了。 
  
  
  哼,他才不会相信她真的那么听话。 
  
  
  那死丫头手段那么高明,心计那么深,绝对不会为了他一句话做完才下班的。 
  
  
  想到这一点,他心安理得地玩了起来。 
  
  
  当红玉女杨明玉,宅男女神,确实也是一个尤~~物。 
  
  
  和昊宇说了一会话,电话就来了,用又嗲又娇的嗓音问道:“宸,我已经在2046房了,你什么时候才上来。” 
  
  
  薄辰风用平淡的口吻说道:“你洗干净等我,我说一会再上来。” 
  
  
  昊宇脸上浮起暧昧的笑容:“看来有人已经安排好节目了,你上去吧,春宵一刻,可不要辜负了别人呀。” 
  
  
  薄辰风不以为然地说:“互相需要而已,大家都清楚游戏规则,不会互相纠缠的女人,我才会欣赏。” 
  
  
  脑里忍不住再次闪过了那张被他挑逗得无助的脸孔,还有那牛奶般幼嫩肌肤的身体,那盈盈一握的浑圆。 
  
  
  顿时,他的下体不受控制地紧绷起来。 
  
  
  该死,为什么每次一想到那女人就有一股冲动? 
  
  
  难道这几日太忙,没空暇找女人,才会导致情~欲不受控制? 
  
  
  想到这里,他在昊宇暧昧的目光之下,和凌南歌说了一声,就离开了。 
  
  
  凌南歌却是以为他是回公司陪那位小东西,还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这时候的夏南南很悲惨。 
  
  
  偌大的顶层,阴风阵阵,一个人影都没有。 
  
  
  她埋头工作,等到发现光线暗下来的时候,才发现所有人都走了,保安也锁住了顶层的大门,想走也走不了。 
  
  
  欲哭无泪。 
  
  
  天啊,太悲催了,真的要她加班通宵将那些该死的报表做完? 
  
  
  可是奶奶怎么办,没人煮饭给奶奶吃,她会饿的。 
  
  
  连忙打电话给奶奶,尽量让声音非常的开心:“奶奶呀,我今天要加班,可能要通宵,不能回来煮饭给你吃,我等会浅年打包快餐给你哈。”


第1卷 第87章:女人都只是床伴而已


奶奶慈祥亲切的声音在电话中传来:“南南呀,你又要加班呀?很忙吗?不用担心我的,你安心工作好了,浅年刚刚来过了,她煮了饭给我吃。” 
  
  
  听到奶奶的声音,所有的委屈忍不住涌了上来,她忍住想哭的冲动,说:“浅年还在吗,让她和我讲讲话。” 
  
  
  “浅年已经走了,说要参加什么爬梯,很赶时间呢,你们都是好孩子,南南不用挂心我的。” 
  
  
  “嗯,好,我明天早上买早餐给你,奶奶你小心一些。” 
  
  
  挂了电话,泪水忍不住落了下来。 
  
  
  奶奶不是她的亲生奶奶,只是当年收养了她和浅年,虽然她们的学费都是政府资助,但是这么多年来,像亲人一样深厚的感情早已深深地植在心里了。  ^炫^浪^网^小^说^下^载^与^在^线^阅^读^
  
  
  奶奶很疼她们,可是现在已经很老了。 
  
  
  自己要努力赚钱,让奶奶安享晚年。。 
  
  
  吸了吸鼻子,望着还像小山一样的文件,握拳,不要难过,不要哭,夏南南,你是打不死的小小强,一定要坚强,不能让浅年和奶奶担心。 
  
  
  不能出去就不能出去嘛,完成了再出去也是一样。 
  
  
  像打了鸡血一样,她浑身充满了力量。 
  
  
  而这个时候,薄辰风和杨明玉在酒店里翻江倒海,完成了一次历史性的OX。 
  
  
  杨明玉的脸搁在他结实的胸肌上面,声音妩媚,充满着无限的诱惑,媚眼如丝地睨着俊雅绝伦的脸孔。 
  
  
  那张脸孔真的很吸引她呀,刚刚那激情的一幕让她心如潮水,想再来一次。 
  
  
  指甲轻轻地在他结实的肌肤上划着。 
  
  
  “辰,我的表现,你满意么?” 
  
  
  他的手在她的丰满上肆虐了几下,淡淡地说:“还可以。”她那成熟丰满的身材,确实有一种致命力。 
  
  
  这女人的存心挑逗,他怎么会看不出来。 
  
  
  按照平常,他一定会大战几个回合才会结束激情的一夜。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今晚有些心神不定。 
  
  
  和这杨明玉合二为一的时候,该死的大脑总是涌起那小东西的脸孔,还有小东西那青苹果一般诱人可口的身体。 
  
  
  他现在没有任何的兴致。


第1卷 第88章:女人都只是床伴而已


一直在猜想那小东西会不会还办公室里,门会不会锁上了,她吃饭了没有。 
  
  
  杨明玉的手已经游移到了他的下腹部,丰满的嘴唇凑到了他的唇边。 
  
  
  薄辰风眉微微一皱,推开了她。 
  
  
  杨明玉哂笑,她忘记了,辰少从来不和女人接吻,她可不敢触他的底线。 
  
  
  他用淡然的语气说道:“很晚了,我先回去。” 
  
  
  杨明玉愕然,节目就这样结束了。 
  
  
  她等了许久,才让他答应和她春宵一刻,有些依依不舍,却是也不想惹恼他,同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她很了解薄辰风的性格。 
  
  
  惹恼他的下场,很可怕。 
  
  
  薄辰风拿出了一张支票,签上他的名字,淡淡地说:“你随便填吧。” 
  
  
  杨明玉虽然不舍得他走,那么英俊的男人,令所有女人都能着迷,她可是等了许久才等到他约会自己,就这样让他走了,以后再也不会有机会。 
  
  
  可是她也很清楚他,他讨厌纠缠不清的女人。 
  
  
  何况,她轻轻一笑,以自己的姿色,就不信他不会吃回头草。 
  
  
  于是妩媚一笑,给了他一个飞吻:“谢谢辰少。” 
  
  
  离开酒店,薄辰风觉得心烦意乱,又不想回到公司,似乎一回去,就表示自己相信了那丫头所有的话,不管是真还是假,都意味着他统统选择了相信。 
  
  
  他今天开了那部黑色的兰博基尼,很有速度流的快意,在像蜘蛛网一样复杂交叉的高速公路上,感觉着风的速度。 
  
  
  酒意随着车速渐渐消失。 
  
  
  心中的烦躁也沉静了下来。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和一个小丫头作对,难道就是单纯的她睡了自己,害他惹上了不少麻烦? 
  
  
  可是她说过,那一晚,她根本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他作为男人,本来就应该承担后果。 
  
  
  因为在游艇那一晚,他也喝得很醉,模糊间随便就搂了一个女人回房间,似乎是他主动的。 
  
  
  可是后来的记者,真的不是她安排的吗? 
  
  
  看她那笨笨的样子,确实也不像演戏。 
  
  
  他咬着烟,狠狠地扔向了窗外。 
  
  
  这时候天已经亮了,钢筋城市根本看不见日出,他从另外一条车道驶向了公司的方向。


第1卷 第89章:女人都只是床伴而已


回到顶层的时候,南南直接就躺在地毯上,睡得很香,所有的文件都已经处理好,睡着没多久。 
  
  
  梦里面,凌南歌的怀抱是那样的温暖,带着阳光的香气。 
  
  
  忍不住傻傻地笑了。 
  
  
  “大神……”她呓语,倦缩着的身子,像睡着的小猫咪一样,惹人怜爱。 
  
  
  薄辰风的心不由得柔软了一下,她还真是乖乖地把事情做完。 
  
  
  看见她这样乖巧,他没办法再相信她是演戏的了。 
  
  
  哼,纵然不是演戏,那么她喜欢勾三搭四也是事实,他是亲眼目睹又怎会有错。 
  
  
  想到这一点,柔软的心又强硬了起来。 
  
  
  “夏南南。”冰冷的声音在偌大的顶层响起,带着冷冰冰的回音。 
  
  
  夏南南呓语了一句,咂咂地一声,转过身,继续睡得很甜。 
  
  
  他走到另外一边,望着她娇俏可爱的睡容,很清爽,微皱着鼻子,他有一种捏她鼻子的冲动。 
  
  
  他一整晚折腾,为了她,连和女人开心的心情都没有,为了她,还白痴地开车去兜风,而她却得那么香,旁若无人的甜。 
  
  
  薄辰风忍不住涌起了各种的羡慕嫉妒恨。 
  
  
  讨厌这种无忧无虑的感觉。 
  
  
  明明是他最讨厌的女人,明明有着他最讨厌的虚伪性格,为什么睡着的时候却这样无忧无虑,太讨厌了。 
  
  
  他用脚踢了踢她。 
  
  
  南南呓语了一句:“浅年,别闹,我困死了。” 
  
  
  浅年? 
  
  
  他的眸色一暗,连做梦都想着那个叫浅年的人,他一直以为那是个女人,难道是男人来的? 
  
  
  难道他们的关系很特别,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