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页_洛轩现朝(家教同人)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家教同人)洛轩现朝》作者: 洛魔(JJ 2012-06-15完结,痞女VS云雀,温馨文)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句话。若是很普通的攻击还不会让我有什么事情。
  “呵呵……”十年后的我的眼中充满了笑意,答道:“不是我让你来到这里的,而是我们的魔力。你的心很悲伤吧!那是魔力共鸣的缘故啊!”
  哦!十年后的我很悲伤啊!所以我才会悲伤,但是为什么会悲伤呢?我的心中渐渐浮现出了这样的疑问。“你为什么会悲伤,难道,十年后的我的生活很不幸福吗?”我皱着眉头问出了这句话,十年后的我的身边,应该是有阿纲他们这群朋友的,应该是很幸福的才对啊!
  “呵呵……”她又笑了,这一次,她是笑出了声来,“要知道,幸福属于天国,快乐才属于人间。十年前的我”
  这下我再一次愣住了,神情开始变的很诧异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她要这样说。“那么,你难道不快乐吗?”
  “十年前的我啊!我怎么会快乐呢?你要知道的,我可是快要死了的人……”十年后的我很淡然的说道,她淡然的表情让我认为是她在开玩笑但是我知道,我是从来不那生死开玩笑了的。死了就是死了,活了就是活着……这一点,我很清楚的,而十年后的我,应该比现在的我还要熟知才对。
  “我没有开玩笑。”她看见我这副见鬼了的表情,眼睛弯了起来,就像是弯弯的镰刀一样,虽然像是月亮一样的温柔,但是我看得出凌厉。“十年前的我啊!我就要死了,不要问我为什么会死,因为这个原因实在是很复杂的。”
  我垂着头看着她,只是我看不出她眼中有一丝一点的慌张……此时,我的心就成到了谷底。原来,原来,我十年后,就要死了啊!我萧洛轩快乐的时光又要很快过去了吗?还有十年啊!还有十年,我就要死了。
  我苦笑了一下,道:“唉……没有想到,我会这样早死。还有十年的时间,我就要开始下一个旅程了啊!”
  “呵呵……”十年后的我又开始笑了,只是这一次,她一口气说了一大串的话,让我没有插口的余地:“十年后的我啊!我真的就要死了。只是,我现在还真的死的不是时候啊!等我死之后不久,你自然是会回到十年前的,但是,若是你有一天,再一次莫名其妙的来到十年后,请不要慌张,因为这是我死后的残念,我的执念会让你再一次在适当的时候来到十年后。对了,我是我,你是你,我现在死了,不一定你在十年后会死啊!所以请不要很灰心。”当我听到了十年后的我这样说,心里突然松了松。
  “话说,这就是你的遗愿?”我故作镇定的想要活跃一下这死亡的气氛。
  “不,我希望你可以听完我的话。幸福是喜欢捉迷藏的。在我年轻时,它躲藏在未来,引诱我前去寻找它。而此时此刻,我发现自己已经把它错过,于是回过头来,又在记忆中寻找它。我希望,你不要走我的老路,那时的幸福就在你的眼前,你一定要,牢牢的抓住才是。还有,我希望,你可以和门外十年后的大家说一声‘谢谢他们这几年让我快乐’,还有,请和十年后的云雀说一声‘再见’。 这就是我的遗愿,请你务必做到”
  诶……我睁大了眼睛,看着床上这个笑的还是有点痞痞的女子,突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难道遗愿只是这样吗?
  只是,就着这样一刹那的功夫,眼前的女子就这样不见了。就是这样的一刹那的瞬间,就这样的,不见了……我睁大了眼睛,颤动了一下嘴唇,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现在的心情才好。
  
  

作者有话要说:里面有一些话语,借鉴了《论幸福》中的话。
诶……还有,这次更文迟了很久,因为某魔这一周实在很忙啊!
实在抱歉……




53

53、十年死(下) ...


  十年后的一切都产生的变化,但是十年后的一切都不是在十年前的萧洛轩的眼皮底下发生的,所以说,十年前萧洛轩以一种不知其中变化的方式出现在了十年后的大家面前,是气氛免得诡异的不能在诡异了……
  我看着床上已消失不见的女子,再转头看看一起不见了的雪狼,觉得这一件件的事情实在是让人不怎么敢相信,因自己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死的。背过手,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想着到底要去哪里找十年后的阿纲和云雀,去完成“自己”的遗愿。话说,有自己来完成自己的遗愿还真是一件稀奇的事情啊!
  突然,耳边传来有一阵阵的轰响。我马上一个抖擞,马上改变了刚才的冥想状态。只觉得不管是头顶上,还是着四周,全都是一阵阵的机械轰响。我顿时感到情况不妙,想想看,就知道,自己一定是被包围了。
  我摇了摇脑袋,眉毛拧到了一起,想着这回事情的麻烦程度还真是不太低。
  “萧洛轩,你现在已经被包围了,现在立刻出来,举手投降,这样还可以换你一天生路,要是你在固执下去,就是死路一条了……”
  诶……听到了外面有扩声器发出的声音,顿时的再次苦笑了。我说,这是多么老套的说辞啊!要是由我萧洛轩说出来的话一定比他精彩一万倍。这样干巴巴的话语,鬼才出去。难道不知道我萧洛轩从来都是出软不吃硬的吗?但是我转念又一想,这十年后的萧洛轩到底是犯了什么事了啊?还要被这样的“通缉”。
  难道是警察来抓我?我呸,这么多黑手党的,为什么就光光抓我一个啊?我想了想这个可能性不大。
  对了。好像刚才十年后的我对我说过,十年后的大家就在门外的。既然大家都在门外,那么我不会是作为彭格列的逆空魔守叛变了吧?
  但是,很快,我又否定了这个答案,要是十年后的叛变了,那么怎么会落到这样的下场。要是我叛变的话,一定会考虑到千丝万缕的关系,将阻碍我叛变的人都杀光才叛变。而我又是在想好逃跑路线,在找到投靠对象之前不会叛变的那种人,所以说,十年后的我是不会叛变的。
  左思右想的,我还是决定出去一探究竟。只是,我抿唇笑了笑,我萧洛轩的出场模式一贯是很华丽的,那么,我一定会好好计划一番……
  我的嘴角越来越上扬,最后成为了一个痞痞的笑……
  我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顿时想要仰天长啸了,哈哈……原来我萧洛轩还真是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啊!不管是天上的直升飞机也好,地上的战车也好,都表明了自己是一个重量级的人物诶……耳边的声音还在隆隆回响着,我顿时想到了一个极为潇洒的“出场仪式”。
  潇洒,潇洒,总体是行为指自然大方,不呆板,不拘束,多用来形容神态和容貌,也指举止。当然,若是有人真的认为萧洛轩能想到什么潇洒的好点子,那么,就请你失望而归了。因为,只要是萧洛轩说出来的“潇洒”,其实就是所谓的“恶搞”之意了。
  这是。在一辆辆战车的的后面,还站着几个的身影格外萧瑟的人,他们的目光一直牢牢的盯着那幢很简陋很简陋的屋子。
  “十代目,你说萧洛轩这个家伙到底会不会出来啊?”一个银发的俊俏青年皱着眉咕囔了一句,紧紧锁着的眉变现了他的不满。
  阿纲的刺猬头还是依旧,只是总算是有了点作为十代目该有的成熟气息。阿纲原来废柴的表情没有了,现在是一脸严肃的看着屋子。什么也没有回答。
  “哈哈哈……阿纲,你们就不要再想了,我看洛轩是不会出来的。洛轩从来是吃软不吃硬的,但是她这次连小云的软磨,云雀的硬泡都没有理睬,看来是下定决心要走了。”山本挠着脑袋歪着头说着。
  若是平日,狱寺一定会狠狠反驳,但是这一次,他倒是没有说什么,因为这一次,山本好像真的没有说错什么啊!
  “那个……Boss”就在这时,库洛姆的声音响了起来“Boss!云雀大人好像有点……”听了库洛姆的话,三人才想起最讨厌群聚的但这次不知为什么会一起来的云雀前辈。云雀现在整个人就出在了冰山状态,俊美的脸上还是没有一丝的表情,但是身周围方圆几百里再就是没有了生物的踪迹。
  “好吓人啊……”好久都站在那里看着的的阿纲顿时换下了严肃的面具。喃喃的说着,所以说,洛轩前辈,你还是赶快出来吧! ●炫●浪●网●小●说●下●载●与●在●线●阅●读●
  “正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虽然不知道你们彭格列是怎么回事,这样大动干戈到底是在干什么啊?看看,看看、美国进口的改装版直升飞机,还有这么新款的战车,这全都是靠大量的资源启动的,而且又是十分的破坏环境,浪费人力,简直是无理取闹,小时候你们爸爸妈妈是怎么教育你们的,要热爱祖国,热爱祖国啊……”就是这时候,远处的屋子里突然幽幽走出来一个模糊的身影,带着俏皮的话想着“大部队”走了过来。
  而现在除了萧洛轩大概是大多数人都黑线了,因为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位被包围的家伙,都没有一个身为被“通缉”的人的深刻认识。
  只是,阿纲他们其实才不管萧洛轩现在说些什么,因为只要这家伙出来就好了。看着远处那黑色的身影出现,眼睛是越来越亮了。
  
  我走在满是武器的大道上,看着那些武器都没有开动,就一路上轻轻松松的走了过去。站在不远处的人们应该是阿纲他们吧!我不禁笑了笑,虽然不知道阿纲他们到底是干什么要来抓我,但是自己还是很期待这些家伙们长大的样子的。
  越走越近了,慢慢的可以看清大家的面容了。突然站在人群中的一个稍显矮小的身影冲了过来。我歪着头看了看,突然痞痞的笑了。
  库洛姆一路的跑了过来,琉璃般的漂亮眼睛中带着些许水光。“洛姐姐……”库洛姆大叫着我。
  待到她站定下来,我就仔仔细细的打量她。双眼最后看着库洛姆始终没有改变的凤梨头,突然伸手领了领她脑后的“叶子”。道:“我说,库洛姆。没有想到啊!为什么我才说好,让我们再次见面的时候我不想要看到你的凤梨头,而我还是看见了这始终不变的凤梨头呢?”而就在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库洛姆突然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也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我。
  “你、你、你是十年前的洛姐姐啊……”看着小美女张大的嘴。我的心中暗暗好笑,美女,你要注意形象啊!
  “什么……”就在库洛姆大叫之后,听到叫声的阿纲他们就一起冲了过来。
  而我则是还在暗暗好笑着,看来,十年前的我还真是具有震撼力啊!
  
  




54

54、从前后来 ...


  “委员长,洛轩大人就是手扶着这堵墙,就这样消失了的。”草壁一脸无辜的看着委员长云雀大人,虽然委员长大人还是像以往一样板着面孔,但是总是感觉他今天特别的低气压。云雀那双无波的双眸扫了一眼紧张的草壁,让草壁更加是一个哆嗦。云雀看着这个墙的角落,莫名的感到自己心中很是无奈……
  为什么这个家伙总是这样的来无影去无踪?为什么这个家伙自己从来都没有了解过?为什么自己会时时刻刻的关注她的消息?还有,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古怪的问题?云雀现在很是苦恼的想着。这样的想法早就不是第一次了,在自己看见她被半死不活的挂在黑耀的时候;在自己看见她在指环争夺战上的战斗的时候;在自己看见她那莫名的笑的时候,总是会要这样的想法。
  但是,这样无聊又古怪的想法在云雀的字典里似乎从来没有过,但是这样的问题却是越来越频繁了。以至于他总是抵触着,用工作来压制,故意错开与她会面的时间。但是不知为何,一听见这个家伙失踪了,有二话不说的赶了过来。
  “呼嗯……”云雀挑着眉看着眼前的墙,努力在甩开脑中的想法,但是这一次似乎没有那样的顺利啊!难道这就是什么友谊的力量吗?云雀这样的想着。
  这一头的云雀在暗暗发愁,而十年后的云雀更是苦恼万分。只是两个云雀共同的特点就是:默不作声……
  
  “你说什么,洛轩前辈死了……” 就听见阿纲就为了的大嗓门在大地回响着。我皱着眉看着他,道:“我说,彭格列的十代目,注意形象啊!”
  “我说,十年后的自己死了都一点都不在意吗?十代目惊讶一下你有什么意见吗?”狱寺狠狠地瞪着眼前还一脸不所谓的女孩子说道。
  “哦,对了。”我耸了耸肩:“十年后的我让我完成她的遗愿,就是对你们说一声‘谢谢你们这几年让她快乐’。”说话时,我稍稍停顿了一下,看着四周人的表情,他们的表情虽然诧异,但是却还是很镇定。“还有,让我和云雀说一声‘再见’。”可是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们却突然变得很惊讶了,
  “你说什么?那、那这是什么意思?”阿纲他们突然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双板握紧,眉头紧锁着,看着我。
  我被他们的气势默默地逼退了几步,心中觉得是十分的郁闷啊!“我说,十年后的我也真是的,话也不说说清楚,就这样挂了。我怎么会知道她是什么意思,虽然这是十年后的我,但是就算是同一个人,我又怎么会知道十年后的我在想什么啊!你们简直是在冤枉好人。”我不满的瞪了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魔力再次开始沸腾了。热气压得我很是不舒服,但是面上自然是不可以表现出来的。我再次痞痞的一笑,用手拨了拨头发,道:“话说,十年后的我到底是怎么死的,这样的事情我是不会知道的。我想,你们至少比我知道得多一点才对。能不能说来听听啊!”我挑着眉看着眼前的人。十年后的大家总是好奇怪啊!十年前那种温馨的气氛虽然还是存在的,但是身边总还是有着一股寒意,就在阿纲他们身后。
  我没有去看这个散发着冷意的家伙到底是谁,因为我实在是很不想看见这个家伙长大之后到底是什么个祸水的样子。没有错的,我早就猜到了,就着这个家伙——云雀恭弥,除了他,谁敢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散发冷气。而且,若是我去看看了他,被他发现之后,说不定又是一拐子。
  “诶,这个……”就在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周围的气氛再次变得古怪极了,我看着阿纲脸上的表情变得苦恼,原来温和的眉毛也耷拉了下来,就和十年前一样啊!呵呵……我慢慢扬起头,看着天空,眼前浮现出了十年前的云雀的样子。虽然说不想见十年后的云雀,但是好奇心却还是让我想要看见他。而心中还有一种情绪让我有些疑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好奇心。对我不在乎的人,我是从来都忽视的。难道……我的眉皱了起来。
  难道,我是很在乎云雀的吗?不是吧!我突然意识到,我好像真的很在乎云雀的样子啊!十年前的我,每天准时回家帮他准备晚饭;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去关心云雀的消息;总是在看到云雀后那一刹那的欣喜。而十年后的我,连给的遗言都是要大家和云雀分开说的。足以看见我对云雀的重视程度,不管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难道,难道,只是因为有用的关系吗?
  话说,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吗?我的眉头开始越来越靠近“川”字。
  难道……我的脑中顿时一个灵机,一个想法慢慢浮现了出来……
  难道,是因为……
  喜欢……
  我的嘴角开始抽啊抽的。脸颊突然幽幽的发热。但是很快就被自己压了下去。我说,你就是一个披着少女皮的老太太,可不可以不要像是一个刚刚初恋的少女啊!而且,你自己不也是喜欢过人的吗?怎吗会连喜欢人的感觉都忘记了呢?
  诶……我开始暗暗唾弃自己了,萧洛轩啊,萧洛轩,你还真是……
  应该不是这个原因吧!我左思右想的,还是找了一个借口,填塞着此时渐渐明朗的心……
  魔力又开始暴动了,我勾起嘴角,好吧!要回去了呢!
  看了看眼前还在低头沉思的众人,我突然又想到了会不会十年后我的死,牵扯到了什么机密,所以不能说出口。好吧!我就当是这个原因吧!
  “我说,你们不说也无妨。因为我现在也没有时间听。我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