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页_[家教]渊渊静水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渊渊静水》作者:薄木(完结,家教同人 黑帮情仇)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作为缓冲,最后才跌坐在地上,幸好因为缓冲的作用没受什么伤。
  
  刚从短暂惊讶中恢复过来,云雀居高临下地瞥着她,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冷嘲热讽道:“蓝镜鸢你怎么这么蠢。”
  “……”
  虽然没受伤,但腿还是摔得很疼,膝盖也破了点皮,蓝镜鸢一时皱着眉抿嘴唇,不想跟他毒舌,正低着头拼命揉膝盖时,面前出现了一只手指修长纤细漂亮的手。
  少女当即愣住,还没反应过来这出乎意料惊悚的一幕是怎么回事,只见对方神色如往常一样,淡淡道:“把衣服给我。”
  “……”她就是知道这丫不会这么好心!
  没什么好气地抬手把衣服递上去,未等她松手,对方已经拉住衣服的另一端,借力一把将她拉了起来。
  站稳脚跟,蓝镜鸢冲云雀翻了个白眼:“你直白一点会死?”
  “闭嘴。”
  “……”
  “……”
  
  战斗一触即发,然而在这危急时刻,蓝镜鸢却像猛然想起来什么一般突然僵直了身体,机械地转头面向云雀:“糟糕,我忘了一件事……”
  “什么?”云雀闻声也放下了浮萍拐,看着少女面带纠结的脸。
  “匣子……”她摊开手心,那个绿色的匣子安安稳稳地躺在中央,“我给不小心带回来了。”
  和恭弥他们的彭格列匣不一样,皮带分明就是十年后自己的东西……
  “你等等,我得再穿一趟!”她撒腿就准备往蓝波那跑。
  一步还没迈出去,云雀连看都没看就一把抓住了她的衣领:“蓝镜鸢你果然蠢透了。”
  “什么?!”
  “把匣子扔进那个十年火箭筒里就行了。”
  “诶?这样也可以么?”
  “恩。”某人极其淡定。
  “……原来如此。”少女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不准去十年后,否则咬杀。”
  “……唔。”蓝镜鸢愣了愣,看着对方警告的表情,仿佛明白了点什么,但一闪而过,又没有多想,只是掂了掂手上的匣子,“不过,这匣子会穿到哪儿?”
  “不知道,那和我有关系吗?”
  “……”
  
  云豆围绕在天台上僵持相对的二人中间,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最后还是识时务地唱着校歌飞向那些气氛轻松愉快的地方。
  没有办法,谁叫这就是他们的相处方式呢——一个别扭一个迟钝。
  
  细雨渐止,天边的橙光晕染了大片大片的云霞,层层叠叠中可以看见早归的小孩子借雨后风放出的纸鸢,他们在河边肆意奔跑,笑声翻腾。
  荆棘森林,蔚蓝深渊,流年似水——生命是漫长的冒险,经年之后,终点之前,最好的结局,是我们殊途同归。
  
  THE END
  ——《渊渊静水》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啦啦啦正文完结了!
抱歉这章字数有点多……
关于蓝少女她为什么能顺利回到过去,其实是有别人的原因在的……
而10+蓝少女肯定也会回去的~
番外的话,或许会有的吧……你说呢0.0【拍飞!
那么感谢姑娘们一直以来的支持,木木在这里深深地鞠上一躬。
抱抱你们,谢谢大家。-33333-




番外篇
交织·二十年·五岁恭弥(上)
  此番外背景开始于10-蓝少女回去之后,这个世界不存在蓝镜鸢的这段时间。
  分上下两章。
  ————————
  
  空无一人的房间,一张干净整洁的桌面,一扇大敞着的玻璃窗,淡黄色的窗帘被微风撩起,落下,一台笔记本。
  三个月来,这个简易的研究室里,没有任何变化——房间的主人如今还下落不明。
  这里的时间仿佛被刻意静止,只是那过分整洁的房间,像是每天都在被人按时打扫过一样。
  
  这便是早上云雀路过这里时看到的景象。
  不悦地情绪自蹙起的眉心中流露出来,云雀恭弥皱着眉沉默不语,直到不远处响起忙碌的脚步声,转头看过去,表情严肃的草壁哲矢正端着一盆清水,里面有一块抹布。
  
  “这是做什么?”虽说情况一目了然,但云雀还是声音微冷的质问面前的男子。
  
  草壁哲矢完全没想到对方会发现,他原本只是希望这间研究室能够有点生气,不要像是再也不会有人来的废墟一样,毕竟,这是夫人以前经常呆着的地方。
  但又怕打扫研究室这事让委员长想起夫人不在的事实,他一直都是偷着做的,如今被早上准备去公司的云雀发现纯属意外,因而,他说起话来有些犹犹豫豫的,带着点试探的意味。
  
  “恭先生,我……只是想打扫一下,这样夫人回来的时候……”
  “不需要。”不耐烦地闭上眼睛,云雀直接打断了他,头也不回地走了过去,脸上的表情除了不悦看不出任何其他的情绪。
  连长年跟在他身边的草壁都分不太清楚云雀恭弥的想法——自白兰被打败后的这三个月,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只有夫人一直杳无音信,入江正一那边也对此事束手无策。
  可作为和蓝镜鸢关系最近的人来说,云雀恭弥仍旧是同从前一样,照常管理风纪财团的事务,睡觉吃饭全都不误。除了两个月前问过一次,往后,便仿佛跟没有蓝镜鸢这个人存在过一样,对她的事只字不提。
  
  草壁哲矢纵然对追随了十几年的委员长有种盲目的死忠,认为云雀是无所不能神一般的存在,没有什么能让他担心的,但即便如此,下落不明的可是夫人啊……
  因此,他还是大着胆子问出了本不应该由他插口的问题:“为什么?”
  为什么能这么若无其事?
  本以为云雀恭弥会毫不犹豫地抽飞他或者不高兴,然而对方皱着眉沉吟片刻后却给出了答案,并且深深误会了他的问题:“如果发现有人动了她的研究室,那个女人会跑到我这吵一整天,很麻烦。”
  
  这是深深的曲解了题意吧……草壁哲矢的眼角抽了两下,恭先生明显是以为他在问“为什么不让打扫”这种白痴问题,而且还出乎意料的回答了……
  
  不过……
  
  草壁哲矢看着黑发男子转身离开的背影,慢慢开始心下了然,明白了一件事——原来恭先生一直记得,不是不关心,只是不表露而已……
  夫人,您再不回来,恐怕就真的要麻烦了啊……
  
  × × × ×
  
  与此同时。
  在同一纵向时空二十年前,某栋私人宅邸里,一个有着黑色长发容貌出众的女人正毫无形象地窝在正厅的沙发上睡觉,太阳早都升到了最高处,暖暖的日光透过窗帘缝隙,打在她的眼睫上镀出一层淡薄的金色。
  
  “咚咚咚!”
  “咚咚咚咚!”
   ^本^文^由^炫^浪^网^络^社^区^为^你^提^供^下^载^与^在^线^阅^读^
  突然,一阵违和的敲门声很不识时务地打断了这美好的补觉时光,沙发上的女人先是极度暴躁地把枕头抽出来蒙住耳朵,发现那敲门声还是跟魔音穿耳一样的不断响起,最终忍无可忍地翻了个身,拿起枕头朝着门口一把扔了过去。
  要知道她昨晚可是熬到四点钟才睡的啊!
  
  于是某个刚刚因为怕屋中人死了,所以用钥匙开了门的少年,就这么被砸了个正着,秀挺鼻梁上架着的无框眼镜就这么被挂了下来。
  
  “很危险啊不知道吗……”拖着长长的尾音,少年嘀嘀咕咕地抱怨了一句,捡起枕头看也不看地扔了回去。
  “你怎么进来的?”女人瞪着眼睛,起床气还没有消散。
  “你说呢?”少年抬手晃晃手中的钥匙:“搞清楚,这可是我家管理的房子~”
  跳过地上乱七八糟堆着的图纸和工具,少年走到沙发边,身上的拉面味还隐约可闻。他慢慢悠悠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照着上面念出来:“蓝镜鸢小姐,这个月的房租加水电费总共是八万零九千。”
  话音一落对方便抬腿就是一脚:“混蛋川平你是来抢钱的么!”
  “老太婆交代的。”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少年面不改色地说着并不存在的事实。
  “……”
  
  虽然知道这是假话,但蓝镜鸢还是从包里摸出一张卡来递给他,即便这小子很不招人待见,但他的母亲却算得上是自己的恩人。
  几个月前在路边拣了身为“植物人”的她,并一直悉心照顾着,直到某天她忽然莫名其妙的醒来了,并发现自己身在二十年前的世界里。
  
  蓝镜鸢清楚地记得,自己的确应该是死了。
  和白兰的那一架她是完败,输得彻底,她还记得临昏迷前,对方那张扬笑着却不带一丝笑意的脸——去他妹的白兰,去他妈的狐狸精,都是骗子,混蛋。
  
  然而有一天,她竟然重新有了意识,醒来后看到了这个二十年前的世界。
  
  面前这个叫川平的小鬼的母亲说,是在她醒来的前一个月左右,在街边捡到她的,当时就把她送到了医院,可医生说此人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无法醒来而已。
  虽说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川平母亲还是于心不忍就这么扔掉蓝镜鸢,于是只好把她留在自己家。醒来后,便通过川平母亲找到了这间房子租住了下来。
  
  川平他们家不过是中介人员,据说这间房子的屋主因为某个邻居的原因,一年前带着自家小孩离开了并盛,于是屋子就这么空了出来。
  
  在用最新研制出的小型炸弹轰走了拿着钱的川平后,蓝镜鸢准备再回去睡个回笼觉,这些日子来为了找寻回到二十年后的方法,她几乎没怎么休息过,然而不说这个,还有个更令人头疼的原因让她休息不得。
  
  “咣”一声,那扇原本就不怎么解释的木门已经诡异地横躺在地,蓝镜鸢身体一僵,头也不用回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你看吧,这就是更令人头疼的那个家伙,同时也是导致前任屋主带着小孩“逃离”此地的罪魁祸首……
  
  白皙到透明的皮肤,一头黑色的碎发柔软而顺,软绵绵的包子脸上写着的全是不爽,约摸五岁左右的身体里散发出与年龄不符的戾气。
  面前的小男孩有着一张比小女孩子还要漂亮出许多的脸,三岁看大,他现在五岁,看一眼便能知道,这丫将来绝对是走到街上回头率百分之二百的一盆祸水——尤其是那双微微上挑的美丽凤眼。
  
  看着对面这个还不到自己腰处高的小男孩,以及他那张和某人极度相似的脸,蓝镜鸢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即便这几个月来已经见过他无数次,但每次看到这张脸,心里还是会百感交集……
  
  包子脸的云雀小鬼,完全就是招人蹂躏的感觉啊……
  而这个在未来会成为自己丈夫的小包子,现在就住在她的隔壁……
  
  “你太吵了。”
  
  此时的云雀似乎还没有浮萍拐,只是一脸不爽地站在门口冷冷瞪着蓝镜鸢,好像随时都会扑上来咬死她的感觉。
  蓝镜鸢看了一眼刚才因为扔炸弹来赶走川平,而被折腾成废墟的客厅,立马明白是之前动静太大,可能打扰了云雀小朋友的午睡……原来丫午睡的习惯是从小养成的么!
  这边她还没在心里抱怨完,那边云雀就已经杀气腾腾地朝着自己攻了过来,虽然少了浮萍拐的他看起来有些不自然,但气势果然还是有的。
  
  只是……再怎么不争气,蓝镜鸢好歹是二十年后过来的,不论是头脑还是经验都更胜一筹,对付五岁的云雀恭弥完全绰绰有余,只是要小心不能伤了他——毕竟这脸不能毁,不然以后这个时代的自己见到他,一定会以为清水若和毁容了的。
  话说回来,这个时代的自己,大概还在复仇者监狱吧……这也应该是为什么两个蓝镜鸢同时存在于一个世界,然而秩序并没有混乱的原因。
  
  “我对还不知道[哔——]是什么的小鬼,完全没有调/教的意思。”蓝镜鸢仅仅用一只手就挡住了小小的云雀恭弥,忽然就笑了,原来还是小的时候比较好玩么……
  
  想在二十年后的世界,自己可是手脚并用都打不过对方的一只手……如今真想给他来个辣手摧花好出口怨气……还是算了吧OTL
  
  “小朋友,姐姐累了想去睡觉,你跟隔壁家的阿澈去玩好么。”顺带一提,阿澈是隔壁家养的小狗。
  “……咬杀。”
  “阿澈不咬人的,别怕。”
  “……”小男孩的眉头皱得更狠了,面无表情地注视了她一会后,忽然特别拽地昂起了小脑袋,极其鄙视地对她吐字。
  “女人,你是脑子坏了,还是听不懂日语?”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蓝少女……不,已经不是少女了,她遇到了五岁的云雀小包子
五岁的云雀性格应该和现在没差,但是毕竟还这么小,
再二也二不过二了二十几年的蓝镜鸢……实力也不会那么吓人
所以就稍微杜撰了一下~
还有下章呢……
最后上包子云雀图~
  



交织·二十年·回到未来(下)
  如果用非昔是今这种词来形容变化,那么云雀恭弥可以说已经差点颠覆了这种定律。
  把眼前这个带着浓重戾气的小孩儿,和二十年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那个男人比较起来,除了外表以及实力差意外,这种一言不合便动手的性子,绝对是与生俱来的天赋——只是二十五岁的云雀恭弥有着眼前人没有的淡然沉稳罢了。
  
  想起在这个世界第一次看到五岁恭弥的时候,后者当时正视旁人为无物,单方面虐杀那些有眼无珠来找茬的小鬼……真是个十年如一日的战斗疯子。
  那时候的她对一切都摸不太清楚,发现云雀是她的邻居,也没有去主动招惹,只是有空了偶尔会坐在分隔两家院子的墙头上,发呆望着另一边在树底下睡觉的小男孩。
  直到某天她不小心从墙头上掉了下去……恩,于是梁子就这么结下了,往后只要揪住时机,正太版云雀绝对会无视一切阻力跟她刀光剑影,不过蓝镜鸢没怎么当真就是了。
  
  其实这中间有个小发现,蓝镜鸢坐在墙头的时候,经常能看到一个陌生小孩进出他家,每次和云雀简单交谈几句便会进屋,之后过不了多久又会完好无损的出来。
  对于喜静讨厌生人的云雀来说,真是难得。
  这就是青梅竹马?
  蓝镜鸢绝不承认自己对这件事有些闷,她还从没听那人说过呢。
  
  不过现在她倒没空想这个,因为早上吵闹的缘故,云雀又不满了,这才来找她。
  两人面对面对视了一会,云雀站在门口,身后是明媚的日光,天气晴好。
  他紧皱着眉头冷冷盯着蓝镜鸢,而对方显然权当他是个小鬼,懒懒地打着哈欠,眼眶周围还有依稀可见的黑眼圈,一副没睡好的样子。
  不满于女人的态度,云雀还准备在说些什么,却忽然感觉有陌生的气息靠近,瞬间提高了警觉,然而低头一看,是一只通体纯白的小狗,正亲昵地蹭着自己的裤腿。
  
  小孩子的眼神缓和了些,身上的杀意也褪去几分。由于年龄和身高的问题,他只需微微倾身就可以抱起小狗。
  蓝镜鸢看着面前温情的一幕瞬间有点想捂脸……云豆会哭的……
  似乎是因为小动物的缘故,云雀也失了对付蓝镜鸢的兴致,眼睛淡淡扫了一圈周围乱七八糟的客厅,最终他把目光不冷不热的搁在了对面的女人身上,还没有成熟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再有下次,咬杀哦。”
  “我等着呢弟弟,记得带上牙套。”怔了一秒,蓝镜鸢冲他挑眉道,仿佛对方现在表现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