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职业炮灰穿越成杰克苏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耽美·同人 >> 《当职业炮灰穿越成杰克苏》 BY榛子(完结)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1当职业炮灰穿越成杰克苏

1.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我……你……”
冷残傲在被万箭穿心的一刻,挣扎着向远处敌阵伸出一只颤抖的手,声嘶力竭的吼出了人生最后一句台词。
看到他倒下,对面的英俊将领长笑一声,朗声道:“我玄武国必将开创一个新的天下!”身后将士欢呼声响彻云霄。
他转头望向一旁侧白衣儒巾作军师打扮的青年,神色温柔:“那昏君死前似乎是说了什么,不知是否又是辱及与你。”
青年微微一笑,风轻云淡:“风太大,我听不清。”

“很好很好,这段戏真是情感真挚,狗血十足啊!”宝座上的雷文大神聚精会神的盯着69寸液晶屏幕,掏出小手帕来擦了擦眼泪:“不愧是专业人士,演的好!”
站在台阶下面进行本次汇报的的职业炮灰419号闻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在他看来,这辈子的工作相当轻松,作为一名不爱江山爱美男并且爱的还是一个根本不爱他的美男的昏君,所要做的就是把人抓来J了再虐虐了再J一边J一边虐一边虐一边J,直等到该美男的真命天子正牌小攻带领正义之师浩浩荡荡杀将而来把他咔嚓掉,就算顺利完成任务。
没想到得到大神这样的夸奖,真是让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雷文大神把擤过鼻子的小手帕放进口袋,随手翻了翻419号之前的考评记录。
一水儿的“优秀”。
419号非常具有表演天赋:冷血残暴的无道帝王炮灰,阴险邪魅的魔教教主炮灰,弱智急色的纨绔子弟炮灰,人面兽心的正道大侠炮灰……无论多么富有挑战性的角色,他都能准确的把握好人物形象,认真处理好每一个细节,用各种无耻卑鄙的行径力求完美的衬托出正牌攻受之间的爱情是多么坚贞可贵。
更可敬的是419号极度敬业,从来不挑剧本,即使是路人乙侍卫丁这种龙套炮灰也投入感情认真出演。比如某一世的资料照片上,角落里被小攻一剑扎死的某山庄家丁脸上的扭曲表情充分的体现了又惊又怕的恐惧心理,更难能可贵的是眼角还有一滴半落不落的泪,表明了虽然只是一个卑微的小人物,内心也会有一点点不甘——
什么叫演技派,这就叫演技派!!!!雷文大神拍案而起,这样的人才被埋没在炮灰堆里实在太TMD可惜了,此等演技要是加上万人迷气场,金手指一开,一群一群的小攻像苍蝇一样的往上扑,这文得好看成什么样啊!!!!
主意已定,大神伸手一指:“你,下辈子不用再做炮灰攻了!”

419号一愣神,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腾空而起,被吸入了另一个69寸液晶屏。

2. 动作片现场

被一盆凉水当头泼醒,419号勉强睁开被血糊住的眼睫,发现此处乃是一间类似于宫殿的建筑,而自己正躺在冰冷的玉石地砖上。他试着扭了扭,发现手脚都被粗糙的绳索牢牢缚住,且一动全身剧痛,让他差点没再晕过去,显然是刚受过什么极其残忍的刑罚。
“醒了?”低沉的男声,带着点凉阴阴的笑意:“本王还担心你就这样死了,来不及享受接下来更有趣的东西。”
419号努力的抬起头,望向声音的来源——殿中央的宝座,一身石青色王服的俊朗男人。男人也正看着他,目光里是让人捉摸不透的寒意。而被男人搂在怀里的,是一个十五六岁风姿楚楚我见犹怜的美貌少年,长的那叫一个云想衣裳花想容会向瑶台月下逢——
条件反射性的,419号的眼睛“唰”的大了一圈,还忍不住吞了下口水。
没办法,作炮灰攻做的太久了的后遗症,看到美少年小受就兴奋。
男人注意到419号炯炯有神坚贞不屈(大雾)的目光,脸色又黑了几分:“居然还用这种眼神看着本王——”男人一摆手,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两排侍卫带着狞笑向419号步步逼近,“看来你是不知道等着你的是什么了。”

我不知道这世界上就没有知道的了!!!419号的心里在呐喊——有多少次我就是这些侍卫里的一分子啊!!!
等一下!是哦,明明应该是我去强J别人的,怎么会躺在这里等着被别人强J——
419号忽然想起了雷文大神的话“下辈子不用做炮灰攻”,茅塞顿开。
原来,他这次果然接到了新角色——炮、灰、受。

只用了0.0001秒,419号那阅BL无数的大脑便已经大致分析出了当下的剧情进展——十有八九是这具身体原主人暗恋这个疑似某王爷的人物,本着我的不到你也不让别人得到你的原则,对现在坐在他怀里的这个正牌小受做了什么天理难容令人发指的事情,王爷作为正牌小攻当然要为自家小受出气,于是自己就自作孽不可活了——
怎么回事,很带感吗,我的身份!
炮灰受果然比炮灰攻演起来有挑战性啊!
419号战斗的小火苗熊熊燃烧了。

揣摩了一下人物的思想感情,419号觉得他在这个时候应该表现的是一种悔恨交加的情绪,还有临死前的深情告白是一定要的。于是在第一个侍卫把手伸向他的那一刻,他用自己能做出来的最哀怨忧伤的表情,向那个男人深情的望了一眼,低低的叹息了一声:“这都是因为……我喜欢你啊。”随即咬着嘴唇,闭上了眼睛。
来吧来吧来吧来强暴我吧来S M我吧,快点把我弄死了我好回去,话说炮灰受虽然演起来过瘾但是这也太短了,下次要向雷文大神申请从剧本第一页开始出场,这次刚穿过来就挂了,完全不能磨练我的演技啊!

怎么这么久还没人动手……
419号等的身子都僵硬了,期待中的衣服被唰的一声撕开一群人一拥而上的情景还没出现,情急之下,顾不得破坏气氛就睁开了眼睛——
侍卫们不知什么时候都走光了,而坐在那里的那个男人,怔怔的看着他,眼睛里居然带了些水光:“苏苏,你原来真的是喜欢本王的吗……为什么你之前一直就不肯承认呢?”
“啊?”419号觉得自己的听力应该是出现了问题,下一秒钟,他觉得自己的视力也出现了问题——
男人把膝上的那个美少年“BIU~”的扔到了一边,走过来一把把他搂进怀里。

3.猩猩惜猩猩

419号——他已经弄清楚了自己在本文中的名字是苏十九——举着一面大铜镜,对着自己前照后照左照右照,足足看了三个小时。
扮演过无数炮灰角色,苏十九从美的天下无敌到丑的人神共愤的各种长相都尝试过了,但是不管视觉效果如何,性质始终却没变,都是攻属性的样貌。
第一次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长了一张受脸,实在是件又新鲜又有趣的事情。

不过有个不太有趣的问题——苏十九放下镜子,揉了揉举到酸疼的胳膊,这在之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既然没有一出场就挂掉,证明这个炮灰受的戏份应该比较重要,可是自己这张细眉细眼小鼻小嘴的尖尖狐狸脸,虽然一看就是个受,但是怎么看都算不上好看。如果年纪还小,倒是可以考虑男大十八变的可能性,但是这只看起来也差不多十六岁左右的样子了,长相绝对已经完全定型。
虽然作为炮灰受,不需要像正牌小受一样倾国倾城,但是也得有点靠脸吃饭的资本才行。他顶着这样一张脸来推动故事情节发展也太不合适了吧?总不可能每个人都像那个什么七王爷一样审美奇异口味特别……

说到七王爷,苏十九不由得叹了口气。
那天七王爷抱着他又哭又笑自娱自乐了一个多小时,直到他身上的伤实在疼得受不了了昏过去为止,半昏半醒的时候还听到七王爷在那里怒吼:“治不好他,你们这些庸医就给他陪葬!”
多么亲切熟悉的台词。
⊕本⊕文⊕由⊕炫⊕浪⊕网⊕络⊕社⊕区⊕为⊕你⊕提⊕供⊕下⊕载⊕与⊕在⊕线⊕阅⊕读⊕
住着最豪华的房间,喝着最珍贵的汤药,吃着最奢侈的饭菜,用着最能干的仆人,享受着一切最幸福的待遇,苏十九的康复却以最缓慢的速度在进行。
原因无他,一看到七王爷,苏十九就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力感,导致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偏偏七王爷除了上朝的全部时间都锲而不舍的赖在这里不走,所以苏十九的精神状态每况愈下,每天都在盘算着怎么才能狠狠的抽他一顿。
七王爷啊七王爷,你说你要长相有长相要背景有背景,就算是当不了正牌小攻只能做炮灰,也应该抓紧时间去和正牌受发生点什么不可说的故事,怎么能整天在我一个炮灰受身边转来转去,这也太没理想没追求了……
苏十九用手指按了按眉心,头疼。

然后让他更头疼的事情马上就到来了。
那天的美少年打扮的珠光宝气花红柳绿,一改当日畏畏缩缩的小兔子姿态,身后跟了两个随从,趾高气扬神气活现的走了进来。
“哼,还真当你有多么三贞九烈,还不是乖乖投进王爷的怀里了。”美少年站在床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苏十九的脸,“还说什么江南第一才子……呸,原来也只是个贪生怕死不知廉耻的贱人!”
苏十九的手在膝盖上紧紧攥成了拳,指甲都掐进了肉里。要知道这样与美少年近距离四目相对,炮灰攻的职业病又开始蠢蠢欲动……
只可惜苏十九用全身力量才能克制自己不把他抓过来啃一口的苦心完全不能被美少年所理解,只当是苏十九被他打击的言语不能:“你们全家满门抄斩,王爷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才把你保下来,没想到你这样不识抬举,一而再再而三的逃走不说,还想行刺王爷!”美少年伸出一只雪白粉嫩的小手捏起苏十九的下巴:“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这张脸!长的这么丑,我就不明白王爷看上你哪一点!”

我真的照过镜子了……你不明白你家王爷看上我哪一点,我也不明白……麻烦你弄明白了告诉我一声,我改还不行吗。
苏十九十分无奈。

话说他原来还一直以为这个美少年乃是正牌小受,并且对七王爷把他说扔就扔的行为非常的不理解。但如果今天这个移动花瓶的造型才是他的正常形态的话——苏十九的同情之心油然而生,孩子,你这样的扮相这样的性格,已经彰显了你炮灰的人生啊
同是炮灰受,相煎何太急。苏十九决定要对这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年纪却注定要比自己早死的美少年好一点,因为按照耽美逻辑,所谓的炮灰受,长的越美往往就死的越快越惨……于是他反手握住自己下巴上那只小嫩手,很关切的问:“那天,你被王爷摔得疼不疼啊?伤到了没有?”

美少年愣了三分钟,脸色由白变红由红变绿,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猛的挣开苏十九的手,宽面条海带泪奔而出。

此时,门开了,下朝的七王爷照例来苏十九处打卡上班。


4. 挡刀什么的

倒霉的美少年正好和七王爷撞了个正着。后者连想也没想,一巴掌就扇了过去:“好大的胆子,谁允许你到这里来的?”
这一耳光打的极狠,美少年被打飞到了墙角,整个人蜷成一团,连哭也不敢哭,只是瑟瑟的发抖。七王爷犹嫌不足,走过去又踢了两脚。

苏十九倒不是没看过美少年被打,问题是以前打人的一方基本上都是自己,今天才知道原来围观群众反而压力更大,何况稍不留神还有被指责冷血的可能性。
而且美少年作为一枚品质优良的炮灰受,就算被虐,也应该当着那个不知道在哪里的正牌小受的面,好让那个小人儿出气。要是在他这里被打死了,未免太浪费资源。
考虑至此,苏十九准备过去劝上一劝。无奈小受的身体配置和他习惯中的相差甚远,忽然一站起来竟是头晕眼花,又在床边的小几上绊了一下,整个人咣的一声栽倒了地上。
七王爷顿时鬼哭狼嚎的扑了过来,一边抱着他又亲又揉,一边顺手一指角落里的美少年:“把那个东西拖出去打死。”

“慢着!”其实摔那一下倒是不见得很疼,但是被七王爷一揉,全身上下的旧伤都开始疼了。苏十九从牙缝里吸了一口凉气,见两个侍卫正抓着美少年往外拎,急忙出声阻止。
七王爷柔情似水的看着他:“苏苏,怎么了,你是想亲手报仇?”
“他又没对我做什么我为什么要报仇啊要是这样都要报仇那我有多少仇要报岂不是死都报不过来了!“又疼又气的苏十九觉得自己对七王爷的脑回路理解不能,忍不住爆发了。
“原来如此,本王竟忘了此事。”七王爷做恍然大悟状,“来人,把那日曾经对苏公子不敬的侍卫全都处置了。”
“慢着慢着!!”苏十九顿生兔死狐悲之感:“怎么随随便便说处置就处置他们也没对我真有什么不敬的行为明明就是无辜的好不好!”虽然他自己也曾经作为这样的OOXX工具被用了就杀过,但是起码也是真的有吃到肉菜,死了也值得,那些侍卫连手指都没碰过他一根就挂了也太冤枉了!
七王爷沉思了一下,忽然整个人都笼罩上了一层哀伤的气氛,“本王……明白了。”他解下腰间短刀递到苏十九手上,“你……动手吧。”

苏十九此时已经完全搞不清楚此人是用哪个星球的逻辑在思考,拿着刀呈现石化状。七王爷见他不动,惨笑一声:“你这次不忍下手,竟是终于明白本王的心意了不成……也罢,本王这辈子,值了!”说完抽出短刀,扬手就朝自己胸口刺去——

“慢着慢着慢着慢着慢着慢着!!!”苏十九一声惊叫,完全出于本能反应,右手结结实实的一把抓住刀身。动作要多果断有多果断要多麻利有多麻利——有多少小受在他面前来过这一手,要是抓的不及时小受挂了,那篇文可就烂尾了!

血“唰”的一下就下来了,七王爷的眼泪也“唰”的一下就下来了,扔了刀抱着苏十九就开始哭,颠三倒四的说什么“没想到你居然待本王至此本王何德何能情何以堪……”

失血过多昏过去之前,苏十九露出了一个欣慰的微笑。只道自己这辈子的属性是炮灰受,现在看起来,竟然是炮灰圣母受!能接到这种珍稀角色绝对是磨练演技的一个大好机会啊,演的煽情一点苦逼一点今年的奥斯卡金炮灰奖说不定就是自己的了!
苏十九在心里满意的叹息:“我这辈子,也值了!”

5.敬业

苏十九倚在床头,美滋滋的从名叫楚碧落的美少年手里叼过一颗葡萄。后者端着个果盘站在一边,一张如花似玉的小脸绷的紧紧的,眼睛里却隐约带了点笑意,不过说出话来还是一样的不好听:“你又不是两只手都残废了,干嘛一定要我喂你。”
苏十九没回答,只是满面堆笑的盯着他看——以前做炮灰攻的时候只有他伺候美少年有木有!而且美少年还完全不领情有木有!好不容易有一回做某山寨寨主被抢上山的压寨(男)夫人喂了杯酒还是下了毒药的有木有!!!
楚碧落被他看得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你盯着我做什么,不要以为你救了我一次我就会感激你,哼,要不是王爷要我来服侍你,谁管你死活。”
苏十九继续津津有味的盯着他看——美少年对着自己撒娇什么的真是多少年都没看到了,上一次还是做什么权倾朝野的将军的时候,被一个特别漂亮的孩子几句甜言蜜语骗昏了头,把虎符交了出去,第二天就被那孩子的亲哥当朝皇帝给灭了……
“你——”楚碧落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被苏十九这么平庸的一个人看得脸红心跳,气得跺了一下脚:“再看我就生气了!还说什么才子,怎么这么下流!”

对哦,自己这次还有“江南第一才子”这个荣誉称号。
不过这倒是让苏十九有些犯难了,在风雅才子这个角色定位上面,自己的经验绝对小于等于零——你见过那篇文里的炮灰攻吟风弄月伤春悲秋的?
幸好现在手受伤了,一时半刻估计还瞒的过。
话说回来,以前没时间风雅,也是因为工作实在太忙。大到要谋朝篡位里通外国血洗正道颠覆武林,小到要鞍前马后抢男霸男洒扫庭院洗马喂猪——视扮演的炮灰角色类型而定,不过其实总结起来其实都一样——不在是强迫和小受OOXX,就是在去把小受抓回来OOXX的路上。
现在这样的生活,倒是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清闲。

但是不能沉溺于这种安逸的生活中就忘记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