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凌罗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凌罗》BY草色浅浅(穿越综漫)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
(综漫) 凌罗
作者:草色浅浅


  NO.1 星瑶

  月色冰凉如水,淡淡泛银的光辉倾泄在那欧式别墅富丽堂皇的外墙上以及周围那一排排精心修剪的树木,随着悄悄袭来的夜风,倒映在地上的斑驳树影微微摇晃,轻轻的发出枝叶摩擦的“沙沙”声。看起来似乎是个寂静安宁的夜,却在光影互动中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让人莫名的从骨子里战栗。
  突然,原本一片漆黑的别墅里,有个房间开起灯,苍白的灯光透过窗户与月光交融,空气慢慢的凝重。借着灯光可以看到那檀木制的书柜和办公桌,看摆设似乎是个书房。此时一位年约二十七、八穿着高档时尚的女子仪态优雅的坐在办公桌前的沙发转椅上,瓜子脸,眉似远黛,一双杏眼轻轻扫过天蓝眼影,眼波流转,隐隐有几分魅惑,涂着浅色唇彩的红唇微微勾起,挂着一丝慵懒的笑。看起来似乎漫不经心,但是隐隐却有着蓄势待发的戒备。
  “叶小姐,难道我就不能先回避一下吗?”站在女子前面的一个瘦削的中年男人声音颤抖的问,语气格外的低下,原本精明狡诈的脸上流露出异常的恐慌,似乎在惧怕什么。
  “刘董事,它报仇的目标是你,如果你不在这里,它怎么可能会出现呢?要知道这种死不瞑目的人,对于生前憎恨的人可是异常的执着,所以不管你躲到哪里,凭着那股怨恨,它都会找到你的,躲,只是白费力气而已。”叶星瑶看着眼前这个在业界和媒体面前永远侃侃而谈、从容冷静的富豪刘丰那苍白泛青的脸,掩住眼里的讥讽,解说道。
  “可……可是……”刘董事额上冒着冷汗,眼里充满恐惧和慌乱,喃喃的不知想说什么。
  “放心,你身上放着我特制的符咒,不会有事的。”叶星瑶无奈,要不是他是雇主,真想赏他几张雷击符,不就一个厉鬼嘛,至于恐惧成这样?!即使他现在的表现比以前那些雇主差点失禁的反应好上一些,至少站的稳,但是却无法博得她的一点好感,毕竟能作出这种事,而且还做得这么绝这么狠的人实在是令人厌恶。
  哼,厌恶?叶星瑶有些好笑,什么时候自己有正义感、是非观?要是有,那么今晚就不会来了。这年头金钱王道啊,自己好,才是真的好呢。
  “来了。”当墙上镶钻的挂钟指向12点时,一股熟悉的寒意蔓延,叶星瑶迅速开口提醒。话刚落音,他们头上的水晶灯闪了闪,瞬时无声无息的灭掉,一片黑暗,整个房间一片黑暗,明明是透明的窗户,可是那冰凉的月光却无法渗入,仿佛整栋别墅被包裹进一个黑色诡异的空间。
  “啊啊啊……怎么没有电了?叶小姐,你在哪里啊?”刘丰在灯熄后颤抖的喊叫着。一股快要窒息的恐惧让他无法自己,将要发生的,可是他根本无力反抗的。
  真刺耳。叶星瑶催动几张“光明”符,顿时几团朦胧柔和的光出现。一看到光,刘丰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奔过去。
  “它是不是来了?啊?快把它赶走……不……不……灭了它……让它永不超生啊……”。
  永不超生?真不是一般的狠哪,连转世的机会也不给?
  “可以,不过要加收钱哦。”叶星瑶无所谓的说。净化还是毁灭对于她来说没有什么区别,只要多出钱,就满足你的要求。
  “……呜呜呜呜……惨啊……我死的好惨呀……刘丰,还命来……还命来啊啊~~”一个虚无凄厉的声音忽远忽近,似哀戚又寒入人骨髓,阴森森的像刚从地府爬出来,煞气腾腾,怨气冲天。
  在微弱的光中,可以看见房间的墙壁上开始渗着绿色浓稠诡异的液体,一股刺鼻的腥臭充斥房间,令人作呕。
  “怨气实体化?”叶星瑶皱了皱眉,不愧是死的那么惨的鬼,已经能把怨气实体化,要是让它杀了仇人,就可以进为煞了。这笔生意有点不划算。运着灵力形成淡淡的薄膜护着身体,灵力和怨气一接触就发出“滋滋”腐蚀的声音,要速战速决,自己还可以,靠符咒暂时护着的刘丰可撑不了多久,叶星瑶飞快的思忖着。
  “为什么……为什么要帮他……你们修道之人不是都应该讲究天理报应吗?为什么要帮着十恶不赦之人?难道你不知道他做了什么灭绝人性的事?就为了贪欲?”
  渐渐凝聚成形的厉鬼,几次袭击刘丰被刘丰身上的符咒挡下时,终于看出叶星瑶是今晚的主导,转而愤怒的指责叶星瑶。
  “嗯,我知道。”望着面前厉鬼那极度扭曲的四肢,叶星瑶毫无感情的说:“不就是看上了你的公司,派人离间你们公司高层,雇用夜店美男勾引你妻子窃取机密,还指示黑帮绑架你女儿,最后钱到手了却撕票,整垮了你的公司,让你家破人亡,在你喝药自杀之后,还买通殡仪馆盗走你的尸体,肢解了弃于荒野,沉于海湾吗?”
  “你知道?你知道?你知道却还帮他?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厉鬼咆哮
  “不为什么,他出钱了。好了,虽然很抱歉,但是你该上路了。”趁着和厉鬼扯的时候,布好阵法,唉,这么笨,难怪被害得这么惨。“临、兵、斗、者、皆、阵、裂、在、前……九天雷亟”
  一道迅猛刚烈的雷光从九天之上落下,炙热的亟阳灵气穿进别墅,射入厉鬼的身体。那充满怨气脆弱的灵魂在银紫的光芒中渐渐的被腐蚀。
  “我,我不甘心啊啊啊……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啊啊啊,我在九幽等着你们,会有天遣的,老天看着啊啊啊……”尖锐的声音在厉鬼被消灭的一霎那嘎然而止,伴随怨气的消散,原本熄灭的水晶灯又重燃光明,泛银的月光从窗外透进,寂静却还依然有股说不出的诡异,就仿佛那临灭前的诅咒还在四周回响……
  “尾款记得转入我的账户,因为你临时的特别要求,所以追加五十万。多谢关照。”叶星瑶看也不看摊在地上喘气的刘丰,抛下这句话,踩着高跟鞋,优雅的走了。
  在九幽等着我?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叶星瑶秀丽的脸上露出蔑视的笑,魂飞魄散了还想去地府?天遣?要真的有天遣这东西,世界人口早就少一大半了。
  如果有天遣就让它来吧,我叶星瑶等着呢。
  在冰冷的月光下,纤柔的身躯挺得笔直,透着一股永不屈服的傲气,。
  叶星瑶不喜欢汽车,讨厌把自己囚于那狭窄的空间,还有那刺鼻的汽油味,所以即使银行存款多得媲美富豪,依然喜欢步行。穿着GIVH SHYH今年新款的女装,踩着银色的高跟穿梭在都市拥挤的人流中。即使行人很多,叶星瑶总能巧妙的和旁人保持一定的距离,就仿佛有堵看不见的墙隔绝着。
  如果不是太惊世骇俗,而且会引来一大堆麻烦,真想直接施法瞬移过去,第N次忽略掉行乞在街边天桥,骨瘦嶙峋的小乞丐,叶星瑶颇为无奈的想。对于这些拥有麻木眼神和呆滞表情的乞儿,心里深处的躁动让自己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当然,即使这样,要自己从钱包拿出一毛半角施舍却是绝不可能的。
  叶星瑶不是好人,没有泛滥的同情心。她一直认为自己的命运就要靠自己掌握、去改变,靠别人的施舍是无法的获得真正的强大。同样的,别人如何,只要不损害自己的利益,那么与我何干呢?
  “星点咨询公司”
  “点点,今天有什么委托吗?”叶星瑶百无聊赖的翻着时尚杂志问道。今年这款限量版手表不错,有够小巧华丽,等下记得去订购。
  “星点咨询公司”是叶星瑶成立,表面上是一家事务咨询公司,实际上是专门帮人家处理各种各样的灵异困扰的公司。要知道现在的社会,经济飞速发展,人心也越来越现实,越来越黑暗,由此滋生的罪恶,不可数计,因此,人们总需要一些特别的人为他们善后。“星点咨询公司”就是行内的佼佼者。任务完成百分百,解决你所有的后顾之忧。相对的收费不菲,所以,有钱万事OK,没钱免谈。毕竟不管是谁都不喜欢白做工。
  “嗯,有两个。一个是本市电视台的台长委托,要求除去因死亡真相被掩盖扭曲而变成恶鬼袭击电视台工作人员的农民工冤魂。按规定已经付了50%定金。另一个是……是……”扎着高高的马尾,清秀的脸上架着大大眼镜的点点有点犹豫了。
  “嗯?”叶星瑶挑了挑秀气的柳眉,算是轻浮的动作,却也别样风情。叶星瑶当然知道自己的好员工为什么会犹豫了,只有那种情况出现,点点才会那么为难。
  “还有一个是一个高中生希望能度化他因埋葬风水不对而无法升天的奶奶的灵魂,因为家里贫困,所以……所以没有钱付委托。”熟悉自己老板的脾气,点点迅速说出另一个委托。
  “前一个接下来,后一个回绝掉。”
  “是。”意料之中的回答,点点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看来只有等下次那学生来的时候,给他一章法华经去焚化了,虽然效果比较差,但是也是有作用的。到现在,自己也看不透这个灵力出色的老板。虽然她的宗旨是金钱王道,没有钱的委托从不接,但是很奇怪,自己把公司的灵符免费拿给一些出不起钱的人,老板却从来没有说半个字。
  看着点点一脸就知道这样的表情走开,叶星瑶一点内疚的心理也没有,本来就是,这世界就是这样。
  反正点点那丫头一定会偷偷给那被拒绝掉的委托人法华经,反正每次 不都这样?自己虽然不是好人,但是也不会去阻止别人做好人。忠心耿耿的下属需要做好事来获得精神慰济,那就让她去吧,好歹跟了自己5年,法华经之类的小东东,无所谓。
  “叩叩,叩叩……”细长的高跟轻轻敲击水泥地面,周围一片寂静,即使是热闹的大都市,到了凌晨2、3点也有短暂的安静。叶星瑶有些疲惫的揉揉额头,没想到那电视台的恶鬼法力不高,却如此难缠,弄到现在才把它解决掉。 ⊥本⊥文⊥由⊥炫⊥浪⊥网⊥络⊥社⊥区⊥为⊥你⊥提⊥供⊥下⊥载⊥与⊥在⊥线⊥阅⊥读⊥
  真傻啊,活着都斗不过那些人,死了自然也是一样的,虽然是因为有自己在。
  突然,毫无预兆的,叶星瑶眼皮一跳,一种难以言语的感觉瞬时袭击了她所有的感官。
  怎么回事?这种不好的感觉是?叶星瑶不由的抬头望向天空,原本依稀有几颗星星闪烁的夜空诡异的堆积一层厚厚的血云,对,暗红暗红的云,仿佛血凝一般。
  劫云???
  比眨眼还快的一瞬间,在叶星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束红色光芒从云层落下,击中站立在天桥的叶星瑶,纤柔的身影在暗红的光中渐渐的化作无数的碎片……然后……消失……
  .
  ……天遣吗?……哼……还真有啊……果然做人不能太拽哦……失去意识前,叶星瑶很无聊的想起网络的一句话:莫装B,装B遭雷劈啊。
  ……只剩下依然空荡无人的大街……还有那红云散去,出现在夜空的暗红弯月,弯弯的,仿佛是神明睨视众生的笑……
  ……

  NO.2 妖身

  感觉到似乎有一双温暖细腻的手轻轻的、温柔的滑过自己的脸庞,叶星瑶猛地惊醒。
  我还活着?
  有些艰难的睁开眼睛,叶星瑶却陷入另一场震惊。
  闯入她眼帘的是一张妖魅美丽的脸,银色的长发挽着一个日式的发髻,白皙光洁的额上有着一弯浅紫的月牙纹,金色的眼眸闪着柔和的光芒,脸颊两边各有一道暗红条纹,一抹红唇微微勾起,浅浅的笑意便在脸上漾开。红白相间的华服绣满繁冗复杂的花纹,显示出穿着者高贵的出身与典雅的气质。
  但,这都不是让叶星瑶惊讶的理由,令她惊讶的是高贵女子那尖尖的耳朵和紧紧裹在身上银色的皮毛以及那浓烈的妖气。
  妖?妖怪?
  叶星瑶眨了眨眼睛,忍不住伸手想摸摸眼前的女子。不是叶星瑶没有见过妖怪,而是在二十一世纪,大多数的妖怪都掩去真实面容,变成芸芸众生中见过即忘的普通人,少数隐藏在深山老林远离红尘。像这么大胆、打扮这么华丽的妖怪还真是不多见。
  叶星瑶伸到半空的手僵住了,眨了眨眼睛,这……这肥肥短短跟莲藕似的小短手是谁的??嗯???
  在叶星瑶错愕的时候,女子浅笑着把她抱在怀里,轻轻的摇晃着,白皙的手温柔的轻抚上她的背,轻声的说着什么。
  嗯?日语?
  嗯???
  嗯嗯???
  叶星瑶看了看小短手,又看了看自己像婴儿一样被抱在怀里,嘴里还发出“呀呀”的声音,想了想,很干脆的晕了。
  叶星瑶躺在床上,无聊的扯着床帐上垂下来的轻纱。经过这几天的研究,她最终下了结论,就是自己转世投胎了,或者时髦点说就是穿越了。而那天醒来见到的女子就是自己的妖怪妈妈。
  呵呵,真有意思呢。杀了那么多鬼怪,到最后自己却投了妖胎,难道这就是天遣?叶星瑶粉嫩的唇角挂着讥讽的笑,老天,你难道以为我会觉得屈辱、不甘?人也好,妖也罢,反正都是自己。只可惜自己银行里的过亿家产了,便宜政府了。
  不过也无所谓,穿越这事可不是谁想穿就能穿的,这还要靠RP啊……叶星瑶微微愉悦的想。
  ……额……我讨厌婴儿穿……
  扮婴儿真辛苦啊。叶星瑶有些头疼的看着眼前的母亲,努力让自己维持那天真无邪的表情,不让眼里的郁闷流露出来。说实话凭外貌气质,可以肯定自己的母亲是贵族出身,毕竟举手投足间的高贵优雅气质是无法模仿的,但是,但是就个性来说……叶星瑶忍不住嘴角一抽,真是让人无法忍受的恶劣哦。
  “小凌罗,小凌罗……来……来……够不着哦……”母亲白皙纤美的手捏着一枝大红的牡丹,忽高忽低的举着,努力的诱使叶星瑶伸出她肥肥的小短手去够那朵牡丹。
  “……呀……呀……”
  丫滴,不知道为什么,叶星瑶忽然想起前世她逗猫的情景。虽然觉得很白痴,但是叶星瑶还是努力配合玩着,谁让自己只是三个月大,适当的伪装是必须的,叶星瑶自我安慰。
  “千华夫人,犬大将大人回来了。”母亲的侍女青璃过来行礼,谦卑的说。千华是母亲的名字。
  “嗯。”千华夫人轻悦的应了声,抱着叶星瑶走出屋外。叶星瑶眼睛骨碌乱转,虽然不是第一次被抱着出屋外,但是看到这仿佛中古世纪古堡一样的家,还是很无奈,因为她可以接受自己投了妖胎,却无法接受自己转世在日本,而且还是日本的古代,这是多年教育的关系,更何况在古代,没有电视没有电脑,没有热水器没有高档时装……
  ……额……我讨厌古代穿……
  “千华,你来了。”就在叶星瑶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浑厚的声音忽然响起。
  “是的,大人。”母亲千华微微勾起红唇,浅笑说。
  “这就是我女儿?”一个高大魁梧的妖怪出现在叶星瑶面前,银色长发高高束起,暗灰的盔甲护住周身要害,银色的皮毛围在腰际。金色的眼睛锐利有神,一股摄人的霸气隐隐散发出来。
  这就是我这一世的父亲犬大将?那个据说自己出生的时候征战在外,不能及时赶回来,很厉害的父亲?
  果然有点资本,英俊彪悍。叶星瑶点评着。
  “是,这就是凌罗!”千华柔声道。
  “凌罗?”犬大将疑惑的问,.
  “嗯。因为大人答应妾,如果是女儿的话,就让妾取名,所以妾唤她凌罗。”母亲千华明媚一笑,眼波流转,风情万种。
  “凌罗?凌罗!哈哈哈哈,真是好名字。和我们的女儿很相称,很相称。”犬大将小心的从千华怀里抱过叶星瑶。犬大将仔细的打量怀里三个月大的女儿,不同于自己和千华银色的头发,怀里的小人有着银色近乎浅紫的发色,同样的金色眼眸,金灿清澈,白皙额上盛开一朵火红似血的地狱花,妖艳绝美。虽然年幼,容貌还未完美长开,但是轮廓小巧秀气,可见以后必然是倾城绝色。犬大将不住的称赞千华名字取得好。
  凌罗,高贵华美,不入俗门。
  看到叶星瑶大大的眼睛骨碌乱转得打量自己,古灵精怪,煞是可爱,犬大将似乎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