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页_网王同人 月兔宝宝-‖厷’紸。(完)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月兔宝宝》BY浅浅凉夏(网王BG 完结+番外)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你……”迹部同学回头看了阿兔一眼,看她红肿了眼睛,心软的说“算了,你喜欢怎样就怎样了!”
  “谢谢你,我的好哥哥!”给他一抱。
  “给本大爷走开啦!不要随便抱本大爷!”迹部同学口上挣扎着,但是却一点都没有想过要拉开她。
  “不过,我短期内还是不能回去!这边有无必须做的事情……”阿兔又把问题带回原来那里。“不然的话,一开始我也不会来德国了!”
  “你……”
  “其实我都很想念大家!但是我这边很忙,我连假期都要用来学习你知道吗?我现在已经读大学了!”
  其实迹部同学都知道她的事情,虽然他们很少联络,但是他还是能得到她的消息的。一来有那个八卦的妈咪,她的消息简直就无处不在嘛。还有就是他有特意去留意她的周边消息,例如迹部夫人说‘小白兔已经跳级上高中了,好厉害哦,现在就在XX女子学院就读,然后迹部同学就会特意进入那学校的网址去看看。
  迹部同学没有作声,阿兔自己说下去“我都怕我一回去就太想念大家不想回来了,所以不可以纵容自己的,我必须在这里读完大学,或许会再考研究生,或许不考。但是,我决不能容忍自己中途放弃的,你懂吗?哥哥~”
  好几次阿兔都想就这样回去日本读完大学好了,但是每次看到那堆满一桌的书就让自己好生气,为什么‘前世‘那么想出国而没有机会,现在有那么好的机会有那么好的环境竟要放弃?然后就强迫自己打发那个想法。
  迹部同学点点头,摸摸她的头说“如果你决定了,哥哥支持你!”然后顿了大约一刻钟“有时间就多打电话回来,不要一走了就好像断线风筝!还有,不要太想念本大爷了!”前面还说的好让人感动,后面就变调了,果然是女王水仙花本质。

  chapter38

  那後一年 日本成田机场
  阿兔深深呼吸一口气,再睁开眼,看到的还是一如既往的人来人往。是的,一如5年前她从日本飞往德国那天。
  不过这次回来并没有谁知道,她缩短了自己大学的时间,所以没有人来接她。她是特意给他们惊喜的。
  机场什么时候都是很多人的,而且大家各忙各自的事,所以阿兔此时無端的发笑并没有引起别人的侧目。
  在机场找到直达巴士,阿兔踏上回程。
  透过窗户,阿兔看着蓝色的天空,不由得想起在德国的事……
  迹部同学匆匆来过德国一次,又匆匆的走了。第二天後她也出院了,一开始并没有发现自己的事情闹的那么大,天真的在AN的庇护下天真的生活着。另一方面,AN和CAPS的矛盾虽然公开的明朗化,可是因为公司的有心错开并没有造成当面冲突。可是媒体可不会这样容易就让新闻跑掉,往往把或新或旧的事情拿出来说。向来对那些事情不在乎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可是CAPS的有心报复,在风平浪静的3个月以后阿兔被无端扯入风暴。不应该说无端端了,这次的风波直卷阿兔的生活,在家在学校已经完全得不到安宁了。每分钟都有记者在追踪,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极为平常的一天都可以被写成‘小助理发呆,疑似想念TAKKI’然后把阿兔坐在椅子上发呆的照片登出来。阿兔想想,真想大笑,她生平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发呆,现在被写成‘发春’,她真是很无奈。但更加平静下来,这种事情,作为当事者不在乎人家又能怎样呢?
  不过现在阿兔想起来真是很生气,本来很平静的生活,可一被人写出来几乎就要把她资料都巴不得公开,就连阿兔是日本人来德国干吗之类都一字不漏的报道出来,有没有这样的必要呢?
  过不久,又好像完全平息了一样,阿兔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大家都不再跟踪她了。有时候还有人给她投以或同情或幸灾乐祸的眼神。平时不爱看报纸的阿兔在某报纸摊看到了,原来TAKKI又换女友了,公开手拖手去看电影完全不怕被拍。所以她就幸存下来了,有新的新闻旧的就被取代了。
  如果不是看到报纸上那对男女有点刺眼,阿兔真想拍掌说“好样的,懂得用新的绯闻转移记者注意力!”想一想,可能那并不是什么转移记者注意力的方法,而是TAKKI根本就是换了新女友了。阿兔不是从来都知道TAKKI是个超受欢迎的花心男吗?
  那后,阿兔和AN的见面变得越来越少,可能是哥哥妹妹游戏玩腻了。阿兔很少主动去找他,把更多的时候投入学习,所以才能提前毕业,即使仅提前一小段时间,阿兔还是很高兴的。不过高兴的同时伴随了一点失望,那种失望是有何而来她自己也不知道。
  回来之前打过电话给AN,但那时候的他可能在忙,所以接电话的是他的正牌助理约翰,阿兔也没有多说什么,告诉他转告给AN就挂了电话,自己踏上‘征途’了。
  至始到今阿兔始终不知道她和AN为什么冷淡下来了。不过糊里糊涂的她想:那些不懂的事情就不要管了,回日本就要大喊:
  我回来了!
  ◎
  “莫西莫西……”
  “景哥哥,你现在在哪了?”阿兔先给迹部同学打个电话确定一下,然后想着惊喜要有多大才好。
  “少有哦,你居然在这个时候打电好给本大爷的?是想念本大爷了是吧!”电话那端传来某水仙同学自戀的笑声。阿兔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听的直想掉眼泪,是啊,她是想念他了。
  “……干吗不说话了?”那边笑够了总算发现这边的人的不妥。
  调整一下情绪,阿兔展颜“问你在哪,你不好好回答……是因为你现在身处的地方不能让我知道?还是……“阿兔作怪的说“身边藏了个女人不想让我听到,是吗?”
  那边并没有马上回答,阿兔并没有听到如期的咒骂声,等一下以后迹部同学才说“说什么呢,在学校啦!”声音还出奇的认真。
  阿兔也愣了一下,甚至连惊喜不记得,脱口说“那好吧!”然后都没有等到回答就叩上电话了。总感觉事情往她不知道的方向在发展,而且那感觉有点,不太令人高兴。
  午後的太阳依然猛烈,把人的影子拖的长长的。阿兔的行李应该也到迹部家了吧,所以自己也赶快回家去。
  她自脚伤好以后很细心的照顾好它不想让它受到别的意外所以很少那么快速的用到它,其实是因为她懒的动,所以很少去做运动,即使是一般的走路也是慢吞吞的。所以像现在跑的那么快,很少!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那么赶。
  可能是心底想把某些不想要的感觉甩掉吧。
  阿兔看一看那高大的铁门,就如几年前要住进来时。那时候被姑姑丢在这,被迫中奖的。现在活阔别些年头,发现自己其实很喜欢这里的一切一切。
  摁下门铃,对里面的镜头作鬼脸说“我回来了!”
  几乎是同时,门‘啪’的一声就自动往两边退,然后忍者般快速的阵容,阿兔就看到严肃可是还是想笑的管家本田川先生,还有很多很照顾她的佣人,最后她眼尖的看到小西子,直接跳过去抱着她说“小西子,没见几年又漂亮了,肥了又瘦了不少~”
  身边的人都是很高兴的说“总算回来了!”“好久……”之类的话。
  而小西子几乎是想打死她说“死兔子,这么久也不回来一下,都不知道大家想念你的。一走就那么多年了,都不知道要外国有那么好吗!”
  “外国不好,非常不好!!好可怜的我,每天都在想念你……的饭菜!!”
  “死兔子!就知道吃!!!”
  就我们在门口抱来抱去,管家先生总算回过神来说“麻烦麻生小姐进屋再说吧,造成混乱不好!”
  是啊,大家都很激动,所以几乎都忘了这事了。
  “行李到了吗?”
  “没有!”聽到管傢先生的囬答,阿兔不免失望暸一下,這么說來她幫他們準備的禮物還沒有送到暸.
  不過仔細想一下,其实不用问都知道行李当然没有到达了。如果大家知道她会回来今天还有这样的阵容么?
  应该没有。
  所以,惊喜还是有的!
  有了这个念头後,阿兔就更加觉得自己这个决定非常好!
  “干妈咪呢?”阿兔又有一个念头在酝酿着。
  “夫人昨天飞美国去了!短期间应该不回来!”管家先生毕恭毕敬的说。
  “那……你说给我办一个欢迎会应该不算过分吧?!”阿兔询问,其实她本来想如果这个由干妈咪办的话会更加好玩,毕竟主人家嘛,做什么事情都不算过分。而她只能算半个吧。所以她不敢做的太过分。例如要迹部同学穿天使装她是不敢的。 ⊥全⊥本⊥小⊥说⊥下⊥载⊥由⊥炫⊥浪⊥网⊥络⊥社⊥区⊥提⊥供⊥
  “当然可以了!只要小姐愿意……”
  “好,这样,我的PARTY我作主!这次的由我来主办,你来帮我。首先,先隐瞒这次的主题,不要告诉是为了欢迎我回来。如果少爷问起,你就说是夫人交待的吧,顶着干妈咪的名号应该没那么快被识穿,不过如果大家都不说,应该没人知道的。那邀请的人物……都东京的吧,他们在神奈川应该赶过来也很麻烦,我下次自己去找他们玩好了……”说下去,阿兔几乎是在喃喃自语了。
  把主要的事情交给管家先生,阿兔就回房间先补个眠去了。飞机飞了那么久她就累了那么久……而且回来的前一个晚上她几乎也怎么睡,不知道是因为太兴奋还是……舍不得,总之心里不安稳自然也睡不太安稳了。
  夢中,阿兔看到AN愛生氣的臉,此时的他很生气的瞪着她说她回来也不告诉他,一点都不懂礼貌。看到迹部同学那家伙自戀却别扭的生气的戳她头说她回来就好了非的搞什么惊喜。看到其他冰帝同学对她爱理不理,说她惹他们的部长大人生气。连向日同学对她回来也不笑一下,绵羊宝宝最好了~还是一如既往的睡觉……
  额头被弹了一下,真实的疼痛感传来,阿兔勉强的睁开眼镜,迹部同学那家伙挑剔的眼光对准她。
  疑似在梦中,迹部同学后面的王子们都在……
  “还没睡醒啊?”迹部同学交叉双手放在胸前,俯视阿兔。
  怎么睡梦的质量那么高?阿兔小小疑惑了一下。
  然后整个人又被冲力太大的绵羊宝宝几乎撞散。“兔兔,你总算回来了!好想念你哦~~”
  好真实哦!
  再环绕周围的场景看一下,怎么连自己的房间都那么真实了?难道……
  “是,你没在做梦!你的烂主意都被本大爷知道了~”
  他们……阿兔回过神,仔细看看,发现他们都长大了~“YO,各位~好久不见!”
  从仰视的角度发现他们其实都长高了,而且生涩被时间磨掉,都成熟了很多。数一下时间,5年过去了,他们应该都在读大学吧。冰帝直升制的,他们应该还在冰帝读书吧。
  脑袋又被攻击了一下,阿兔不满的看着攻击她的人“景哥哥,你怎么可以老打我啊!我……”
  “你什么你,回来又不通知本大爷来接你,万一你又迷路了怎么办。又不是不知道自己迷糊了!少说都5年没回来了,还那么自以为是!”阿兔的话被迹部同学生气吞掉了。“如果不是本大爷知道除了你没有谁会那么无聊搞什么PARTY,你还想把大家蒙多久啊?!”
  事实上,那忽如期来的PARTY除了阿兔,迹部夫人也很喜欢搞突击,阿兔把迹部夫人拿出来其实很对,不过就猜漏了一点,就是迹部同学对自己亲亲妈咪的行踪也是很清楚的。而且阿兔在PARTY上不但邀请了冰帝网球部的正选,还把死对头青学的都邀请了,所以迹部同学就更加确定了。
  话说,全国初中网球大赛结束後他也很久没有看到他们了,就连自家部里的队友都很少见到了。毕竟都已经读大学了,没有以前那么多的精力分在那上面。这次阿兔的邀请其实他也想见见他们……
  “兔兔,你在德国好吗?”绵羊宝宝还是那么喜欢草莓香味啊,因为从抱着阿兔那刻开始就不放手了。
  “慈郎,你给本大爷滚到一边去。不教训那死丫头她是不知死活的!”
  迹部同学该不会要打她吧?阿兔死活抱着慈郎不放,如果放手后果很难想象……
  不过,慈郎,你怎么可以这么容易就被打到了?因为在迹部同学一个下令之后就被桦地驱逐成功。
  “景哥哥……”
  对方部甩她,继续握拳。
  “向日同学……”
  被点名的向日同学想阻止,未果。
  “绵……”没说完,看到被扔到一边睡觉的慈郎,阿兔把要说的话吞下去。
  “凤同学……”
  乖宝宝想到自家部长大人,想都没想,把头转向另外一边。
  事实上,阿兔每点一个名字都知道他们不能救她的说,他们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像似告诉她~幸灾乐祸。
  于是她唯有把战火引到大众那去了~
  由阿兔的房间开始,到整一层楼,都闹哄哄的。只是,那,是表面的和平。5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很多事情都在默默的改变。阿兔的预感到不好并不是胡乱猜测的,不过她很多时候又会想起不二同学在走之前那段时候告诉她:
  “不二同学,我说如果我离开了,你们会不会忘记我的!”傍晚时候啊兔和不二坐在走廊上聊天。
  “最好不要离开太久,说不定真的会忘记的!”不二想了想,开玩笑的说。
  不二抬头看着天空,今晚是月圆天空特明亮。“不过,如果是小白兔你的话,应该多久也不会忘记的。”
  不二随后补充这么一句。

  chapter39

  39
  距离阿兔离开日本飞往德国到现在已经5年没有见过大家了,所以,由国中生变成高中生大学生的大家已经不复当年的青涩了。阿兔自认为自己已经有160cm了,更何况是王子们~都纷纷窜高了不少。
  就连平时和她差不多高的慈郎现在已经比她高出一个头了。
  阿兔此时站在食物旁边,考虑着要首先吃那个才能对得起自己的胃。5年了~每天都是高卡路里的食物,要不就是那种西式快餐,好想晕哦。还好麻生本身的体质属于吃不胖那类型,不然的话~后果很难想象。
  一个水桶腰,象腿,棒棒手的阿兔正卖力的挥动手臂跟王子们打招呼,右手还不忘握着一大鸡腿吃的面脸油光的……阿兔给自己寒一个。
  还是现在这样好了,不可以在吃那些高卡路里的东西了!!!
  “兔兔,你站在那已经很久了。还没有想好吃什么么?”慈郎的手中不外乎是蛋糕,以前一起去过蛋糕店已经见识过他吃蛋糕的本领了,所以阿兔也不意外看到那本来满满的蛋糕盘子了所剩无几。
  “嘿嘿~我想,什么都不要选,先要一件CAKE吧。”因为以他的速度,恐怕再迟一阵子就没有了。
  “嗯嗯,我告诉你啦。这个草莓味道的很好迟哦!”慈郎宝宝夹了一块蛋糕准备放到阿兔的手中,可是手伸到半空中僵硬了,因为他发现这是最后一件了……
  “我,还是要那抹茶味道的吧,那个你先吃~”阿兔体贴的说。
  谁知道他像似硬下心来,把蛋糕放到阿兔手中,虽然不舍,还是说“兔兔你吃,我……”把头转过去,补下没完的话“我先过去那边!”
  阿兔无奈的看着他,慈郎宝宝把‘最爱’割让给她了,她真的很大面子呢。
  管家先生很本事,短短时间之内居然可以召集了那么多人。而且都没主题的宴会呢,那些人看是迹部家搞的,都纷纷抛下本来要做的事来了。
  ——都是各校的网球部的成员呢。
  迹部同学已经换上隆重的礼服在人群之中混的渔鱼得水了,他摇身一变成为这次晚宴的主办人。
  迹部家是个大家庭,经常有搞些晚宴,所以一时间居然可以把食物,环境都办的和筹办了好久的一样。那个阵容叫阿兔折舌。
  “阿兔……”阿兔要了慈郎同学给的蛋糕就坐在一边的位置上,向日同学就过来了。他可是等了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