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页_踏莎行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踏莎行》BY赢鱼(网王同人 完结+番外)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下意识点下了头,忽的觉得自己应该是做错了。尤其是小百合回头用那个眼神谴责自己的时候。
  你会后悔的!高町的目光变得恶狠狠。诅咒你。
  被这样的鄙视着,连忍足都开始想要知道下面会是怎样的一段精彩演绎。
  垂死挣扎的小百合又发了一条短信。
  “下面的话题有关第三者,你注意百里辰的情绪。—— 消息来自高町小百合”
  第三者?忍足笑了笑。如果认为一个词就会让百里失控,那么高町的确是不了解百里。
  这个女孩子现在,可以不被任何事物打败。
  
  学委同志拿起电脑放在一边连接好线路之后,投影仪上清清楚楚显现的,是以下几个大字。
  婚外恋与婚姻中的利益。
  百里换了个姿势,微微靠向关西狼的方向。
  这个话题对于大多数冰帝的学生是十分尴尬的。毕竟身为贵族学院的学生,父母大多非富即贵,有了婚外恋和私生子之类的事情也不是什么不常见的事情,只是大多数都处理得当不被人知晓罢了。
  可是学委大人偏偏剑走偏锋,选了这个话题,让大多数人如坐针毡。
  如果他把爱情作为伦理道德的一种,吧婚姻作为社会规则的一种,那么这下子会很好玩。
  起码百里是认真听着,尽管这份说辞毫无逻辑、漏洞百出。
  第一部分是实例,拉出了很久以前几个日本知名的婚外恋事件,以及最后最后处理的情况——终归是小三——学委嘴里的爱人下场不好看,而正室——学委嘴里的代表社会力量的人得到最后胜利。
  他倒是很聪明,没有拿出白石家的事情自扇耳光。
  第二部分是感悟。大声感叹爱情在这个金钱世界中的可贵和礼仪联姻束缚自由,毁灭人性。
  “我认为在爱情与婚姻中的利益面前,受到压抑的总归是爱情。”学委这样赞叹:“如果爱情总是被这样的打击和压抑,那么我们如何寻得人世间的真善美!”
  “当我们面对着流着一半血液的兄弟姐妹时,由于他们是非婚生而鄙弃他们时,我们的亲情又流失到了哪里?”
  “你可以停下来了。”
  一个声音让私语声遍布的礼堂瞬间安静下来,百里站了起来,走出了座位:“我有很多疑惑,在你继续说下去之前,麻烦你解答。”
  看着百里的眼睛透着不容拒绝的光,学委在一种未明的压迫下鬼使神差地点下了头。
  “很好,下面是我的提问。”
  百里扬着头,双手抄口袋。
  “如果爱情对于你来说是人性的自由,那么婚姻对于你来说,又算什么?”
  “如果是枷锁,那么当你选择这段婚姻的时候,你从出发点上就已经错了。”
  “因为选择这段婚姻,不仅仅给你带来危害,还给了你你想要的利益。”
  “婚姻是你自己选择的,所以后果你要自己来背负——这叫做等量代换。”
  “婚姻不是牢笼,不是束缚,不是一道限制你自由枷锁。”
  “婚姻是责任,对于你,对于你的伴侣,对于你的后代。”
  “所谓爱情是自由,不过是你在逃避责任的时候最漂亮的借口之一。”
  “按照你的想法,人人追求爱情,那么你要把社会放在什么位置。如果一切都能以爱之名把社会公德踩在脚下,那么社会的秩序又放在哪里?”
  “比起你的观点,卫道士们起码知道个人服从社会,知道个人的牺牲能够换来社会的安定,不要逆历史潮流而动。”
  “你的话,不过是自私到了极点幼稚到了极点的想法。”
  已经不用任何回答,百里一口气说完话的话已经赢得了在场人的掌声。
  所有人都爱着自己的家庭,所有人也都愿意捍卫自己的家庭。
  比起短暂的激情,长久的温暖才是所有人的选择。
  所谓爱,只有通过责任的考验,才能表现出它最大的价值。

作者有话要说:--Hola~这章写的真痛苦。很想表现一下爱情与责任的辩证关系但是觉得自己还是不够厉害没有写出原本应该有的华丽丽的演讲…抱歉了亲们。




84

84、家宴 ...


  哲人无忧,智者常乐。并不是因为所爱的一切他都拥有了,而是所拥有的一切他都爱。
  -------------------------------------当百里站在真田家门口的时候,还是挺犹豫的。
  于情于理应该进去看看几年前把自己从万恶的匪徒手中救出来的警察叔叔真田信警督——真田弦一郎的亲爹,但是——
  真田全家到齐请自己吃饭这件事情不知为何就让她觉得有诡异!
  何况现在自己的身份,那么的尴尬。
  “外面热,进去吧。”旁边的皇帝语气很是平缓笃定言下之意就是反正你也跑不了了,赶紧进去吧。
  百里对身边这个冰山无语到了极点。
  居然在自己刚起床洗洗涮涮收拾好自己在想到底怎么逃脱这一场意味不明的饭局的时候,出现在家门口!而且,还带着不容质疑的语气在电话里说“我已经到了,可以出来了”。
  她怎么就那么听话搞得自己现在纠结又复杂啊!
  该死的皇帝该死的气场。百里内心马上就要泪奔,然后很壮烈地踏进了早就熟悉的地方。
  很熟门熟路地在玄关换了鞋,走进干干净净的屋子里,百里感受到一种久违的亲切感。
  真田妈妈听到声音第一时间奔了出来,给百里一个大大的拥抱,霸占着百里的头揉啊揉啊揉啊就是不放手。
  “母亲,我们该去见一下祖父父亲和兄长。”真田用语言阻止了母亲的暴行,拉着百里走进一间和室。
  屋里有六张席子,主位上坐着真田爷爷,老狐狸一样的笑容依旧狡诈而诡异;左边坐着的是真田警督,几年不见未见沧桑,但犀利的目光正在打量这个自己救过的孩子;右边的席子自然是真田家嫡孙真田慎一郎,目前正子承父业就读于警察学校,是个有名的蓝筹股。
  “来啦~”老爷子捧着一杯茶笑呵呵:“来了就坐下吧~”言语间没有一点因为百里好几星期没来而有的生疏和不满。
  百里吐了吐舌头,两瓣粉唇间冒出一个粉嫩的舌尖,煞是可爱,瞬间萌到了老爷子,差点想把慎一郎赶到一边让百里坐在自己旁边。
  “爷爷好,叔叔好,”百里挨个打招呼,却在真田慎一郎那里犹豫了一下:“真田哥哥好。”
  真田慎一郎笑得很舒心,性格看上去也十分的和蔼易亲近,应该不是个狡猾的人。
  但是在随后的时间里,百里绝对明白了真田家的男丁,真正正直无杂念的,只有皇帝一人而已。 ⑦本⑦文⑦由⑦炫⑦浪⑦网⑦络⑦社⑦区⑦为⑦你⑦提⑦供⑦下⑦载⑦与⑦在⑦线⑦阅⑦读⑦
  “叫我真田哥哥,那你叫弦一郎什么?”
  “啊,这个啊,”百里一句话没过脑子:“叫阿弦。”话刚出口,百里就有点后悔,尤其是在看到老中青三代真田男士们的暧昧笑容之后。
  果然啊都是狐狸!早知道在真田老爷子的带领下就不会出什么好人——估计真田这副样子,就是被三代人从小到大共同恶整的结果吧…百里被那三个人的笑搞得有些窘迫,强迫自己在接下来的回答中打起一万分精神,不要再被抓到什么把柄。
  皇帝不可见的红了一下脸。
  阿弦…这是母亲都没有这么亲密叫过的名字。虽然被百里直接这样说出来会被长辈包括哥哥取笑很久,但是…自己还是有一点高兴的。
  但是百里显然脸皮很薄很薄,之后无论是对付成精的老狐狸还是已经自立门户的大狐狸抑或刚刚出师的小狐狸,都是对答如流,滴水不漏。
  “啊呀呀,”聊了很久都没有诈出什么好玩的东西,老爷子有些郁闷,想起百里和真田还站着,忙让自己的最小的爱徒坐下——坐在真田信的旁边,而真田被安排到了左侧的最边上。
  看到明显被冷落但依旧不动如山的弟弟,真田慎一郎勾起了嘴角。
  真是…本来以为有了喜欢的人那花岗岩一样的脑子能开一开窍呢,没想到还那副德行——怪不得要被人抢走了还不知道追回来。
  真是注定要走痴情路线的孩子啊…小狐狸心里一声叹息。
  似乎知道哥哥刚才的想法,真田一记冰冻过的视线扫过去,让自家老哥在一瞬间收敛了不少。那张脸,明显写着四个字。
  不要多事。
  真是真是,翅膀硬了想要飞了忘记教导过你无数人生道理的哥哥了是不是?真田慎一郎一脸无奈,然后很流氓地和弟弟对视。
  你能怎样?
  真田的目光一凛。
  怕了你了…真田慎一郎松了耸肩。我什么都不做光看着行了吧。
  真田转过目光,再没看自己老哥一眼。
  
  真田妈妈端来了茶水,百里觉得想起很是熟悉。茶味新鲜爽宜,正视自己上次带来的虞山白茶。
  “爸爸很喜欢,所谓也没舍得喝多少呢~”真田妈妈挨个奉上茶,最后坐在真田慎一郎身边,看着百里喝下一口。
  “这茶香气不浓味道不苦不涩,的确很讨人喜欢。”真田信大警督品了一口茶道。
  “爷爷叔叔喜欢就好了。”百里很乖巧地回答。
  “哦?”慎一郎挑了一挑眉毛:“我喜不喜欢不重要么?”
  真田看向哥哥的目光又有些恶狠狠。
  “我曾经听真田说过哥哥不喜欢喝茶。”百里浅笑回应,言下之意就是——
  随你喜欢不喜欢我管你做甚!
  “唉,也是,”真田妈妈很温柔地弹了弹自己儿子的脑袋,疼得慎一郎抽了下眼角却不敢说疼。
  眼前这个小丫头,到底哪里像母亲说的那样好?
  慎一郎头顶浮现出泡沫,堆起了母亲的笑脸。
  “那丫头好可爱啊~”母亲双手合十:“真是美丽大方贤惠端庄坚强勇敢戳中母亲我所有的萌点啊~”
  果然女人的话都不能全信。
  喝了点茶,真田妈妈起身把早餐端了上来。
  一个鸡蛋、一碗米饭、一块烤鱼、一盘蔬菜和水果、一小碟咸菜、一碗酱汤。
  普普通通但是十分传统原汁原味儿的和风早餐让百里吃得十分开心。鸡蛋正好是她喜欢的流黄,米饭香喷喷的老远就能闻到,烤鱼外酥里嫩,蔬菜清香宜人,水果甜而不腻,咸菜酸爽可口,酱汤浓郁鲜美。
  百里乐呵呵地吃饭,很赞赏真田家食不言寝不语的良好家庭作风。
  对于百里的表现,真田妈妈小宇宙的燃烧程度更上一层,誓言要让今天的食物变成百里最美好的回忆。
  真田爷爷和爸爸都很慈爱的看着百里,尽管被后者统统屏蔽掉了,却还是很高兴这小丫头的真我流露。而慎一郎则终于找到了百里身上可爱的地方。
  很可爱的…吃相。
  无论是微微动着的小鼻子、“啊呜”一小口吃掉食物的声音或者是咽下食物时眯着眼睛的表情,都很可爱。像极了饿了很久的小动物。
  慎一郎想起平时自己家周围的野猫似乎都是弟弟喂的,不由得了然了。
  眼前的女孩子,俨然一只人形猫咪么…
  
  吃完了饭,真田爷爷毫不留情地把真田兄弟两个赶到道场去练习剑道。
  “去吧去吧,”真田爷爷严肃地驱赶慎一郎:“我都很久没有看到小辰了,你就别在我眼前乱晃了。”
  “什么呀,您都快三个月没看到我了也没见您这么上心啊~”慎一郎坐在席子上就是不肯走。
  想让他陪小冰山连剑道?想都别想。鬼都知道他今天不会有心思。
  “是啊,三个月没回家了,一定很想念吧…”真田老爷子看着慎一郎的头不停地点啊点:“那为了让你找回家的感觉,把家里的地板都擦一遍吧。唔,从东边的开始。”
  慎一郎眼神抽搐:“我看我还是去道场找小阿弦交流一下感情吧。是不是,丫头?”
  居然还在“阿弦”上面加了重音…百里一根神经刹那间断掉,一颗青筋跳啊跳:“爷爷,这里到底有多大啊?”
  “让慎一郎擦一遍不就知道了?”真田警督看了看已经逃到道场的大儿子:“不过看来今天不行了。”
  “没事儿啊,”百里眨眨眼睛:“什么时候告诉我都成。”
  两只大狐狸和一只真?小狐狸笑得春光灿烂。
  
  道场。
  两把竹剑相交,发出“啪”一声。
  “我说,那丫头可是鬼精灵。”慎一郎闲闲的笑着:“你管得住么?”
  真田没有说话,隔开了哥哥的剑,又是一剑朝脸劈过来。
  没有带护具的慎一郎哥哥逃得很狼狈。
  
  “最近过得怎样?”真田警督给百里倒了一杯茶,让百里万分荣幸地接过去:“不用装得这么狗腿,我比较习惯你张牙舞爪的样子。”
  “我又不是狗哪能张牙舞爪啊~”百里半真半假的抱怨,吐了吐舌头:“最近过得一点也不好。”
  “你倒是和秦泽关系还不错?”真田警督看了百里一眼:“事情闹得很大啊,我当时还留在北海道交接工作都能听到风声。”
  百里默默冷汗。
  “当年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肯定安生不了,”警督摸摸百里的头:“果然现在翅膀硬了,不计后果跟国家机器绕着弯叫板。”
  百里瀑布冷汗。
  “信,你把小辰吓到了。”真田爷爷拍拍儿子的肩膀:“还是小孩子,冲动一点不能怪她。”
  “是挺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