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乌托邦之两个一起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HP乌托邦之两个一起》作者: Syna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HP乌托邦之两个一起

第一部 童年卷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周围朦胧一片,看不清,拼命感觉也只能感到一丝微微亮。
  
  诶?我的眼睛怎么了?失明了?
  身子轻飘飘的,好像睡在浴缸里,下意识地用手去揉眼睛,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很不听话,用了很大劲儿却只动了一点,而且因为撞到障碍物而停留下来,怎么回事?
  正疑惑得很,瞬然被什么踢了一脚,失去了知觉。
  
  恢复神智之后,我发现了一件更惊悚的比看不见东西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我没有呼吸。耳边似乎能听见嗡嗡的声响,能分得出有人说话的声音,但是不是很清晰,唯一让我安心的是我还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有力的心跳,每分钟起码有150次的心跳!
  
  我因为害怕,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也因为这个动作,我翻了个身,动作幅度不大,因为被旁边的东西卡住了,但是那种明显的波动感还是让我心中一凛。
  
  在排除了自己不是溺水状态后,我似乎明白了自己在哪里。
  
  这里是子宫。
  
  华丽丽地我又晕过去了。
  
  之后的几天里,我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和认真地仔细地勘察着“地形”,生产时,心里也能有个底儿不是,于是,卖力地活动小胳膊小腿儿地做“盲人摸象”状。
  
  诶?什么?原来旁边还有一只?
  双胞胎?那1.5%的概率?
  这时,突然想起刚穿过来是被什么踢昏过去了,肯定是另外一个小东西,哼哼,此仇不报非君子,我可是最记仇的,小东西等着姐姐我好好报复你,现在就算了,君子报仇“出生”不晚~嘿嘿~
  
  果然不能乱想啊,忽然感到一阵不安,身体所处的空间一阵扭曲,身边的那个讨厌鬼也一阵骚动。
  
  难道,那就是传说中的——宫缩?
  OMG!我真的要出生了!
  
  之后的感觉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也,越来越频繁的宫缩,揪心得很,可恶的是还能听见母体外面的世界骚动的声音。就像一场战争,为生命而战;像一曲交响乐,生命礼赞。
  
  幸亏,不是难产,当我的头被挤压变形地通过产道的时候,只留着一个念头:可恶,太混乱了,没搞清楚自己究竟是姐姐还是妹妹!
  
  “哇——”吸入新鲜的冷空气,某人在HP的世界里迸发出第一声啼哭。
  
原创女主希娜
  
  “沃尔,来看看我们的儿子,他是我们的长子,是布莱克家族的继承人。”
  
  我没力气睁开眼睛,只舒服地窝在某女人的怀里。听见有人说话,应该是父亲吧,真是的,重男轻女……
  诶?慢着,为什么,是英语的?还是标准的伦敦音?真是感谢上苍,幸亏我上辈子有好好学英语,认真听过VOA和BBC。
  
  “好啦,奥赖恩,真是看出你的偏心来了,也来抱抱我们的女儿。”
  说着,摇了摇手臂,听着在子宫里就熟悉的妈妈的声音,知道自己被妈妈抱在怀里,幸福地蠕动了一下。抵挡不住困倦来袭,进入了梦乡。
  
  就在这每天睡18小时的生活中,我感到自己身体里有一股神秘的气场时不时地乱冲乱撞,我有的时候会难受地哼哼,那时有个女人会出现把她身体某突出部分塞进我的嘴里。我对于那种略带腥味儿的液体有些抵触,但是不得不像现实低头。在巡回了几遍这样的事情后,我开始学着压制那种难受的感觉,比如学着分散它们,就像以前看的书中所描述的经络巡行,我试着将那种古怪的气流导入人体的经络中,慢慢习惯了之后我才体会出其中的妙处。也在旁边那个小鬼奋力啼哭时,有种异样的满足感。
  
  正在我自High的时候,得知了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
  
  眼前那个长着一张典型英国脸的男人(好吧,是我父亲),正以无比自豪的表情对着怀里的小讨厌——好吧,我哥哥,说:“好儿子,布莱克家未来的继承人,你的名字叫做小天狼星。”
  
  雷!天雷啊!
  我是小天狼星布莱克的妹妹!
  
  HP我是看过的,而且是教授的粉丝啊,好死不死地穿越了,好死不死地穿到了HP的世界,为什么不穿成莉莉呢?甚至是佩妮也好啊,我还曾经大爱《佩妮的情事》呢,现在好了,穿成“四人帮”中最叛逆的人的妹妹!?
  
  “哇……”
  我要发泄!反正号啕大哭是婴儿的专利,此时不哭,过期作废,为了抒发心中苦闷,为了完成装小孩的义务,继续哭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重生做了婴儿的关系,连自己都开始受不了自己的小孩儿心性起来——
  “呜哇……”
  
  “乖乖,不要哭了哦。”
  不管妈妈怎么哄,怎么摇,我就哭,就哭,时不时地乱踢着小腿,在女人温热的怀中肆意地发泄着,甚至有几次我感到脚下软绵绵的质感,然后听到了另一个小鬼的哭闹声。
  “呜哇……呜哇……”(译:不爽啊……)
  “呜哇……呜哇……”
  两个小鬼同时哭闹显然让抱着我的女人手足无措,她叫了自己的丈夫帮忙,一会儿又喊了好些人的名字,我默默猜想着会不会是家养小精灵呢?我记得布莱克家有一个叫克利切的……
  
  “奥赖恩,你看,我们的女儿都在哭你偏心呢,怎么只给儿子起名字呢,我们的女儿肯定也是世界上最聪明美丽的孩子。”
  
  我对于“最聪明美丽”几个字打了个寒颤,脑中不禁浮现出迪斯尼所作的白雪公主形象,然后觉得委屈地放声大哭:“呜哇……”
  
  “是是是,沃尔,你来给我们的女儿起名字吧,我相信她将来肯定有你的美貌和智慧!”
  
  “那就叫希娜吧,好吗?因为她给我们带来了双重惊喜呢。”
  
  希娜?我不知道这个词代表着什么意思,但是这么短的单词一定很好拼,这是我对自己名字的第一印象。我想着,停止了哭泣,轻轻地答应了一声。
  
  “你看,奥赖恩,小希娜能听得懂我说话,她很喜欢她的名字呢。”沃尔布加(也就是妈妈)兴奋地说道。
  
  “我的傻沃尔,小希娜才一周半大,怎么可能听的懂我们说话呢,带到他们一岁半开口叫妈妈的时候还不知道你会怎么开心呢,真是的。”奥赖恩(爸爸)一面开着妻子的玩笑,一面想着要多多关注女儿,自己可不能被人说成重男轻女的混蛋。
  
  我认命了,我是小天狼星的妹妹。
  
  
作者有话要说:好雷的文呀。。。
把自己雷到了。。。
我要修文!
失败的旅行
作者有话要说:还是没人看的说~
没关系~
我继续写~继续贴~  
  乌龙地穿越到这个魔法世界,说不震惊那是骗人的,说不留恋以前的生活也是骗人的。
  
  不过,即来者则安之,在这并不陌生的世界里,我知道几乎所有人的命运,却唯独不知道自己的,我不是一个富有冒险精神的探险家,我以前只是一个平平凡凡的研究生,没有出挑的成绩,没有惊人的美貌;学习不太努力,却凭着几分小聪明,成绩始终徘徊在最低调的中游。
  
  我承认自己是个中庸的人,而且早已习惯了逆来顺受。
  
  我并不奢望能改造世界,我只是尽力地去适应这个变幻莫测的地方而已。
  
  “南茜,快给希娜换上那件礼服,淡蓝的那件,快点,我们可没时间磨蹭。”妈妈使唤着侍女,催促我换装。
  
  我今年八岁了,和小天狼星一样继承了布莱克家族的黑眼黑发,可能是欧洲人的遗传,也因为年纪小的关系,皮肤白白嫩嫩的,显得特别可爱。可是那是我带着上辈子黄肤黑眼的审美观来的,在这里更欣赏的是马尔福家的皮相,他们无论男女都有吹弹可破的肌肤、金黄色的头发和淡灰色的迷人眼睛。自己明显就是一只自认为是天鹅的丑小鸭呀。
   ②更②多②好②书②请②访②问②炫②浪②社②区②
  “希娜快换上衣服,发什么呆呢?”妈妈明显发现了我心不在焉,低声喝斥道。
  
  “嘿嘿,妹妹肯定是因为要见到卢修斯在美得冒泡吧,哈哈……”
  
  那个讨厌鬼小天狼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他总喜欢拿我取笑,真是个名副其实的讨厌鬼。我不就前两年第一次去马尔福庄园的时候,看到小版的小龙他爸所以小兴奋了一下嘛,真是的。
  
  “姐姐,我也喜欢卢修斯呢,他长得好漂亮。”
  小雷古勒斯也知道什么叫漂亮?
  
  小雷古勒斯短胳膊短腿儿地跑到我身边,眼看着就快到了,啪嗒一声,这倒霉孩子踩着自己为圣诞晚宴准备的微大的新鞋子狠狠地摔在地上。
  
  “哇……”魔音啊,这孩子都七岁了,还动不动就哭鼻子,真没你姐姐当年的风范。
  
  “小雷,不哭,乖……”妈妈抱起小雷古勒斯温柔地安慰他。
  
  “哼,这个懦弱的小东西,哼……”
  小天狼星睨了一眼妈妈和蜷缩在妈妈怀里的小雷古勒斯,不满地哼哼着,但他稍显落寞的目光却暴露了他的心迹。
  
  我是不是可以把这幼稚的行为理解成羡慕,甚至嫉妒弟弟夺去了妈妈更多的注意?
  
  我走过去,帮小天狼星整理整理略显零散的礼服,不管怎么样,自己都要比他大二十四岁不是,总不能和小屁孩一般见识,唉,让姐姐安慰安慰着受伤的小心灵吧。
  
  “希娜……”
  小天狼星的表情真是……唉……纠结啊,一些感激、一些羡慕、一些不平、一些快慰。这八岁的小破孩怎么会有如此丰富的情感?不愧是将来的格兰芬多四人组,配角中的主角啊。
  
  其实,我是很能理解的,作为家里的长子、家族的继承人,小天狼星从小背负着太多的责任,三岁开始礼仪训练,五岁开始学习控制魔法;大家给小天狼星的标准明显要比我的高,我自然乐得清闲,只是可怜了我的小哥哥。本该无忧无虑的童年就在繁重的课业下消失殆尽,又因为小雷古勒斯的出现,父母的疼爱也自然分流了。
  
  小天狼星就是一缺少爱的娃,那就由我来弥补一下吧,乖,姐姐疼你。
  
  可是……似乎小天狼星不领情呢,这别扭的小性格,还没到叛逆期就这么逆反,我想真到了分院帽高唱出“小天狼星布莱克——格兰芬多”的时候我一点也不会惊讶。
  
  “好了,孩子们,我们要出发了。”
  爸爸妈妈用简单的魔法烟花哄了小雷破涕为笑,爸爸看了看那只会兀自唱歌的魔法怀表,走到壁炉前。
  
  “一人抓一把飞路粉,就像去年做的一样,记住吐字清晰。”
  说着,他抓了一把飞路粉,撒进壁炉:“马尔福庄园!”
  
  一阵绿色的火焰把它包围吞噬,不一会儿火焰恢复正常,“小雷,你是第二个……”妈妈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小雷。
  
  一会儿,小雷古勒斯也成功地消失在壁炉里。
  
  “要记得贵族的礼仪,不要给家族蒙羞,知道了吗?小天狼星!”
  妈妈的声音略带严厉,眼神注视着小天狼星,没有对待小雷那样的宠溺。
  
  “我可不在乎,不在乎那什么该死的礼仪,哼!”小天狼星赶忙别过头去不愿直视妈妈的眼神。
  
  哄的一声,小天狼星也通过飞路网消失了。
  
  “希娜!”妈妈因为小天狼星的态度很不高兴,语气生硬的很。
  
  “是,母亲。”我恭敬地答应着。谁让我一直是个众人眼中标准的小淑女、乖宝宝呢。
  我抓起飞路粉用力撒去,“马……咳咳……尔福……咳咳……庄……”因为心不在焉地在壁炉里呛了口灰,心里明白自己不幸地步上哈利的后尘。
  
  “啊……”我不喜欢天旋地转的旅行过程,再说了,飞路网要把我送向哪里啊?
  
  
破败公社遇教授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家的留言啊
某人好开心呢~
么么
某会加油的
绝不弃坑!  
  “哄……”随着一声巨响,我被难以一股难以抗拒的大力狠狠扔出了壁炉。
  
  我一点也不奢望自己到了马尔福庄园,不过,你起码也让我到个有人烟的地方吧,这是哪里啊?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我看着崭新礼服上挂着的灰尘和蜘蛛网残骸,真是欲哭无泪啊,这壁炉难道几百年没用过了吗?怎么就能积下这么多灰尘,真是倒霉。
  
  我承认自己有点小洁癖,不过跟现在自己的处境比起来,衣服再脏也无所谓了,只要有人告诉我怎么回家去啊。
  
  我稍微理了一下脸上和头发上的脏东西,眼睛已经适应了微弱的光线,这里看起来好破败,我站在不大不小的正厅边上,厅里整齐地摆着几排木质长椅,很破,不过能看出来它们曾经被很好地油漆过。高高的屋顶向上收缩成尖状,四周墙上绘有彩画,这建筑好像麻瓜世界里的教堂;不同的是没有任何关于耶稣的雕像和壁画。本应该是讲台的地方现在什么都没有,黑乎乎的,有点吓人。
  
  看来,暂时没有危险。我顿时松了口气,要知道,一个未成年巫师,没有魔杖,被可恶的飞路网送到一个莫名的地方是多危险的事啊,何况,我从来都只是一个胆小的女生而已。
  
  重拾理智,我仔细查看壁炉边,想看看有没有飞路粉能让我回去。
  
  真是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我又发现了原来我所站的一边上居然全都是壁炉,壁炉一字排开足有六七个,想来,这里曾经也很热闹辉煌过吧,看如今,唉……怎么突然多愁善感起来了。
  
  “吱呀——”安静的夜里这道门被推开的声音显得特别刺耳,让我心头一惊。
  
  面对这不明的状况,我下意识地躲在离我最近的长椅边上,尽量让他的椅背挡去我的身形。
  
  “吱呀”门又被关上了,听起来,那人还蛮温柔的,起码没有野蛮得发出砰响。要知道像这样的地方肯定只有巫师才能看见,才能进来,多数巫师都不会用手推开这样沉重的木质大门,他们多会选择用“力推咒”,既省力又不用碰着脏兮兮的门。
  
  我控制住自己的呼吸,让它平静下来,以免被人发现,一面冷静下来,思考该怎么办。
  
  四周很安静,我听见那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最后在我躲藏的长椅边停下来,我此时正低着头,视野里赫然闯入一双布鞋——额,怎么说呢,沧桑的布鞋。
  
  我是鸵鸟,我承认自己真的是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前世做了二十四年的书虫,如今又装了八年小破孩,我真的没有什么应变能力啊,老天啊,不是,应该说,梅林啊,你不要再耍我啦!
  
  在我犹豫是不是该顺着视野里的布鞋抬头看看的时候,声音响起: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
  
  这声音很年轻,恩,好像是个小孩子嘛。对啊,除了小孩子谁有又能穿这么小号的布鞋呢?在心里鄙视一下自己,既然对方也是个小孩子,那我也就不用怕了,对于布莱克家族的魔法启蒙教育我还是很有信心的,再不济我也是比人家多活二十四年的人哪。
  
  嘿嘿,给自己壮了壮胆,瞬的站起来,本来准备了一个自认为温暖灿烂地微笑给这个小布鞋的。谁知——
  
  “砰——”
  
  “啊——”
  
  “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