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之帝心欢瑜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耽美·同人 >> 《还珠之帝心欢愉》作者:清水浅浅 (完结 VIP/还珠同人)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还珠之帝心欢瑜
  作者:清水浅浅

  重归

  唔,真痛啊,浑身像是被车碾过了一般,尤其是整个背后,火辣辣的,牵动着浑身的经脉,稍稍一动就是分筋错骨的撕裂……他这是怎么了?
  他记得,他只是出门为他的哥哥买份生日礼物的啊,自小因为身体的原因而不会开车,一直步行着当成散步也是一种锻炼了,因为红绿灯的关系而停在了路口,想着为哥哥买什么礼物这个问题等待着绿灯,然后……然后他怎么了?他只记得周围人群惊恐的尖叫声和那一刹那剧烈的疼痛,眼前满是鲜艳的红色,之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看来,自己是出了车祸啊,艰难的牵起嘴角苦笑,这下子,爸爸妈妈和哥哥又要担心了吧,真是的,成为爸爸妈妈的儿子,成为哥哥的弟弟,其他的倒是没有带给他们,最多的就是那从小到大的担心了啊。
  苦涩中夹杂着浓浓的暖意,在内心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尽力的挣扎的撑起那沉重的像是烙铅的眼皮,他想让他的家人早点放心。
  努力了很多次,终于,双眼透出了一条缝隙,白色的光芒很刺眼,让他有些不适,眼睛酸涩的让他忍不住流出了眼泪,还没有完全睁开,就听见好几个声音叫了起来,满是高兴,但却不是那种为了病人清醒的高兴,而是松了一口气般的庆幸。
  杂乱的声音让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的他听不真切,吵吵嚷嚷的反而让他的头疼了起来,这究竟是哪个医院的护士?怎么会这般的不知道刚清醒的病人需要安静。
  感受到自己的手腕处似被把脉着,那刚睁开一条缝的眼皮也被轻轻的撑开观察,听着那有些苍老的声音说着“以后只需要好好调养两个月就可以完全恢复”这些,心中却无端端的想到了“自己出车祸怎么会找中医治疗?”这个问题。
  突地,几个急切的脚步声朝着他走来,床边有人靠近着他,依旧一片白茫茫的视线让他无法看清是谁,只是,微微的皱了皱眉,这人不是爸爸妈妈和哥哥中的任何一人,没有那种熟悉感。
  “永瑜、永瑜,你怎么样?”“永瑜,醒了就好,醒来就好!”“九哥九哥,你终于醒了,呜呜……”
  永……瑜?还昏昏沉沉的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浑身的疼痛使得他只能眨了眨眼表示疑惑,永瑜……是在叫他?可是,若他没有记错的话,自己的名字并不是永瑜,听见了刚刚人一声叹息,莫名的让他感到心酸,这声叹息,和当初爸爸在他耳边的叹息那么的相似,有着深深的无奈。
  “永瑜,知道你想额娘,可是,祖宗规矩不能改,你、永璇、永瑆还未满十五岁,必须过继到其他妃子的名下,你被下旨过继给皇额娘,这已经是你的造化了,你千万不可再任性了,这一次,皇阿玛念你丧母之痛,只是下旨打了你二十大板,如若有下次……”
  未尽的话语,其中的意味清清楚楚,只是,他却再也无心去体会,他的脑子里被那些熟悉的名词所填满,已经无法再想到别的。
  额娘、永璇、永瑆、皇额娘、皇阿玛……这些,已经离他整个轮回的名词为何又会再一次的出现在他的耳边?眼前的白芒终于散去,各种色彩映入了眼底,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三个人。
  最大的也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俊秀的眉目,端正的五官,蕴含在骨子里的贵气,洗脱出说不清的风流,中间的那个看上去大约十二三岁,还没有完全的张开的脸却也看得出几分雏形,和少年很是相似,一眼就能看出那其中的血缘关系,而最小的那个,只是个三四岁的孩子而已,正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
  他,成了他们口中的那个永瑜?苍白的脸更加的白了,不,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好不容易,好不容易他得到了那些一直想要的亲情,才短短的二十年,就再次的成为了镜中花水中月了?不,他不能接受!
  剧烈的情感在心间冲突撕扯,只是,常年的习惯却让他的心依旧平稳的跳着,节奏没有丝毫的改变,尽管那心跳听起来比之前自己的要有力的多,可是他却感受不到丝毫的开心,全部的亲情换一颗健康的心脏,这样的交易他根本就无意去做。
  许是看出了他的疲惫,那三人中的少年留下了一句“你好好的冷静思考一下吧”就带着另外两人离开了房间,顿时,空气寂静了下来,留给了他冷静的空间。
  闭上了酸涩的眼,他禁不住自嘲,这算什么?老天的玩笑吗?把他扔过来扔过去的很好玩吗?一世短暂他不怪天,可是,为何每一世都是这般,忘记了让他渡过那奈何桥喝下那孟婆汤,让他忘却前尘事只记来世果,现在这样算什么啊,记得上一世,记得上一世的上一世,两生两世,失去了得到过,失望后又满足,同是亲人,一世由健康把他推向了死亡,一世把他从病弱中拉进了温暖,尝过了这样的不同,现在,又把他扔到了那个让他失去失望死亡的世界,这算什么?算什么?!
  透明的液体滑过眼角,蜿蜒出一条冰冷的痕迹,如果注定了必须失去,他宁愿从未得到过,得到了再让他失去,这让他如何甘心?!可是,不甘心又能怎样,他又能怎样呢?三世轮回,两次都是这般,连预兆都没有,闭上眼睁开眼,就是另一个世界,想争,连争的对手都不清楚啊,这样的他,又如何去争?
  罢了罢了,二十年得到的,足够支撑着他走完这一世了,只是,自己的死亡,会让父母和哥哥伤心的吧,温柔可爱但经常迷糊到人神共愤的妈妈,沉稳严肃对家人却是细心关怀的爸爸,冰山面瘫独独会对家人露出无奈宠溺神色的哥哥,这些人,这些给了他渴望了一世都没有得到的亲情的家人,平常只要自己的身体有点不舒服就算自己尽力掩饰了也能看出来然后就会着急的把他送医院恨不得把天下间最好的医生找来为他就诊的可爱家人啊,现在,看到他那血肉模糊的尸体,不知道该是怎样的打击,不过幸好,幸好还有哥哥留在父母的身边,他相信哥哥会照顾好父母的,他相信……
  刚刚醒来的身体终于被涌上来的疲惫淹没,浓浓的黑暗袭来,平静的心跳声中编织着不平静的悲伤,缓缓的沉入了昏睡之中,或许,还带着那不可能的期待,希望再次的醒来,可以回归到那个找到归属感的世界中去。
  =============================分隔线=============================
  青烟袅袅,淡淡的檀香在整个房间内扩散,书桌前,一个七八岁的男孩捧着一本书安静的看着,还带着稚气的脸庞上的认真神情有些不伦不类,似那种强调着自己已然长大的孩子,小大人样的引人发笑,只是,那周身的平静气息,竟让人能够淡化那幼稚的年龄,发觉那自内而外的沉稳。
  小明子总觉得他家主子在这次被罚痊愈后就和以前不一样了,很不一样,以前的主子被淑嘉皇贵妃娘娘和四阿哥保护的很好,一直都像个普通人家的八岁孩子一样,爱玩爱闹,根本不可能像现在这样静下心来看书,御医们都说是伤心过度刺激过大而性情大变,四阿哥他们认为主子这样是在压抑自己,失去了他本身的快乐,都想着办法让主子恢复。
  不过,他却是觉得,现在的主子比较好,在这个皇宫里面,是不允许存在真正的孩子的,勾心斗角不断,太单纯的人会很快就死去,若不是自己曾受已逝的皇贵妃的恩惠,自己也无法保证会不会对单纯的主子这般的忠心,毕竟,皇宫内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想要活命,就必须自己努力。
  现在的主子,不吵不闹,很沉稳,在伤好之后就一直呆在这里看书,有时候会出去散散步,不过散步也不会走远,只会在庭院内走走,有的时候主子会呆呆的看着天空,一望就是一天,那个时候的主子那瘦小的背影莫名的会让人想哭,成长的时间太短了吧,一夕之间抛却纯真,这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不过,却是必须的,强行的剥去那层纯真也许残忍,但却是在这个皇宫里面活下去的前提。
  小明子低眉顺眼的站在主子的身后,等候着主子随时随地的吩咐,无论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但主子的事情并不是他这个奴才可以插嘴的,他能够做的,也只是站在主子的身后看着主子慢慢的变化罢了,仅此而已。

  被架空了?!

  那一次重新睁开眼自然是依旧还在这里,对于他的性格的不同,御医们给出了一个刺激过大性情大变的结论,当然,他也不可能和别人说他不是永瑜这种话,从他在这个世界睁开眼的那一瞬间,他就是永瑜,他也只能是永瑜!
  等他可以冷静下来思考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再从他人口中提炼出了一些基本信息,知道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爱新觉罗·永瑜,刚满九岁,因为他过来的时候皇宫内刚过完新年,大清乾隆朝的九阿哥,额娘淑嘉皇贵妃金佳氏,有三个同胞兄弟,四阿哥永珹,八阿哥永璇,十一阿哥永瑆,在以现在算起来是两个多月前,额娘过逝,被下旨过继给皇后抚养,但因为和金佳氏的感情比较深,而说出了除了额娘外我不要其他人成为我的额娘这等任性妄为的话,乾隆大怒,喝斥他不懂祖训无视礼法,念在他丧母之痛,故打二十大板略施小惩。
  永瑜心中冷笑,对于一个八岁大的孩子打二十大板还只是略施小惩,并明言下令执行太监不得有任何的放水行为,若不是他身为阿哥,若不是他是皇家之子,若不是有着珍贵药材御医随诊,二十大板之后,根本就不可能活下来吧,啊,不,他说错了,就算是阿哥,就算是皇家之子,就算用了一大堆的珍贵药材,永瑜也在那二十大板之下命丧黄泉,所以,他现在才会在这里。
  果然,对于他看不上眼的人,他还是这样狠的令人心惊,就算那个他看不上眼的人是他的亲身儿子,他依旧可以眼都不眨一下的下令重惩,从他昏迷到现在,可是一次都没有见过那个皇阿玛的关心呢,除了那一纸冰冷的谕令告诉他体恤他大病初愈让他修养半月后再去皇后那里,竟连明面上的公式化关心都没有,这般的冰冷啊。若说帝王无心皇家无父子,那么,那个五阿哥呢?那个曾经的五弟现在的五哥,他可是清晰的记得那位对他的荣宠无限啊。
  算了吧,曾经的自己在这样的人身上找那所谓的父子之情,简直是可笑到了极点,到最后累的一生郁结缠绵病榻,却依旧换不来那人的一声关心。不过幸好,幸好他得到了天下间最好的父母和哥哥,现在的他,无需再去拼命的追寻着那人的注意,今生的他,只想平淡度日,到十五岁出宫建府,之后,他和这个皇宫,就没有什么太多的关系了。
  只是,永瑜的心中浮起淡淡的疑惑,他清楚的记得,九阿哥应该很早就夭折了,而且,年份也不对啊,他记得,当初淑嘉皇贵妃病逝,是乾隆二十年的事情,过完年,那就是乾隆二十一年,现在虽然也是乾隆二十一年,可是,无意之间,他却是得到了一个消息,乾隆今年竟然才三十七岁,比当初早了整整的十年,那么就是说,这里,并不是他的那个时代吗?所以,他这是架空了?!
  不过,这些和他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只是有些遗憾罢了,在一开始知道自己回到了这个世界后,他曾想着去看看额娘——永璋的额娘,虽然那一世因为自己和额娘都不得宠,而使得从小就在阿哥所长大的他一年除了生日和重大节日才准许见额娘,后来出宫建府后又因为自己是被放弃了的阿哥而无法过多的入宫探望额娘,这使得自己对额娘的感情无法太深,只是,却依旧是他在这个世界唯一的牵挂了。
  现在,这些和自己所经历过的不同也提醒着他,连这唯一的牵挂都不存在了,自己也只能作为永瑜而活下去了吧,爱新觉罗·永璋,这个曾经的名字,该随风而逝了,他要记住的,只是现在的这个名字,还有,那个永远藏在心中抹不去的名字——韩永璋,同是永璋,命运却是截然不同,南辕北辙的道路,造就了现在的永瑜。
  “十一阿哥到——”
  尖尖细细的声音打断了永瑜的沉思,放下了手中一直不曾翻页的书,就看见了一个小小的白色肉团冲了进来,扑向了自己,软软的童音欢快的嚷着。
  “九哥哥……”
  小心的抱住了往自己身上扑的永瑆,永瑜微微的皱了皱眉,却在下一秒就恢复了常色,刚刚的那股冲力让他还没有调养好的身体有些承受不住,不过,看着在自己怀中乱蹭的小包子,永瑜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少许的笑意。
  也许是因为年纪还小,永瑆和想要让他恢复原本性子的永珹永璇不一样,对自己的变化,永瑆并没有太大的感想,听宫女太监们的话,似乎永瑆还比以前更加的亲近自己了。
  从自己可以下床走动开始,这个孩子就几乎天天会跑来找他,对他的称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从九哥成了现在的九哥哥,软软的童音,带着糯糯的欢喜意味,而对于永瑆这种没有目的性的粘着他的行为,永瑜并不排斥。
  在他还是爱新觉罗·永璋的时候,他兄弟不少,却没有一个相亲的,因为自己一早就被他的皇阿玛放弃,没有利用价值的他连那些虚伪的拉拢都得不到的,在他成为韩永璋后,他有了一个哥哥,疼他宠他爱他的哥哥,现在,多一个喜欢粘着他能够被他宠的弟弟,也是不错的。
  永瑆的年纪还不是太记事,对于金佳氏的逝去并没有太多的伤痛,或者说,幼小的心还无法太明白什么是死亡,在一开始的几天哭着喊额娘外,很快的就被其他事情引走了注意力。
  由于自己这个改变了的存在,原本会被皇后抚养的永瑆被过继给了舒妃,这个改变,也许对永瑆来说更好吧,毕竟舒妃只有过一个儿子——十阿哥,只是,和永瑜不同的是,十阿哥还是和以前的历史一样,早早的就夭折了,之后舒妃就再也没有生过阿哥了,这样,舒妃对永瑆,会当成自己的孩子疼的吧,这些天里,舒妃对永瑆也确实很好。
  “九哥哥的身体还没有好吗?”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九岁大的孩子想要抱着一个五岁的孩子比较吃力,但好在永瑜此刻是坐着的,是以,把永瑆抱在他的腿上坐着,让他没有太吃力的感觉。
  “九哥哥……”
  小包子抓住永瑜的腰,把脸埋在永瑜的怀里,声音闷闷的,好像很不开心。
  “怎么了,永瑆?”
  “九哥哥……”从永瑜的怀里抬起头,永瑆的小脸皱成了一团,“皇阿玛是不是不喜欢我们只喜欢五、呜呜呜……”
  迅速的捂住了永瑆的嘴,阻止了永瑆后面的话,当过了一世的皇子,永瑜自然是知道,有些话,在皇宫里面是说不得的,刚刚永瑆的话,说白了只是一个渴望父爱的小孩子的不解和委屈,但若被有心人听去,那就是揣测圣意,一个不好,永瑆和他,这辈子就彻底的没有了未来。
  宫内耳目众多,最常见的就是谍中谍了,所幸,因为自己不喜人多,摒退了左右,现在只有小明子一人随侍,冰冷的目光扫向了站在身后低眉顺眼好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听见的小明子,永瑜半眯起眼,这个小太监倒是个机灵的,年纪不大,宫内的人情世故倒是很了解,知道什么时候该装聋作哑,只是,他还无法太相信他,尽管,这个小太监似乎受过金佳氏的恩惠而对永瑜一直很忠诚。

  君臣父子

  “小明子,去外厅候着。”
  “嗻,奴才告退!”
  等到内室没有了其他人,永瑜才放开捂住永瑆嘴巴的手,永瑆也一早的就乖乖安静了下来,虽然年少懵懂还不知险恶,但皇宫之中长大的孩子天生就敏感,刚刚永瑜的行为让永瑆隐隐感觉到自己刚刚似乎做错了什么,怯怯的看着永瑜。
  “九哥哥……你生气了?”
  看见永瑆的不安,永瑜微勾唇角露出了笑容,伸手捏了捏永瑆胖乎乎的小脸,“九哥哥没有生气,只是永瑆,你要记住,对于皇阿玛的事情,你不能够对任何人说,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