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之徐徐涂抹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网王之徐徐涂抹》 BY兰衿(美人的文文哦,很有爱,完结哦)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网王之徐徐涂抹 作者:兰衿

千忆,是不是这样的名字寄寓着希望拥有万千美好的记忆?
可是,拥有这样的名字的她,却是一个被命运所戏弄的人。
轮回转世,明明拥有记忆,却又注定要失去。
这是神的恩宠还是惩罚?
她明白,无法留住的记忆,于人于己,是一种无法说出口的伤害。
不能靠近,只在远远的地方观望。
徐徐涂抹,一张张的画,代表着她那些不想忘却依旧飘散于空气中的记忆。
如何能够让她的记忆像是手中的画笔一样,在脑海里勾勒出那些想要留住的美好,永远不遗忘?她的画,从来就是她的记忆,因为她总是忘记,忘记遇见过的人,事。所以手里总是有只笔,只盼不会忘记不应该忘的。

PS:在这里说几句。此乃小白文一篇,没啥大小道理可讲,也没啥人生哲理可言,剩下的,只有洒狗血兼庸俗不堪的桥段啊桥段……

女主无绝世美貌、没天智慧、没傲人家世,更无强悍无敌的个性,且性格温吞不喜与人交往,也没有与众王子有过多的牵扯,只是平凡的一个女生。但就是对于这样的一个女主,我很是觉得心疼,就算是被父母抛弃,被不合理对待,她依旧只是她自己,淡淡然然的,就是这样的淡然,吸引了男主,吸引了一知己,一青梅竹马的哥哥。对待情敌,亦如是,她尊重别人的感情,认为旁人是没有资格对别人的感情指手画脚,评头论足的。~~在爱情里面,失了自我的人,便注定要输得一蹋糊涂吧?

Chapter 01
白石藏之介推开画室的门,便看见矢花千忆背对着门的方向,靠坐在窗台上,拿着画板涂涂抹抹。
  如同以往的每次一样,他放轻了脚步,走到她的身后,静静地看着她笔下的景色渐渐成形。
  描完最后一笔,矢花千忆放下手中的碳笔,轻吁了口气。好在,终于赶在太阳下山前把这幅速写给画完了。
  微微侧过头,看向在她身后已经站了好一阵子的白石藏之介,“网球部的交接工作已经安排好了?”
  “是啊。”白石看着她手中的速写,“听说你决定考东京的高中了?”
  矢花千忆笑了一下,“你知道了?”
  白石的视线从速写转到她脸上,“听安福老师说的。还有,不想笑就别笑,面具似的表情一点都不适合你。”
  千忆被白石的话给噎了一下,“风度,藏之介,你的优雅的风度到哪里去了?就这么对一个女生说话吗?要让那些仰慕你的学姐学妹看到,不知道又该碎落多少芳心了。”
  “别转移话题。”白石一针见血,“我还以为你会跟着明美阿姨呢,谁知道你最后却跟了矢花叔叔。”
  千忆瞄了白石一眼,慢吞吞地说道:“你知道我英语不好的,要跟我妈去了国外,那还不得郁闷死?不过,我也不算是跟着我爸。我妈在东京给我留了一间公寓,我打算自己一个人生活。我都已经成年了,他们有他们的人生,我有我的世界,谁也不会和谁过一辈子,又何必勉强在一起?”
  白石看见千忆无所谓的表情,心里不由得想叹气。
  因为和矢花千忆家是邻居,所以和她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千忆家的情况,他好歹也是了解一点的。
  千忆的父母年轻时贪玩,谁知道有了千忆,结果被双方父母施压最后奉子承婚,两个人本身就是任性自私的人,结了婚即使有了孩子也不改本性,两人的婚姻会是什么状况不用说都知道。各玩各的、通宵不归家那是常有的事。可以说,千忆是她家请来的佣人给带大的。
  最令人发指的是,千忆的父亲还经常带不同的女人回家过夜。这样的情况,看得周围邻里都不断地摇头叹息。
  白石的母亲就曾经说过,千忆能够正常的长大,没有变成不良少女真是奇迹。
  不过白石倒是知道,千忆打小就是一副温吞的性子。长大后与小时候没什么两样,看似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其实该明白的她心底都明白,而且明白得太过透澈,所以什么都不在乎。只是,她会用装傻来掩饰她的明白、她的不在乎。看似温和有礼的表象下,其实把自己和所有人分隔出一个她认为的安全界限。然后,她就站在界限那头,从不参与进来,只是静静地看着其他人的喜怒哀乐。
  白石很理解千忆,但理解的同时,又会对她的这种性子感到无力。有时候,想要接近的他被千忆拉开距离后,会颓丧地想着,如果千忆成为一个不良少女,是不是会比现在的情况要好一些?
  
  在两人各自陷入自己思绪的时候,太阳已经沉到了地平线的另一边。整个画室里渐渐地暗了下来。
  “走吧,”最后是白石打破了一室的平静,“已经很晚了,该回家了。”
  “等一下。”千忆拒绝了白石的提议,她平静的看向白石,“好象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我从来没有画过你?今天晚上给我做下模特儿怎么样?”
  白石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千忆看向窗外,不知什么时候月亮已经悄悄地露出了脸,是满月呢。透过窗户,静悄悄地在画室倾洒进一片柔和的银色。
  而整个学校里也没有了白日的喧闹与朝气,只剩夜风吹拂着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响,宁静而安适。
  把耳畔被窗外吹进来的夜风拂散开的发丝重新拢到了耳后,千忆低头,把画板上的画纸重新翻了一页,就着窗外明净的月光,然后画起对面的男孩来。
  白石藏之介,这个在她黑白色的生活里带来一丝明亮却不失温柔与优雅、带着生命力的绿色的男生,其实,对他,她是充满着感激的。
  人总归是群居的动物,虽然她习惯于孤单与寂寞的滋味,但偶尔,也想要在一个人的时候,有人可以陪着自己,不用说话,就这么静静地坐着,就好。
  而白石,就是那个人。
  虽然她知道,他总是对于自己拒绝别人的接近感到不满。但是,却总是在自己抗拒的时候,停下试探自己内心的动作。
  他就是这么一个滥好心却很温柔体贴的人。
  可是,每个人总有一些秘密的,而有些秘密,终其一身也无法说出口。而她的心里,就埋藏着那些秘密。虽然,对于白石感到很抱歉。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总是能对所有的事情都感到不在乎。可自己是明白的。已经经历过一次死亡的人,还有什么是看不开的呢?
  曾经,她不叫矢花千忆,而是有着另外一个名字。可是,她死了,然后有了新的生命,她不知道这该叫做什么,是佛教里所说的轮回转世吗?可是,为什么她却带着上一世的记忆?
  或许,她这样的状况是不被“神”允许的。随着年纪渐渐地增大,曾经鲜明的记忆渐渐地在生命里褪色,许多事情都开始在记忆里变得模糊不清。包括上辈子的,也包括这一辈子的。
  很多事情,该记住的,一转身便遗忘了。别人告诉自己的名字、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上一分钟想要说的话、找不到曾经去过的地方的路、总是不断地重复自己学过的东西,有时候就连反应也比别人要慢……
  去医院检查过,医生很无奈地告诉她,她得了一种医学名为暂时性记忆障碍的病,简单来说,就是失忆症。这种病症或许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消失,也或许跟随她一辈子。
  对于检查的结果,她很平静的就接受了。
  经历过死亡又重生的人,总是会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异事件的接受能力要强一些。
  然后,便开始学习画画,只是速写、素描而已。
  想到什么、看到什么美好、难忘、想要永远记住的东西,便用画笔描绘下来,珍藏好。然后在自己遗忘之后,可以随时提醒自己,被自己遗忘的东西是什么。
  白石只知道自己喜欢画画,却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画画。
  从来没有画过白石,是因为,自己每次一转身,他都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而这次自己去东京,他留在大阪,相隔得远了,虽然不至于会忘了他,但是她怕自己会模糊了他的样子。
  俩人都没有说话。白石静静地站着,而千忆则细细地在纸张上勾勒出他的模样。偌大的画室只剩下笔尖接触纸张后发出的声响。
  在月光下,少女清雅如水,少年清俊如画,美好得如同一幅画卷,似乎一刹那也可以永恒。 ⑩炫⑩浪⑩网⑩小⑩说⑩下⑩载⑩与⑩在⑩线⑩阅⑩读⑩
  只是,流年易逝,美好易碎。
  明天,谁又会同谁话离别呢。

Chapter 02

千忆不记得自己曾经在哪里看过一句话,说一个人的人生可以分为三个阶段:读书阶段、工作阶段、养老阶段。而读书阶段里最重要的又有三道坎,小学考国中、国中考高中、高中考大学。
  如果这三道坎都翻过去了,那么通向未来的光明大道至少铺好了一半。
  可是,这对于千忆却很困难。
  想要记住课本上的内容,总要花去千忆比别人多上好几倍的时间,就算那只是一个简单的公式。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的成绩总是不起眼。尽管在学习上花了她太多的心力,成绩却也只是普普通通。
  而白石却和她相反,无论什么都可以做到最好。
  有时候,白石看不过去她的成绩,想要帮她补课,可是总被千忆以怕耽误他的时间为由给拒绝了。
  有些事,千忆觉得自己努了力,然后剩下的,顺其自然就好,不必太过于强求。
  3月,在樱花初放的时节,千忆从四天宝寺毕业。
  然后便是东京高中的升学考试。
  千忆一大早便出了门,手里拿着地图,准备坐电车去东京。但刚出门,便看见白石倚在院墙外。
  “早,千忆。”冲着她打招呼的他微笑着,笑容渗着暖意。
  千忆沉默了一下,然后把手中的地图递给了白石,“早,藏之介。如果是要送我去东京的话,那就走吧,再晚赶不上电车了。”
白石失笑,接过地图。然后,同千忆并肩而行。
  她从来都是知道周围人对她的担心。虽然并不希望麻烦别人,但知道如果自己不接受却更容易给周围的朋友招麻烦,所以对于别人担忧的举动即使再怎么不愿却也默默地接受。  坐上电车,车上人多而拥挤。
白石把千忆护在自己的身前,“你是要报考哪所学校?” 
 “青春学园。”千忆慢吞吞地从包里拿出资料,但想到白石所率领的四天宝寺刚刚才在全国比赛中被青春学院打败,又补充了一句,“私立学校里面青学的要求最低,冰帝啊、圣鲁道夫之类的学校对成绩要求太高了,我考不上。”
 “青学是所不错的学校。”白石想到手冢和不二,“我在那里有认识的朋友,如果不出意外他们也会直升入高等部,到时候你在那里我也放心一点。”
  千忆翻着手上关于青学的资料册,对于青学,她总有一种很奇怪的熟悉感,却又不知道这样的熟悉感从何而来。
  听了白石的话,千忆从资料册中抬头,“藏之介,不用麻烦别人,我一个人也可以很好。”
  白石但笑不语,只是揉了揉千忆的短发。
  记忆里,幼年的千忆是长发的,而且那样的长发很漂亮,带着自然的微卷,那时候的千忆漂亮乖巧得像可爱的洋娃娃,就连自己的父母还有姐姐也很喜欢千忆。但不知什么时候,千忆的一头长发变成了齐耳的短发,并且再也没有留长过。虽然短发也很适合千忆,但白石偶尔还是会怀念长发时的千忆。
  因为有白石在的原因,所以之前千忆之前拿的地图也没有用上,俩人就顺利地到了青学。
  “进去吧。”白石把千忆送到了青学门口,双手插在裤袋里,朝青学大门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千忆把刚刚从白石手里拿回来的地图仔细叠好放进包里,“你有事先走好了,不用等我。考试要考很久。”
  “我知道。”白石温和地答道。 
 我知道,不是我答应。和白石好歹也是这么多年的朋友,千忆能不知道他的潜台词是什么吗?你说的我都知道了,但是知道了不代表我答应了。
“你快回去。”千忆皱眉,“我会打车回去的。” 
 白石有些无奈地看着较上了真的千忆,“我等下在这边还有事,等办完你就差不多考完了,正好接你回去。”
千忆狐疑地看着白石:“没骗我?”
“真的。”白石差点没举起双手发誓自己说的是真的了。
  “那好吧,等下见。拜拜。”随便朝白石挥了挥手算是作别后,千忆干脆利落地转身进了学校。
  白石看着千忆的背影微微叹息  千忆越是不希望给别人添麻烦,越独立懂事,就越让自己心疼。她大概以为自己不知道她患有失忆症的事吧?其实自己早就知道了,前段时间在她家本来想找她的课本帮她做注解的,结果不小心看见了她放在抽屉里的诊断书。当时自己真是震惊啊,总感觉,仿佛所有的不幸都聚集在了她一个人的身上,可是她却从来没有表现出一点怨怼来,只是活得比谁都努力,却也比谁都辛苦。
  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的丫头,也不知道向周围的人撒撒娇、发泄一下委屈,什么事都自己抗,让知道真相的人疼惜却又不知道该为她做些什么才好。真的是。看那背影,好象又瘦了一些。因为升学考试压力过大吗?看样子,回去得跟母亲说,做点好吃的给她补一补身体。
  “白石君?”
  正在白石对着已经看不见的千忆的背影感叹不已的时候,一个带着疑惑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恢复了脸上平时带着点吊儿郎当的表情,白石转过身,朝着来人愉快地打着招呼:“哟,不二君,手冢君,很久不见了呐。”
  “你妹妹要考青学的高中部?”不二睁开眼睛,露出了冰蓝色的眸子,惊讶地看向白石,“你什么时候有个妹妹了?不是只有姐姐的吗?”  “是关系很亲的邻居妹妹,比我小几个月。”白石一身的闲适,“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大概高中部会在青学就读吧。”
  不二点了点头,“知道了。”  有些事情,是男人,或者说作为兄长的心情的默契,不用明说,大家心里也能明白。
  “那么麻烦你们了。”白石笑了笑,“你们不是还要考试吗?就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以后有机会再约出来切磋网球。”  作别了不二和手冢,白石才算放下心来。看向远处开始鸣钟的教学楼,考试开始了吧?千忆,加油啊……

Chapter 03
考试的过程并不是那么顺利。
算起来,千忆比较好的科目除了国文课外,便没有其它了。数理化的各种公式让千忆记得很纠结,历史、政治这些文科科目背起来更让千忆觉得痛苦。
  所以试卷上的很多题,千忆都只是模模糊糊地有个印象,然后凭着印象做了出来。尽管这样,在考试时间结束的时候,卷面上还是留有一些空白。
  交了考卷,虽然千忆对于这次的升学考试的结果做好了该做的心理准备,但还是忍不住有些微微地难过。
  踏着午后的阳光走出青学,远远地便看见了白石倚在墙边的身影。
  千忆抬头看了看头顶虽然不算猛烈但依旧不容小觑的阳光,有些无语。走过去,从衣袋里掏出手绢递给白石,“擦擦汗。”
  白石正靠着墙边,双手环胸,闭目养神呢,结果被千忆给打断了。睁开眼睛,看着千忆,秀气的眉纠结在一起,看来考试的结果让她不满意。还是避免谈这个话题吧。
  接过手绢,却没有擦汗,只是握在手里,“肚子饿了吧,走吧,去吃饭。”说完,拉着千忆便往公车站台走。
  千忆一头雾水地被白石拉着,“去哪里吃饭啊?”
  结果,上了车,不认识路的千忆便被白石带到了神奈川。
  “你说的吃饭——”千忆的嘴角抽动,“就是吃猪肉菜肴?而且还跑这么远?”有这点跑路的时间,她宁愿回家多复习一下功课好迎接明天的考试。
  只见白石拉着千忆站在一家餐馆外,看着餐馆极富日本特色的招牌,微眯着眼睛,左手摸了摸下巴,“最近有在杂志上看到介绍说这家餐馆的猪肉菜肴做得特别有风味,今天正好到了东京,离神奈川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