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温暖的末路》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六月,温暖的末路》BY?り也(网王BG)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书名】六月,温暖的末路(网王)
【作者】?り也
【简介】纯白的一切,最初的开始。
破碎的梦,一切,源于开始。
是梦境,
是真实,
是痛苦,
是幸福。
她还是她。
名为六月,名为白。
名为幸村,名为观月。
幸村六月,观月白。
幸村:六月永远是六月,精市永远爱着的,守护着的,保护着的六月。
小金:小六的话,小金愿意一直等的!
手冢:无论是谁,这都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是你。
初:不管怎样,你,永远都是我的妹妹。
龙马: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星星。虽然比起我,你还差一点……
慈郎:(一脸严肃)不管你是谁,我还是最喜欢你!(做的蛋糕……)
文太:呐,六月,记得要快点好起来啊!(啪!)
不二:呵呵,你,果然是个有趣的人呢。
迹部:本大爷才不管你是谁,本大爷就是喜欢你!
我,无言以对……
大家……
呐,我是我呢。
是我自己。
不再是任何一个人的代替。
呐,我是我呢。
名为:幸村六月



纯白

  喵!不迷茫老!开始写噜!

  首先女主资料不能少嘛!(绝对不是凑字数!飘走==)

  姓名:观月白(mizukihaku)

  学年:2年

  生日:12月25日

  身高:166cm

  体重:45kg

  血型:b

  惯用手腕:左右手都ok拉!

  家庭成员:祖父、祖母、父、母、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呃、这个是根据观月初滴资料……继续飘走==)

  喜欢的颜色:黑、白

  喜欢的类型:秘密!

  身份:秘密!

  擅长学科:全能型

  喜欢的食物:奶油浓汤(某蘭:怎么跟初一样?白:你管我!某蘭:……

  =====================================================================================

  纯白的一切……最初的开始……没有一个结束。

  想要自由吗?想要飞翔吗?放弃吧!你已经不再从前那个你了

  呯!心中的最后一根弦已经破裂了

  “医生医生!怎么样?!”一个女人抓住了医生的手臂。

  “哎,”医生无奈的摇摇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女人双手垂下,医生走后,女人的脸上居然浮出了一丝笑容。

  “太好了……她终于死了!这样她的遗产都是我的了!”

  果然!又是这样!重要吗?那些利益真的那么重要吗?钱钱钱,每个人都只知道这些!

  “啪!”一个响亮的声音回响在整个房间。

  “你做什么?!”女人捂着脸,怒视着她眼前的人。

  “女人,走开。”说话的是一位面无表情的少女,声音也毫无起伏,但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到很深的愤怒。

  “你!你不要以为……”女人正怒吼着。

  “啪!”又是一个巴掌。

  “你!!!”女人举起手准备回击。

  “滚。”少女没有丝毫的防备,在女人的手打在她脸上之前,她伸出手抓住了女人的手腕。

  “你!你给我等着!”女人狼狈的跑了出去。

  少女走到窗前,她伸出自己冰冷的手,她将自己的手放在了躺在床上的少女的手上,还点余温。

  “对不起,我来晚了。”依旧是毫无起伏的声音,却布满了忧伤。

  不值得的,不值得,我不值得你这么做……

  “我们,一起。”说好的,一起……

  少女并不太擅长交流,是谁离开了都好,但为什么一定要是她?那个把她从迷茫中带出来的女孩。教不懂人情世故的她如何去跟别人交流,教那个不懂面部表情的她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呵呵。”刚才还是满脸冰冷的少女,突然笑了,很好看。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少女甜美的笑声久久的回响在这个冰凉的病房内。

  纯白的一切,最初的开始,为何现在,结束了……

  剩下的是一片黑暗,仿佛看到了,黑暗中有一滴纯白的泪。

  “呜呜呜……”婴儿流下了眼泪,并不是透明的,是纯白色的!

  没事了,没事了……我们都不要哭喔。从现在开始,我来做你!全新的自我,如你所愿哦,可是……为什么你看不到……

  “呜呜呜呜呜…”婴儿仍旧在哭,而眼泪,仍旧是纯白色的……

破碎的梦

  破碎的梦,一切,源于开始。

  纯白的一切,最初的开始……

  结束了,又开始了。

  不停的重复,回放,没有尽头。

  手里还有那份余温,而黑夜却是一个人度过。曾经决定不再有任何表情,可为何你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

  你说:要一直笑喔!无论我怎么样……开心的,活下去……

  很痛很痛,好难受好难受……

  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

  为什么是你……而不是我……

  「要一直笑喔!然后快乐的活下去……」

  那是无法避免的阴影,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的,侵蚀着,侵蚀着……我的心。

  「既然决定了,就要好好的去做喔!」

  嗯,决定了的……现在,做一个全新的……我。

  一个,你最希望看到的,我!

  习惯性的发呆,又何曾注意过,身边的人?

  “初?”不用转过身也知道了吧。此人正是观月初,我的哥哥。

  “喂喂,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叫哥哥!真是一点都不乖!”被发现的初认命的走了出来,坐到我旁边

  “就是不要!”顺便做了个鬼脸,便立刻把头扭向一边了。

  “切!”

  “今天的星星,也很好看呢!”

  身边的人却没有反应,我疑惑的转过头去看,睡着了!

  “呵呵……”轻笑出声。

  什么嘛,整天装大人!睡着之后却还是一副小孩子的样子!

  我转过头,再次看向遥远的星空。

  ‘侵蚀’之后,能有这样的幸福,也不错呢……或许,在这之后,这一天会是幸福的……12月25日,圣诞节,我的生日,她的祭日……

  ‘安顿’好了自家哥哥后,我轻轻的关上了门,走了出去。

  坐在秋千上,秋千‘嘎吱嘎吱’的响着,我抬起头看着天空。

  很久,还是,无法,释怀。
§更§多§好§书§请§访§问§炫§浪§社§区§
  暗夜下,秋千仍旧响着,天空还是天空,没有改变,而改变的,是我们才对。

  没有表情的小女孩坐在秋千下,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世界’。

  清晨是美好的,阳光也是灿烂的,即使是再低落的心情,也会有个了断吧……

  谁与谁,梦与梦,情与情。

  而了断不了的,是那份深深的羁绊。

  “我回来了!”拎着早餐回到了家,却没有看到初。去哪里了?

  我疑惑的在家里到处转了转,那边?疑惑的走了过去。

  “咻咻——”如此声响不停的响着。

  是初正在挥拍。“网球……”我皱眉,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起来,当初为什么会看‘网球王子’?啊,当然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硬拉着我看……

  因为她喜欢啊,所以我也喜欢。(某蘭:这算什么啊?!白:我就喜欢!某蘭:……[再次无语])

  又为什么会到这个世界来呢?还是好迷茫,是梦吗?如果真的是,那我肯定不会遗憾了,因为我曾经在这里幸福过。

  “发什么呆啊?是不是你哥我太帅了?”放大版小初突然出现在我眼前。

  “……”醒过神来,我没什么太大的反应,“没发呆,不过,请你不要那么自恋可以么?”在这个世界里,请不要再加一个自恋的人了!我是说,除了迹部之外……

  “有吗?”小小初用手卷着自己的可爱小刘海。

  我愣住,这个动作不是……小小初的经典动作么?!这么小就练成了?!

  吃过早餐,不知为何,放大版小初又出现在我眼前。

  我张嘴正准备说话,却看到小小初一脸诡异,又闭上了嘴。

  “呵呵,小白,陪我打一场吧!”

  小白?!忍住嘴角跳动,“不要。”下一秒回绝。

  “为什么?”

  “我不会……”理由啊理由……我真是理亏……呃,貌似不对。。

  “没关系!哥哥教你!”

  “……”真当我是弱智小孩?

  “走啦走啦!”小小初一脸‘微笑’的拉起了我。

  哎。我一脸郁闷,我还是摆脱不了跟网球的关系吗?我只要静静地看着不就够了?为什么我也要打网球?

  好温暖的温度呵……

害羞的龙马

  好温暖的温度啊……哥哥,么。

  人与人之间,谁都无法得知,一份又一份的羁绊在产生,在缠绕,在靠拢。

  “咦?白,你之前有说过你不会打吧?”某初一脸疑惑。

  “是啊。”

  “那怎么看不出来你是第一次打的样子呢……”某初端倪中。

  不过也是,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确是第一次打,但总觉得很顺手……难道我是网球天才?呵呵,想到哪里去了,怎么可能呢,话说,以前跟……以前拿着网球拍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的感觉,怎么……换个世界就会不一样?

  “我……”我愣愣的看着手中的球拍,赢了?!

  某初早在我愣住的时候走了过来,利用海拔问题,他的手顺势落到了我的头上,“耶,不愧是我观月初的妹妹!果然是个天才!”

  “……”

  “不过应该好好记录一下才对……”

  “!!!”这是什么……意思?!哪有人拿自己妹妹做实验滴?!(配音:他不就是?白:……你哪来的?一边去!配音:……[化妆的某蘭再次无语])

  “嗯,记得早点回来啊!”

  “是啦是啦,”我摆摆手,“倒是你,不告诉大家就这样跑出来,小心老爸老妈还有那两个宝贝姐姐会把你的耳朵嚼烂!”

  “嗯……”

  “呃?”这是什么反应?第一次看到初这样的反应,有些意外。

  “没什么啊!你还不走?飞机要走噜!”

  “呃!那我走了!到时候记得来接我啊!”

  看着女孩走远,“当然……”他张了张嘴。

  “嗯……”我转过头看向窗外,云真好看啊,好像棉花糖一样……真自由呢……

  “你是去参加比赛吧,”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网球的。”

  我奇怪的回过头,震撼!

  墨绿色的发,大大的猫眼,还带着那象征性的网球帽,不是越前龙马是谁?他?!为什么会坐在我旁边?

  “喂!”见我不说话,龙马在我眼前挥了挥手,这才回过神来。

  “呃……”呼了一口气,“你也是啊!”虽然有点明知故问……

  “啊,没想到还有女生去美国参加比赛啊。”

  女生……女生?女生!女生?!!

  耳边传来回音。汗,龙马眼神不是一般的好啊,出门之前,还被老妈好好‘打扮’了一番的说,啊,也就是‘男装’……

  “呃……其实我不是女……”

  “切,”龙马似笑非笑,瞟了我一眼,“madamadadane。”

  “……”被看穿了……我还是沉默吧……

  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女孩又转过头看向窗外,龙马觉得有点好笑。其实并没有看出她是个女生,只是觉得她的相貌有点像女生,没想到真的猜中了……不过黑发黑眼,倒是有点中国女孩的风味呢……虽然没见过中国的女孩,不过老爸的杂志上……不对不对!想到哪里去了!

  龙马压低了帽子,闭上了眼,不再想多余的事情了。

  不知不觉,手就放到了自己的网球拍上。想起了这球拍……嘴角不禁勾起弧度。在这个世界,从出生到现在的第一份礼物呢……哥哥送的……很贵重呢。

  可是初那家伙超级别扭的说,明明想对我说‘生日快乐’,可说出口的却偏偏是:切,我存了好久的钱啊!就这么没了……好心疼啊!

  哎,虽然是这么说,但还是很高兴。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不准备再想多余的事情的龙马,还是情不自禁的朝着坐在自己旁边的女孩看过去,龙马微微偏过头,却发现女孩的嘴角有着完美的弧度,仔细的龙马,自然不会放过女孩的手正紧握着球拍的那个镜头。龙马看了那个球拍一眼,有了结果。那球拍,一定有什么来历吧……

  松开了握住球拍的手,龙马在做什么呢?我转过头,却发现龙马正看着我?!

  四目相对,两人呆滞。

  “呃……你、你……你叫什么名字?”

  不愧是龙马啊,都没有尴尬的感觉,“越前龙马。”龙马又压低了帽子,不过为什么耳朵红红的捏?

  “呃,龙马呀!呵呵,我叫观月白,以后请多指教!”小龙马也害羞了呀,呵呵,真的很可爱呢。

  “切,madamadadane。”

  虽然是这么说,可我怎么觉得龙马的耳朵红到耳根了呢……

抵达美国

  正在欣赏着黑夜的我,突然感到肩膀上有重量了,疑惑的转过头……小龙马的头正在‘靠’在我肩膀上……

  我愣愣的看着睡着的龙马,下一秒,我的手中出现了一个照相机……

  呵呵,这么好的时光,怎么能浪费?

  此时,飞机中有着诡异的‘咔嚓咔嚓’的声音不停的响着……

  “唔……”龙马睁开眼,发现自己靠在女孩的肩膀上,有点无语,在下一秒龙马已经离开了女孩的肩膀。龙马瞟眼看看女孩,还好她睡着了……不过她手上拿着照相机干嘛?

  龙马这才注意到了身边的女孩,头上戴着的帽子掉了,她那黑色的长发也披散下来,黑得深邃,并不是很出众的五官,睫毛轻轻颤抖着,眉头微微皱起,唇却紧闭着,原本白皙的皮肤现在看起来却似乎成了惨白。

  不是那种美得刺眼的女孩,不是那种脆得像瓷娃娃一样的女孩,也不是假装坚强的女孩,可是,总觉得有哪里在吸引着每个认识她的人。

  怎么说呢……不是过分美丽的花朵,也不是过分轻柔的蒲公英,是什么呢……

  龙马转头看向窗外。

  啊,对了。是星星吧,星星……平凡却有一种吸引别人的力量……

  虽然龙马现在并不算多大,但至少,所谓的‘美’与‘丑’还是明白的。

  这孩子,是‘美’的吧……

  观月白么,我记住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呢,迷迷糊糊的,做着梦,然后迷迷糊糊的到了美国,龙马却早就不知去向。

  “不是吧!”龙马怎么这么不讲义气啊!丢下我一个人自己走了……

  依龙马的性格,应该会在有网球场的地方出现吧?嗯……那就先去找网球场吧!

  “啊!”我愤慨的坐在了路边,什么破美国嘛,没事做那么多网球场干什么啊!害我找了半天还米找到!“哦!!!”突然听到一阵喝彩声,我随着喝彩声看去,街头网球场?这里也有?(废话!)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