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无心+番外 BY 逆境丛生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耽美·同人小说 >> 《逆境丛生小说合集》作者:逆境丛生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我本无心+番外



梦醒

屋内声色连绵,春色无边,我本是最喜欢这类镜头的人。一大一小,一黑一白,一强一弱的攻与受,呻吟与粗吼,堪称完美。可惜我没什么心情欣赏,因为那是我的卧房,我的床,我的亲人和我的爱。

你背叛了我。如果这是梦,一定是我今生今世最有趣的梦。却不是恶梦。我这一生最讨厌的是欺骗和不忠,你却两样都做到了。你知道你做到了。


奇怪,心却不痛。既没有心碎的响声,也没有苦涩的泪水,连我自己都忍不住质疑起我对你的爱。我真的爱你么?难道我把我自己也骗了么?难道在这么多次亲密的结合,生死与共后我竟然发现我原来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爱你,也没有我认为的那样爱你。也许,在我发现你的不忠的那一刻起,我已经失去了我的心,而没有心的人是不会 感觉到痛的。上天真是怜我,在我还没来得及品尝悲痛欲绝的时候就收回了我的爱。这种感觉,嘻嘻,真好。


如果我真的爱你,此时是不是应该上前给你和他一巴掌?潸然泪下地指责着你的不贞和他这个狐狸精。我是不是应该既恨又爱地发誓报复,或者再次赢回你的心。或是也找你的弟弟偷情。可惜我没有,我连看你一眼都懒得。因为你不值得,虽然你是我今生唯一的所爱。我也懒得报复,毕竟他也是我唯一的亲人。


只是,为什么是你,又为什么是他。如果你随便找个妓男压倒在身下我此时都会有更多的勇气找你问个所以然。不过,我永远也不会听到真正的答案吧。我微笑着,轻轻地为他们关上了房门。

天阴蒙蒙的,真是失恋的好天气;雨,冷冰冰的,更是能衬托我此时的。。呵呵。。舒畅。我大笑了几声。钻入夜色之中。



"蒙,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就你一个人?"一个戴金丝边眼镜的高瘦男子走过来。满脸惊讶。
"要喝些什么?你跟他吵架了,他平时看你看得那么紧,从不放你一个人来这里的,不是吗?"
"血玛丽。我要补血。我们没吵架,别瞎猜。"我温柔地对他笑了笑。周围几个男人蠢蠢欲动。嘿,新来的家伙,不知道‘他'的人你们绝对惹不起的吗?


"别乱放电,我还不想被砍死。"Tony开始熟练地调起酒来。我没认识他之前,也是这gay吧里的红牌调酒师,比Tony现在受欢迎多了。可惜我那时没发现我喜欢男人,做事冷冰冰的,还傻乎乎的把第一次献给了他。


"想想也是,没见过那么宠你的人了。你笑得这么高兴,有什么好事。他求婚了?"
"没有。年纪轻轻,还不想被拴劳。"我无意中示意我的左手空空。回头冲人嫣然一笑。屋内一半的人已被定格。
"美得你,看你笑得这么开心,肯定有好事。不说算了。"修长的手指伸过来,一杯血红色的饮料,真好看。
"我说。"我故意拉住他的手,轻轻地摩擦着。一脸轻浮,一个坏笑。所有的男人都朝我这边看来,流口水的,放电的,还有用眼睛杀人的。"我爱上你了,跟 我做吧。"我大胆求爱。逼真得让我自己都洋洋得意起来。
"咳...咳"Tony头一次这么没有风度地大咳起血来。
"我没得罪你吧。你干吗这么整我?"他赶紧整理他所剩无几的小白脸形象。
"你不愿意?"我装出一副小媳妇状。"我知道你顾虑着我的年龄太小,身体吃不消。但是...但是..."我嫣然欲泣。"多做几次不就行了。"语不惊人死不休。谁叫我今天心情这么好。
周围飞来带毒箭的刀。很好,一半以上的男人恨不得把我切块入腹,另一半恨不得我这个红颜祸水被毁容。
Tony放弃与我沟通。继续调酒。竟敢装作不认识我。"如果你真的担心我的身体的活,让我来做攻吧!"我大声宣布。
"咳...咳"这回不只是Tony丧失了形象。周围咳成一团。


"滚。一个月内别让我看见你。"Tony的boss也是他现在的男友缓缓地从后台走来,毫不留情地抱住Tony,不管在场的近百人,一个狼吻。Tony面红耳赤地挣扎,老板狠狠地瞪我,同时,不忘与Tony舌吻起来。
"你吃饱了撑的别来找我亲亲的麻烦。不然我就打电话给他,请他领你回家。"Boss厉声恐吓道。"到时候被罚得三天下不了床可别怨我。"


是啊,他的确挺精力旺盛的。要不是我提前两天考完,我永远都不可能发现。两天,也许他算计好的,这样他也可以和他缠绵上三天,而我也应会一无所知。

"蒙,你怎么了。"再傻的人都察觉出了我的冷静。我,没了他,又恢复到了以前的那个没心没肺的我了。
"出什么事了?"老板毕竟以前也是我的老板,甚至还曾是我的师傅,在我没有给他和Tony下春药陷害他俩之前。
"你别这样,到底怎么了?"Tony 跑过来,抱住我。什么东西湿湿的。泪,还是流下了么?真是懦弱,我讨厌泪水,因为那是弱者的象征。我更讨厌弱者,因为他们只有等待着被屠宰的命。
"别哭,别这样,我从没看你哭过。出什么事了?说呀!"Tony 焦急地问。老板已拿出手机要找我的监护人。
"金,你爱Tony吗?"我问,冷冷的。
"爱。"

"那么,请好好对他。我祝你们幸福。"说罢,头也不会地走出了这个曾经收留我和决的地方。告别了的唯一的朋友们。我了无牵挂了。再见,世界。


诈死

"怎么办?"Tony 问,"他们是不是吵架了?"
"吵架?没那么简单。他那么理智的人,平时把蒙宠上天了。我怕是真相揭开了。"
"什么意思?"

" 两年了,我本以为他游戏人间够了,找到了人生伴侣。我错了,我不该把蒙交给他。"
"蒙他会不会想不开?"
"不会。他太理智了。"


"稀客呀!"他的三弟弟和二弟弟都在虎口堂内;不过,在打游戏。
"什么风把我们的梦美人吹来了?"小妹金陵铜也在,这个同人女,手里揣着一堆裸男照片,大胆地打量着我。简直就是视奸。"你们每人以前各欠我个人情,是回报的时候了。"我微笑,室内的人哆嗦成一群。


再次踏入日式庭院内,不由地紧张,好比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入围的竞争者。
"原少爷, 您怎么提前回来了?考试还好么?"殷勤的管家。
"他呢,在谈生意么?"我微笑。院内的人都偷偷地看我,平时不敢明目张胆地看。生怕他会迁怒他们。
"少主在,我去通知。"可怜的管家,他这么疼我和决,一定很为难吧。
"老公,我回来了。"我在管家的身后进入书房。冲进去,在和他一步遥的的方站住,伸出手。"老公抱抱。"我甜甜地笑着。



要是平时,他一定心痒地抱住我,乱亲乱抱之后降落地点一定是床。可惜,才几天,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抱住了我。然后又推开了我。
"老公?"我睁大我无辜的双眼,不明白。
"蒙蒙,我有话对你说。"他叹了口气。眼中的宠溺不在,可惜我今天才发现。也对,他这么骄傲的人不屑于隐藏他的奸情。
"说。"我潇洒地坐到对面的沙发上。

"我想,分开一段时间。"毫不留情。我以前怎么会看上他的,我是瞎子。
"什么意思?"我眨眨眼,不解。
"我们分手吧。"毫不留面。不,我不是瞎子,我有眼无珠。
沉默。
我恢复了冰冷的面孔。"为什么?"
"我不想欺骗你,我不再爱你了。"没有迟疑。 我还是傻子,竟会相信他的山盟海誓。
"好。"我回答。
也许没有料到我这么干脆。 ⊥本⊥作⊥品⊥由⊥炫⊥浪⊥社⊥区⊥提⊥供⊥下⊥载⊥与⊥在⊥线⊥阅⊥读⊥
"你不问我为什么。"他有些恼怒地说。
"别犹豫了,什么时候‘冷血无刹'这么不干不脆。"我起身。
"我来替你说罢,这只不过是一场梦,一场游戏,你从没有爱过我,你只是想征服我。你到手了,就腻了。而我,也不过是被打入冷宫的第六号而已。" 我浑身颤抖着。
"也许吧。"他点燃一支烟。"你什么时候搬走?"
"现在。"我看见了桌上的一张空白支票。"分收费都准备好了?"
"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蒙,对不起。我曾经以为我真的找到了真爱。"他深沉地看着我。
"可惜你找到了更爱的替代品。"我笑,努力让泪水在眼里打转。我不去挣个小金人或者小金马真是太对不起我精湛的演技了。



我什么也没拿,除了我的课本。
门口,小妹血红的跑车内。"怎么了,很难受吧?想哭就哭吧,我不会笑你的。"铜铜柔情似水地安慰我,还趁机吃我的豆腐。我甩开她冲向我要害的手。大笑起来。
"你疯了,乐极生悲,悲极生乐。"她不解。
"你真以为蒙大哥会为了哥哭吗?"二弟金无形笑笑,够了解我。不,应该说是够了解他哥哥的魅力。
"什么事这么开心?把我们的哥哥耍了很有趣吗?"
"能耍他,我也算有十分功力,十一分胆量,十二分演技。"我笑道。"自杀的地方选好了吗?"
"好了。"三弟金无隔继续打游戏。"疯人院都买通了。"
"我们只能祈求老哥他千万别发现,不然,我们都会被合葬的。"铜铜冷笑。"耍他且还活着的人,蒙,你是第一个。恐怕也是最后一个。"
"你真的不爱他么?我以为你们那么地相爱,可惜。" 金无隔问。
"我想,我以前是爱着他的。"我懒洋洋地说。
"只是,你这个人很不同罢了。"铜铜继续发表言论。"爱,却不深;情,也不重。况且,你的心最冷。你只是自私,你最爱的人还是你自己。"
"你,真的有心吗?"后作传来幽幽一声。
"我也以为我有的。"我冷笑。"最后那一点也给了人,现在应该不剩什么了。所以,千万不要爱上我。"我又使出我最拿手的电眼桃花。电得铜铜又乱摸起来。




一个月后,金原阁。


原以为是为我建的,看来是为他建的。没有取名叫金蒙阁,而是金原阁。
"他死了。"铜铜一身黑,眼睛肿肿的。(熬夜看悲情耽美小说的结果。)
"从疯人院里逃了出去,就,就..."
"哥哥他,是我害的。"原决哭红了眼。
"别哭了。"金无孽拍拍他。"我也有责任。"一口气的云淡风轻。
"好好把他葬了吧。不然,决也不会安心。"


无孽起身。那个风一般的精灵真的也跟俗人一样,一旦沾染上了红尘,就永不得超生。其实,自己可以和他快快乐乐过一辈子的。只是,不想欺骗他。


"哥哥,你会和决哥哥在一起吗?"铜铜问着。"一辈子?"
"不会的,蒙是唯一一个得到过我承诺的人。可惜我还是没有做到。我不会再承诺什么了。"
"哥哥你为什么会这么伤心?我原以为你不在意。" 金无形毫不留面的讽刺道。"以前的五个,不是连死都没能让你眨眼么?" 金无隔木木地说。
"他很特殊。" 无孽回答。"很特殊。"那是很悲伤的神情。


"哥哥他不会爱上了蒙还不知道吧?" 铜铜问。
"那惨了,得到时不知道珍惜,失去时才知道宝贵。上帝保佑哥哥没有爱上他。" 金无形说。
"不然,我们会死得很惨的。" 金无隔幽幽地说。"我有预感。"
"干脆,趁蒙下葬,我们也去买墓地,好不好。还能打八折。" 金无形开玩笑。
"是啊,如果合葬,下辈子投胎,跟蒙变为双胞胎,共谱兄弟恋曲,为晋江再添辉煌的一页。" 铜铜早已迷失在自己编织的美丽的梦想中。"嗯,嗯,我想我可能我比较适合作弟弟,还是年下功。。。。(以下省下一篇完美的高H的兄弟恋的文章。)
"蒙那么聪明,被玩的人只可能是你。" 金无隔无情地打破了铜铜的白日梦。仿佛听见了‘哗啦啦'的心碎的声音。


重生

说实话,我之后还去看过我自己的墓碑,感觉是很不错。世上有多少人能在活着的时候亲眼目睹自己的墓碑呢?我想,我真是变态的可以。


我没有联络Tony,因为他是什么情绪都外露的人。老板一定会好好安慰他的。只是不知道决过得如何。我知道无孽不会宠他很久的。像我这种惊为天人,美得昏天暗地,日月无光的人都没能拴住他。决那一叠清水小菜充其量只能满足他几个月而已。唯一和我有联系的是铜铜,她成功地当上了小说家,就要写我。要我把我的艳遇汇报给她当灵感。不过,我们也只是聊天室里碰见而已,我实在不想冒险告诉她我的住址。


两年了,我没有交过什么朋友,也许是我已无心吧,我只要一夜情,发泄一下就好。可惜所有的小攻一见面就要包我。我还不想被拴死。所以,需要时,我回去找女人了。我原以为我是同性恋,看来我又错了,我的爱感只是被他扭曲了。我还是喜欢女人的感觉,软软的,香香的,而且主导者永远是我。


在又一次拒绝被包养之后,我为了躲避那穷追不舍的买家,再一次踏入征途。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我深知其义。追求者中也不少信誓旦旦要娶我的。我只是觉得好笑。我这一生,只爱一个就够。我本无心,奈何谈情?


我还得知,无孽很疼决,虽然他们的恋只维持了五个月。决没有为他落泪,没有为他自杀。决失宠后依然住在金原。他,早已搬走,继续寻找他生命中的真爱。你找不到的,我嘲弄地笑着,你学不会如何真心的地对待一个人之前,只会伤害,回报的也只有伤害。

"蒙蒙,5号桌,一杯白雪公主,一杯健康情人。"可爱的历历嘟着他胖乎乎的小嘴。哎,我是变态么?对小孩子起了邪念,(铜铜:真谛么?偶赶快记录一下你的感想。。。此处省下一片催人泪下的恋童文章 。)
不过逗逗他无关紧要吧。
"历历。"我是一个魔鬼。扬起我引以为荣的微笑。
"什么事,蒙蒙?"小鬼的口水流了一台子。
"我想吻你,好不好。"

"好。"傻小子被迷了心窍。
我将上半身伸出吧台,慢慢地靠近他的粉嫩粉嫩的脸。历历脸红了,真可爱,像个苹果。我轻轻地将我的唇放上他较小的樱桃。还没尝到甜味,猛然间眼前一晃,一个不知从哪里飘过来的黑色人影,取代了我可爱的小苹果。


咳,我也不是盖的,那两年的淫欲生活教会我不少高超的技巧。于是,我,就像某武侠小说里的武林盟主,与眼前这位魔教级大哥大毫不留情地切磋起来。不过切磋的不是武艺,是吻技。以舌代剑,拚了命将对方口中的空气夺过来。大约有一分钟。屋内的人由开始的震惊到欢呼,吹口哨,又静了下来,又欢呼。房顶快被掀了。看来我今晚很有可能被老板扫地出门。我整了整头发,从容地看着刚才那位程咬金。


长的不差,果然很有武侠小说中做魔教教主的资质。五分轻佻,眼底有一份邪。一般小说里的高手对望不应该是选在交手之前么?我们选在之后。我打量着他,想用我的眼睛将他穿一个洞。他打量着我,想在我身上点一把火。周围的人连大气也不敢出,生怕被高手们的气流内力扫到重伤。

最后,我认输,5秒钟内,一杯冰茶。"请你的,消消火。"皮笑肉不笑。
他有些不解,但还是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这么小心翼翼,怕我下毒么?放心,我扮演的可是正派角色。
"今晚有空么?"他开口了。
"有。"又是一个钱太多的人么?
"下班后我等你。"
"..."我职业性地微笑,不语。
"我不会对你做什么,至少现在不会。我也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