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之生如死般澄澈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网王之生如死般澄澈》作者:白木桃華(无CP,主友情)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虽然无CP,但确确实实是一篇很棒的文。女主性格塑造得很到位,这是一篇很出名的文,不会令你失望。


网王之生如死般澄澈  作者:白木桃華

【内容简介】
·甩掉了血腥·
·褪去了锋芒·
和柔和的光芒一起
紫色、蓝色、红色、黄色…
还有那泛光的银白
在四方形的赛场里
高高抛起那黄色的小球
擂响了那属于王者的战鼓

上一世的死
如生一般坚强
这一世的生
如死一般澄澈

~随我一起来吧,开启这光辉的篇章~
生如死般澄澈
死如生般坚强
●~看文前请注意~●

●本文无CP,想看感情的亲跳坑请慎重●

●本文主友情,描写少年们的奋斗,看不下去比赛的亲跳坑请慎重●


标签:网王 猎人 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
主角:十二神时(TOKI) ┃ 配角:立海大王子众、伊武深司、日吉若 ┃  

【正文】
卷一 那时还年少
第一章

  深冬夜晚的街道,一位纤细的少女靠坐在不停闪烁的路灯下。
  在橘红的灯光下,可以清楚的看到空中飘扬着的灰色的雪花。但雪中的少女似乎对寒冷的温度没有任何感觉——她的衣服已经破了,露出了白皙的肩头。黑色的发梢上似乎结上了冰凌。她低着头,头发遮住了脸,看不清表情。
  她坐了很久了。
  以至于头顶都盖了不薄的一层积雪。
  眼力好的人可以看到,在角落的阴影里,一位银发的少年一直陪着她。他背靠着墙壁,低着头懒懒的站着,看起来像是在休憩。但插在裤袋里紧握到颤抖的双拳出卖了他。刘海中露出的暗碧色布满水雾的眸子一直注视着眼前不远的少女。
  偶尔路过的一两个路人全都注意到了她,但是没人上去问一问。也可以说没有人敢上去询问。因为,这里是一个特殊的地方,全世界黑帮聚结的地方。
  ——友克鑫市。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少年动了。一步一步的走向路灯下的少女。价值不菲的靴子在雪地上印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脚印。
  他轻轻的拂去少女头顶的积雪,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异常小心的为她裹上。然后拦腰将她抱起。也许是在雪中坐了太久,少女的身躯显得有些不自然的僵硬,胳膊以诡异的角度弯曲着……
  “にやろう……”(可恶‘niya rou’)
  少年终于啜泣出声,低骂了一句,却将她拥的更紧了……那力度像是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抱着她,一步接着一步的向远处走去……少年的背影渐渐消失,只留下那印在雪地的脚印,清晰且坚定。
  “对不起……我来晚了……
  ——澈。”
  **
  神奈川县综合病院新生儿加护病房
  本应该充斥吵闹哭声的新生儿病房,此刻却非常的安静。银发的男子注视着温箱中皮肤显示出不正常颜色的婴儿,异常的烦躁。他起身出门,走到吸烟区。拿出香烟点燃并狠狠的吸了一口,接着缓缓的喷出烟雾。大脑中还回荡着医生的话——
  “新生儿黄疸,而且并发肺炎,情况越来越不妙了。而且,如果病情恶化,不能退烧消肿,长时间缺氧会影响到大脑的发育。治疗成功后,随着年龄的增长头脑会越来越不方便。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如果令嫒今天之内能够坚持住,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他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表,已经中午1点多了。时间越来越紧迫,如果病情不能好转,就会变成白痴,或者……
  他不敢再往下想了。急急的灭掉还没吸几口的烟,往监护室走去。还没等他走到,楼道里就传来护士的声音。
  “快!!2026患儿心跳不正常,是室上性心动过速,准备电击复率!!”
  2026,不是自家孩子的病房么?他一惊,心跳如鼓在擂,冷汗已经顺着脊背流了下来……
  他站在走廊,看着护士医生在病房里进出,坐立不安。一分钟如一个小时那么漫长。他急躁的不停抓住自己的裤腿再松开,笔挺的西裤已经出现了皱巴巴的褶子。
  他实在受不了了,翻开了汗津津的手机想打个电话来纾解一下紧绷的神经。却发现电话因为进了病房而关掉了。一只手拍在他的肩上,转过头只见来不及摘掉口罩的医生紧皱着眉头对他摇了摇头……
  “进去再见一面吧……”医生如是说。
  他那未开机的电话就这么直直的落下,掉在地板上发出了响亮的悲鸣。

第二章

  心电图平稳的跳跃着,发出“滴——滴——”的声音。保温箱中的婴儿安稳的睡着,仿佛不久前那兵荒马乱的一切一切都是假的。白发男子陷在沙发里,头微微的歪向一边,已然入睡了。他的脸被挡在杂乱的刘海下,只露出了满是胡渣的有型的下巴。
  随着房间门把手的扭动,门开了。进来了一位身材窈窕的佳人。她褐色的卷发直达腰际,身着米色的职业装。似乎是刚从办公室里急急赶过来的,胸口略微有些起伏。她俯身看了看熟睡中的婴儿,画着精致妆容的面部放松了许多。而后将公文包放在一边,走向熟睡中的男子。她伸出左手碰了碰他的脸,无名指的那颗钻石灼灼生辉。
  “照,阿照……”
  他睡的很沉,似乎很久都没有睡过觉了。对女子的呼唤完全没有响应。她叹了一口气,伸出纤纤玉手捏住男子的脸颊一拉……
  “唔……啊…… 你来了……”
  男子的声音因为刚睡醒的缘故变得沙哑性感,但是他身边的女子可不这么想。马上急切小声的询问道——
  “什么叫‘啊,你来了’,TOKI的情况怎么样了?” ↑本↑作↑品↑由↑炫↑浪↑网↑络↑社↑区↑收↑集↑整↑理↑
  女子十分焦急,一边问着一边手也没停的拉着男人的脸颊。
  “痛……”
  这下他完全清醒过来了。拍掉掐在自己俊脸上的手指,柔和的目光看向保温箱中的婴孩。
  “昨天很危险——抢救失败了,心脏骤停。”他搓了搓脸,似乎精神了一些,继续又说道,“不过后来咱们孩子吉人天相,又从鬼门关回来了……现在烧也退了,肺炎和黄疸也在迅速好转中,快的让医生都不可思议。如果照这个情形发展下去,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女子的脸色在他的话语下不断的变换着颜色,犹如彩虹……听到最后一句终于释怀的拍了拍胸口。
  “我已经向董事会申请了一周的假期,明天开始就可以专心的陪我们的小TOKI了!”
  “……是专心的陪一段时间。”男子毫不犹豫的吐槽。“还好我们家还有我这个千面天才,你能一星期来一次就不错了。我下个月还有比赛,你能抽时间多回来几次么?总不能把宝贝放在邻居家吧……”
  “我尽量吧……你也知道,最近分公司上市,忙的我焦头烂额的……”女子像卸了框架的帐篷一般瘫软到沙发里,隐约可见那双眸中还有血丝。“再说了,虽然是邻居,那也是我的手帕交啊!他们家儿子就比咱们孩子大半岁,还可以一起玩……”
  女人和男人的争论永远没有尽头。
  保温箱中的婴孩听着二人的对话,微微的张开了双眼。环顾了一下四周,又缓缓的闭上了。眉头不符合年龄的轻蹙了一下,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她顿悟,原来自己已经死了。
  在那个冬日,被人捏碎了四肢,破坏了心脉……她脑海中最后的印象,就是凉凉的雪花落在自己的鼻尖上。那个时候眼睛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只感觉到身体里的热度和感觉被寒冷的空气一层一层的剥夺,丝丝寒气沁入脸庞、四肢,最终是全身。先是看不到,然后是听觉,触觉。紧接着是无尽的黑暗。
  她是在那个雪夜出生的,那个寒冷却温馨的十二月二十三日。不知是天使的召唤、还是魔鬼的诅咒……她死的那天,也正好是十二月二十三日。死前的记忆尤为深刻,还记得前一秒还收到他的短信说要给她一个惊喜;后一刻就被围攻暴尸街头……那个世界的一切就像一场梦一般,那么美好。好梦,总是容易醒的。和他们一起渡过的三年,已经很满足了……
  但是为什么,还是会难过……
  好不甘心啊……
  小杰和比斯姬准备的生日会,大家的礼物,梧桐先生的新魔术,卡娜利亚的便当,还没来得及给凯特老师送花……对了还有,还有——Killua。
  泪水汹涌而出。
  她全身轻颤着,拳头握得紧紧。如果这个身体有牙齿的话,恐怕也会被咬得咯咯作响吧。年轻的父亲发现了她的异样,赶忙奔过来按了护士铃;她的母亲神情迅速变得严肃且高贵,卷了一下耳边的发梢后,向医生室走去。
  护士的速度很快,几秒钟不到已经进门了。
  “啊……这个孩子,在哭……”护士打开温箱惊诧。
  医生也很快的进来了。在做了详细的检查后,宣布她没有任何的病症。
  她只是,在哭,而已。
  年轻的母亲再也看不下去了,轻轻的抽泣。她的丈夫拥住她轻拍着。
  “这个孩子……怎么会像一个成人一样这么隐忍的哭呢?”
  “这孩子是为了不让你们担心啊…… ”医生推了推眼镜,说道。“这孩子五个月了,已经有思维了。对附近的情况是很敏感的。没关系,日后多亲近孩子,多与孩子交谈就没问题了。”
  不管事实到底是不是如这位医生所说,至少两位家长已经安静下来了。担心还是有的,但谁会想到一个婴儿的思维会有这么复杂?复杂到超出了婴儿大脑的负荷。
  超出负荷的后果是什么?
  于是我们的主人公——睡着了。

第三章

  闹出小小的骚乱后,全家人对小婴儿的关注程度又上了一个新台阶。正如医生所说,“孩子已经到了有思维的年龄,对外界的因素和家人的情绪十分敏感。”她的确十分敏感。但有一点说错了,不是对家人的情绪敏感,而是对自己所在的环境。
  十二神时。
  这是她的名字,在这个世界的新名字。十二神这个姓氏她还是十分满意的,总比什么藤田、小松、大和(yamato)、丰田(!)来的好。但是这个名字……她实在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时,生不逢时,死亦不逢时……
  她的生日是十二月二十三日。这个日子很尴尬,使得从小到大她经常被同学朋友们善意的鄙视,最过分的是生日礼物和圣诞礼物只能收到一份!!明明不是一天来着……罢了罢了,过了这么多年,这些都习惯了。但是,在那个世界,自己的忌日,居然也是和生日是同一天……想到这里,她真的很想向上天比一个中指……既然让她投胎,为什么不让她喝掉那个孟婆汤?凭白记得上个世界那美好又残忍的现实……
  **
  她转眼就到了五岁,大脑已经发育了大半。不会出现那种思考时间过长就睡倒的事情了。所以她才开始注意现在所在的世界。
  看起来是一个很和平的时代。如果不包括自己家的骚乱的话……
  十二神照,她的父亲。
  按她以前的思维,就会大呼一句“美青年啊~~~!!”,接下来就会说“好可惜,都有老婆了……”。不过她现在对于自己的父亲是个美青年这个事实可高兴不起来。表面风光的事物背后的事实总是让人无法接受的……
  谁能接受一个很MAN的美青年在家经常性的穿着粉红色的围裙拿着奶瓶扮鬼脸骗自己喝药?
  谁能接受一个在外面西装革履风度翩翩迷倒万千少女的美青年在家却胡子拉碴不修幅经常不穿室内拖鞋进厕所?
  谁能接受一个在外面经常获得大奖的被称为猎人王子射箭天才的这么一个美青年在家却像个老头一样喜欢趴在庭院里喝茶晒太阳?
  谁能接受一个……算了,再说下去就有暴青筋的冲动了。
  总之,真相只有一个——他绝对和某漫画中姓越前名叫南次郎的家伙是一个档次……
  咳咳,应该稍微好一点,起码他不好色……
  接下来是她的母亲——十二神由香里。
  她是个绝·对不能小看的人……在跨国企业工作,短短几年拥有的股份已经可以进董事会了……平常面对家人的时候,温柔又体贴。(尤其是又甜又腻的叫她‘TOKI酱’的时候,真是让人招架不住……)
  面对工作尤其是竞争对手的时候,就化身冷面女神……残酷理智。十二神时曾经见过一次,她处理上门行贿的职员,真是利刃斩稻草……
  但她看到自己丈夫在家的邋遢形象时,就会很不理智的变身……那冷面冷眼,那巧舌如簧。真是阎王看了都要抖一抖。
  所谓的和平时代的不和平,就是如此……
  十二神时有时在想,互相吐槽——也许也是增进感情的方法吧……在以前的世界,她的两个最好的朋友也是这样互相吐槽+打架。反而感情越来越好……她这个危险的想法在以后就得到了印证……凭白教坏了一个小孩子,污染了小孩子的纯净心灵。咳咳,那就是后话了。
  要问她们家最近的骚乱是什么,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是关于服装问题……
  话说那是一个微风拂面分外凉爽的秋日,她的母亲大人风尘仆仆的从公司回来。全家人撒花庆祝……问为什么要撒花?因为她亲爱的母亲大人一个月在家呆的时间用两只手就能数的过来。只要回家一次全家就像过年一样……
  扯远了。
  由香里从公司回家,刚进门就很没形象的甩掉高跟鞋奔进来,把正在晒太阳兼吹风的一大和正趴在地板上涂鸦的一小揪到客厅开家庭会议。
  “我们得搬家了。” 由香里开门见山。
  “哈?”“嘎?”——被吓到的两位。
  “你们听的没错,我们要搬家了。”由香里的表情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样子,非常的冷静高贵(这是一谈事情必定达到的境界,一种精神强大的表现,一种……得得,我们继续,继续……)。
  “你欠高利贷被黑帮追杀?哦,这个不太可能…… 你玩弄了富商家的美少年?还是杀了人要跑路?还是被公司开除了没脸见人?”无良的某父亲猜测。
  母亲大人很鄙夷的翻了个白眼,“我欠高利贷?别人欠我还差不多。玩弄富商美少年?他们抢着来我还不要呢。杀人?谁惹了我还用我动手?”美妇很风情的撩了一下头发,眼神瞟向她丈夫凉凉的说,“我绝对会让他生·不·如·死——”
  某幼童和某美青年不约而同的打了个抖,奉承道“您继续,您继续……”
  由香里接着说:“董事会会议决定,由我去东京都的总公司,辅佐董事长。”
  晴天霹雳——
  某青年一下子瘫软了下来,“分公司就够呛了,去总公司的话你可能连我们女儿的婚礼都看不到……”
  母亲大人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你以为我是谁,我早跟那些老家伙约法三章了。”见她丈夫的眼内又射出了希望的光芒,她扳着指头数到:“第一,我在公司的时间只限于上班时间,加班的话需要提前三天打报告给我;第二,一年有1个月的假期,在假期期间发生的工作问题与我无关;第三嘛……”她看了看在座的两位,朱唇微启——“秘密。”
  于是乎,骚乱开始了。
  骚乱的中心并不是那秘密两字,而是——给女儿穿什么衣服到娘家拜别……
  父亲的意思是,“王子大人的女儿一定是与日月同辉的小公主,当然要穿Kira Kira(闪亮闪亮)的公主装啦!闪着神秘光泽的亮银色齐肩直发配上粉色系可爱的蓬蓬裙,Perfect!!”(原话)
  母亲的意思是,“现在早都不流行那种打扮了,而且TOKI酱这么可爱,容易被恋童癖注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