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之雅渡》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耽美·同人 >> 《网王之雅渡》BY非摩安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网王之雅渡
  作者:非摩安

  1花开花灭

  传说中,彼岸花是一种开在冥界忘川彼岸像血一样绚烂鲜红的花。
  有花无叶,有叶无花。
  当灵魂度过忘川,便忘记生前的种种。
  曾经的一切,留在了彼岸,开成妖艳的花
  彼岸花就是开在彼岸的花朵,每一朵都开在黎明与晨曦的交界处。彼岸花所包含的情,不是能够触及的心动,而是远在天涯的爱,他所代表的只是凄凉与悲哀。
  彼岸花又叫曼珠沙华。是开在冥界忘川彼岸的血一样绚烂鲜红的花,有花无叶。
  当灵魂度过忘川,便忘却生前的种种,曾经的一切留在了彼岸,开成妖艳的花。
  我们有一天也终会死在这片土地里,所有的一切也会像曼珠沙华一样,葬在彼岸的路上,葬在这片泥土中。再漂亮的花最终也只是开在彼岸,得到的结果也只是葬在这土砾中。**
  风飘过那无声的夜里,虽然正值夏天。但是路颐轩却觉得心正在慢慢的变凉知道不再心跳。那俊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着天边。路氏总公司60楼天台,在黑暗的光下,没有人看到路颐轩的表情。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的自己是多么的想要即刻死去。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值得自己去记住了,也没有人能记得住自己了。
  “路颐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对面的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艳丽的嘴唇里吐出了无情的话语,不过这些对于路颐轩已经没有什么影响了。他的心正在慢慢的死去,飘逝在这个夜里。
  “颐轩,只要你同意把这份文件签了,我就不会为难你。明天你还是路氏高高在上的总裁。”和那名女子站在一起的是一个邪魅的狂野的年轻男子,虽然看似是逼宫的话语,但是从那个男人口中出来却有着别人无法知道的恳求以及无奈。那双狭长的桃花眼里在黑暗的夜里透露出的是及其压制的浓浓的对着对面那个强大的路家家主也是自己的挚友的爱恋。
  “呵呵,司琪。这就是你的目的吗?哈哈哈”。在这个静谧的夜里这几声笑声尤为明显,呵呵你不知道吧,明天的路氏就会成为一个传说了。即使签了又能怎么样?原来那么多年的友情也抵不过权势吗?既然你想要给你又何妨。
  “琪,还跟他费什么话。直接点不就更好吗?”身边的女人不耐烦的皱着美眉,哼。路颐轩你也有今天。侧头看了看身边的强大如斯的男人,这个自己深深爱恋着的俊美男子。明天她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了。
  “闭嘴”。司琪低声的吼着身边的女人,没用的女人。要不是看你有些用处,自己早就杀了你了,没有人可以在他身边除了自己。明天只要明天就可以了。轩你就会自由了。
  “哼,你竟然凶我。你明明说过事情过后会娶我的。”女人不爽的低叫着。
  路颐轩在对面听着他们的对话,原来是这样吗?不过自己从来还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妻还有这样彪悍的一面。不过,这些就无所谓了。
  “司琪,你就那么想要路氏吗?”最后一次问着自己的好友。
  沉默了一下,低沉的声音传来。“是”。我想要的一直都只是你啊,轩。
  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着,在这片自己压抑了整整20年的天空下已经够久了。
  “如你所愿”。说完最后一句话,纵身从天台上往下跳,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吧。琪,谢谢你陪了我10年。无论是不是真心但是还是要谢谢你在这10年里陪着我和我一起奋斗着在那个让人窒息的家族里。
  风从路颐轩的风衣中穿过,发出梭梭的声音。呵呵,是在为自己悲哀吗?不,这样是个最好的结局了吧。看着湛蓝的天空,母亲那淡雅的温暖的声音又在自己耳边响起:我的孩子你一定要幸福。
  那是最后一句母亲对着自己说的话,可是失去了母亲的自己又怎么来的幸福。幸福从来都是在自己抓不住的地方冲着自己摇手。
  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你从我眼前下落,你就是要以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我吗?看不见你的身影却知道你是真的想要这样死去。时间仿佛静止了那般。
  死了,路颐轩他死了。你个胆小鬼,为什么不等我来和你解释啊。为什么,难道你就不可以等等我么?难道这10年的陪伴在你心里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吗?在这个世界我从来就算不上你的羁绊是不是,你个胆小鬼你回答我啊回答我啊。
  在这个注定不平凡的夜里,没有人知道那个邪魅狂野的男人眼角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过,消逝在风中,久久不息。
  但是路颐轩你以为你死了你就可以摆脱我吗?休想!爱上你,是我的命里劫数无路可逃无所可逃。 你踏上奈何桥心静如水心沉如石 。我合上乱花枝心痛破碎心死无望我脉脉花香的缠绵抵不过苦涩寡汤的忘却 。
  **
  第二天,各家媒体纷纷报道现在路家最年轻的家主路颐轩于昨天晚二十二点死于路氏总公司楼下,据警方声称是自杀。路家家主死之前将自己在路氏拥有的54%的股份转移给司家的家主司琪。目前路家正在选取另外的继承人。
  佛曰梵语波罗蜜此云到彼岸 解义离生灭著境生灭起
  如水有波浪即名为此岸 离境无生灭
  如水常流通即名为彼岸 有生有死的境界谓之此岸 超脱生死的境界
  谓之彼岸 是涅盘的彼岸
  佛说彼岸 无生无死无若无悲 无欲无求是个忘记一切悲苦的极乐世界
  而有种花超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生于弱水彼岸 无茎无叶 绚灿绯红
  佛说那是彼岸花 彼岸花开
  花开彼岸时 只一团火红花开无叶 叶生无花相念相惜却不得相见 独自彼岸路
  彼岸花永远在彼岸悠然绽放此岸心唯有在此岸兀自彷徨
  多少烟花事尽付风雨间
  多少尘间梦尽随水东转
  看见的熄灭了消失的记住了开到荼靡,花事了……
  留下的记忆不过是一地花瓣…… 风吹走了,就没有了……
  那一夜梦中相会 ↑本↑文↑由↑炫↑浪↑网↑络↑社↑区↑为↑你↑提↑供↑下↑载↑与↑在↑线↑阅↑读↑
  你是白色无根莲我是红色彼岸花
  你苍白如雪我妖红似血 你落落于天山镜池水沄沄
  我寞寞在幽冥黄泉路漫漫
  那一刻 爱上你命里劫数无路可逃无所可逃
  我会一直等三千日斗转星移你终于老去我依旧沦陷
  你来到渡口前方暗河黑水潺湲投以我浅浅一笑孟婆汤碗已空
  你踏上奈何桥心静如水心沉如石
  我合上乱花枝心痛破碎心死无望我脉脉花香的缠绵抵不过苦涩寡汤的忘却
  我还活着没有灵魂只有肉体却坚持爱你
  那一刻 爱上你命里劫数无路可逃无所可逃我会一直等
  三千日斗转星移你终老去我依旧沦陷

  2重新出生

  路颐轩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在一个很温暖的小小的空间里,看到自己小小的手脚呵呵竟然又到了母体里了。难道老天也都不让自己死么?为什么啊?自己还以为自己还能见到那优雅的给自己温暖的母亲呢?!
  但是那个优雅的给自己温暖的母亲已经不在了啊,当初母亲那个优雅如莲般的女子为了不让自己进入那个家族,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令人厌恶的憎恨的家族。竟然离开那个她所爱的自己后来叫做父亲的男子,给了他短短的但是以够他可以在那个吃人的家族里压抑的活着有足够的力量弄垮他的温暖的5年啊。但是她还是死了。死在她到死都爱着的男人手里,是为了自己而死了,但是当时的自己还不明白为什么母亲就这样抛弃自己去了天堂。后来的自己才明白被最爱的人背叛伤害是多么痛苦的事情,而且母亲那个样子死去时对她是一种解脱吧。
  呵呵,真是讽刺呢?被自己的相处了近10年的好友背叛了的自己竟然还会心痛,自己不是连心都没有了吗?恐怕阿琪都不知道吧,自己现在连要活下去的理由都没有。路氏现在只是个烂摊子,在光彩的背后隐藏着致命的危机。他的目的就是想要在路氏最辉煌的的时候将它踹向地狱,让那个男人去死去下地狱吧!
  而且连他的母亲都不知道是他的力量啊,是不是怪物了呢,那朵曼珠沙华啊是他唯一不会背叛的存在。那也是他在一次动情的时候才发现的,真是很好的力量呢……而那次仅有的动情却是阿琪为了保护自己差点死掉的时候自己才发现了的吧。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对我?阿琪你不知道吧:路氏所有的股份我都留给你了,在我早已立好的的遗嘱里。希望你可以将我的心愿进行下去了好不好?!
  在母体中一段时间足以够他了解这个世界是不是值得他活下去呢?又是豪门恩怨呢,不过令他失望的是这个身体的母亲不是什么聪明人呢。和他前世的那个未婚妻真的很像呢?!都是那种自以为是的女人,一点都不知道什么自己被利用了的。
  虽然是正妻,但是貌似这个身体的父亲很花心呢,家族联姻能有什么爱情。到现在都摆脱不了家族婚姻这个禁锢吗?自己的母亲在前世的时候死于了那个男人的正妻之手,但是如果没有那个男人的默许,怎么可能就这么容易的将有着继承人的母亲杀死呢?!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女人真的很愚蠢呢。被自己的父亲利用被自己深爱的丈夫利用,不过那个男人貌似还不错的样子,是个狠角色啊。他有点期待那个男人会带来什么有趣的事情呢。再活一次就要为自己而活。
  凤凰寺家是日本第一大家族,家族涉及的产业遍及五大洲,尤在亚洲、欧洲为甚。其中其产业涉足了很多方面,尤其是在科技、电子、汽车还有餐饮方面为甚。和以教育、电子、餐饮、酒店、航运还有很多的方面的迹部家并列为日本的第一家族,但是说起来还是凤凰寺家历史悠久一些。
  而且日本的大家族还有例如以武道为主的真田家族和手冢家族,以及平时很低调的不二家族。还有以医院为主的忍足家族以及神奈川的柳生家族。
  现任家主凤凰寺寒是凤凰寺家族史上最年轻的家主,15岁名牌大学毕业,17岁拿到经济管理学博士学位,坐上凤凰寺家的总裁位置现年19岁,在外界看来是个优雅高贵的贵公子,被誉为商界的贵公子。而前任家主凤凰寺藏一则是在凤凰寺寒接受了凤凰寺家的家主位置之后,宣布退出商界转而从政。利用凤凰寺家在日本的地位,很快的进入日本的政界高层。
  凤凰寺家去年和日本排名前十的铃木家联姻,和嫡长女铃木裕美结婚。铃木裕美已怀孕9个多月,而且是凤凰寺家的第一个孩子。无论是女儿还是儿子都会是凤凰寺家很尊贵的存在。但是外界传言这个优雅如斯的家主在外也有心爱之人,联姻只是为了家族利益。但是传言是不是可信,就不可而知了。
  凤凰寺总公司总裁办公室
  以黑色为主调的书房给人一种冷冰的感觉,入门右边是一套名贵的真皮米兰沙发和一张设计独特的磨沙玻璃银色边框的茶几,茶几偶偶反出来的银光与黑色主调协调异常,左边是以黑色与白色形成不规则的书架在冷调中显得有点性格,门口对前的一张以黑白色为主的办公桌,平衡着房间的效果,书桌后则是一个极大的落地玻璃窗,可以俯视整个凤凰寺六十层大厦的风景。
  “总裁,医院传来消息说夫人要生产了。”办公室外面特助林下泉恭敬的声音传来。
  凤凰寺寒修长的手指随意翻着手上的书,一手托着下巴,双□叉叠起,无意中隐隐发出清淡却是魅惑的气息,姿态异常高雅。他俊美无比的相貌更是让人惊讶,绝艳的脸蛋却没有露出丝毫女性的特征,相反之下更是衬托出他男性的魅力,让人过目不望,一眼陷入于他的相貌当中。而且更让日本的女人向往的就是凤凰寺寒那绝佳的优雅态度还有那一双让见过的人陷入疯狂的魅惑双眼。
  凤凰寺寒优雅的将手中的书放下然后那低哑而且磁性的声音传出。“泉,备车”。这个男人一举一动散发着高贵优雅。请忽略在听到泉的那句话时候那双凤目里一闪而逝狠厉,很快消失不见。转而又是那个高贵的公子一点也没有很到妻子要生产时的慌张。
  “是,总裁”泉训练有素的去准备。
  凤凰寺寒转而笑了起来正所谓一笑倾城也不为过,呵呵,合上手中的那本疑似中国古书的书。“狸猫换太子吗?看来以后会很有趣了。”
  凤凰寺寒走到那高于六十层的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俯视众生。那傲人的气势展开,那一刻君临天下。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
  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3狸猫太子

  一辆标志着凤凰寺家的加成林肯正行驶在通往东京综合医院的路上。凤凰寺寒坐在后座嘴角挑起感兴趣的笑颜,透过如黑宝石般的眼珠明显知道他在算计着什么,诡异美丽。林下泉看到总裁的那个笑就觉得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了(我觉得被不二小熊附身的感觉)。
  凤凰寺寒挑起眼眉,眼中的精光一闪而逝。“泉,都准备好了吗?”冷冽的声音在后座响起。林下泉一听就知道是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