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四方寺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网王同人-四方寺 》作者:坎离(VIP全文完结~)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网王】四方寺
作者:坎离

卷一 学前生涯
第一章 登场 师傅温暖的怀抱
  “乖徒儿,你不能这样对你师傅我啊!你要知道,是谁给你温暖,让你免于风霜雨雪;是谁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你长大;又是谁……(以下省略5000字)”
  
  我再一次的感叹和室那唯一的好处,能让我随地的坐或躺。斜倚着廊边的柱子,翻了一页手里的佛经,懒懒地打个呵欠,对那几近于声嘶力竭的声音直觉的忽略,然后感慨一下——冬日暖阳,舒服啊!
  
  “你,你,你个不孝徒儿,居然这么无视师傅我的存在,真是枉我对你那么好啊!你要知道,是谁给你温暖,让你免于风霜雨雪;是谁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你长大……(以下继续省略5000字)”
  
  感觉到一道阴影遮到了脸上,斜睨了一眼已经从小鸟依人状变成茶壶状的某人,闲闲地开口:“师傅,挡到阳光了,冷!”
  
  阴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到了两米远的地方,我喟叹了一声,冬天晒太阳简直就是极品享受啊!眼前的人已经把那不知道念过多少遍的话在今天就已经说了不下十遍,而且是都集中在这两小时之内,虽然在一起生活只有四年,但眼前的人一旦卯起来就无休无止,外加间或抽风,偶尔抽筋的性格,看着他抽啊抽的,我也就习惯了。但是总如他那5000字的固定话语所言,我的生命与生活无论如何都应该感谢他的。
  
  四方寺斋藤,一个男老头,我的师傅,是这座名叫四方寺的寺庙的主持,简而言之,是个和尚,现年50有余,所有财产就是这座寺庙以及寺庙后面那座不大的山。
  
  我,四方寺风,一个女小孩,还在襁褓里的时候被我师傅从大街上捡来的,接着,我师傅那无聊的生活中终于添加了我这么一个无怨无悔听他倾诉,看他折腾的人,于是他将满腔的职业热情加注到了我的身上,当然,他那一根筋的脑袋是不可能考虑到这么点的豆丁是否能听懂他的话。
  
  至于我师傅的职业,除了明面上的和尚主持之外,他还自称是阴阳师来着,从我能爬开始,他就不停的拎出一摞又一摞的书,上面都是鬼画符的图形,号称那是符咒;还有一打又一打奇怪的文句(从音面上你绝对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号称那是咒语,有各种用途。当然,所谓符咒的书是被我纯当空气,而那些所谓的咒语,他要念我没意见,纯粹当是催眠曲,至于我师傅那每次看着我兴趣缺缺就如丧考妣的表情,那是能忽视,绝对毫不犹豫的。别开玩笑了,我虽不是绝对的无神论者,但是要我相信总要有证明吧,结果,拿不出证明,让我怎么相信。当然,寺庙里有一类书我还是很喜欢看的,那就是佛经,四方寺大概很有点年头了,所以佛经的收集都比较全,古本孤本也有不少,看着这些心情就会出奇的平静,这些暂且不提。
  
  看着眼前的人小心翼翼的想靠过来,又怕遮着阳光,想开口又不知道是否该重复那5000字的矛盾模样,我只能合上了手里的佛经,正眼开口道:“师傅,您没有说到底是什么事情。”
  
  Bing-go!我的话直接射中要害!师傅明显一付被雷劈中了的表情,本来有点邋遢的面部配上这样的表情,不知道的人真以为他被雷劈了。
  
  “那个,嘿嘿——”师傅先漾了一个谄媚的笑容,用经典的心虚发音作为此次发言的开卷语,“那个,徒弟啊,你前天就已经满四周岁了是不是?”
  
  我瞟了他一眼,安静的等待下文。
  
  “嘿嘿!”师傅更加的谄媚了,“那个是不是可以开始学祈福舞了。”接着大概看到了我过于平静的表情,迫不及待地接着说到:“好徒弟,今年你不能推迟了哦!你看你现在走路走得很稳了不是,跑步也没有问题了不是,那跳也应该可以了,对吧?现在也长得腿是腿,胳膊是胳膊了,怎么着也没有推辞的理由了吧!”
  
  说起这个祈福舞,这绝对是我四年来最大的娱乐之一。据说祈福舞是四方寺的传统,虽然传到四方寺斋藤,做和尚的就只有他一个了,可是祈福舞还是照旧需要每年都要跳的,我可以理解有些传统的建筑所遗留下来的传统的人群所特有的传统程序是不容改变的。但是,你可以想象一下,祈福舞由我的师傅,一个五十左右的老头去跳那是怎样的场景:
  
  圆月下,山坡旁,祭坛上,对月起舞,衣袂飘飞,转身却是一个老头!!
  
  所以,当我被师傅捡到之后,在祈福舞的企图上我师傅就不遗余力的开始了说服工作。当然第一年捡到我的时候已经是冬日,而我在襁褓中勉强开眼,自然也就忽略不计;第二年的时候,在他喋喋不休的劝说中,我若无其事的在他面前爬了一圈,有效地终止了他的喋喋不休;第三年,我撩开当连衣裙穿的他的外套,露出两截胖墩墩的小短腿,颤颤巍巍地走了两步又光荣地摔了一跤,他立刻也没有了声音。今年是第四年,在这个年头,师傅教会了我很多的字词,我也能拿本佛经沾染些佛的沉静,至少看起来是整齐的人了,于是我师傅在我生日(以捡到我那天为标准)过后,又开始了尚未成功的浩大口水工程。
  
  我没有说话,静静的看了师傅一眼,然后认命地站起身,拍了拍身上合身的僧侣服(黑色和服),走到他面前,先用右脚试着点了点地,然后做了一个右脚旋转的经典舞蹈动作,接着在师傅满是期待的目光中,转了一圈半就——“吧唧!”摔在了地上(要知道祈福舞中最简单的单脚旋转起码要三圈以上,还不包括高潮部分的繁复舞步)。
  
  师傅立刻奔了过来,赶紧扶起我,拍了拍我身上貌似虚无的灰尘,一脸的心疼到:“风儿不疼啊,是师傅不好!今年,今年,还是师傅跳吧!”于是又是一付如丧考妣的样子。
  
  我有点不忍心,开口到:“师傅,我明年开始学吧,明年应该长得差不多了,这样后年就能代替你跳了。师傅,好么?”
  
  一个超级大的笑脸就这么奉献在了我的面前,然后不出意外的被纳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伴随着无意识,一听就知道曾说过很多遍的呢喃:“风儿好乖啊!风儿真是孝顺啊!风儿真可爱!风儿是天底下最……(以下省略2000字)”
  
  果然师傅的怀抱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暖呢,我满足的喟叹了一声!当然被完全埋在怀抱里的我是没能看到师傅听到我喟叹之后那一瞬间的心疼与正经的温柔^-^
  
第二章 相遇 繁花落尽的冬日
  人生最大的幸福是什么,就是可以毫无顾忌美美地睡觉,睡醒后不用为一日三餐烦恼,空闲的时候可以找点自己喜欢事情无意识地做做,人生啊,怎生得让人如此满足……
  
  倒挂在秋千上,我满足的深呼吸了一下,轻轻地开始晃荡!
  
  已经不记得是谁告诉我,抑或是从哪里听来倒立的好处是无可估量的多,所以,从能走能跑开始,我就让师傅在后院的古树下搭了一个特殊的秋千,其实也没啥特殊,就是比平常的秋千离地高了点,正好我身高那么高;秋千坐的横板窄了点,正好够我的脚挺舒服的勾住。秉承着身体要从小开始锻炼的信念,我也就每天早上睡饱吃足之后,就在这里晃荡个半小时,顺便继续跟周公下盘棋。今天自然也不例外。
  
  我慢慢地晃,悠悠地晃,从枝桠树叶的缝隙里透过来的阳光斑驳地照在脸上,有点晃悠,有点迷离,一句话就是特容易想睡觉,于是我一边慢悠悠地晃着,一边顺应周公的号召,去跟他下棋……
  
  我一手飞,完美的让周公乱了阵脚,看着他一手颤巍巍地捏着棋子,一手青筋爆起死攥着拳,脸上的汗都快下来了,我那叫一个得意啊!正当这个时候,一声狂吼:“危险!”
  
  周公与棋盘就离我渐渐远去,我依稀看到周公脸上得意的笑容,大概是维持了他全胜记录的高兴,我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我梦中虚幻的人都能有这么鲜活的表情,人就被彻底抛到了现实中!
  
  后来我仔细想了一下,其实那声“危险”也还没有达到狂吼的境界,充其量也就是比较大声的童声而已,仔细听,还是挺好听的。当然,现在我是没有那个心情和时间去想那么细致的问题。恍惚间(我还没彻底搞清楚怎么回事,也没有彻底清醒),只觉得一个人影飞过来,接着一个小小的碰撞,我荡秋千的完美安全史就这么终结,我也就摔了下来,人也彻底清醒,第一个念头是,不知道是谁,但幸好他(她)当了我的着陆气垫,否则我那本来就平凡的容貌肯定要毁容的(因为我是头朝下荡秋千,最先着地的肯定是脸)。
   ω本ω作ω品ω由ω炫ω浪ω社ω区ω提ω供ω下ω载ω与ω在ω线ω阅ω读ω
  我那千回百转,荡气回肠的思路还没有彻底结束,就听身下一个声音闷闷地问道:“你没摔着吧,荡秋千也要小心的……”闷闷的声音还没有结束,就被另一个声音代替,这一次是真的狂吼了。
  
  “风儿,你有危险了吗,怎么了怎么了!”抬头就见我那间或抽筋的师傅无厘头地朝我奔过来,一把把我抱起,上摸下摸,左看右看,发现没什么损伤后,就开始嘴里念念有词了,“风儿,都说了把秋千变正常了,你又不要,还说什么倒立对身体好,就算对身体好么找个墙倒立也好啊……(以下省略5000字)”
  
  其实刚开始我师傅虽然人邋遢了一点,但好歹有正当职业(和尚),有固定资产(寺庙),人长得也不是太差,收拾干净了也还有点帅的,怎么都应该是个大好老头,怎么也得有大把的单身老太追的吧,他怎么就愣生生地被整成了一唐僧呢。难道,是我应该检讨?
  
  “师傅,我很好!”我简洁地打断了师傅的滔滔不绝,然后后知后觉的想起,“师傅,我刚刚好像是被谁给拽下来的。”
  
  师傅“唰——”的一下就朝我背后看过去,眼神说不出的怪异,我也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惊艳!嗯,我能不能用这个词?
  
  那边站着一个孩子,粉雕玉琢?唇红齿白?是这么形容的吧,微微泛着金光的棕发,一身粉色的和服,整个一就是个极品SD娃娃。这么形容应该没问题的吧,反正是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娃娃就是了。虽然头上有点草屑,和服稍微有点乱,但是确实是个漂亮的娃娃,我最终下了这个结论。
  
  唰——一道风从我边上晃过,然后娃娃边上就多了一个同样穿着粉色和服的大娃娃,大娃娃干净神速地将小娃娃身上的草屑拿掉,把衣服整理好,嘴里同时念叨:“小光,你怎么能和小妹妹打架呢,我们是来做客的,虽然妈妈看到你这么活泼很高兴,可是打架还是不对的!”完全忽视娃娃脸上的黑线,我目瞪口呆。
  
  整理好娃娃,大娃娃立刻转向我们,来了个结结实实地90度鞠躬,吓得我后退了一步撞上了师傅。
  
  “斋藤师傅,实在是给您添麻烦了,小妹妹,是小光失礼了!”接着又是一个标准鞠躬。
  
  “嗯,那个——”我只能开口,“阿姨我想您误会了,我们没有打架,而且是我不小心撞到了那位小姐姐!”我搜肠刮肚了半天,总算把整句话说清楚了。
  
  结果,全场石化,而我一脸疑惑,难道这样的说话方式有错误,那这里的说话也真奇怪,我刚刚说的很有问题么?难道是阿姨叫错了?阿姨婶婶不都是叫欧巴桑么?
  
  “卡哇伊——”正在我胡思乱想的当头,眼前的大娃娃好像第一个反应过来,立刻冲到我面前,从师傅的手里接走了拥抱权。我只感觉到进入了一个与师傅完全不同的怀抱,软绵绵的,还带有一点樱花的香味,但似乎没有那种温暖的感觉。还没想明白,感觉人被抱得更紧,头上被蹭了好几下,我很无奈,很想说我不是猫咪。
  
  半晌,我张口结舌地望着面前的娃娃,当然我知道了他妈妈的名字,美惠子,娃娃的名字,叫小光。这暂且不说,当时最霹雳的是他们告诉我小光居然是个男娃娃。我就这么死命地瞪着他,一阵心里极度不平衡,为什么,男娃娃都长得那么漂亮可爱,还要穿着粉色的和服误导我!!而我,再瞅瞅自己,黑色的僧侣服,虽然已经很合身,可是配上我那平凡无奇的脸,怎么看怎么都不是个娃娃级别的小孩啊!郁闷!
  
  走过去,摸了摸那张可爱的脸,一抹红晕出现在可爱的脸上,殿堂级别地像是个超级有卖相的苹果,一时受诱惑,毫不犹豫的蹭上去啃了一口,确实软软的,还带点清爽的香味,太赞了,我很高兴!没忍住,又啃了一口!
  
  “呵呵,斋藤师傅,小妹妹好像很喜欢小光!”美女大娃娃的声音在耳边想起。
  
  糟糕,我偷偷去觑师傅的表情,还好还好,没有那种被抛弃的霹雳表情,轻吁口气,转头看到了某娃娃整个已成了水煮大虾。
  
  “小风要是喜欢小光,就让小光常来玩吧!”师傅最后总结性发言,我很高兴,美女娃娃更高兴,师傅好像也有点高兴的,男娃娃没有太大表情变化,只是脸更红,于是这个决定就这么被敲定。
  
  那一年,我四岁,小光六岁,我们在繁花落尽的冬日,于古树下相遇!
  
  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我荡秋千的样子有点像从秋千上掉下来了的凄惨,某娃娃一个着急,没搞清楚状况就去救我了,于是发生了这起乌龙,这件事还有个后遗症就是以后师傅都不让我这么荡秋千了,只准老实靠着墙壁竖蜻蜓,周围还放了一堆垫子。郁闷!
  
第三章 成长 不得不说的事
  自从那次后园相遇后,小光就常常陪着他的母亲来玩,有时候小光的爸爸也会一起,不过师傅对着小光爸爸总有点恶狠狠的样子,虽然我看得出来他其实也挺喜欢小光爸爸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表现出看到狗屎的表情,我疑惑,当然这都是我观察的结论,没有人来给我肯定的答案。于是多数的时候都是小光和美姨(小光妈妈,我被强烈要求的惨绝人寰的称呼-_-!)一起过来。自然而然,我们也就越来越熟了,当然,如果美姨不要每次见到我都来个狂扑跟狂蹭的话,我会更高兴的,想想还是小光好啊——又软,又香,抱着也舒服,还有点暖暖的!(口水——吸!)
  
  时间就在这样的平淡与真实中慢慢地流逝,我在慢慢地长大,虽然很遗憾还是没有小光高,但怎么说都在长了不是,长大的过程中,有些事代表着我生活的重大转折,不得不说。
  
  ******
  那一年的冬日,吃饱喝足的午后,我靠着小光和他一起惬意地翻着书,小光的身上,软软的,暖暖的,冬日这样的生活绝对是享受啊,我舒服的吁了口气。
  
  手里的书是在犄角旮旯里淘到的传记,讲的是日本的江湖人,一个名字叫屋亚玛的人的故事。虽然没有中国的江湖让人热血沸腾,但是也勾起了我的莫名兴奋,脑袋里某种想法一闪而过,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拉起小光去找师傅。
  
  “师傅,我要学空手道!”我站在师傅面前仰头说道,心里再一次感慨,为什么那么高。
  
  “の——”师傅又一脸被雷劈到的表情,然后迅速变成前所未有的一本正经的表情,“风儿为什么要学空手道呢?”
  
  我扬了扬手里的书:“看书上说的,好像打起来挺爽的!”
  
  “咳咳——”师傅一阵猛咳,好不容易喘气说道:“风儿是女孩子,学这个不好的!”
  
  我问:“为什么?”
  
  师傅深思两秒,说道:“风儿是女孩子,所以要有女孩子的样子啊!”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这个理由,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