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武司兵器簿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武侠·玄幻 >> 《灵武司兵器簿》作者:红渊(VIP完结)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本书下载于炫.浪小说社区,更多好书请访问ncs.xvna.com

I 异界塞那加德
第一章 做人不能太好心
  向北宸对著倒在楼道转角下方阴影处的人影足足发了五分锺呆。
  照常理说,看见受伤流了满地血的人,应该立即去叫救护车吧,再不济也是报警,或者至少给他做一下急救处理。
  但是向北宸却只是原地立著,在考虑是把这个人丢在原地不管,还是辛苦些把他拖回自己的公寓。
  当然,她这麽想是有原因的。
  因为那个倒下的人,似乎……好像……大概,不是人类的样子。
  她拎著手中的垃圾袋蹲了下来,仔细瞧著那个躺在楼道阴影中的人影。
  高大修长的体格──大概是男的,黑色的碎发遮住了脸,身上遍布的、身後聚成一个小泊的,是疑似血的液体。
  为什麽要说疑似?因为那液体的颜色是金黄色的。
  虽然外形和人类是差不多啦,可没有人类的血液颜色是金黄色的吧?
  向北宸脸上波澜不惊,不过她自己其实知道,她花了整整五分锺来压抑自己尖叫的冲动。
  那麽,到底该怎麽办?
  直觉告诉向北宸,靠近这家夥会给自己带来非常大的麻烦,如果为了自己好,那她最好是马上把眼前看到的一切全部当成幻觉忘记掉,然後回家做自己的饭上自己的网,那麽她的一切都会回复到日常的轨道上。
  向北宸思考了一小会,站起身,离开了。
  而阴影中的伤者还是一动不动地倒在原地,只是黑色碎发中的双眼,闪过一道光芒。而嘴角也意味不明地勾出了嘲讽的笑容。
  看样子,这个男人并没有因为受伤而失去意识。
  奇怪的是,伤者嘴角的笑容都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时候,向北宸又回来了,她再次蹲下,然後又起立,围著伤者绕了半圈,似乎是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把他扛起来。
  “嘿,又回来了啊。”
  带著揶揄的轻笑声从伤者口中发出,吓得北宸一蹦三尺高,然後定定地瞧著那人,拍拍自己的胸口。
  “你,你醒著啊。”
  “神智很清晰哦,就是身体动不了。──为什麽又回来了?”
  “啊?”北宸歪了歪头,“我没说要走啊,只是去丢垃圾而已。拎著垃圾袋不好办事吧?”
  伤者的嘴角好像抽了一抽。
  北宸再次冲著他蹲了下来,咧嘴一笑。
  “要我送你去医院吗?”
  “医院……?是维修人类身体的地方吗?……不,不用去,那里治不好我的。”
  “那果然还是只能先把你捡回去了啊。”
  北宸说著弯下身来,把那人的手臂提起,架在自己的肩膀上。
  “稍稍忍一下,我家就在一楼,没几步就到了。”
  倚靠在北宸身上的伤者没有说话,只是拿看不出感情的神色盯著她的侧脸,轻轻地“嗯”了一声。
  一个小时後,北宸总算是用家里的急救箱处理好了他身上的伤口──全身上下竟然有五十多处皮外伤,没有死还真的是个奇迹。
  伤者躺在北宸的床上,看著她满头大汗地拿抹布擦拭著附近沾上血的地板。
  良久,他开口了。
  “你叫什麽名字?”
  “啊?”北宸从水盆前抬起了头,“我叫向北宸,你呢?”
  男人侧过脸来,露出了刘海下那张挺不错的脸。
  “你想知道我的全名?”
  “啊……可以的话最好还是说一下?方便称呼嘛。”
  “呵呵。”
  他低声笑了起来,绑著绷带却依旧能看出曲线的胸腔随著笑声一起一伏。
  “好吧,连身上不该看的地方也都被你看光了,说一下全名也不是不可以。我的名字是,魔装剑·霞血·九耀·星脉种,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北宸。”
  “……什什什麽!?我才没有看不该看的地方啊!虽然你身材确实是很好没错,可是我真的什麽都没看到哦!我一心在帮你包扎伤口来著!”
  北宸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拼命地摆著两只手解释道,然後──
  “等等,你叫什麽?”
  “魔装剑·霞血·九耀·星脉种。你可以叫我霞血,这是我的契约名。”
  ……这名字也太奇怪了吧?
  就算是外国人,也不会取这种又长又诡异的名字吧。
  随即北宸苦笑著摇摇头:再奇怪,有他血液颜色奇怪吗。
  床上的男人──霞血,侧头瞧著她一会惊讶一会又苦笑摇头的样子,再次笑了起来。
  “这样真的好吗?把一个不认识的人放在自己家里?你父母来了的话,你要怎麽和他们解释?”
  “我没有父母。”
  出乎霞血的意料,北宸快速地接口了话题,神色也一下子冷淡了下来。
  霞血闻之挑了下眉。
  “……你一个人生活吗?”
  “有什麽问题吗?”北宸有些底气不足似的转过身来瞪著他,“要是你敢说屋子太小或者床不干净的话,我就立即把你赶出去哦!”
  “原来如此,你在自卑自己的住处太小而且……床单有阵子没洗了啊。”
  “……干,干什麽,最近我又多了一份打工每天累得和死狗一样,没空洗啦!我好心好意救你,你可不许嫌弃来嫌弃去的──”
  “喂喂我可什麽都没说,是你自己一直在不打自招哦。”
  霞血好笑地看著跟前的少女跺著脚脸红,嘴角的笑容也越来越大了。
  然後他继续开口询问。
  “那你的情人呢?被他知道他的女朋友救了一个这种程度的大帅哥还把他放进家里,他肯定会自卑而死的。”
  “我说你这臭屁和自恋是从哪来的啊?”
  北宸一脸黑线地看著霞血──虽然他长得确实是很好看:半长不短的黑发、凌厉的剑眉、金色的鹰眼、形状漂亮的双唇组成了一张坚毅俊美的脸,加上那一看就是进行过良好锻炼的匀称有力的身体,就算是一身是伤躺在床上,依旧仿佛天生的王者。
  注意到自己的注视引来了对方揶揄的笑容,北宸红著脸咳了一声。
  “我也没有男朋友,所以不用你操这个心。”
  “哦?那你朋友呢?他们不会允许你把陌生人捡回去的吧?”
  “我说,你是查户口的吗?”
  北宸无奈地冲他翻了个白眼,然後又嘿嘿笑了起来。
  “也没什麽特别要好的朋友,所以不用担心我会因为你惹出什麽麻烦,安心养伤就好了。”
  “不会吧?你一个亲友都没,混得也太惨了点?”
  “……”
  北宸扭过头去咬了咬嘴唇。
  “好吧,”霞血眨眨眼,动了动伤得不是很重的左臂。
  “最後一个问题,为什麽要救我?”
  “一定要回答吗?”
  “嗯,我很想知道答案。”
  北宸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後神色严肃地看向了躺在床上的男子。
  “……因为看到你倒在地上的样子……我想起了以前的自己,就是这样。”
  “……”
  霞血无声地盯著她半晌,然後,突的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
  “喂,你在做什麽!你不管你的伤──”
  吼到一半,北宸停住了,对方神色自若地活动著自己的双臂,哪里还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霞血,你骗我?!你有什麽……”
  “目的”二字还没出口,高大的鹰眼男子已经走到了北宸的跟前,对著她打了个响指。
  “你合格了,北宸。不过你现在太弱,使用不了我呢。”
  “什麽?”
  瞧见北宸又是愤怒又是疑惑的样子,霞血俯下身子,轻笑著摸了摸她的头顶。
  “既然你一个亲友都没,对这里也不会有多大的留恋吧,那我就不用纠结什麽了。那麽,首先,努力成长,成为配得起我的灵武司吧。”
  “──咦?” ‖全‖本‖小‖说‖下‖载‖由‖炫‖浪‖网‖络‖社‖区‖提‖供‖
  然後,在北宸还在努力思考他那句话究竟带著什麽意思的时候,霞血再次打了个响指,瞬间,整个房间被他指尖窜出、蔓延的白光所占领了,而北宸的身影,也在那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失去意识前的最後一秒,可怜的北宸脑海中唯一的想法就是:
  做人,不能心太好!
  
第二章 掉进了垃圾场
  这是一片巨大的废墟。
  不,说废墟有些不对,它是由无数的小件的硬物堆积而成的巨物,庞大的体积高高耸立,在青紫色的月光下,投下了光怪陆离的剪影。
  在巨大堆积物的阴影之中,有一个小小的人影正在挣扎蠕动著。
  穿著学生服的小个子少女。齐肩的黑色长发,清秀、略带可爱气质的脸,和周围那阴冷肃杀的环境完全格格不入。
  她自然是被霞血丢来这里、对自己的处境还完全摸不著头脑的北宸。
  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身处废墟,周围没有半个人影,全身像是被拆了之後重装了一遍一样,到处都疼得要死,害她想发脾气都无出发。
  北宸好不容易从地上爬了起来,勉勉强强地活动了一下四肢,关节处立即传来轻微的劈啪声,疼得她呲牙咧嘴。
  看样子昏了有一段时间了啊,身体似乎僵得不得了。
  轻微的空腹感传来,她瘪著嘴摸了摸肚子。
  不管怎麽说,在找那个霞血算账前,先想办法填饱肚子吧。
  而且这里实在太不详了──她抬头看了看头顶那青紫色的月亮,再转头看看周围那此起彼伏的堆积物。
  四周安静得可怕,没有丁点儿人气,只有不知名的萤火在废墟间飘动著,更添了一份诡异的气氛。夜晚的废墟其实是很可怕的,不过北宸常年一个人生活,胆子比普通人要大上了许多,所以至今没有失去理智,也没有大吼大叫──很久以後她回想起来,暗暗为此道了声好险,因为如果她当时叫了,或许早就没命了。
  北宸深深吸了一口夜晚微凉的空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然後四顾了一圈。在这种地方,就别指望出现好心人了,她首先得想办法自救。
  首先找找这些废墟里有没有什麽可以利用的东西吧,起码要弄一件可以自卫的武器。
  给自己鼓劲似的,北宸用力点了一下头,然後谨慎地走向废墟。
  “咦……”
  北宸眨眨眼,借著月光,她看清楚了那大堆大堆的废墟的真相。
  垃圾堆?
  北宸奇怪地摇了摇头:……应该不是生活垃圾,否则不会连半点腥臭味都没有。
  伸出手去拨弄了一下,垃圾堆发出了细微的金属的摩擦声,空气中扬起了薄薄的粉尘。再细看──
  “……是武器?”
  北宸不由得喃喃出声了,原来那附近那堆得如同小山高的废墟,竟然全是由一些损毁的武器堆积而成的!
  卷了刃的剑,只有一半尖锋的长枪,断掉的巨斧,只剩刀柄的刀……
  无数散发著死气的武器,带著薄灰和轻微的锈味,组成了眼前小山高的兵器冢。
  北宸越来越感到不安了:这麽大一个堆积废旧武器的场所,那就是……这附近,有战事?
  看样子果然应该找些能防身的东西啊──想到这里,北宸更是卯足了力气,在垃圾堆中大翻特翻起来。
  这把短剑还可以──刚拿起来想挥,剑刃部分就脱离剑柄掉了下来。
  这把长矛似乎──喀嚓,从中间断成了两截。
  这把大剑看起来完好无损──可惜自己拿不动。
  挑了半天,灰头土脸的北宸总算是从垃圾堆里,挖出来一把完好的长剑,不是很重,剑刃的部分也损毁得不是很厉害,剑柄的长度刚刚好,够自己双手交叠握住。
  她拿著长剑走到一片小空地,摆正了姿势,握著剑,像模像样地挥了几下。
  嗯,似乎挺顺手的,就它了。
  『──谢谢。』
  “咦?!”
  北宸停下了挥剑的动作,惊惶地转头四顾:刚才好像有人说话?!
  但是她什麽都没发现,四周依旧安静得如同荒野,只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北宸心有余悸地拍拍自己的胸口:该不是什麽灵异现象吧?虽然自己胆子还算大,但也经不起大折腾啊。
  神经紧张了一小会,发现没有出现什麽怪事,北宸才渐渐松口气。
  大概是因为一下子经历了太多怪事,自己产生幻听了也说不定。
  她走回垃圾堆,又从丢著那把剑的地方,挖出了连著剑鞘的皮质腰带,大小刚刚好,应该是和剑配套的。
  把腰带系好之後,北宸看看拿在手里的剑,一咬牙,拿袖子使劲擦起了剑身。
  “剑啊剑,你看我对你多好,连自己的衣服都不管了,所以拜托要好好保护我啊,我的安全就靠你了。”
  她一边仔细擦著剑,一边自言自语著。
  其实这把剑还挺漂亮的,白色古朴的剑柄,有著漂亮弧度的剑身,擦干净了以後,在月光下泛出了柔和而又清冷的金属反光。
  『当然,我会保护您的。』
  “噗哇!?”
  北宸再次惊得跳了起来。
  又是幻听?不对吧?这次的声音可是很清晰地出现在耳边的!
  “谁谁……谁在说话!?”
  北宸举起了剑给自己壮胆,颤著身子小声道。
  『……是我。您手中的战器。』
  “……啊?”
  北宸脸色惨白地低头看向自己手上的白色长剑。
  “剑……剑说话了!?……哇啊啊!!”
  後知後觉地一松手,北宸尖叫地把剑丢了出去,向後小跳了几步。
  “当啷”一声脆响,剑砸在了地上,带起了一阵小小的烟尘。
  然後,剑没有再出声。
  北宸稍微有点後悔了,刚才自己的举动好像有点失礼啊,如果没记错的话,那把剑似乎还说了会保护她之类的话呢。
  ──虽然碰到会说话的东西,丢出去的本能反应也不能怪她……吧?
  她谨慎地靠近了几步,小声招呼道:
  “那个,……摔疼你了?”
  迟了几秒锺,从剑的方向传来了清晰的男声。
  “不,并没有。”
  “……真的会说话啊。……刚才对不起,我只是有点吃惊剑会说话,所以就……”
  “请不用道歉,您丢弃我是正常的行为,我的能力太差,没有资格成为您的战器。”
  “呃?”
  北宸有些迷惑地挠挠头,他们之间的对话好像有点接不起来。就在这时,剑再次开口了。
  “但是战器会说话,是很基础的常识,为什麽您会感到惊讶?”
  “战器?……常识?”
  ……剑会说话,是常识吗?!
  北宸张著嘴,盯著地上的长剑回不过神来。
  那个霞血,究竟把她送到哪里来了啊!?
  
第三章 这位大哥把剑
  就在北宸和剑面面相觑(?)的时候,空地的上空响起了清楚的“咕噜噜”的响声。
  北宸脸上一红,尴尬地摸著肚子,看向那把剑。
  “对,对不起,我饿了,你别在意。”
  “您感到饥饿吗?恕我多管闲事,这里附近并没有现成的供人类摄取的食物可寻,您还是尽早离开吧。”
  “嗯,我也想离开,不过总觉得这里好像不太安全的样子,我……我能带上你吗?”
  北宸有点担心地询问,如果是一把普通的剑就算了,但是对方会说话,那就是有它自己的意愿咯,还是问一下比较好,万一对方不愿意跟著自己的话,那就只有再去找一把武器了。
  “带上我?您确定吗?我刚才说了,我的能力非常差,没有资格成为您的战器。”
  用著低沈的男声和平稳的语调,那把剑刻板地如此评价著自己。
  北宸对此皱了皱眉。
  “为什麽要这麽说自己?虽然我是从垃圾堆──啊对不起,你的同类的尸体?……中,把你挖出来的,但我觉得你看上去挺不错的啊。虽然剑刃部分有些小缺口,但是完全可以用嘛。”
  剑再次沈默了几秒才开口。
  “既然您是从战器冢中发现我的,就证明我的能力不被需要,已经是被淘汰的东西了。我愿意保护您离开这里,但您应该选择资质更好的战器。其实您并没有说错,就算尚未死去,我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