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之闲云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 >> 《网王之闲云》作者:醉沉凰(VIP完结+番外)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更多更新TXT好书请访问炫|浪小说社区,欢迎光临ncs.xvna.com



网王之闲云

作者:醉沉凰


文案

【淡淡的阳光,透过手掌的指缝,葱白修长的五指似乎隐在了淡金的光晕中。

纤细的手掌伸开,握紧,最终停留在白色的窗纱上。


原来,并不是错觉。


时隔四年,她终于收回了对自己的身体的控制权。虽然,早已经物是人非。


耳边的声音嗡嗡杂杂,苏闲云看着面前妇人开开合合的嘴,蓦然觉得好笑。


“所以,您希望,我和贵公子离婚。”】


这是一个表面属性天然冰山面瘫女被穿越后终于在四年以后收回自己对身体的控制权,却要为利用自己的身体为所欲为的穿越女收拾烂摊子的杯具生活——


一句话的文案:离婚很轻易,复合不容易。大小姐她什么都不想要,只要肚子里的那块肉!


醉的暑期综漫日更文:

公告,此文八月26号开V,v文当天连发三章,评论每二十五个字送一分,长评优先。每月赠送分100点,分数送完为止...(*^__^*)


公告,由于前一段时间事忙,闲云无更新。近期醉将抽出时间恢复更新。弃坑良久,真的很对不起蹲坑的亲……

鞠躬之……

2010-12-3


内容标签: 网王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闲云(手冢闲云)、手冢国光 ┃ 配角: ┃ 其它:



第一卷:初始

1

1、初始 ...


作者有话要说:脑袋一时发热,于是咱又挖坑了囧……

  第一章
  
  淡淡的阳光,透过手掌的指缝,葱白修长的五指似乎隐在了淡金的光晕中。
  
  纤细的手掌伸开,握紧,最终停留在白色的窗纱上。
  
  原来,并不是错觉。
  
  时隔四年,她终于收回了对自己的身体的控制权。虽然,早已经物是人非。
  
  耳边的声音嗡嗡杂杂,苏闲云看着面前妇人开开合合的嘴,蓦然觉得好笑。
  
  “所以,您希望,我和贵公子离婚。”
  
  明明只需要一句话就能阐明的问题,面前的人却和她耗了一个下午。还是在她刚收回身体掌控权,从沉睡中苏醒的第一天。
  
  被自家媳妇直白的话噎到了,手冢彩菜顿了下,也丧失了一贯的耐性,“小闲,我们手冢家虽然和你的父母是好朋友,但是当初也只是因为一时戏言才让你和还在肚子里的国光定下了娃娃亲,原本是不当真的。”
  
  只是后来好友夫妇遭遇意外身亡,只留下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还因伤心过度失去了记忆。自己是因为可怜这个孩子,才一时冲动不顾阿娜达的顾虑让那时候刚好也还没有女朋友的国光娶了她。谁想到,一娶就娶了个祸害。
  
  这个媳妇对国光的占有欲和控制欲,简直到了变态的地步。为了不让自家儿子看别的女人,不知道做了多少坏事,还得罪了儿子身边的一众好友。
  
  手冢彩菜看着脸色苍白躺在病床上的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你在外面做的事我们不谈,但是你怎么可以用假怀孕来欺骗国光和我们……”
  
  一周前的‘流产事件’,简直为四方邻里闲着无事的主妇们平添了许多笑料。假怀孕,还用假流产来设计和国光走得最近的樱子,那个她最喜欢的邻居家的孩子。如果不是不二家的那两孩子及时拿出了一份手冢闲云最近一期的身体检查报告书,只怕隔壁的樱子又要替她背上一个大大的黑锅。
  
  苏闲云斜靠在软软的枕垫上,看着眼前面色不愉明显对自己抱有诸多意见的人,声线清冷却温温软软,“是您的主意,还是贵公子的提议?”
  
  “国光那孩子的性格你比谁都清楚!……你明明知道他不喜欢你,但是只要你一天是他的妻子,他就会为你负一天的责任。”
  
  所以说,离婚什么的是眼前人的主意了啊。苏闲云勾了勾唇角,眼眸微微弯起却没有多少笑意,“如果是贵公子亲口对我说,我会认真考虑。”
  
  婚姻什么的,从来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不仅仅是因为不负责的父母留给她的阴影,也因为她除了自己谁也不爱。
  
  不是不知道如何去爱,只是不想爱,懒得爱。
  
  那个在自己失去身体控制权的四年里,利用了自己的身体对一个
1、初始 ...


  陌生的男人绽放着如火红玫瑰一般色彩强烈而火热的爱情,并恣意妄为的人……
  
  貌似自己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却不得不为扰乱了自己的理想生活、同时也影响了别人的正常生活的穿越者所遗留下的烂摊子负责任。
  
  所以……离婚,可以。但要让她掌握绝对的主动权。
  
  看着眼前对自己的态度颇为不忿的长辈,苏闲云低低垂下了眼睑,掩去了自己眼底的漫不经心,言语温软,“天要晚了,母亲大人还请路上小心。”
  
  “你……我走了,你自己好好考虑我说的话。”被苏闲云不咸不淡的态度激的不轻,手冢彩菜抓起了自己的包就向门口走去,“如果你真的有那么万分之一的爱国光,就抬抬手放了他。因为你,已经给国光造成了很多的痛苦和困扰。”
  
  “是,我会考虑的。”
  
  看着离去的人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苏闲云不禁低低一笑。
  
  看来,真的被自己气得不清。连自己明显的变化也没察觉到。
  
  倒不是她想让对方怀疑,只是沉睡的那几年昏昏沉沉中没记住多少画面和东西,所以她根本就忘了自家的婆婆大人和自己的合法同居者到底姓什么叫什么。
  
  所幸,对方也没有注意到。
  
  窗外的天空很漂亮,夕阳的余晖红中带着淡淡的金色,份外美丽。
  
  活着,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可以呼吸,可以存在,可以用自己的身体做自己想做的事,无所顾虑。
  
  悠然地看着窗外的天,苏闲云被人烦了一个下午的心情也渐渐地回归平静。
  
  想到自己今天发生的事,她的唇角不禁微微上扬。
  
  离婚么……
  
  因为对夺走自己身体的人没有什么好感,除了第一年还注意些‘她’的为人处事,之后的几年里苏闲云对窥探他人生活都可有可无,除了实在无聊就当看戏一样观赏一段时日穿越者的行为,她几乎都在沉睡当中。
   ◎更◎多◎好◎书◎请◎访◎问◎炫◎浪◎社◎区◎
  所以初醒,才会有些茫茫然不知身在何处。
  
  “扣扣。”
  
  轻柔的敲门声打破了房间的静谧,苏闲云偏了偏头,一袭白大褂的医生已经推门而入。
  
  看见本应该躺在床上乖乖打点滴的人竟然站在了窗边,白鸟信微皱了下眉,下一刻已淡了下去,“傍晚好,手冢太太。”
  
  “傍晚好。”安静地回了声,苏闲云对他冷淡的眼神视若无睹,淡淡开口,“检查结果出来了么。”
  
  才刚醒过来的时候,苏闲云是一个人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的。额头的温度偏高,还伴随着一阵阵的昏眩感,所以才不得不自己一个人到医院做了些检查。只是检查结束时不巧遇到了来医院看朋友的自家婆婆,才有了刚刚的那一幕。似乎
1、初始 ...


  从一开始到最后的离开,她都没问过自己的身体状况……
  
  对于自己钦定的媳妇,已经厌恶到这种程度了么。
  
  对眼前人与传闻中不符的个性和处事态度有些意外,白鸟信微怔了下,还是将手中的检查报告递给了她。
  
  无论她是怎么样的人,做了怎么样的事,又给其他人造成了怎么样的困扰,都和他无关。他要做的,不过是尽一个医生的职责,为一个病人解决可以解决的关于身体健康的问题。
  
  目光扫过正看着手中资料的人,白鸟信沉稳地开口,语调冰冷公式化,不带一丝人气,“昏眩和发热,是因为手冢太太之前淋了些雨,再加上没有按时休息和饮食,身体有些营养不良和贫血,所以动了胎气。多注意一下自己的休息时间和饮食,保持心情愉快,对大人孩子都好。”
  
  胎……气!?
  
  她记得,‘自己’一周前才被人揭穿了假怀孕的事,又怎么会……
  
  不去理会眼前人微蹙起的眉头,白鸟信语气浅淡,“胎儿的发育已经有将近四周的时间,出院后希望手冢太太能按时吃饭、休息,哪怕是为了孩子。”
  
  翻着报告书的手有那么一霎那的停滞,细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苏闲云回过神来不禁皱了下眉,“这种身体状况会影响我远行吗?”
  
  原本打算一结束这边的事就回中国的,没想到突然冒出了一个意外之喜。
  
  孩子吗。
  
  自己人生的第二个‘十年规划’里,确实就有找一个身家清白、基因优良的男人结婚生孩子的计划。因为某种非要不可的原因,她很久以前就有在脱离男女关系的基础上要一个孩子的打算。当然,她要的从来都只有孩子,孩子的父亲不在她负责的范围内。
  
  想想虽然这四年的时光并不是由自己掌控着的,但是今年的自己也确实快20岁了。不得不说,这个孩子来的刚刚好。
  
  似乎没听懂她的询问,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微皱了眉,“远行?”
  
  “是的,出国旅行。”
  
  苏闲云颔首,等待他的回答。白鸟信不赞同地看向她,“适度的活动可以允许,但是我不建议你以现在的身体状况出国。”
  
  除非她不想要这个孩子。
  
  右手抚上平坦的小腹,苏闲云眉眼温婉,语气平稳,“预产期是在什么时候?”
  
  “明年开春,在二月初。两周后来医院一趟,做一次产检,看看胎儿情况。” 白鸟信看着她,一直微皱的眉头倒是松了些。虽然对她的态度还是始终如一。
  
  二月初吗。
  
  真是一个美好的季节啊。
  




2

2、婚离(一) ...


  第二章
  
  她的父亲是华国的驻外大使,母亲是好莱坞知名影星。
  
  一个如水般淡然,温文尔雅、风度翩翩,一个如火般热烈,美丽妖娆、不甘寂寞。两个人的爱情在一开始不可谓不轰轰烈烈,只是最终还是抵不过生活的磨砺。所以相敬如冰,对外恩爱对内漠然,只差一纸离婚协议书从此就劳燕分飞。
  
  对于名义上的父母苏闲云其实并没有什么印象。倒也不是这对年轻的父母亲就真的不爱她,只是这种爱和他们挚爱的事业、追求的真爱相比起来实在是太过轻微了,轻微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苏闲云十六年的生命里,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和自己的爷爷以及爷爷的朋友们在一起生活。
  
  直到四年前得到父母在日本出了车祸死亡的消息,她才离开中国为两位已经十多年没见的大人收殓遗物和处理善后事宜。可惜刚踏上陌生的土地,一场意外就让她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权。
  
  身体里多出了另一个灵魂的存在,而自己除了冷眼旁观,什么也做不了。
  
  初时的茫然、无措还有暴动,在一次又一次反抗无果后沉淀为最终的淡漠。然后,在四年后的某一天,已经对收回身体主控权可有可无的自己突然又能行动自如了。
  
  门外传来轻细的脚步声,不久后就听到隔壁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动作轻微得就像在做贼一样。
  
  唇角不觉微微上扬,苏闲云想起两天前自己从医院回来的场景,眸光清浅。
  
  说什么自家儿子因为有事要离开几天,至于是什么事要离开多久又去的哪个地方,手冢彩菜一脸就算苏闲云一哭二闹三上吊都不会说的模样,让刚从医院出来只想好好休息一下的人哭笑不得。
  
  就算自己真的是手冢家的毒瘤,眼中钉和肉中刺,可现在的她什么话都还没说,什么事也都还没做,实在没必要给她那么大的反应。
  
  想到自家婆婆这两天看自己的脸色就快向川剧中的绝活【变脸】靠齐了,估计也快忍不住撺掇自家的宝贝儿子和她脱离关系了吧。
  
  离婚协议书她都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就等着合法同居者的亲笔签名。手冢家的钱财、房产以及所谓的分手费她一概不要,横竖反正自己也不是个缺钱的主。而她唯一要定的宝宝抚养权,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先不说对方信不信自己真的怀孕,只要是手冢家先提出的离婚,占主导权的就一定会是自己。签了离婚协议等过上两三个月胎儿稳定了,她就直接飞回中国,那时候就算他们反应过来了也无法再给她添堵了。
  
  所以,宝宝你要乖哦。让妈妈好好的吃饭、休息,养好身体就带你回我们以后的家去。
  
  门外传来
2、婚离(一) ...


  有气无力地敲门声,打断了某只一个人的自由世界。苏闲云眨了眨眼睛,有些诧异,“请进。”
  
  手冢彩菜妆容得体的脸蛋先一步晃进了她的眼帘,面色冷淡,“我和你爸爸今天有事要出去一趟,会晚点回家。冰箱里有做好的饭菜,你饿的时候热一下再吃。”
  
  “是,辛苦您了,母亲大人。”除了对她没什么好脸色,这家人该做的事也都做到了。苏闲云弯了弯唇,向手冢彩菜弯了弯腰,“路上请小心。”
  
  “啊,我走了。”转身离去的脚步走到门口时微顿了下,手冢彩菜想了想还是转回了身,淡淡开了口,“爷爷这几天也该从朋友聚会回来了,你自己注意一下,不要惹他生气。”
  
  爸爸可不是好脾气的人,更何况他一开始就不喜欢自己为国光定下的这个媳妇。虽然,这个媳妇确实不怎么样,让始作俑者的自己都想退货了。留下这么一句话,手冢彩菜才重新迈开了脚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苏闲云的房间。
  
  手冢爷爷吗……看着手冢彩菜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苏闲云偏了偏头。
  
  【夜:老爷子那边快没耐性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电脑上的震动窗口拉回了她的视线,看着聊天窗内的最新消息,她抿了抿唇。
  
  【白(苏闲云):再等一段时间,辛苦你了。】
  
  四年,音信全无。
  
  如果不是夜那家伙在几年前来日本找她的时候发现了自己的诡异变化,并且聪明地替她掩盖了痕迹拖住心有疑虑的人,只怕自家老爷子早就追到日本来了吧。
  
  谁受伤害都没有关系,但如果让最关心她的律一爷爷心脏病发,她绝对会让那个在四年之中用自己的身体恣意妄为的穿越者生不如死,饱受煎熬。
  
  合上手中的笔记本电脑,苏闲云做了些简单的伸展运动,才懒懒地从床上下来。
  
  当初医生说自家老爷子活不过九十岁的冬天。今年爷爷八十八岁,距离老爷子九十大寿还有一年多的时间。爷爷最大的心愿就是在死前能抱到苏家下一代的继承者,听小小曾孙叫一声祖爷爷。所以……
  
  右手扶上平坦的腹部,苏闲云垂下了眼眸。
  
  一年多的时间,足够她生下健康的小宝宝,并教会小家伙叫一声祖爷爷。
  
  想起自己九点和别人还有一个约会,苏闲云从衣柜里翻出一套合意的衣服,慢悠悠地晃进了浴室里。离婚后她有两三个月的时间都要留在日本修养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