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轻狂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都市·言情小说 >> 《重生之轻狂》作者:心扉吹动如初见(完结)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重生之轻狂> 全本TXT小说下载炫^浪网络社区 http://ncs.xvna.com

正文 第一章 重生
谁让你心动
谁让你心痛
谁会让你偶尔想要拥他在怀中
谁又在乎你的梦
谁说你的心思他会懂
谁为你感动
如果女人
总是等到夜深
无悔付出青春
他就会对你真
是否女人
永远不要多问
她最好永远天真
为她所爱的人
只是女人
容易一往情深
总是为情所困
终於越陷越深
可是女人
爱是她的灵魂
她可以奉献一生
为她所爱的人
B市著名的娱乐场所包厢内,一个一身白色连衣裙的漂亮女孩手中拿着麦克风,断断续续的跟着音乐轻和,另一只手中端着的高脚杯盛满了暗红的液体,她神情恍惚,美丽妖娆的凤眸清泪尽显,可却倔强的不让它滴落。
“轻狂,别喝了,别喝了。”坐在白衣女孩身旁的短发女孩一脸心痛,轻声劝慰着。
“哈哈,清韵,你告诉我这算什么?五年感情就这么飞灰湮灭了,凭什么啊!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为什么。”一口饮进杯中的红酒,女孩大笑,可声音是那么的痛苦,让听见的人都为之心痛。
“轻狂,轻狂,别想了,好不好,明天一切都会从新来过的,哥哥他是被狐狸精迷了眼,可我们没有,爸爸、妈妈都不会同意他们交往的,你放心,我们都会为你做主的。”名为清韵的女孩烦躁的扒了扒凌乱而有型的短发。
女孩摇了摇头,美艳的脸上闪过一抹诡异的笑意,她转头看着旁边的女孩:“清韵,我任轻狂再不济也不会要别人帮我强求一份爱情。本站”
“别喝了,轻狂,我求你别喝了。”清韵再也受不了她那醉生梦死的神情,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酒杯,‘啪’的一声狠狠的扔了出去。
女孩不以为意,反倒莫名的轻笑出声,半眯着朦胧的眼眸,口中继续哼哼着那略显悲伤的音乐。
“是否女人,永远不要多问,她最好永远天真…………”哈哈,冷清寒你好狠啊!你竟然连一个让我天真的理由都不给我,不给我啊!

这个世界疯了,任轻狂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如此,若不是这个世界疯了,为什么她现在会是这个样子?镜子中的她分明就是十岁时的样貌,长长的直发,本该飞扬的眉眼却温柔似水,这幅可笑的样貌这不就是因为无意中听了冷清寒的话才改变的嘛!
他说他喜欢留着直发的女孩子,他说他喜欢温柔的女子,他说过太多太多了,可他却忘记了,而自己却傻傻的记了下来。
“小小姐,夫人叫您下来。”屋外传来一声熟悉而陌生的女子的轻唤,那是一直照顾着自己的林妈的声音。
“知道了。”任轻狂淡淡回道,微微挑了一下眉眼,而镜中的小人也随之挑起了眉眼,任轻狂冷笑一声,她自从知道了冷清寒喜欢的女孩样貌以后就忘记了原本的自己,一直知道自己的相貌是极好的,却没有想到也会有着如此飞扬的神态,以往一直讨厌的凤眼在此刻看来却是极精神的,想到以前隐藏了自己性格,硬生生那个这么漂亮的凤眸弄的低眉顺眼的真是可笑极了。
对着镜子整理着衣衫,上下打量着,这是前世自己一直有的习惯,因为她想自己每一次出现在冷清寒面前时都是一副完美的样子。
推门而出,任轻狂延着蜿蜒的阶梯而下,虽说现在的她有着小小的个子可腰板却挺的极为笔直,一双凤眸更是顾盼生辉,若是让熟悉的人看到定会觉得惊奇,以往害羞的那个小女孩居然有了这么大的转变。
看着坐在沙发中的年轻女子,任轻狂红了眼睛,那是她的妈妈,那个为了她舍了一身傲骨的妈妈。
“妈。”任轻狂红着眼眶,轻唤一声,之后扑进了女子的怀中。
“轻狂,怎么了?是不是哪又难受?”任妈妈担心的看着任轻狂,温柔的问道。
任轻狂摇了摇头,窝在女子的怀中,娇声道:“轻狂想妈妈了。”
“这孩子,这么大了还撒娇。”任妈妈轻笑一声,满是宠溺的说道。
“不管多大也是妈妈的孩子啊!”任轻狂娇声娇气的说道,双手紧紧的搂着任妈妈的脖子。
“爸爸呢?”任轻狂环顾了一下四周,往日这个时候爸爸一定会在家的,而听妈妈的意思自己似乎是病了,那为何爸爸没有回来看自己呢!
任妈妈眼中闪过一抹暗淡之色,声音也淡了下来:“你爸爸今天很忙,晚上会回来看你的,乖轻狂,一会妈妈带你去外公家好不好?你上次不是说想吃外婆做的蜂蜜蟹子了吗?”
“妈。”任轻狂轻唤一声,眼带安慰之色,她自小便知道父母的感情不是极好,虽说父亲在外并没有如其他人一般养个外室,可带母亲却总是极为冷淡,想来也许是包办婚姻的原因,只不过,她总是替母亲感到可惜,她的妈妈是个极为漂亮的人,性格也十分的温柔,这样一个女人应该有好男人来疼爱的。
“妈妈没事,走,我的小轻狂,妈妈带你去外婆家。”任妈妈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牵着任轻狂的手站起身来。

坐在车中,透过车窗看着外面陌生又熟悉的景象,任轻狂露出怀念的笑容,而当透明的车窗映照出她的娇小的脸蛋时却划出一抹与之极为不相符的冷笑,她拉了拉任妈妈的衣袖,娇声道:“妈妈,妈妈,带我美发店吧!”
“怎么?我的小公主要剪发了吗?”任妈妈戏虐的看着任轻狂,轻笑道,这孩子自从三年前开始就一直留着长发,宝贝的不得了。
任轻狂用力的点点头,仰着精致的小脸看着任妈妈,甜甜的问道:“妈妈,我上次看过一个大姐姐头发卷卷的好漂亮,我好喜欢的。”
任妈妈一贯是极为宠爱任轻狂,如今见任轻狂是不过是爱美罢了,虽说烫头对小孩子不是,可看着任轻狂眼里的期待之色,倒是不忍拒绝,只能点头同意:“好,你呀!小小年纪就如此臭美,长大了还得了。”边说,任妈妈边笑着摇了摇头,对开车的司机道:“小王,去我常去的那美发厅。”
“是,夫人。”
任轻狂偷偷咧嘴一笑,妈妈总是这样无条件的宠着她,惯着她,也是因为这样,她才以为世上的人都是无条件的喜爱着自己,不过,今生她觉得不会在犯这样的错了,也不会在惹妈妈伤心。
坐在理发店中,任妈妈一边翻着美发杂志一边指着里面的几款发型,笑道:“这几款都挺好看的。” ◢本◢作◢品◢由◢炫◢浪◢网◢络◢社◢区◢收◢集◢整◢理◢
“是,任夫人您真有眼光,这几款发型都是欧美最流行的,您烫了肯定好看。”一旁的老板赔笑说道,这任夫人可不是一般人,虽然没有表明过身份,可跟来的车的车牌号可是京V开头的,这样的车可不是谁都能坐的。
任夫人淡淡一笑,指着任轻狂道:“这回你可猜错了,不是我要烫发,是我女儿。”
那老板一愣,看了一眼笑眯眯的任轻狂,心中暗道,真是不一样的家庭啊!哪有这么小的孩子就烫发的,虽是如此想,可那老板还是笑道:“一定给小妹妹烫个漂亮的发型。”
任轻狂抬头微微一笑,之后指着杂志里一款大卷发道:“妈,就这个吧!”这样的发型在以前她就极为喜欢,只不过因为她知道冷清寒喜欢的是直发,所以一直没有去烫。
任妈妈看了一眼,之后赞同的点点头:“这个不错,看着就挺洋气的。”之后对着一旁的老板一扬下巴:“就这个了,你带她去吧!”
“这面请。”
任轻狂起身跟着美发店老板过去洗头,之后坐在椅子上任由美发店老板摆弄,可没一会,任轻狂就后悔了,她忘记了现在的美发技术可不比她那个时候,就这药水味就呛的她够戗,可已经弄上了,现在若是反悔的话,任轻狂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黑了脸,只怕现在洗头也来不及了,她可不喜欢自己的头弄变成鸡窝。
在任轻狂熬了五个多小时以后,美发师终于发话了,任轻狂僵直着身子跟着他去洗头。
“呼,终于弄好了,妈,你看好看不?”任轻狂轻呼一口气,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扬唇微笑,这是一个全新的自己,一个不在为冷清寒而活着的自己。
任妈妈上下的打量着任轻狂,骄傲的笑道:“好看,我家轻狂这样真好看。”这话倒不是因为任轻狂是她的女儿她才如此说的,轻狂的五官随了她的父亲,一双凤眸,一张薄唇,以往总是留着一头直发,配上那样飞扬的五官总是有不搭之感,可现在一头黑色大卷发,陪着那微挑的凤眸,红艳艳的薄唇,灿烂的微笑,倒真像那高级商场里的芭比娃娃,活灵活现的,极有朝气。
“任太太,任小姐这样可真好看,就跟那外国电影里的小公主似的。”老板看着任妈妈那副满意的样子,忙开口说道,说实话,他也觉得这个小姑娘卷发比直发好看,本来就生的一副好相貌,一收拾更是漂亮的跟电视里的童星似的。
“妈。”任轻狂到不羞涩,抱着任妈妈的胳膊撒起娇来,一副美美的样子。
任妈妈轻摸着任轻狂的头,宠溺的笑了笑,付完钱后带着任轻狂离开。

正文 第二章 莫家旧事
车绕了B市小半个圈后才到了XX军区大院,开车的伺机探出半个头去对着门外身姿笔挺的警卫打了个招呼,在警卫对着车行了个军礼后,车径直的开了进去。

车内的任轻狂透过车窗看着外面齐齐迈着正步的军人,唇边露出一抹近乎怀念的笑容。
“轻狂,笑什么呢?”女儿的情绪变化总是逃不过妈妈的法眼。
“没什么。”任轻狂摇了摇头,抬起娇美的小脸看着任妈妈:“妈,你说我以后当兵好不好?”上一辈子的任轻狂因为舍不得冷清寒所以固执的没有走任家孩子的老路,每每她看见穿着军装的哥哥与嫂子时,眼中总是闪过羡慕的神色,可是却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的决定,现在一想,真是可笑至极,居然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把梦想都放弃了。
“不好。”任妈妈摇了摇头,对上任轻狂询问的视线后,笑道:“我的轻狂就是一个小公主,妈妈可舍不得你去当兵。”
“妈。”任轻狂露出一抹甜美的笑容,之后孩子气的窝进了任妈妈的怀中,享受着那还不容易得来的幸福。

任妈妈带着任轻狂走进莫家,坐在沙发中的俊挺的中年男子一愣,之后起身扬声道:“爸,轻狂、晓晓回来了。”
晓晓是任妈妈的小名,她姓莫,出生于Z国军事世家,而沙发上的中年男子是莫宇,莫晓的大哥。
“晓晓,怎么回来也不来个电话?”莫宇拉过莫晓身旁的任轻狂,圈着她坐回沙发中,一边揉弄着任轻狂的卷发,一边含笑问道,可那墨黑的眼眸却无一丝笑意。
“哥,我回家还得打电话报备啊!你这司令当的也太霸道了吧!管你们军营里的人还不够,现在还管到了自己妹妹头上。”任晓别开眼去,没有对上莫宇的眼睛,笑嘻嘻的说道。
“轻狂,告诉舅舅,是不是爸爸惹妈妈生气了?”莫宇淡淡一笑,没有理会任晓的话,低头轻声询问着任轻狂。
任轻狂微笑的看了看妈妈,又仰头看着舅舅,小口微张,正待回答之时楼梯中便传来一声极为低沉的呵斥:“莫宇,你对轻狂胡说什么呢!”
“外公。”任轻狂从莫宇的怀中起身,笑着跑上楼梯,一把抱住老人的腰身,撒娇道:“外公,抱抱。”
任轻狂的外公莫成一把抱起任轻狂,朗声一笑:“我家的小轻狂病好了吗?让外公掂量一下,是不是瘦了?”
任轻狂在莫成的怀中咯咯的笑了不停,可眼眶微微红了,以前外公也总是把她抱在怀中,总是骄傲的说所有人说,我家的小轻狂是世上最宝贝的公主,不知道什么人可以配得上我家的小轻狂,外公是那样毫不掩饰的宠爱着自己,他希望自己是那个骄傲的公主,可自己却辜负了外公的期望,并且用最卑微的方式让外公蒙了羞,让莫氏成为了一个笑柄。
“呦,轻狂怎么一脑袋卷毛了?跟个小洋人似的?”莫宇用发现新大陆的惊奇目光看着任轻狂。
任轻狂撅着娇嫩的粉唇,精致的大眼睛眨巴着:“舅舅,你才注意到人家换了发型啊!”
莫宇嘿嘿一笑,他一个大老爷们哪能注意那些,不过一仔细看看他们莫家的公主,恩,这洋玩意是挺好看的。
“好看,好看。”
“好看什么,好好的头发弄的跟羊毛似的,晓晓,你太胡闹了。”莫老爷子舍不得说外孙女,自然只能说女儿了。
“爸,你这次可错怪我了,是你的宝贝轻狂自己要求的。”莫晓抿唇一笑,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
“是这样吗?”莫老爷子低头看着任轻狂。
任轻狂用力的点点头,笑的极为甜美:“外公,不好看吗?”
“好看,好看。”莫老爷子哪敢说不好看,在他看来自家的宝贝不管什么样都看,不过看着那小小的脑袋顶着一头的标新立异的卷发,他还是小声的嘟囔了几句。
“轻狂,别赖在你外公怀里了,小心累到你外公。”看着父亲宠爱着女儿,任晓笑了笑,随即张口说道。
“哪会累,我身子骨还壮的很呢!”莫老爷子剑眉一挑,朗声说道,不过还是把任轻狂放了下来,摸了摸任轻狂的头,笑道:“轻狂,去找清韵玩去吧!你病这些天她可一直惦记着你呢!”
“恩,外公,那我去找清韵了。”任轻狂看了看任晓,眼中闪过一抹担忧的神色,之后扬起灿烂的小脸,乖巧的说道。
“去吧!”
对着任轻狂摆了摆手,看着她一蹦一跳的走出屋子,脸上慈爱的笑容随之消失,却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深沉之色。
“笑笑,任森是怎么回事?我可听说他好几天没有回家了。”本来女儿与女婿的事情他不想多管,可这次任森有些太不像话了,自己女儿病了都不知道回来看看,哪还像个做父亲的样子。
“爸,任森他忙。”任晓轻咬着红唇,眼中满是倔强之色:“爸,我们的事情你就别管了。”
“你们的事情我才懒得管,轻狂病了他不知道吗?在忙连回来的时间也没有不成?”眼睛一眯,莫老爷子沉声说道,满脸的不悦之色。
“爸。”莫晓轻唤一声,张了张口,竟不知道该如何说,她何尝不委屈,只是这么多年了,她已经习惯了,她现在有了轻狂,只觉得守着轻狂就够了。
“莫宇,给任森打电话去,就说是我的说,他还想不想好好过日子了,要是不想就赶紧把婚给我离了,我们莫家在穷还养得起女儿。”莫老爷子脾气一向急躁,见女儿如此隐忍,心中心疼不已,当下怒声吩咐着儿子。
莫宇微微蹙眉,看了看自家妹子,她与任森那点事情他也是知晓的,自己的妹子受了委屈他也心疼,可总归没有想过让妹妹离婚,莫家与任家都不是一般的家庭,这要真的离婚了,在军区只怕成了笑话。
轻叹一声,莫宇掏出电话,给任森打了过去,而莫晓却倔强的别过脸去。
正文 第三章 年少情意
大院的篮球场上,一帮半大的孩子正打着篮球,同样,一群较小的孩子正围在一起笑闹的看着打球的人,这样的场景任轻狂在前世也经历过,只不过那时的她眼中只有一个人。

任轻狂的到来并没有引起这群孩子的注意,她只是静静的呆在一旁,看着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