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梅花糕(续)_在线阅读

炫浪网络社区 >> 百合·蕾丝 >> 《我爱梅花糕续》作者:曲中求(GL) 语言:繁體中文 风格: 绿  字号:减小 加大
作品由炫浪TXT小说收集整理 欢迎光临ncs.xvna.com
我爱梅花糕(续)
作者:曲中求
第一章
  
  赵不祸加紧扬鞭赶着马车,却未能甩掉庞老太君一伙,心里越发愤恨,刚刚趁机脱掉黄袍,脱掉一身的责任与重担,本想潇潇洒洒去体验一番无官一身轻的逍遥日子,奈何老天看她过得太过惬意了,把一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又托付给她代管,谁曾说眼一睁一闭一天过去了,眼一闭不睁一生也就跟着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了。
  
  五年,整整五年,别人看着她是高高在上,心里艳羡不已,哪知道凤凰没有天空就如同骆驼离开沙漠,没有舞台,人生的梦想只能是做梦时想想而已,好不容易盼着小梅花糕从种子发了芽,芽开了苞,苞绽放出花朵,她那不情不愿的日子又开始有了更高的期待。
  
  人生就像阶梯,往上爬那叫登天,不是真的一步登天,而是到了登天的那一步的时候,刚好有人看见了,可是调过头来往回走,那叫下坡,说人生到了低谷,明明是同样的阶梯,只是转个身,前进无人看见,下坡的时候,大家都看见了,原来是挑了大家歇凉的时候,能不七嘴八舌,胡思乱想的揣测,最终流出个什么闲篇胡话来。
  
  不祸觉得现在的她就像风筝,线握在梅花糕和小梅花糕手里,那是她心甘情愿的,至于老远身后的那一大家子就像风筝的尾巴,一定的长度可以平衡,太长了就是拖累,何况还有那么多的拖油瓶,她想飞得高也不能够。
  
  不祸任随自己胡思乱想,旁边的赵小祸忍不住喊起来,拉拉不祸的袖子,道:“捣蛋鬼爹爹,快停下,小梅花糕的屁股在宣言:疼啊!疼啊!颠的疼死了!”不祸赶紧拉住马缰,让马车停下来,道:“小梅花糕,没事吧?要不要拿包袱垫着?”小祸道:“现在不疼了,小梅花糕要慢慢的欣赏周围的景色,捣蛋鬼爹爹歇口气儿,也体谅体谅马儿,人家可是拉着我们三个,你还要人家拼命跑,要是长跑的倒也罢了,万一人家是个短跑选手,半路没气了,到了阎王老爷那儿它要是告你的状,你不也挺冤吗!”不祸点点头,心想万一马半路罢工,自己就得做牛做马了。
  
  不祸在脑海里想着自己做牛做马的情景。只见自己身上套了马缰,使劲的趋步向前,小梅花糕喊着:“捣蛋鬼爹爹快点,快点!”女儿是拼命给自己鼓劲打气,奈何她一步也前进不得,回身道:“你们也下来搭把手!”梅花糕和小梅花糕各自别过头去看天空小鸟成行,一副不关我事你看着办的姿态,谁叫你累死马的,别找我!可恶的是竟然还是斜坡,更可恨的是还是上坡,一不小心脚滑,车子拉着人倒退,梅花糕和小梅花糕在车子上大叫,无奈话凄凉,自己为了保护她们最后英勇就义了,心想着没在战场上受一点伤,反倒为了一匹马断送了自己,看着自己的新坟,连个墓碑都没有,小梅花糕只插了几根草道:“捣蛋鬼爹爹,你死得好惨啊!国家少了你一个没什么,我们少了你很开心哟!以后梅花糕娘再也不用为您操心了,老太君和娘也不会愤愤不平,一天到晚想着找你报仇了,最高兴的当然是我了,以后我们两个人的梅花糕,我一个人吃了,欧耶!是两人份!”说着眼中还呈呈的发亮。
  
  不祸道:“不——我不要死!”柳舞雪推推不祸道:“不祸,清醒清醒,又在走神,想入非非啦!”不祸回过神来,看见舞雪关切的眼神,小祸捂着嘴偷笑,瞪了小祸一眼,将马车的速度放慢了,心道:果然是我的孩子,心都一样邪门,我得小心点!一向宽宏大量的不祸竟以君子之心度小梅花糕之腹了!看来小祸在她的潜意识里让她产生了危机。
  
  后面的马车里,庞老太君问道:“可看见她们的马车了?怎么走了好一段路,还是没赶上,是不是马偷懒不使力,难道我走不动路,马也跟着退休以享天年吗?”凤城大命道:“老太君别慌,属下一直听着声,不远,一会儿就到!”庞老太君道:“对了,你和大令把不祸给我拦下来,快去吧!”凤城大命和凤城大令两个好青年,一声得令,骑着自己的马就向前奔去,庞老太君用手挥挥,瞧这烟尘滚滚够呛人的,两个年轻人办事挺积极,但也稍微跑远些再加马力不迟,非得弄得她咳了老半天才罢休,杀手锏也有后遗症,看来得慎用!
  
  在庞老太君身后也跟着五、六辆马车,那是赵家几对年轻人的队伍,一听老太君跟着出来了,自己也跟着出来溜达溜达,别老是捂在皇宫里连青春痘都不知道是啥玩意儿,就直接过渡到白发苍苍,不知青春几何,心也懒了,手脚也退化了,所谓的热血也如一滩死水等着干涸,这一系列行为简称“等死”。
  
  第一个有意见的就是柳飞雪,心道:把我的女儿拐跑了,丢了满脸的鱼尾纹给我,为那淘气包每天怨每天烦的,青春的小鸟一去不复返,就算网开一面,三面也要围实了,好歹逮几只回来,才能对得起操心好几年,想让我无限的付出却得不到回报,赵不祸你的算盘打得噼啪响,我却不能让你如意,用你的话说亏本的买卖——不干!
  
  柳若雪看着车里的三姐满脸愤懑,也只能摇摇头,看来时间是良药,但不是神药,可以治愈一些人,可还有些人只会根深蒂固,要想彻底治愈,看来也只有鹤顶红才是值得参考的神药之一。
  
  在更后面的后面,那是四面都是墙的围城,里面的人难出来,外面的人难进去,进去之后,很少有人能好好出来,不知道在哪个角落暗藏着机密,搞不好一只小鸟也能当刺客,千万枝箭就发射了,所以那不知门路的鸟儿、雀儿是能绕远行也不捡近,为保一个麻雀虽小却也五脏俱全,那地儿叫皇宫。
  
  赵聪接到传位诏书之后直跺脚,口道:“好你个不祸,竟然自己做甩手掌柜,把一堆烂摊子丢给了我,你丢我就不能丢”,对侍人道:“把名人给我找来。”不一会儿侍人来报:“将军,小公子又不见了,一个人不知道又迷路迷到哪儿去了。”赵聪直叹气,这儿子跟自己一样是个路瞎,遇到拐七拐八的路就跟走迷宫似的犯眼晕,而且还偏偏爱到处乱跑,又不喜欢让人跟着,现在又出问题了吧!赵聪道:“零零八,把名人给我找来,我有事找他。”
  
  叫零零八的狗一声得令,跑着去找赵名人了,心道:同样是狗,哥哥就混得比较好,天天跟着帅哥、美女、机灵鬼,好吃好玩的生活着,我怎么就那么走霉运,都是一个娘生得,命就差了这么多,虽然伙食也不错,可是一刻也不得闲,天天跟着跑,肌肉没生出来,倒生了一身瘦排骨,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只没人要的流浪狗,三、五天的没饭吃,一年半载的待业,这形象太差了!
  
  零零八抱怨归抱怨,尽职尽责还是一点不含糊,凭着狗类的天性,灵敏的嗅觉找到了赵名人,用嘴咬咬他的衣角,示意他有人找,赵名人正玩得高兴,嘟着嘴跟零零八回来了,一跨进门槛,响亮的一声“爹”,振奋了赵聪的心,原本还有些不甘情愿的心情已经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招招手道:“名人,快过来,今天爹跟你说件事,名人想不想当皇上啊?”名人说道:“想!那是不可能的!”赵聪听到了前一个字眼睛亮了,哪晓得儿子的心思跟路似的,让人犯迷,下一个弯儿也不知道在哪里等着呢!硬生生的把他的喜悦掐断了,继续问道:“为什么不想?你知道有多少人为了它丢了命,拱手让给你,你还不知足。”赵名人道:“天上的小鸟会掉下来吗?天上会掉馅饼,就不会掉鸟屎啦?别光顾着用手接,反正我是不干,我要找捣蛋鬼小叔玩去。”说着就往外跑。
  
  赵聪喊道:“快回来,你的捣蛋鬼小叔早跑宫外玩去了,把皇位丢给你了!”赵名人道:“别骗我了,小叔说路瞎不是瞎,是路不长眼睛,就算他出去玩了,必定也要带好东西给我,会把那张黄金椅送我?骗谁呢!”赵聪真是无语到不行,这儿子真是太聪明了,跟不祸在一起的人,再笨的都染了墨家思想,游戏人生的作风,一个个试金钱如粪土,可怜自己成了化粪池。
  
  在朝议殿的群臣见到空空的龙椅是揣测不已,只听陈总管传出诏来,说今日不早朝,让各位大人都回去!众人揣着各种心思回了,当然也有消息灵通的知道皇上带着家小微服出巡了。
  
  在杨府杨暮听到消息是一瞪眼,对儿子杨幼八道:“不祸走了?做了五年皇上就过完了瘾?我这刚准备支持他,他就丢下我的一颗忠心,不理不睬了,当年那一棍子敲得我犯了颈椎炎,想一走了之?”杨幼八道:“皇上之前跟我说了,要治颈椎炎,多活动活动脖子,跳跳孔雀舞,就是头一伸一伸的!”说着给老父亲做了示范,杨暮道:“胡闹!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学女人跳舞呢!”杨幼八只能无奈的告辞,父亲真是太固执,跟不祸叫了五年板,不还是支持了吗?
  
  杨暮待杨幼八一走,伸着脖子看看,确定儿子已经走远了,自己也试着把脖子一伸一伸的,小孙子道:“爷爷,您在做什么呢?”杨暮道:“爷爷教你跳孔雀舞!”小孙子道:“小鸭子嘎嘎的,爷爷我教您跳天鹅湖。”随口吟道:“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学着鹅笨笨的走路,游泳,道:“这是我学了这首诗由此产生的灵感,所谓天鹅湖,就是天鹅在湖里游泳。”
  
  两条手臂张开抖成软乎乎的面条,杨暮道:“这是什么意思?”小孙子道:“天鹅说爷爷我饿了,您能先让人给我煮点面条吗?”杨暮道:“天鹅还会说话?”小孙子道:“怎么不会!您知道天鹅的大名叫什么吗?”杨暮摇摇头,小孙子道:“天仙!两只天鹅在一起,叫天仙配,但癞蛤蟆嫉妒人家,所以总想吃人家的肉,但没想到有孙大圣护着,孙大圣说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吃我师傅的肉和吃天仙的肉我不能答应,不然以后面目全非了,倒霉的还是我这个火眼金睛,不管你怎么伪装,我都能看出你的原形来。”杨暮听着孙儿的话似懂非懂,只能勉强点头,看来他得向庞老太君学学,跟年轻人多套套近乎,不然隔着的不叫代沟,叫山穷水尽,前面山连着山,河连着河,他什么也看不到。
  
  杨暮的心思让小孙子给打乱了,皇宫里的赵聪就没那么好运了,他跟儿子摆事实,讲道理,打商量,自己也想跟着到宫外郊游去,没想到儿子是油盐不进,两手在胸前交叉,一副你说你的,我不听是我的事,只待他嗓子说得冒烟了,赵名人还是纹丝不动。
  
  等赵聪口干舌燥在喝茶的那个当,赵名人开口,道:“爹,您说了半天,只说了对您好的事,怎么就没有考虑到我呢!只要有一句里想着对我的好,我就打算给您出一主意。”赵聪这歇下来,慢慢理会儿子的话,心里一亮,儿子这是在暗示他有想法,道:“只要说出来,我们三个,我,你,你娘一起出宫郊游去!”赵名人点点头,道:“说了半天,只有这句话说到了重点,小叔把皇位丢给我们,我们想不出好主意来,还不允许学学他的聪明,把皇位也丢给别人去。”
  
  赵聪一听儿子的话,心中豁然开朗,自己真是一叶障目,也写一张传位诏书,把皇位传给李念基,带着家小一路追逐大部队去了。李念基接到诏书是哭笑不得,绕了半天又绕回来了,李庶民安慰道:“爹,地球是圆的,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人是椭圆的,只要等他们一回来,您也来这一招,然后闪人!”李念基想想也对,改变不了现状,不代表改变不了以后,现在自己只要做个忍者,忍他个三、五月,可是忍者也不好做,毕竟忍字头上一把刀,天天对自己使刀也太残忍了,无奈无法推脱,暂且看着自己的心天天流血吧!反正现在有人包扎,不怕!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主要写了以下几点:不祸离开皇宫之后的心情,她的一些感受。小祸的话表现了孩子的可爱,体谅马儿。不祸的胡思乱想也表现了不祸的可爱,和她心中的危机,与小梅花糕对舞雪有点争宠的想法了。互相爱并嫉妒着,这是一种无害却可爱的行为,和孩子吃醋。杨暮的改变虽然有点别扭,但他也改变了,不祸用一种宽容的态度,对待了杨暮,没有强迫他一定要支持自己,在潜移默化之下,杨暮支持了不祸。杨暮的小孙子非常的可爱,有很多的奇思妙想,表现了祖孙之间和乐融融的关系,杨暮心里想向庞老太君学习,说明了他的思想也在进步了。赵聪与儿子的对话,表现名人的路瞎不是瞎的思想,非常聪明的一个孩子,零零八的“心道”也很有意思。最后是李念基和儿子的对话,可以看出他的处世思想,慢慢影响了儿子,“地球是圆的,人是椭圆的。”
第二章
  
  且说庞老太君派出她的杀手锏,凤城大命和凤城大令,两人轻骑出发了,不一会儿就追上了不祸的马车,两人绕到车前,调转马头,在马上一抱拳道:“六少爷,老太君有令,让您等等她!”不祸一看是这两人,又想起五年前看见他们在湖里吃嘴巴的事,人又华丽的晕倒了。舞雪赶紧扶住,小祸在马车上伸着手,那意思是让人把她抱下马车,凤城大令跨下马来,把小祸抱下马车,小祸道:“两位英雄,把你们的本本拿出来吧!”
  
  凤城大令和凤城大命只得从袖内拿出小本子,本子封面上写着“小梅花糕”,这是赵小祸专门给他们两个的记过本,本子非常的小巧,但是非常厚,里面是折叠式的,每做错一件事,就得让小祸盖章,章到达了一定的数量,就得接受小祸的惩罚,那惩罚当然是具有折磨性的高难度的事。比如,让这两个相爱的人分开一个月,不准说话,不准见面,还有很多的不准,真是相思难熬,熬来熬去熬成红豆汤,红豆汤小祸喝,红豆渣也没他们什么事,只得干瞪眼。
  
  小祸从脖子里掏出梅花小章,是玉制的,很小,外形像一朵梅花,印出来的是只小熊,这是不祸赐给她的,相当于令牌,她沾点印泥,两个人的本子中各印了一只,吹吹,满意的笑了,把梅花小章擦干净,又放衣服里面。
  
  不祸晕倒,马车也只能搁置了,两位好青年给庞老太君复命,小祸和舞雪坐地上补充食粮,吃吃点心,喝喝水,等着庞老太君,不祸是很没形象的躺地上,呈大字形。
  
  小祸对舞雪道:“梅花糕娘,要给捣蛋鬼爹打打气吗?”舞雪道:“你要是想打气就去打气吧!”小祸答应一声,跑到不祸身边,一屁股坐不祸心脏那儿,给不祸打气,小祸对此事是乐此不疲。
  
  不祸悠悠转醒了,睁眼就看到小祸卖力的给她打气,拼命的晃身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内分泌不和谐,正在酝酿呢!不祸道:“可以了,再打气下去,我就成热气球了!”小祸道:“真的吗?那我就继续打气,等你飞起来,我就可以乘着你四处飞行了,又快又省力!”
  
  这时庞老太君算是赶上来了,打趣道:“不祸这是怎么啦?难不成见到我这么兴奋,最后以晕倒的形式来告慰真情吗?我真是太荣幸了!”不祸看着自家奶奶,明明是罪魁祸首,还装纯情,自导自演,她倒要看看,她七十一岁的老太君,怎么让时光流转到一十七岁的花季少女。
  
  庞老太君娇滴滴的说道:“就这么不想见到人家,人家一路风尘仆仆的追来,还一副讨厌的表情,你让我的脸往哪搁呀?羞死人了,纵是山也迢迢,水也迢迢,山水迢迢,路遥遥,人家也是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粗声道:“臭小子想甩了我,你也不看看黄历,今儿是初几,老娘我什么没遇过,毛还没长全,就想弃了老娘,你以为你是陈世美,哼!”众人看着老太君不断的跳跃在年龄的各个阶段,惊诧不已,老太君果然书听多了,说书的味道都出来